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中锋:期待和姚明比赛 奥尼尔是最伟大中锋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3:48:10

掌握一门过硬的本领,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是刘芳艳最大的愿望。她在荆门职院学习的是计算机绘图,由于基础较差,学习很吃力。“明年就要毕业了,可是我觉得现在自己什么都不会,不知如何在社会上立足。”

离毕业还有一年,刘芳艳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在这个脆弱的家庭,她是唯一的支柱。母亲的身体状况是刘芳艳最大的心病,“母亲的风湿病和心脏病都很严重,腿肿得特别厉害。”

刘芳艳做梦都想着能够专升本,掌握更多的知识更好地孝敬母亲,“可是母亲这个样子,我得赶快挣钱,给她看病。”

打工和照顾母亲占用了刘芳艳大量的时间,晚上,她把母亲安顿好之后,又会悄悄地亮起灯,抓紧时间钻研专业知识。

一个瘦弱的贫困女大学生,携双目失明的母亲,顽强而自信地走在求学路上。这个女孩子对母亲至真至纯的爱,通过现代传媒的播撒,感动着素不相识的你我。

刘芳艳是坚强的,如果不是有着异常坚定的信念,一个20出头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带着盲眼母亲到千里之外的异乡求学;刘芳艳是富有爱心和孝心的,如果不是至爱亲情,难以想象她柔弱的肩膀能为老母亲撑起一片天。感动我们的,不只是她的坚强和爱心,更是她面对苦难不抱怨不自弃,用自强自立谱写生命之歌的品质。

现在,一些人对享乐的追逐多于对生命意义的追问。一些曾经备受推崇的传统美德和品质一度出现被消解和边缘化的倾向,比如孝心,比如感恩。正因如此,刘芳艳对母亲的孝心、对家庭的责任这些朴素的品格才格外令人感动。

刘芳艳感天动地的孝举,叩击人们的心扉。鸦鹊反哺,羔羊跪乳,不管我们遇到多少困难,我们理应对父母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刘芳艳对母亲的孝心的确令人感动,但感动之余我们不禁反思。如果我们的社会福利机制再完善一些,如果我们的援助渠道再畅通一些,就不会让刘芳艳们承受与他们的年龄和身份不相符的艰难。

刘芳艳是宁夏隆德县城郊乡下沟村人,14岁丧父,与双目失明的母亲相依为命。

主持人: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央台经济之声,我是主持人徐强,我是小婷,欢迎收听我们假日特别节目李昌钰访谈,对这个节目大家已经期待已久了,我们请我们的李博士。

主持人:这次中央台的经济之声的直播还是您第一次参加广播直播节目,您觉得参加电台的直播和参加记者的采访有什么不一样呢?

李昌钰:因为电台直播看不到观众的反应,心情有点紧张,尤其是经济之声,我对经济不太了解。

李昌钰:但是经济犯罪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我想中国在未来几年对经济犯罪也是很注意的。

主持人:没有想到李昌钰博士居然有一点点紧张,但是至少目前看,李博士是挥洒自如。

李博士如此挥洒自如还有一个原因,他不仅仅是一个神探,还是我们的一个前辈,40多年前李博士曾经在一个报社工作,从记者做到了总编辑。您觉得做新闻和破案子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吗?

李昌钰:两个职业很相同,因为做记者也是要调查,做编辑要写报告,写文稿,我们做刑侦的也是要调查,要给我们调查研讨的结果写出来,所以两个非常重要。同时,很重要的报道要客观、公正,我们做刑侦也是要客观公正。

李昌钰:交通事故,因为是一个小城市,没有什么大新闻,所以要写好几百字一个车撞了狗,所以要形容一下车、狗。

主持人:像我们做新闻要讲五个W时间、地点、等等,你们做刑侦可能也是要讲这个。我觉得很幸运的是李昌钰博士做了刑侦,而没有继续做新闻,他如果继续做新闻的话估计没有咱们的饭吃了。

徐强:各位听众朋友,这里是中央台经济之声的假日特别节目,李昌钰访谈,我们节目的短信平台已经开通,欢迎全国的听众通过短信和我们的李昌钰博士做交流,移动用户请发3800800,联通用户请发9238800,小灵通用户请发99238800。

小婷:特别说明一下,我们这个节目是由中国广播网和网提供支持进行同步的直播,您也可以登陆中国广播网或者网选择在线收听的方式关注我们的节目。

徐强:稍候我们将和李昌钰博士一起进入破案现场,首先将为您带来的是李昌钰第一案。

徐强:刚才给朋友们播放了一段片花,大家知道李博士的从警经历是几十年前从台湾开始的,当然那个时候李博士没有这么多的光环,还记不记得您参与调查的第一起案件是什么样的呢?

