专访我国惟一女省长宋秀岩:有压力更有动力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9:48:09

25日中午,记者来到案发地红梅镇东升街。这里是一片棚户区,约有近千户人家,房屋从山坡上蔓延到坡底。随后记者来到红梅镇派出所。据介绍,近日警方不断接到群众反映,东升街单身老汉顾某和崔某(均约70岁)的住处经常有陌生人出入,形迹非常可疑。民警调查后掌握了可靠情况,随后将顾、崔二人传讯到警局进行讯问。

据了解,家住梅河口市红梅镇的王丽今年42岁,几年前她与一无业人员重新组成家庭。男方带来一个女儿,名叫张华。王丽自己也有个女儿李萍,两个孩子今年都是13岁。由于男女主人都没固定收入,为了维持生计,几年前王丽操起了“皮肉生意”,每次挣个三五十元。

据顾、崔二人供述,去年秋季以来,王丽到顾、崔二人家卖淫时,经常让两个女儿在外面“望风”。一连几个月,两个年幼的女儿渐渐知道了王丽到底在屋里干什么。

“可能是感到自己年老色衰,王丽竟然让年幼的女儿参与卖淫。”一位民警说。去年冬天,王丽对两个女儿说,家里现在挺困难,她现在接的活不多,挣的钱也少,想让她们也出去“接活”,这样全家人才能“不愁吃喝”。经过王丽的“劝导”,两个女儿答应跟她出去一块挣钱。

正月的一个上午,王丽和两个女儿来到顾某家里说明来意,顾表示全力“帮忙”。李萍头次“下水”,顾某找来他的弟弟,事后,顾的弟弟给了小姑娘30元钱。

此后,王丽经常领着两个女儿到顾、崔家去卖淫,每次由两个老头负责介绍嫖客,每次收取20元到80元的嫖资。每次,王丽都在外面把门望风,还不时对女儿进行“业务”指导。一次,李萍嫌一个男子长相粗丑,王丽竟对女儿又骂又打!据两名幼女讲,嫖客中啥人都有,当中以老年人居多,年纪最大的竟已81岁。“俩幼女在顾、崔两家卖淫时,两个老头每回都收1元到5元‘压炕钱’。”知情者说。

据张华讲,经过顾、崔二人的介绍,直到案发前1天共约40天里,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竟然多达12人。令记者吃惊的是,顾、崔二人在接受警方审查时,竟然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据了解,现在张华、李萍两个孩子和父亲生活在一起。(文中王丽、张华、李萍均为化名)本报通化讯(记者程泽娄志广卢红)

为了解北京市民社会公德水平逐年的变动状态,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去年3月进行了第一次调查。以此为基础,本月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再次对北京市城市居民社会公德表现进行抽样调查。

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康悦介绍说,调查内容包括被访者日常所见的违反社会公德现象的频率;被访者最反感的违反社会公德的现象;由被访者为北京市民在维护社会公德方面评分以及被访者认为北京市的精神文明建设的水平高低等主观指标来考察北京市精神文明建设的成果。在此次调查中,七成市民认为北京市社会公德状况有所改善。

针对环境卫生方面社会公德水平进行调查的内容,包括宠物在公共场所随地便溺后,主人不予清理;随地吐痰;乱扔杂物;打喷嚏、咳嗽时不加掩饰;在车站、街头散发宣传资料、广告等方面。

调查结果显示,在车站、街头散发宣传资料、广告等现象是调查者认为普遍的现象。26.6%的人回答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一现象,45.8%的人回答经常能看到这一现象。

此外,随地吐痰也是经常性存在的问题,有14.6%的被调查者回答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一现象,而48.1%的被调查者回答经常看到这一现象。

虽然市民所见破坏环境卫生的现象发生频率还比较高,但与去年相比,在车站、街头散发宣传资料、广告等;乱扔杂物;随地吐痰的发生频率都明显减少。其中,问题最严重的“在车站、街头散发宣传资料、广告等”现象去年调查的发生频率是42.4%,而今年的只有26.6%。

市民的环保意识和环保水平逐年提高,对垃圾不分类、有些地方仍使用超薄塑料袋、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餐具等不良行为反映强烈。认为这些现象每天都发生被调查者分别占31.3%、29.5%和17.4%。

而浪费公共场所水电、路边烧烤羊肉串等、践踏草坪攀折花木不良行为则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唾弃。在这三项的被调查者中,分别有21.4%、13.6%和11.7%的人认为在过去的一年中从未发生过。

与去年相比,市民每天所见环境保护方面各不良现象的频率都有所减少。尤其是市民观察到的使用超薄塑料袋和垃圾不分类投放现象的发生频率都比去年有较大幅度的减少。其中,使用超薄塑料袋发生的频率由去年调查的54.2%减少为29.5%,降低了24.7%。

