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米兰重金打造豪华攻击线 两大新人王驱动"火龙战车"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6:19:13

石油利润税可以看做是暴利税,国内东方油气网分析师杨先生持这样的观点。他说,最近欧佩克的文件提到,目前石油开采的成本在22美元/桶到25美元/桶之间。因此,若国家开征“利润税”,很可能是针对某些特殊情况制定的政策。

据专业研究机构披露,2005年至2007年间,美国地区的炼油毛利率在6.5美元/桶以上,欧洲地区为6美元/桶以上,亚洲炼油毛利率大约在7美元/桶左右。估计因需求上升,中国石化炼油板块明后两年的税前净利润分别是86亿元和170亿元左右。

目前,中国收取石油资源税的课税标准是199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而按照该条例,每吨原油,石油企业应该交纳8-30元的资源税。但随着油价走高,社会各界对于资源税税率偏低的质疑越来越强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分析认为,对调节石油企业因为资源本身上涨带来的高利润,应该征暴利税。但是,石油资源税主要针对的是国内的石油,不针对进口石油。中国石油企业由于资源本身价格上涨调价,而非自身运营带来的高利润并非仅仅来自于国内的石油。

倪红日强调指出,像这种自然垄断型企业的利润来自于消费者,因此企业的超额利润应当留在政府手里,而实现这个目的的手段之一就是征收暴利税。比如该行业的平均利润率是10%,如果由于资源价格上涨调价给企业带来20%乃至更高利润率,那么政府就应对这部分超额利润征收暴利税。

据悉,早在今年3月,英国曾经计划向2004年盈利暴增的五大银行和壳牌、英国石油等公司征收暴利税,补贴社会福利开支。征税的原因是这些企业获取的巨额额外利润并非因为自身运营带来的,而是其所占据的垄断资源带来的。

中国开征暴利税,不仅仅是针对石油、天然气。目前,在国内尚有与它们一样的垄断行业如电信等。而暴利税的收取有助于促进这些垄断企业注重开发节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而不仅仅是依靠垄断来获得高利润。

据专家介绍,暴利税还可解决国有企业在私有化过程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比如国有企业的厂房,可能当年买的时候价格很低,而现在地价、房价都较高,在被收购的过程中,很可能地价、房价带来的较高资金回报的享有者不是国家,而是企业或者个人。

记者注意到,应中国政府的邀请,今年3月英国税务局董事会主席尼古拉斯·蒙塔古来华工作访问。当时在北京,他曾经建议中国政府考虑采用这种方式解决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并披露暴利税在平衡英国关于国有资产被贱卖的质疑中所起的作用。

明年什么时候推出暴利税,目前尚未有一个具体安排时间表。据悉,国家税务总局正在加快这方面的工作。

今年伊始,两则来自权威人士和权威部门的新闻报道,把一个几乎让人口舌麻木的话题———“燃油税”再一次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屈指数来,呼唤燃油税的出炉至今已有十载。记者注意到,1月11日,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在国务院新闻办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外宣称,经过几年研究,中国在征收燃油税方案上已有了初步的意见。而受高油价影响,税改方案还需“择机”出台。

而就在谢旭人此番讲话十天后,1月2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发布了一份专项研究报告。此报告宣布,中国“已经制定征收汽车燃油税的方案”,并将在不久于国内公开推行实施。由此迹象表明,千呼万唤的燃油税终于要揭开面纱。

1994年中国首次正式提出燃油税。十年间,改养路费为燃油税的议论虽然忽高忽低、浮浮沉沉,但却从未中止过。而对其的认识,不同社会角色和阶层有着不尽相同的声音。概括起来,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燃油税的推动者,他们是私家车的拥有者。他们认为,按目前统缴费的征收方式很不合理。一般情况下,私家车族每天只是上下班开车,全年总计不过一万公里,而出租车天天都在路上跑,比私家车多几十倍,但缴纳的养路费却一样多。

第二种类型是燃油税的忧虑者,他们大都是汽车营运者。现在油价上涨后,盈利空间已经缩小。再开征燃油税将使营运成本增加,不仅没钱可赚,甚至还有可能亏本。因此开征燃油税后,期待国家会考虑从政策上向营运车辆给予倾斜。

第三种类型是燃油税的逍遥派,他们是公车一族。由于开征燃油税对他们的利益没有什么影响,所以多数人认为,公车本身就是由国家财政购买的,开征燃油税,只是把钱从国家财政的这个口袋拿到另一个口袋而已。

多用路多付费。这个利国利民的公平原则,却屡屡遭遇不应有的尴尬。探其燃油税难产的原因,官方长期以来则以“油价太高”不适宜推出为借口。而一些主管部门更是以“在具体征收中还存在操作上的难度”当幌子。