李昌钰:那个时候我是一个很低级的警官,是跟在后面跑龙套的,是一个分尸案,尸体分成七块,包在里面扔在水沟里面,当然那个时候是下去捞尸块的,当然现在我是站在案上看别人捞了,这是很重要的一个经验,当时看的时候饭都吃不下,睡都睡不着,六个之内还是不想吃肉。这个案子最后破了,是两个好朋友因为经济的原因,所以经济的原因是杀人的主要的原因,杀人主要是六种原因一金钱的纠纷,财色的纠纷等等,如果大家看破一点,对钱不要那么重视,社会治安就会好一些了。

徐强:我了解很多警官他们第一个案子可能是抓一个小偷,偷一个钱包,您第一次案件就已经是分尸案了。

徐强:来到美国之后,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李昌钰博士也是参与了一些调查,给我们讲讲您在美国的第一个最有名的案件。

李昌钰:这个案件是一个中学女生暑假的时候去游泳,通常是两点半应该回家,那个时候四点钟没有回家,他母亲很着急,到处打电话找女儿,打到学校,学校说走了,打到同学那里也没有任何信息,他就找到警察,当时动员了500个警察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到了半夜,一个警察在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烧焦的尸体,马上打电话说李博士有请一个重大案件,能不能看一看,当时半夜,因为我刚从纽约到康州路也不熟,我说怎么走,他说是八号公路,12号出口,向右转,像左转,讲的一大堆,我就去了,他说经过汽油站到前面的树林,开进树林,我们在里面等你,我开进树林,里面黑漆漆的,里面什么也没有,我说你们在哪里,他说我们在树林里面,结果他讲错了一个出口,我出早了,到了树林,他们说不要动,我接你,我说你们不要担心,我的车已经卡在树林里面了进退两难了,到那看了以后很可怜,这个女孩子被杀了17刀,我们一看就是一个强奸杀人案件,很幸运的是在他的身体里面我们找到了精虫,早期的时候我们没有做DNA,只是做的血型,我们发现他是B型血的人,这个是怎么样的呢?在现场我们发现她是一个小刀刺的,我们就找小刀,另外她尸体被焚烧了,尸体焚烧之后,通常这个火会有助燃物,同时有火源,就像我们在树林里面当然不是火柴就是打火机。所以,当时我们找到了火柴,从火柴棒,我们知道是什么火柴盒,火柴盒是电器公司送的,我们希望这个是电器公司只送给了一个人就好了,结果他是几千个。我们找到这个小刀日本做的,我们给这小刀印了400个照片,我们就让刑警到每天敲门问有没有看到,另外这个火柴盒我们也做了分析,在这一城只有两家人家有这个盒,同时我们发现有绳索绑着,那个里面有鞋带,普通鞋带是53寸,这个鞋带是72.9,在鞋带上面我们找到了一些红油漆,我知道这个人刚刚漆过房子、车,我们就到小城里面找,果然找到了。

李昌钰:花了两个多礼拜,最后找到了一个16岁的中学生,他起初不承认,最后认罪了。

小婷:当时做这个案子的时候,是不是警方和媒体也采取一些比较置疑的态度呢?

李昌钰:对,当时我们开始做这个案件的时候,刑警队长说先抓一些人来审问审问,因为早期的时候都是先抓人,打打,灌灌水,但是那里没有人可以抓。所以,我们当时开始用科学证据的时候,这是第一件用科学证据,在70年代,当时也是州长邀请我做政府工作主要用科学破案的例子。

徐强:李博士是用两个星期的时间侦破的这个案子,得到了媒体的夸奖,但是据我所知媒体也不完全是站在你这边,比如说开始的时候说全球知名的李昌钰博士参与此案,两个星期没有破案,最后变成的著名的刑侦专家李博士,最后就变成本州的刑侦人员,最后可能就变成了实习人员了。

