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球探相中连鲁二虎将 直言陈涛难在欧洲立足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8:08:51

问:您当选了去年的NBA最佳吉祥物,那么在您看来,最好的吉祥物应该做到哪些方面呢?

火箭熊:我将其归结为五个字母缩写,这五个缩写可以组成一个单词,S-M-I-L-E(微笑),S,Standsforanimal,首先是你所扮演的动物形象必须招人喜欢才行,尤其是让儿童喜欢。M,Marketing,吉祥物身上要有我们球队的商标,帮助球队来卖票,来扩展球队的市场。I,Inspire,是一种激励的作用,让主场球迷尽情地来支持队伍,创造一种真正的主场优势。L,Laughter,我必须在场上让观众感到快乐,这一点毫无疑问。E,Educatetheyouth,通过我的表演,可以让儿童和青少年得到一些教育,让他们更加喜爱篮球。所以,我觉得,做吉祥物,不单单是披上这身服装,化上妆,还有很多用途的。

火箭熊:我认为最重要的因素还是,让观众动起来,让他们站起来为球队欢呼,感染观众,最重要的是,与观众互动,而且有很多的动作都是即兴而做的,没有计划的,这样让观众也有很多的意外之喜。

问:还记得你和姚明一起拍的那个太极拳的广告吗?你觉得姚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火箭熊(笑):是啊,我和姚明一起拍了一些商业广告,也照了很多照片,有时候也和他一起旅行比赛,比如洛杉矶全明星赛和去年的中国赛。我们都相互熟悉,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火箭熊:我们的队伍确实有些挣扎,但是千万别忘了,去年我们碰到了同样的困难,开局不是很好。这个赛季,麦蒂因为伤打的比赛较少,但是现在已经好多了。而姚明变得越来越好,他变得更有侵略性了,比上个赛季和上上个赛季都强壮,我们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相信火箭这个赛季打入季后赛没有什么问题。

问:明年的全明星赛就要在休斯顿举行了,是不是到时候准备了一些特别的表演啊?

火箭熊:我们都非常期待这一时刻的到来,对于休斯顿而言,那就是十分美好的一周,有各种表演,休斯顿将星光灿烂,我相信自己也可以大展身手了。

伊拉克法官里兹加尔·穆罕默德·阿明因为担任审判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的主审法官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人物。但是伊拉克国家安全顾问穆瓦法克·鲁巴伊10日公开斥责阿明是个软蛋,要求将他换掉。

分析人士认为,阿明并没有在法庭上对萨达姆采取过激言行,所以得罪了什叶派政要,“下岗”的危险并非耸人听闻。

“这位法官的表现非常糟糕,人们对他如此软弱地对待萨达姆感到十分愤怒,”鲁巴伊在接受美国《华盛顿时报》的采访时说,“我认为他应该被替换,是的,毫无疑问。”

鲁巴伊是伊拉克过渡政府中的重量级人物,在今年12月中旬的伊拉克正式选举中,他被视为有望出任政府总理的热门人选之一,他对阿明法官的这番指责分量自然非同小可。

鲁巴伊曾在上世纪70年代先后3次入狱,此后流亡海外多年。他回忆说,自己在当时的伊拉克情报总部遭到酷刑折磨,被多次鞭打和电击。

在伊拉克高等法院上周审判萨达姆期间,鲁巴伊前往设在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总部的法庭,连续两天聆听审判过程。鲁巴伊说,自己之所以出席庭审以及在电视上观看审判过程,目的是希望能够得到心理上的安慰,事实上却是“度过了好几个不眠之夜”。

伊拉克高等法院上周再次对萨达姆和其他几名被告进行审判。在审判过程中,萨达姆同母异父的兄弟巴尔赞·易卜拉欣·哈桑·提克里提突然用严厉的语气对一名38岁的男证人说:“你去死吧!”

