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大奖赛总决赛揭幕 中国队遭大逆转惜负古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57:43

“罗水秀现在病情比较稳定,但是背部严重烧伤,很可能被感染,这周就要进行手术。”8月22日,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一名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数日来,遭商场保安毒打致使胎儿死亡的21岁女子罗水秀的命运牵动着许多人的心,同时也引起新闻媒体对此事件的持续关注。

本应承担维护安全和秩序、为顾客或者业主提供服务的保安人员为何对一名孕妇下如此毒手?

孕妇罗水秀被施暴致伤、胎儿死于腹中的直接原因是被怀疑偷了深圳东方红百货商场的一瓶洗发水。

今年8月13日晚6时,怀胎5月的罗水秀和丈夫钟如华到东方红百货商场购物。钟如华驻足在商场外观看大屏幕上的电视画面,就让妻子一个人进商场买东西。罗水秀选了一瓶标价28元的洗发水,在付款的时候感觉有点贵,便又放回货架,当她出门的时候,突然从斜刺里冲出一个男子,伸手抓住她的头发,拖着她向旁边的通道走去。

这个男子是商场的保安员刘某。刘某和商场另一保安黄某看到罗水秀没有到收银区交钱,直接往商场外走,便怀疑她偷走商店里的商品。刚好商场前天丢失了总价值两千多元的二十多瓶洗发水,于是他们理所当然地认定,罗水秀就是偷走这批物品的小偷。虽然后来商场辩解,当时他们从罗水秀身上搜出了一瓶洗发水,但一直未能向警方提供录像证据。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罗水秀一辈子也忘不了。据罗水秀说,她被强行带上了3楼办公室。保安刘某、黄某等要求她承认参与前天盗窃商场二十多瓶洗发水的事实。当罗水秀拒绝承认后,有人拿着一捆电线,没头没脑地抽她,从脊背一气抽到脸上,到处火辣辣的疼。罗水秀不停地哭喊也没能使他们停手。过了一会儿,又有人用点着的烟头烧灼罗水秀的身体。罗水秀的身上被灼出一道道黑色印记。再后来一个自称老板的人捏住罗水秀的指头,硬把针头扎到了指甲缝里,并使劲捏着针头在肉里面转了几圈。而暴行还没有结束,又有人拿了一袋子盐,朝罗水秀身上泼,盐燎伤口的疼痛让罗水秀死去活来。然而更惨的事情还在后头:有人连续朝怀孕的罗水秀的肚子踢了两脚,罗水秀的肚子一阵剧痛,她用手一摸肚子,感觉里面开始发硬。当时罗水秀的第一反应就是孩子有没有事,随后的事实证明了罗水秀的担心。

当警察赶到时,发现罗水秀两只手被电线绑着,嘴里还塞着一块毛巾,披头散发地瘫坐在楼顶天台的水洼中。直到此时,被折磨将近九个小时的罗水秀才被送往医院,接治医生告诉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了死胎。

在事件发生之后,该商场的老板娘李洁仍然信誓旦旦地对媒体表示,“在我们传统观念中,打小偷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但只不过她是个孕妇,身份特殊罢了,加上保安员打得重了些”。

“这种看法是非常错误的,我们建设法治国家必须根本改变这种观点”,在听完记者转述此事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太元教授语气激动地说,“法治不是靠义愤来支持,而是靠法律来支持,用义愤来解决问题是人治,理智、公平、均衡才是法治要求的原则”。

“正义的行为不当作出就不一定正义。”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说,“保安在抓小偷等维护社会安全的正义职责行为行使过程中,即使人证、物证齐全,也不应该私自搜查、讯问。”她告诉记者,“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一般犯罪的侦查权只有公安机关才能行使,任何个人无权私自讯问犯罪嫌疑人。保安只有协助安全权,对于小偷等违法者抓住后应立即交送公安机关,而不应采取搜查、殴打等违法行为。否则,诸如抓小偷等原本正义的行为也会因后续行为的不当作出,转化成违法犯罪行为。”

王太元说:“如何认定犯罪,谁有权认定犯罪,必须有法律依据,并由有权机关执行。”

据了解,保安施暴致人死伤事件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大大小小的搜身、辱骂、拘禁、打人等违法侵权之事更是经常发生。

保安服务在法律上是何种性质?如何界定保安人员在提供保安服务时的权利义务?当记者把问题提给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时,他非常无奈地说:“这些在我国法律上都还是空白。”

莫纪宏说,自从1984年我国第一家企业性质的保安服务公司在深圳市蛇口工业区诞生到2003年底,我国已拥有1800多家保安服务公司,保安从业人员已逾73万人。

但是,保安制度的法学理论一直是个空白,理论上的滞后性,导致了在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很难找到有效的法律对策。目前在国家立法层面上,规范保安服务的只有公安部出台的《关于保安服务公司规范管理的若干规定》这一部委规范性文件,地方上只有一些关于保安服务的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保安服务的法律性质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此外,目前在社会上存在的保安服务方式很不规范,特别是保安人员所持有的安全设备和所采取的保安手段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存在着保安人员权力过大的问题,有的甚至在行使着公安人员的职权。