小婷:欢迎全国的听众朋友通过短信平台和我们李博士交流,移动用户请发3800800,联通用户请发9238800,小灵通用户请发99238800。

徐强:刚才是美国第一起仅凭物证判嫌疑人有罪的案件,李博士也凭其精湛的鉴识技术成名,当然这个成名仅仅是在业内,但是真正让李博士成为家喻户晓的还是下一个辛普森案件。

徐强:欢迎继续收听中央台经济之声假日特别节目李昌钰访谈,我是徐强。

小婷:大家好,我是小婷,我们现在和大家回顾一下轰动一时的辛普森杀妻案,说到这个案子我们还有一个印象,当时新闻媒体有一个录像是辛普森驾车逃跑,警察是在追。

李昌钰:我当时在辛普森最好的一个朋友家里面,在他的律师家里面,辛普森因为没有办法在家里面住,就搬在朋友家里面的。那天早上我们在检查他的身体,看他的物证,同时警察下午到现场。辛普森和我们沟通之后就到房间跟他的女朋友进房间了,我们以为他进房间了,等到警察来的时候不见了,女朋友不见了,他也不见了,所以我们都很紧张,当时警察说所有在场的人都要被抓,包括我在内。但是,等到凶杀案小组一来他们都认识我,李博士,你不是嫌疑人,你可以走,其他人都要被抓。

徐强:辛普森这个案件为什么会引起媒体美国如此重视呢,我想十几年前的事情,这里交代一下背景,辛普森在美国是美式足球明星,这个感觉有点像中国人眼中的孔令辉的感觉,这个人是自幼家贫最后成功,而且口碑非常好,是非常有名的人。

小婷:我们再回到这个是案件,他这样的行为应该是畏罪潜逃,您是不是觉得心里凉了半截。

李昌钰:不会,如果他要畏罪潜逃,他可能就要跑到国外了,而不在公路上慢慢跑,所以我猜想他这个人一定是心里上有很大的压力,有什么原因,假如他要逃是犯罪的话,他早就逃走了,他为什么不逃走,他为什么想自杀,他一定有隐情不能讲出来的。

徐强:这个就需要专业人员揭开这个隐情,我知道李博士出任大部分案件是出任检方证人,很少是辨方证人,而这是不是了,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为重金所动呢。

李昌钰:这个案件因为辩护律师,他是美国最有名的律师,同时也听过我的课,所以我们变成比较好的朋友,当时他们邀请我的时候是拒绝的,但是正好我们鉴定中心经费有了一点问题,我们要买一些仪器。通常因为大的案件酬劳不错,所以当时找我的时候,我说你们愿意买一个大型的电子显微镜给我用。

徐强:我听出来了,李博士还是用重金所动了,只不过这个交公了。最后这个案子是出乎大家的意料,因为大量的证据都指向辛普森,甚至现场的DNA都是辛普森,警察认为这是铁证了,那么您是怎么做的呢,您的鉴识的技术是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李昌钰:这个案件刚开始的时候,警方已经在没有到现场的时候,一到现场就已经说辛普森有罪了,先入为主了,在侦查中间他们犯了很多的错误,比如跳墙搜索辛普森的家,没有搜索票,污染了很多的东西,做错了。所以,他们在操作的时候产生了很多错误,有很多证据怎么来的,就发生了问题。到后来很多证据发现是伪证,所以这个案件有了伪证以后,陪审团就不相信了,DNA是辛普森的,但是血里面找到了EDTA,EDTA是防腐剂,人身上是不可能有防腐剂的,怎么在血里面有防腐剂的呢?这个侦探长当时拿了辛普森的血,拿了8个CC放在自己的口袋,照警察局的规定要马上放到鉴定中心,放到冰箱里面,他没有,他放到自己的口袋,又回到的现场,回来发现少了1.5CC,去了哪里呢?另外,我们在现场发现两个问题,一个是手套辛普森怎么带不下去,还有一个帽子,帽子上的毛发也不是辛普森。这些证据他们都没有拿出来,所以他们在审判中越来越少,而辩护律师的证据越来越多。