其实,燃油税难产根本原因是各利益主体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而在这其中,主要涉及交通部门和税务部门利益分配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分配。

不是吗?!费改税后,首先是交通部门不仅失掉了一大块收入,最重要的是失掉了上路稽查的权利,摘下大盖帽,变成了筑路工,这恐怕是最难令他们接受的;其次是地方政府税收锐减,养路费改为燃油税,中央自然占大头;最后税务部门出于谨慎考虑,不敢贸然进行燃油税的改革。

由此,中国在养路费改为燃油税过程中上演了一幕“马拉松”。有文字记载,2001年1月,时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的金人庆曾表示,燃油税将在“适当时机”开征;春去冬来转眼到了2002年初,金人庆则再次声称燃油税将“择机出台”。而在调离国家税务总局时,金人庆或许仍在“择机”。

有媒体对此发表评论,期望金人庆的继任者谢旭人不再“选择时机”。因为中国大多数人已经担心:如此没有效率的“择机”,择来择去恐怕会坐失良机啊!

目前,“节约能源”已被提升到基本国策的战略高度。而这将逼迫国家税务总局、地方政府不能再延缓燃油税的实施,利用税收手段推进节能是势在必行。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本报讯香港屯门前天上演慈父血战恶犬救女的惊险一幕。一头疑被无牌饲养的洛威拿犬,与狗主玩绳球时,疑被8岁女儿尖叫刺激,张开血盆大口狂噬女童,咬住其脚部拖行,其父舍身抱住狂犬救女,父女两人被拖行20米,父亲挥拳狂殴犬头才令其松口放人。女童犬口余生,但面部磨至皮开肉绽,与父一起送医院救治。

与恶犬激战的狗主姓吉,与妻子育有两名8岁及5岁的女儿,两年前搬入环山路青山村屯景别墅一个单位。街坊表示,吉搬入后先后喂养过三批狗只,分别为法国波尔多犬、金毛寻回犬,在半年前转养一雄两雌洛威拿犬。

因吉的两个女儿在市区上学,半年前吉妻与两个女儿同搬到荃湾与家姑同住,只在假期时返回屯门短住团聚。前天下午一时许,吉在楼下空地放出三只狗玩绳球,两个女儿则坐在旁边石壆上说笑,其间长女发出一声大叫,怀疑叫声刺激到狗只,雄犬洛威拿突然扑向长女狂咬其手脚,女童挣扎令犬只更加发狂,咬住女童右脚拖往屋苑停车场方向,吉连忙扑前营救女儿。

吉用身体压向雄犬,抱住其身躯并企图用手拉开它的双颚,其友人则在旁试图抱起面向地的女童,免她再擦伤,但洛威拿狂性未敛,继续咬着女童脚部,连带女童父亲拖行20米。吉见情况危急,不断拳打犬头及鼻部,经两分钟激烈搏斗,最终令其松开口,他手部亦被咬伤。女儿手脚被咬伤,面部严重受伤,衣衫被磨破及血渍斑斑,父女同送医院救治,女童情况稳定。吉的幼女目击人狗大战,但表示不害怕。

警方通知渔农自然护理署人员将咬人的雄性洛威拿捉走,但吉表示,不欲再喂养其余两只。渔护署发言人表示,该三只洛威拿犬均无植入芯片及领牌饲养,咬人恶犬会被隔离7天,观察是否染有疯狗症,两雌犬亦要接受观察,若适合被人喂养会安排让人领养,不排除会检控有关狗主。法例规定,狗主须安排狗只在五个月大时接种狂犬疫苗,并领取牌照,另每三年接种疫苗一次,违者可被罚款一万元。

日前,贵阳一名6岁幼女惨遭强暴生命垂危,父母极度贫困无力支付巨额费用,最终,社会关爱为她撑起一片爱的蓝天。

12月27日下午,记者获得这一线索:40岁歹徒詹进,以5角钱将6岁女学生娟娟(化名)骗到家中实施强暴,导致其下身严重损伤被送进医院紧急抢救,110民警迅速出击很快抓获歹徒。而面对巨额的救治费用,娟娟的父母一筹莫展,就在他们面临困窘的危急时刻,贵阳市妇联等单位及众多好心人纷纷捐款,片片关爱演绎一曲人间真情,让和谐社会充满了爱的曙光。