“许多证人都在法庭上遭到攻击,他们不仅和巴尔赞·提克里提发生口角,而且被萨达姆直呼其名,甚至遭到他的诅咒,”鲁巴伊说。和证人在法庭上的不利处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萨达姆和其他被告却得到了法庭的“尊重”。

鲁巴伊说,他在法庭上亲耳听到主审法官阿明对萨达姆语气恭敬,称其为“萨达姆先生”。

鲁巴伊说,伊拉克民众对审判进程缓慢感到十分不满。更令他们感到无法接受的是,当证人在法庭上陈述自己遭到严刑拷打时,主审法官还给萨达姆和其他被告提供机会,让他们抱怨自己在被关押期间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人们现在想吃了主审法官,而不是萨达姆,”鲁巴伊掩饰不住言语间的愤怒,“萨达姆抱怨说自己已经有两天没有穿上干净的衬衣,想象一下一个失去七个孩子的母亲在听到这话时会作何感想,法官甚至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华盛顿时报》的报道说,许多什叶派政要和宗教领袖也对法庭审判萨达姆的“软弱”表现感到不满。

和什叶派宗教领袖大阿亚图拉·西斯塔尼关系密切的伊拉克过渡议会议员阿里·阿尔达巴赫说:“西斯塔尼对萨达姆在法庭上的表现和他没有因此受到惩罚感到愤怒。”

但是阿明的表现得到了许多法律界专业人士的肯定。他们认为阿明在这样的审判中能够保持冷静和相对公正已经十分难得。如果他在法庭上用粗暴的手段对付萨达姆,只能使法庭的公正性和合法性受到更大的质疑。□冯俊扬(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卡洛斯在对马拉加的比赛中有着出色的表现,一次左路的反越位前插为罗纳尔多制造了极佳的射门机会,可惜外星人却将球打偏。第65分钟,卡洛斯的大力远射又击中了横梁。在场上,皇马早早就确立了2比0领先的优势。第75分钟,马拉加主帅塔皮亚换上了大个莫拉雷斯,试图做最后一博。乌拉圭人获得的射门机会不多,唯一的一次半转身射门也高出横梁。此后,马拉加的球迷开始退场,而皇马球迷则盼望着比赛能早早结束,很少有人注意到卡洛斯和莫拉雷斯在场上发生了小小的摩擦,乌拉圭人此间还对卡洛斯做出了威胁性的手势。

比赛结束,皇马如愿获胜,马拉加球员垂头丧气,双方球员开始一起退场。莫拉雷斯似乎怒气仍未消除,他紧追几步赶上了卡洛斯,随后一只大手又拉住“金左脚”的球衣。乌拉圭人嘴巴骂骂嚷嚷,让人怀疑两人是否积怨很深,在南美的国家队比赛中就已结下矛盾。言语上的吵闹很快升级为肢体上的暴力,莫拉雷斯突然之间失去控制,他挥拳向矮自己一头的卡洛斯脸上揍去。卡洛斯也予以还手,直播的电台评论员形容更衣室过道内乱成一团,各式杂物横飞。好在两队的工作人员以及球员保安很快将两人分开,评论员说,“若不是有人救驾,真不知道卡洛斯会被揍成什么形状。”幸好,卡洛斯面部没有大碍。

莫拉雷斯被人称作“打架大王”,练过拳击的他曾因在球场上打群架以及在夜总会闹事被警方拘捕,就在乌拉圭国家队内,他也曾和弗兰干架,因此这次闹事毫不奇怪。卡洛斯在球场上则向来注重体育精神,哪怕将人撞倒后也往往会伸手将对方拉起,不知道为什么莫拉雷斯此次会这样的愤怒。不过,主裁判道登却有意将大事化小,他赛后在裁判报告中只字不写卡洛斯挨揍的事情,“比赛结束后退场之时,莫拉雷斯追上卡洛斯,拉住他的球衣,但很快被队友分开。比赛第34分钟,当皇马进球后,有4到5个塑料瓶扔到球场内,但没砸到人,比赛结束后又有瓶子扔下,其中两个砸到保安。”

皇马方面也有意隐瞒卡洛斯被揍一事。主帅卡罗认为自己首先要干好本职工作,其它杂事他没有精力多管。拉莫斯说自己没有看到莫拉雷斯和卡洛斯的冲突,卡西利亚斯也说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最好留在更衣室内。”(伊万)