北京市民对公共交通工具的依赖程度比较高,57.5%的市民出行主要依靠公共汽车、地铁、城铁,在上班族和学生中这一比例更高。

在主要依靠公共汽车出行的市民中,有66.1%的人几乎每天或每周都能见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争抢、拥挤的现象。在主要依靠地铁出行的市民中,有70.6%的人几乎每天或每周都能见到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争抢、拥挤的现象。

总体来看,乘坐公共交通时争抢、拥挤,机动车抢道乱行,行人、骑车人不遵守交通信号灯等是公共秩序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与去年相比,改善幅度比较大的是机动车抢道乱行的现象和行人、骑车人不遵守交通信号灯的现象,减少率分别为14.2%和7.3%。

调查数据表明,北京市民在文明礼貌方面仍需努力,以减少不文明、不礼貌的行为。

市民观察到的文明礼貌方面不良现象的频率发生最高的是“在公共场所异性间过度亲密”。有43.3%的被调查者认为这种现象总是(几乎每天)和经常(每周)发生。此外,“夏天在公共场所光膀子、脱鞋、抽烟等”、“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也是发生频率比较高的不文明现象。

与去年相比,市民每天所见文明礼貌方面不良现象的频率中,遇事围观、起哄和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的频率有所增加,其余则有所减少。其中,遇事围观、起哄的发生频率从去年的4.8%增长至7.7%,增长了2.9%。而“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的发生频率也略有增长。

从总体看,北京市民最讨厌的违反社会公德的现象占第一位的仍然是随地吐痰,占51.17%。市民最讨厌的不良行为排在前二至五位的依次是:宠物在公共场所随地便溺后,主人不予清理;乱扔杂物;乘坐公共交通时争抢、拥挤;在公共场所异性间过度亲密。其比例分别是36.08%、34.02%、25.65%、25.1%。北京市民认为与去年相比在社会公德和精神文明建设方面改善幅度最大的、排在第一位的是:乱扔杂物。其余改善幅度较大的行为依次是:乘坐公共交通时争抢、拥挤;随地吐痰;行人、骑车人不遵守交通信号灯;机动车抢道乱行。

3.5%的被访者认为北京市精神文明建设水平“很高”,40.4%的被访者认为“比较高”,49%的被访者认为“一般”,只有7.1%的被访者认为“比较低”和“很低”。总体上,市民认为精神文明建设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

本次调查中,有74.1%的被访者明确表示,与去年相比,北京的社会公德状况有所改善。这部分人中,有5.3%的被访者认为社会公德有很大改善,29.3%的被访者认为有比较大的改善,65.4%的被访者认为改善幅度不大。

新快报讯(记者刘正旭实习生张笑)昨日,数十“搭客仔”与南方电脑城及天河电脑城的保安在6小时内发生三次流血冲突!4名“搭客仔”及多名保安在冲突中受伤,天河路一度因此大塞车。事后多名当事者已被警方带走调查。

昨日下午1时40分左右,记者赶到天河电脑城前看到,数百人正聚集在人行道及大半条车道上围观,数十辆在天河路上由西往东行驶的公交车因此受阻。两辆警车在一旁鸣着警笛,数名警察与治安员正努力维持现场秩序,交警也试图驱散人群疏导交通。

人群中,一名20多岁的男子双手抱头痛苦地躺在地上,鲜血正从指间流出,地面已流下一大摊血。数十名操河南口音的男子正在与天河电脑城的保安对峙。

现场一名姓宋的目击者称,中午11时40分左右,一名男子驾驶摩托车欲通过南方电脑城与天河电脑城之间的马路,被南方电脑城保安截住,双方发生争执,随后多名保安与“搭客仔”闻讯赶到,冲突随即升级,两名张姓男子受伤,随后保安离开现场。警察与120救护车很快赶到现场,同时,大量操河南口音的“搭客仔”也来到现场“理论”。

另一刘姓目击者称,警车赶到现场后,“搭客仔”越聚越多。12时许,一“搭客仔”将摩托车停在天河电脑城门前,此时,该电脑城的保安经理过来要求他离开,“搭客仔”不同意,保安经理随即拔掉其摩托车钥匙,双方再度发生争执。交警不久到场,要求保安将车钥匙还给“搭客仔”,并给“搭客仔”开了一张200元的罚单。

随后,众“搭客仔”与保安在天河电脑城前继续对峙,直到下午1时30分左右,双方打了起来,场面一度失控,一名刘姓男子头部受伤。

下午3时30分左右,第二次冲突平息,伤者被救护车拉走,而数名“搭客仔”与保安则被警车带走调查。记者随即赶到伤者所在的医院了解到,经过CT检查后确认,伤者头部有积液,暂无生命危险。

到了下午5时许,多名“搭客仔”在医院等候同乡,20多名身穿制服和便装的男子手持铁棍突然冲入医院,不分青红皂白就对在大厅等候的“搭客仔”进行殴打,一王姓男子当场头部受伤,后被送进急诊室救治。