要规范保安人员的行为,明确保安人员在提供保安服务时的权利和义务,就必须建立起比较正规的上岗资格认定制度、行业评价标准和体系,严格界定安全服务质量标准,防范各种可能出现的安全事故。

莫纪宏说,在我国保安法律制度仍是一项待建的制度,需要通过健全和完善有关保安立法,将保安工作纳入法制轨道。

对于健全和完善有关保安立法的呼声,王太元有不同的看法,他对记者说:“如何规范保安问题,不是有没有相关制度规范的问题。即使有管理保安业的规范,规范再详细,不能够贯彻执行仍然解决不了问题。”

“第一就是依法追究所有参与打人者的责任。”解决直接责任者问题的同时要注意追究所有参与者的责任。多数保安参与打人的案件不同于有组织犯罪,有组织犯罪要区分主犯和从犯,而保安打人只要参与都有责任,都要受到惩戒,绝不能有法不责众的思想;如果对一般的参与者不予追究,很可能助长这种违法行为的发生。同时受害人为了得到更多的救济还可以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商场、保安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第二个层面就是保安公司、雇用单位、公安机关的监督管理问题。如果是由保安公司正式招入、培训、派出、管理的保安,这些保安做出违法事件以后,管理者或者监管者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李玫瑾对此观点也表示肯定,她对记者说:“超市在使用保安时应加强对其进行职责教育,使其明确法律规定的职责范围和权利义务,因为保安在工作中的行为是一种职务行为而不是私人行为,发生问题时超市也要承担相关责任。”

“第三个层面”,王太元语重心长地说:“就不仅仅是法律问题了,而是社会认识问题,应该宣传教育人们遵守法律。”

“古人云‘杀马者,道旁儿也’”,王太元认为,旁人的舆论氛围,如“小偷就该挨打”等观点和态度也促成了保安违法侵犯消费者权利。

李玫瑾对记者补充说:“我们对盗窃行为本身也要进行否定。该案中如果最后证实该名妇女的确偷了超市的财物,那么不论最后她是否是受害者,对于她自己无视孕妇身份,严重不负责任,不顾胎儿死活地实施盗窃,也应给予谴责。目前,社会上存在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企图钻法律的空子实施一些违法犯罪行为,如未成年人、孕妇进行盗窃、抢劫等。我们不仅要同情他们的处境和遭遇,更应对其行为本身有清醒的认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对弱势群体关心、帮助的同时,对其违法犯罪行为也决不姑息迁就。”

8月13日晚上,21岁的孕妇罗水秀因被怀疑参与盗窃物品,被松岗街道沙浦围社区东方红百货商场员工拖至小房间,用鞭打、用针刺,用盐泼等骇人听闻的暴力手段折磨长达两个小时。她全身上下伤口淤青发黑,血迹斑斑,整个背部全是被抽打的条条黑痕。腰腹部、手臂也是整块淤黑,嘴唇、双臂、小腿有被烟头烫和火机烧过留下的黑色印记。当有人前去营救之时,罗水秀竟被带到楼顶并推坐在水中,当时她的手被绑着,口里塞着毛巾。经过一夜的折腾后,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我的孩子没了”。[全文][发表评论]

负责处理此案的松岗派出所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涉嫌犯罪的东方红百货老板陈鹏飞及商场两名防损员在事发当天已被刑事拘留。目前,警方正在抓紧追捕其余两名在逃疑犯。[全文][发表评论]

同时,记者昨日了解到,罗水秀在于16日下午转院至宝安人民医院后,病情一度加重。昨日下午,该院向其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单。[全文][发表评论]

关于非流通股股东已沦为弱势群体的观点,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证监会主席尚福林不得不在上周五召开的股权分置改革专家总结会上加以回应,指出“流通股股东成为强势的说法,本身就暴露出了轻视流通股股东权益的态度”,他强调“流通股股东的地位实际上是弱势,所以流通股股东必须是证券市场的重点保护对象”。

对于股改的必要性以及股改的目的,各方在初始阶段并无异议。须知,此轮股改之所以能够进行,是建立在对中国股市深刻反思的基础之上的。文章犹在,尽可查阅。

大致说来,见诸媒体的主要反对意见有以下三种:原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局企业司司长、现任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管维立撰写三万言书———《中国股市的荒唐一幕》,全面否定股改;吴敬琏则认为“千点托市不应该,补偿流通股股东不尽公正”;宝钢股份公司独立董事、美国新桥投资集团的中国董事总经理单伟建,对现行对价方案提出强烈质疑。