用“顶风而来,顺风而去”来形容美国国务卿赖斯刚刚结束的欧洲之行再合适不过了。从6日出访开始,欧洲人对美国在“黑狱”和“虐囚”问题上的责问,让这位布什政府的头号外交官深感压力之大。

不过,凭着律师般的辩才、声东击西的论证、含糊其辞的解释,再加上“以情服人”的女性魅力,赖斯成功地以一套组合战法顺利搞定了本来就不想把事闹大的欧洲同僚,最终带着一堆捷报“班师回朝”。

赖斯此次欧洲四国行的任务很明确:与德国的默克尔新政府联络感情;在罗马尼亚建立美军基地;帮助乌克兰推进民主进程;在布鲁塞尔劝说北约扩大在阿富汗的维和行动。

要想让北约外长会议不在“正事”上卡壳,必须先在“黑狱”丑闻这件“杂事”上给手握北约表决权的欧洲诸国外长们一个说法。赖斯于是选在12月7日她抵达布鲁塞尔的当晚借各国外长工作晚宴的机会“一诉衷肠”。

赖斯8日在北约外长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称,她已经在7日的晚餐会上向她的欧洲同僚解释了美国对待恐怖嫌犯的政策,并获得了对方的“理解和支持”。她称,美国的政策符合国际法准则,向来反对“残酷和非人道”地对待囚犯。不过,并不排除“某些审讯人员”可能会滥用酷刑,但对此,美国政府会进行调查并严惩相关人员。“这是我们能做出的唯一保证”。

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在外长会议前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也证实,赖斯国务卿在7日的晚餐会上已经针对欧洲国家在“秘密监狱”问题上的疑虑做出了澄清,“消除了误会”,北约将不会再讨论这个问题。一些欧洲国家外长也都表示“他们对所听到的解释表示满意”。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称,赖斯已向盟国保证,所以“我们不应在对国际法的解释上发生分裂”。荷兰外交大臣博特和比利时外交大臣德古特双双作证说,赖斯已经“非常令人信服”地向各国保证“美国不会违反国际法”。

一个小时的晚餐会开成了一个“团结的会议”,赖斯对美国反恐政策的解释赢得了欧洲各国外长们立竿见影的“共鸣”。

自一个多月前有关“黑狱”、“运囚飞机”、“虐待囚犯”等等涉及欧洲领土的美国中情局秘密行动被媒体曝光后,以捍卫“人权”为己任的欧洲大陆就像炸了锅,一时间舆情汹汹,大有美国不把事情说清誓不罢休的劲头。可奇怪的是,当初闹得最凶的德国、荷兰等西欧国家结果却恰恰是最先争着表态支持赖斯的国家。

其实,欧洲各国政府从一开始就不想把事情闹大。对他们来说,布什连任后已经“积极”调整了对欧政策,更多地寻求与欧洲合作,在这根橄榄枝面前,再翻伊拉克战争、美军虐囚等老账已不合时宜。况且早有媒体揭露,中情局飞机利用欧洲领空和机场秘密转运犯人早就得到了这些国家政府的默许。英国《卫报》就曾报道说,“9·11”事件后,中情局专机在英国机场和空军基地起降超过200次。德国媒体上周也说,中情局飞机在德国至少降落过437次。

有美国反恐官员一语道破玄机:一些欧洲国家政府早就被告知了“中情局专机的行动细节”,只是信守“不问也不说”的策略,有意对发生在他们领土上的“一些事情”视而不见。

有了这个基调,赖斯此次“平趟”欧洲也就顺理成章了。从5日启程前在华盛顿发表声明措辞强硬地反驳欧洲对美国反恐政策的批评,到在德国和乌克兰的语气明显软化的“反对酷刑”之辩,最后到布鲁塞尔的“浓情晚餐会”,赖斯成功地为自己和欧洲盟友找到了一个结束麻烦的下台阶。