12月27日下午和晚上,记者对这起恶性强奸案进行详细采访。据娟娟的父母介绍,他们家住在贵州省普定县补郎乡,夫妇俩均没有工作,4年前,他们来到贵阳,靠挑水果卖维持生活,2005年9月,两夫妇将刚满6岁的女儿娟娟送到附近的“金城学校”读一年级,孩子很懂事也好学。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12月23日晚上8:30许,他与妻子寻找半小时前都还在家里的女儿吃饭,却怎么也找不到女儿。他们急得四处寻找,但找遍了附近的街巷还是不见女儿的踪影。晚上大约9点,正当他们继续寻找并准备报警时,女儿从附近一户人家慢慢走回家。他们感觉不对劲便盘问女儿,突然发现女儿裤子和校服上有血,他们继续追问女儿,才知道她被歹徒强暴。

据其女儿介绍,当天晚上,这名歹徒在她家屋外将她叫去歹徒家里,告诉她叫她帮助将一小桶垃圾倒出去就给她5角钱,当时歹徒是把她抱着走回家的。并在此间威胁她“不要叫,叫就把她杀死”。到歹徒家后,歹徒便把她……她无力挣扎。由于流血太多,歹徒就用一个盆让血流到盆里。20分钟后,歹徒叫他回家,再一次威胁她不准告诉父母,否则就将她杀掉。她慢慢走回家去,下身一直很痛,但她强忍着不敢告诉父母,后来“招架”不住父母的追问,她便将事情的全过程说给父母听。

娟娟的父亲告诉记者,女儿被强暴的地点位于贵阳市彭家湾石灰窑歹徒家中,作案歹徒居住在距离他家暂住地不远处。当晚他们把情况问清楚便立即报警,花果园派出所的民警火速赶来,他随民警到该歹徒家里,见盆里已凝固的血块很大,他当时真有些忍不住想暴打歹徒。

12月27日晚上9点,记者采访了贵阳市南明区公安分局花果园派出所刑侦中队方辉队长,据方队长介绍,12月23日晚上,他们接到报警后,多名民警迅速出警国赶到现场,迅速将歹徒生擒,因为小女孩被强暴后下身严重损伤,民警连夜将小女孩送到贵阳市妇幼保健医院抢救治疗,并将歹徒带回派出所。经过民警到医院取证,小女孩下体已多处裂伤,并且流血过多,存在生命危险。民警请医院尽力抢救这名不幸幼女,并连夜对歹徒展开审讯,在大量证据面前,歹徒对其以5角骗6岁女学生进行强奸一事供认不讳。经查实,歹徒名叫詹进,今年40岁,曾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这次强暴6岁幼女,距离他出狱还不满一年。目前,警方已将其依法刑事拘留,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记者在医院了解到,遭强暴的小女孩伤得很严重,是事发当晚送进医院抢救的。女孩失学过多,医院采取措施全力救护这名突遭不幸的可怜幼女。由于得知该小女孩的家庭非常贫困,其父母在四处筹借交了2000元后就再拿不钱了。医院还专门为这名小女孩减免了一些治疗费用,并尽全力抢救小女孩。小女孩现在已产生数千元治疗及手术等费用。医院已对她的下身多处伤口进行缝合,同时用好的消炎抗菌药品治疗不幸女孩。目前,小女孩的病情经过医院全力抢救有所稳定但还未脱离危险。

12月27日下午5点过钟,贵阳市妇联的领导和职工以及很多好心人,来到贵阳市妇幼保健医院,看望这名不幸的6岁女学生和安慰其父母,并把急需救治小女孩的捐款送交其父母。

记者在医院采访贵阳市妇联副主席周珍菊,据周副主席介绍,市妇联12月26日下午得知娟娟的不幸遭遇后于27日上午召开会议,当天下午给小女孩捐款1000元,当天,共青团贵阳市未保委也捐款1000元、南明区妇联捐款600元,并到医院看望小女孩。她们在安慰小女孩的父母时,强烈呼吁有关部门要严惩强奸幼女的凶手。

据悉,从12月25日起,就不断有好心人到医院看望小女孩并纷纷捐款,很多小朋友把一角、两角、5角的零花钱捐给不幸的娟娟,一些小朋友还在医院为娟娟流泪。还有不少市民给娟娟买去布娃娃、小车车等玩具和水果,祝福娟娟早日康复上学。娟娟的父亲说,27日上午,有几名好心人到医院来捐款后,没有留下姓名就离去,只是要求他们想开点和招呼好孩子。截止到12月27日晚上,娟娟的父母已收到社会各界捐款12100元。目前,娟娟还在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声明:人民图片网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人民图片网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张斌/PhotoBase

说实话,我的收入还可以,一年有个十三、四万到十七八万不等。但我老公就比我少多了,一年也就六七万吧,可他平时花销还不小,一个月少说也得一千多。这一千多还只是零花钱和中午吃饭的钱,并不包括他的手机费和买衣服的钱,给父母的钱等。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只要是他给家里买了东西,比如说下班回来带点水果什么的回来,这些费用都不包括在这一千多之内。