“当时确实有20多名身穿制服和便装的男子冲进来打人,在场的一名警察拔枪示警才控制住局面。”一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那帮人喊了一声“打错了”后,众人扔下铁棍纷纷离开,而一名打人男子被抓获。

据现场一名郑姓目击者称,从打人男子的衣着判断,很可能是南方电脑城的保安。

据了解,自禁摩以来,天河路被纳入限摩路段,但长期以来电脑城附近一带一直无法杜绝外地摩托车非法营运。据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分析,电脑城人流量大为“搭客仔”提供了客源,而各电脑城为了管理需要又不允许“搭客仔”在门前聚集,双方积压了很久的矛盾在昨天爆发。

而一名“搭客仔”称,他在电脑城附近做搭客生意几年了,电脑城的每个保安他都认识,“第一次和第三次打人的都是南方电脑城的保安,第二次则是天河电脑城的人干的。”保安“一见搭客仔就赶”早已令“搭客仔”们十分不满。

天河电脑城的保安部陈经理表示,他们几名保安也在冲突中受伤。他表示,“搭客仔”长期聚集在电脑城门前使他们不断接到顾客投诉,这些“搭客仔”在广场上横冲直撞严重影响交通和威胁乘客安全,一些不法分子还经常飞车抢夺顾客财物。为了保护顾客的安全,电脑城方面一直不允许“搭客仔”在门前停留。昨天终于因保安驱赶“搭客仔”引发冲突。

中新网3月27日电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明天将率国民党代表团访问大陆。据台湾媒体报道,国民党发言人张荣恭公布一份国民党委托民调显示,近半数民众支持国民党此时派代表团前往大陆,反对者仅约三成。

张荣恭指出,这代表民众不愿两岸关系继续恶化,乐见国民党解决两岸僵局、促进交流。

根据国民党今天公布的行程规划,代表团明天出发,首站飞往广州;三月二十九日革命先烈纪念日(青年节)当天拜谒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下午转往南京,三十日拜谒中山陵;当日下午再飞往北京,接受当地官方宴请,三十一日在北京进行拜会活动,但详细行程并未公开。

荷枪实弹、浩浩荡荡、风驰电掣,这架势扫毒都够了,可端掉一个赌场,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呢?先听听警方怎么说。

辽宁省公安厅打赌办专案组副组长崔伟东: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规模,这么先进的赌博设备,这个是我想不到的。

规模之大、设备之先进,连警察都说没想到,那这个躲在警察眼皮底下赌场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一栋居民楼看似再普通不过了,它位于辽宁省海城市一个繁华的闹市区。不过您一定不会想到,我们刚才说到的那个大赌场就设在这栋居民楼里。之所以选这个地方开赌场,这家赌场的老板可以说是用心良苦。

辽宁省海城市公安局民警:这个赌博窝点的选择隐蔽性特别强,非常有技巧,它是选择在一个菜市场附近,周围都是外来人居住的小门点。

绿色的卷帘门就是这家赌场的门,它开在路边的一排小店中间,旁边是蛋糕店、婚纱店、杂货店什么的。这扇小小的卷帘门一点也不起眼,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藏着大赌场的地方。

记者几乎问遍了旁边所有的小店,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扇卷帘门里是干啥的。

够神秘吧,我们常说神龙见首不见尾,唉,这卷帘门就是头,后面还有尾巴呢。

一扇铁门是这家赌场供人们日常进出的正门,它开在这栋居民楼里,一点也不起眼。不过啊,这扇门也经常是关着的。

居民:是他们的人就给开门,不是他们的人人家就不开,好几个人还站岗放哨呢。

老人说,院子里还经常停着一辆车,车上也是赌场里派来放哨的人。不仅如此,铁门上还装有监视器。

居民:最早不知道,以后这里出的人说,我今天输了五六千块钱,我们才知道。

辽宁省公安厅打赌办专案组副组长崔伟东:赌场是有规矩的,租房子必须有前后门,一个门不租的预备逃跑啊。

原来,这扇卷帘门是专门为赌徒们逃跑设计的,所以平时是不会开的。这也难怪好几年了,旁边的邻居都不知道这个门里面是干啥的。

看来是狡兔三窟,算尽了机关,但我们说,聪明反被聪明误,这门后面还有故事呢,这里我先埋个伏笔。说了半天我们还在门外转悠,走,进去看看。

卷帘门打开了,迎面就是一个大狮子头。下了20多级台阶以后,一个一两百平米的大厅展现在面前。乍一看这里的装饰和普通的游戏厅似乎没什么区别啊,四周都是游戏广告和提示,这根柱子上还写着“严禁赌博”的字样。不过很奇怪的是,这里看不到一台游戏机和赌博机。

原来这里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客厅,而在这个大厅的一侧还有两扇大铁门。

崔伟东:里面门打开以后,真是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种感觉,这个地下室设计屋套屋,而且这个屋和那个屋,互相中间拐几个弯,中间还能连通,像个迷宫。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