《华盛顿邮报》9日在题为“赖斯圆满结束欧洲之行”的文章中称,赖斯在欧洲的处境之所以能从“开局不利”演变成最后的“皆大欢喜”,是因为在经历了伊拉克战争的不愉快以后,欧洲国家都失去了在“黑狱”问题上再次把关系搞僵的胃口。

不过,很多欧洲媒体都对德国、荷兰等国外长“如此迫不及待地接受了赖斯有关美国遵守国际法的声明”大张挞伐。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对赖斯在欧洲的表演不无揶揄:“她就像一个辩护律师那样喋喋不休,根本不像一个坦率的朋友。”路透社在其题为“赖斯赢得缓刑”的评论中更是一针见血地点明了美欧“双簧”的实质:“欧盟致信赖斯(要求澄清黑狱问题)实际上是想给双方一个下台阶,即先把矛盾扔给美国,由美国回应一下,然后欧洲再顺理成章地接受。”

体育讯北京时间12月12日上午,火箭队将继续自己的连续六场客场的西部之旅,在波特兰挑战开拓者队。今年夏天从开拓者队改投火箭队的德里克-安德森也将倒戈对阵自己效力了四个赛季的老东家。

对于安德森来说,自己和开拓者队已经完全没有感情,开拓者队早已成为自己的过去,在他眼里,开拓者队只是火箭队赛程表上的一个对手而已。

尽管如此,有些记忆并不是轻易就能忘却的。安德森还是想起了自己2001年离开马刺队加盟开拓者队时的满腔期望,当时的开拓者队还是一支连续两年杀入西部决赛的强队,但在2001年之后特别是最近三年,他们开始沉沦了。安德森说着说着又想起了自己在开拓者队时的怒火,他坦言自己当初的满腔期望最终完全被失望所取代。

安德森接着意犹未尽的向开拓者总经理约翰-纳什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在他眼里,纳什完全就是开拓者队的“奸臣”,他认为开拓者的土崩瓦解以及自己不如意的四个赛季都是因为约翰-纳什。“我们那几年本来完全可以有正确的方向,”安德森说,“我们当时拥有那么多的天才球员,我们拥有一切必需的组件,一切都很完美。在我加盟后的头两年我们还可以跻身季后赛,但之后约翰-纳什来了,而一切也随之消失了。在他到来后的两年,我们再也无法跻身季后赛,一切都走上了错误的方向。我们拥有的只剩下混乱、官司和场外麻烦。而在球场上一无所有。是他开始了随便交易球员,而不是让球员们好好打球,他开始对教练指手画脚,总之一切都糟糕透了。”

安德森言辞激烈的表示自己对开拓者队的不满全部都是针对约翰-纳什的,他赞扬了前主帅奇克斯,主席保罗-阿伦和总裁斯蒂夫-帕特森。“现在我逃离了那里,我已经和那里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是认为约翰-纳什应该承担责任,是他开始做出那些球员交易,做出那些事关重大的决定。老板保罗-阿伦是个好人,总裁帕特森也是好人,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约翰-纳什。”

谈到开拓者队另一位大将帕特森本赛季被禁赛的事时,安德森对约翰-纳什的敌意更加明显。“一切都没有改变,”安德森说,“自从纳什来到开拓者之后,我们便停止了冲击季后赛的道路,只剩下接连不断的麻烦。”

由于开拓者队几乎每年都有球员因为吸毒等场外不良行为惹上官司甚至被捕,他们被戏称为“监狱开拓者”,但安德森认为不应该一竹竿打死一船人。“你们不能把罪责分摊到那些什么都没做的球员身上,”安德森委屈的说,“但人们却把那些恶名强加给一些没有做过任何坏事的人,比如我、范-埃克塞尔等,这是不公平的。我从来就没有惹过什么官司,我也从来没有迟到过,我没有错过任何事,如果我确实打的不好,没关系,把我换走好了。但不要说我是坏孩子,他(约翰-纳什)说我放弃了,现在你们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真正放弃的人是他自己。”