他的家里开销也很大,一年怎么着也得花掉我们一万到两万吧。比起他家,我们家也就是过年给我父母两千块,其他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只是我妈妈在我家帮我带小孩是吃住在我家的。

我知道我不应该在钱的方面与老公计较,可想想别人家,都是老公的收入占主要的,有时难免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一方面我的工作压力无形中大了许多,比如我们单位的女同事,人家可以有什么不开心就可以说出来,不怕失去这份工作,老公挣得多啊。而我就不行,不能由着自已的性子来,我们家主要靠我。

另一方面就是觉得老公本来收入就不高,还那么贴补家里,可我的父母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了?可能姐妹们会说了,那你也可以每年向自已家里贴上个两万三万的,不就平衡了吗。可只要是北京的朋友就会明白,在北京的生活压力多大呀,我要是和老公比着向父母家贴钱,自已还能剩多少?我们要供房,要给儿子准备上学的钱,现在北京的教育费之昂贵是众所周之的。

而且还有一条,我公婆是没有医保的(我父母有),以后万一有个什么病肯定得我们出钱,现在虽然每年都给得不少,但凭我对公婆的了解我可以想像将来有什么大病了他们肯定还是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的,我们平时给的这些钱我也不知道他们花哪儿去了,贴补他们另两个儿女是肯定的。即使还有剩我也不指望他们会拿出来当医药费,因为他们总觉得我们很有钱,有点不要白不要的感觉。

老公虽然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老公最小),但将来是不可能指望他们的,一来是他们都不是什么大方的人,二来是他们在小城市生活,收入比我们低(其实北京的收入高开销也大呀)。所以我存款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将来公婆的医药费。我也跟老公谈过这个问题,能不能现在少给点,等将来他们真正需要的时候我是不会有二话的。可老公根本听不进去,他对他们家人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大方得很的,所以我也就没有再提了,这种事儿提多了影响夫妻感情。

因此,给老公家的钱只要老公提出来,是万万不能阻拦的,否则这日子不会太平,所以只好寄希望老公自已能量入为出,别老是在他们家人面前充老大。别一遇到出钱的事儿,从来都是冲在最前面。他给他们家人的印象就是在北京混得很好,大家可能都看过那个“有事儿您说话”的小品,我老公就是那样的人。其实在北京生活过的人都知道,月入六七千在北京算什么呀。另外就只好委曲自已的父母了,幸好我们家里是很体谅我的难处的,从来没跟我要求过什么,还总是尽最大的能力帮我。

可时间长了,谁又可能心里很平衡呢?相信姐妹们都能理解我,也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我们家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才能让自已的心里真正释然呢?

本报讯昨日,在厦门演武街大学城当保安期间出事的可辉(化名)被思明区法院判了4年有期徒刑,和他同一天进大学城当保安的尤平(化名)也获刑2年6个月。

是强奸,还是轮奸?可靠消息称,案件在定性上曾一度引发专业人士争论。

今年22岁的福建长乐人可辉,曾因抢劫被判过刑。出狱后,正逢大学城招保安,凭着曾是军人的履历,他被聘用了。案发时,可辉在大学城已当了5个月左右的保安。

据可辉供述,大学城的保安经常会去大学城楼下的一家礼品店溜达,他当保安没多久,礼品店来了一位陕西小妹——小羽(化名)。

在向警方的供述中,可辉承认了对小羽的爱慕。“当我第一次见到小羽时,就觉得喜欢,我向她表达了爱意,但她一直未置可否。”

可辉称,小羽喝了四五瓶酒,已醉得不醒人事。于是,可辉主动提出送小羽回家,同行的还有本案的第二被告尤平。

一进门,几个人先坐在床上抽烟。可辉说:“看到小羽坐在床上,我的心就麻麻的。”

很快,可辉迅速回到床沿,将小羽按倒在床上。一番亲吻、抚摸过后,小羽突然酒醒,脚蹬、手推、尖叫,甚至还咬了可辉。

于是,可辉叫一旁的尤平帮忙。醉醺醺的尤平走了过来,当他触到小羽的双手时,忍不住地压住小羽,对小羽摸弄、亲吻。

可辉乘机脱掉小羽的裤子,正欲脱裤子“完事”时,可辉的同事,大学城的保安冲了进来。

检察院起诉认为,两保安违背妇女意志,共同使用暴力,企图轮奸妇女,构成强奸罪,但犯罪未遂。

法院则认为,两保安的行为确实都构成强奸罪,但两人没有轮奸的犯意沟通,尤平是可辉召来帮助自己实施强奸行为的,可辉并没有实现奸淫的目的,尤平也没有具体实施奸淫的行为,本案并没有出现轮奸的后果,因此否定了检察院关于轮奸的指控。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