徐强:就是说我们到现在都无从得知辛普森是否杀了他的妻子,只是说警察的证据不足。

李昌钰:这个在去年的时候,整个案情又有了进展,当时晚上有一个凶杀案的侦探在现场处理,他说当时他和一般人一样听到媒体的宣传,100%是认为辛普森有罪。

李昌钰:当时的侦探最近来见我,就是写了一本书,他重新调查了这个案件,因为辛普森案件发生是十年之前,他花了十年的时间,他是洛杉矶的高级警探,他说当时发生这个事情,他也是以为他有罪,但是后来他发现很多的反证据。第一个,他发现为什么辛普森这么紧张,同时看到他儿子,一把就把儿子推开,又找了一个律师保护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就是他前妻的儿子。他前妻的儿子说跟他无关,他晚上十点半下班,就到他女朋友家里,整夜在那里,他女朋友也说是十点半就到了我家里来了,但是现在他们不是男女朋友了。当然,他的证词也就变了,为什么人证不可靠?就是常常可以变更的。物证,当时他说有一个在美国做工的都有一个卡片,有上班、下班,他说是打进去的,最终这个探员找到这个卡以后,发现是用铅笔补进去的,因为他这个儿子在餐馆做二厨,是九点钟就离开了。这个和这个案件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在现场我们发现了两个鞋印,两种鞋印在现场很明显告诉我们是两个人,手套是辛普森戴不下去,就是他儿子的,那个帽子,辛普森也从来没有戴过这个帽子,侦探找出多张照片说他的儿子戴这个帽子。同时法医说身上的刀口,一个人是8刀,一个人是27刀,是两种不同的刀,你想想一个凶手在一个现场拿两把刀要杀两个人,这个是不容易的,如果你们两个,假如我是一个凶手,我要杀小婷徐强你干什么?

李昌钰:你肯定不会等在那里。小婷你会怎么样,你肯定会叫了。所以,这个案情从一开始就有了疑问,同时最主要的疑问是30分钟之内杀两个人,然后从第一现场回到家里面第二现场,你开的再快也要15分钟。

李昌钰:对,因为辛普森听说他儿子在现场,这个动机是什么呢,因为我对调查不感兴趣,我主要看物证,听说当天他们要在辛普森儿子的餐馆吃饭,儿子很高兴,第一次妈妈要带着弟弟妹妹吃饭,正好大厨休息,他花了很多的时间设计菜单,选了酒,到三点钟的时候她打电话不来吃了,再加上以前的一些积怨。

李昌钰:他这个书写了,把他的报告提交给了检查官,但是现在是一个新的检查官,旧的检查官因为辛普森案件落选了,新的检查官不想再打开这个问题了。

徐强:就是现在这个案件被搁置了。其实李博士介入辛普森案里面还有很多的花絮。

小婷:当时有一个女记者为了套出您口中的观点,一直把您堵在了厕所里。

小婷:我们的短信平台也同时开通,移动用户请发3800800,联通用户请发9238800,小灵通用户请发99238800。本节目由中国广播网和网进行直播,欢迎听众朋友在线收听。

徐强:刚才提到的辛普森使李昌钰博士在美国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人,稍候带来这个案子使李昌钰博士的知名度扩展到了全世界,这就是克林顿性丑闻。

本报讯(记者潘天舒)原定只在上海逗留的前世界重量级拳王迈克·泰森昨天上午突然抵达北京,并到毛主席纪念堂瞻仰了自己一生崇拜的伟人遗容。

昨天上午10点10分,一脸疲态的泰森身穿印有NBA中锋奥尼尔照片的白色T恤出现在首都机场。中午11点多,泰森乘坐奔驰车抵达毛主席纪念堂,在毛主席遗体前,泰森很虔诚地停留良久,出门时还买了三册毛主席纪念堂珍藏书画册。他还对纪念堂里出售的毛主席和几位开国元勋的挂画非常感兴趣,但因为游人太多而只好放弃购买的念头。走出纪念堂后,泰森精神好了很多,还朝周围游客高喊:“我爱你们。”

多年来泰森一直不掩饰自己对毛主席的热爱,他曾说过:“毛主席是拥有力量的伟人。”泰森还将毛主席头像刺在了自己的右胳膊上,他曾经通读了《毛泽东选集》。

总结这次北京之行,泰森说:“在毛主席遗体前我觉得自己很渺小,能够有机会参观纪念堂是我莫大的荣幸。我希望自己不久还能来中国,来这里参加比赛。”昨天下午,只在北京逗留了5个小时的泰森返回了上海,并在今天上午飞回美国。

金友之老先生(原名爱新觉罗·溥任)是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同父异母的弟弟。6年前,一场由“溥仪生平研究第一人”历史学家王庆祥策划,冠名中国博物馆和中华民族团结友好协会共同举办的“中国最后的帝王世家展”,在故宫端门东朝房展出。展览使用了溥仪及其家族成员的大量照片、溥仪日记、退位诏书、溥仪印章、溥仪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期间穿过的服装、溥仪家族遗物等。

金友之老先生认为,这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展览,是在未经自己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展出的,该行为已严重侵犯了溥仪的肖像使用权,同时给自己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遂将策划人王庆祥以及主办方中国民族团结友好协会告上法庭,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在国家级媒体上登报致歉。2006年3月28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

据悉,这是近年来“末代皇帝”维权的第一案。金友之老先生的特别授权代理人黎园女士透露,这仅仅是序幕,一系列关于对溥仪侵权案的官司将会一一被提起。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