安德森加盟开拓者的第一个赛季,他们的战绩是49胜33负,而在他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上赛季),战绩却跌到了27胜55负,安德森坦言上赛季对自己来说不堪回首,因为当时他在没有任何伤病的情况下被强行列入伤病名单,在被激活回到阵中之后,他又被告知球队已经选择了让年轻球员更多的得到锻炼,而事实并不是那样。

“我在开拓者队时并不打算和他(约翰-纳什)展开大战,那不是我的风格。但你不能那样不尊重别人,而他却一直彻彻底底的不尊重任何人。他可以当着你的面说谎,他不是一个正直的人,一点也不是。”安德森越说越气,他接着曝出了一些内幕,表示上赛季在他反驳了约翰-纳什对自己的公开指责之后,纳什报复性的拒绝了本来已经达成意向的用自己交换火箭队大前锋泰勒的交易,并在其后限制安德森的出场。

“他对我说会把我交易到火箭队,但他们却没有那样做。他那样做是有目的的,完全是为了报复我。”安德森说,“他在把我列入伤病名单时告诉我那是因为我的背伤,接着他又告诉我在我复出时会让我上场。我复出了,也训练了,我做了一切,但他们还是没有让我上场。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想锻炼新人,没问题,可以那样做。但他们又告诉我我的背有问题,事实上我的背部一点问题都没有。”

安德森上赛季场均9.2分,38.9%的命中率创下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低纪录,整个赛季他只打了47场比赛。在夏天NBA允许球队裁掉一位球员以避免奢侈税时,开拓者队选择了安德森。之后安德森选择了早就想加盟的火箭队,而开拓者队老板也同意继续支付安德森剩余两个赛季的1880万美元工资,自动放弃了让火箭队支付其中一部分工资的权力。

对此安德森的经纪人托尼-杜特表示了对开拓者老板和总裁的感谢,“德里克是我见过的最忠诚的一个人,他在那里受到了伤害,但斯蒂夫-帕特森和保罗-阿伦在处理这件事上做得非常职业,没有任何成见和个人恩怨。”

不过在加盟火箭队后,安德森的表现也并没有让人满意,至今他场均只得到11.1分,命中率也只有38%。不过他表示自己在最近几场已经开始恢复了信心,变得更加活跃。

“我正在努力融入火箭队,”安德森说,“我需要打得更努力去帮助球队取胜,上个赛季,我没有多少打球的机会,这个夏天我也没怎么打球,因此我现在还只是刚刚找回打球的感觉,我想一切会恢复正常的。”

今天面对本赛季战绩糟糕的老东家,安德森当然希望帮助火箭取胜,他表示并不是为了什么复仇,更重要的是要帮助火箭队走出目前的困境。“开拓者队只是想走不同的道路,这很正常,很少球员能在一支球队从一而终。我唯一牵挂那里的只是那些球迷,和那些曾对我好的人。不管如何,我很高兴自己重新有机会好好打球。”

尽管“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曾威胁要袭击英国的油库,但英国警方11日已表示,这次油库爆炸属于意外,不是恐怖袭击。不过,由于输油管道尚未完全切断,油库还可能会再次爆炸。

英国广播公司在11日的报道中称,爆炸现场火势非常猛烈,消防员的灭火设施很难对控制火势发挥有效作用。

不过,英国赫特福德郡警官弗兰克·怀特利说:“大火得到控制。由于火势太大,它还要再燃烧一段时间。”怀特利认为这起爆炸属于意外事故,而且不会造成英国燃油供应短缺。

赫特福德郡警方一名女发言人此前说,赫默尔亨普斯特德镇的“邦斯菲尔德油库”当天清晨6时左右(伦敦当地时间)发生爆炸,“现阶段,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不是一起事故。当然,我们还没有最终认定。”

早期有谣传称,有目击者看到一架飞机掉进了油库中,还有人称爆炸发生前听到一架飞机从油库上空低飞而过。

但当地警方发表的一份声明称,“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有飞机卷入其中”,此次邦斯菲尔德油库爆炸属于意外事故,并非恐怖袭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