这些质疑的具体指向各不相同。管维立先生认为股改出现了方向性问题,有论者尖锐地指出,“其实三万言书要否定的不仅仅是股改,而是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而吴敬琏与单伟建则以成熟资本市场作参照系,认为对价与对价的支付程序已经违背了市场原义,是对非流通股股东产权的一种剥夺。

否定股改,进而否定资本市场,要求“有限期地关闭股市”,这是要求大家一齐向后转,一步退回计划配置资源的时代。理由据说是因为股改过程中存在种种不合理不合法的现象,已经在“中国股市编年史上写下最可耻的一幕”。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股市继续以往的生存方式,即为国企输血、为大股东圈钱,就有存在的价值了?一旦支付了对价就丧失了立足的根本?股市投机与浮夸盛行,究竟是股改造成的,还是缘于中国股市的先天不足?

吴、单两位先生还表示出了对股改中的非流通股股东可能沦为弱势群体的担忧。这背后的潜台词是,流通股股东会趁股改之机,无限制提出对价要求,以“共产风”的形式,剥夺大股东的合法利益,进而动摇市场基础。这一观点显然不能简化解读为替大股东鸣冤叫屈,而是基于以往政府疏于产权保护的切肤之痛。作为资本市场的行家,单伟建所服务的新桥投资控股的深发展,也面临着被决策部门“强迫”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的局面。

这一担忧忽略了中国股市的特殊性,即对价补偿只不过是在为过往的为单方面利益考虑的行政行为埋单。若非如此,政府的信用将荡然无存,建立一个真正的资本市场的努力,也将因为缺乏民意的支持付之东流。

对对价合法性的质疑,事实上等同于认可以往股市股权分置状况下的圈钱等不规范现象,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实现全流通,大股东当然不必支付对价。但这既有违资本市场同股同权同价同利的精髓,也是公然的违法行为,我国《公司法》第一百三十条明确规定:“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必须同股同权,同股同利。同次发行的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所认购的股份,每股应当支付相同价额。”目前的股改,只不过是重回法律与市场的正途。

要使中国股市走出政策市的泥淖,有不同的路径可供选择,每一种选择都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判断优劣的标准只有两条:是否有利于中国股市的市场化改革,是否有利于保护大多数投资者的利益。我想,三位专家对这一点应该不会有异议吧。

南京日报报道妻子出轨怀孕后,想瞒过在外工作的丈夫。结果,谎言却因丈夫无生育能力而被揭穿。愤怒的丈夫坚决要求离婚,并要求妻子赔偿自己5万元。

今年32岁的王强是武汉人,大学毕业后便留在南京一建筑公司工作。2000年,经亲戚介绍,王强结识了本地人柳眉,两人于当年结婚。婚后,柳眉一直没能怀上孩子。2001年底,王强背着妻子去医院做了检查,被查出没有生育能力。王强没立即告诉妻子这件事。王强的哥哥在武汉做销售。由于缺乏人手,2002年,哥哥要求王强到武汉去帮他的忙。2002年4月,王强辞职去了武汉。

起初,王强还能每两个月回一次南京与柳眉相聚。后因路途遥远,王强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今年5月,柳眉在一次同学聚会中遇到了大学时的恋人陈海。老同学重逢,大家都很高兴,那天聚会上,柳眉和陈海都喝多了。聚会结束后,陈海送柳眉回家,两人发生了关系。第二天陈海就回了深圳自己工作的地方。半个月后,柳眉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非常慌乱,立即收拾行装去了武汉。面对突然到来的妻子,王强特意请了假,陪了柳眉几天。柳眉回南京后一个星期,就打电话告诉王强说自己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觉得大脑‘嗡’了一声。”王强说,当时他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王强带着自己的诊断书回到南京。看到丈夫的诊断书,柳眉知道瞒不过去了。她承认自己出轨的事实,并请求王强原谅她。但王强坚决表示要离婚,并要求柳眉赔偿他5万元。他说,如果说妻子酒醉后出轨,他可以原谅,但妻子出轨后还要欺骗自己,是他不能忍受的。王强认为,柳眉作为过错方,应该给予自己一定赔偿。柳眉只得同意离婚,但她不同意支付王强5万元的损失。为此,王强咨询了南京正天衡律师事务所律师白洁。白洁表示,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只有一方重婚;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另一方可主张损害赔偿。而柳眉只是与他人有一夜情,虽然造成怀孕的后果,也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过错方。因此,王强不能主张5万元的赔偿。(文中人名均为化名)(记者朱晓露)

新华网太原8月22日电(记者武敌、原碧霞)22日上午,轰动全国的“太原警察打死北京警察”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包括刘立民在内的9名被告人出庭受审。庭审中,受害人家属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赔偿259万余元。

今年5月3日18时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巡查大队民警李忠义到太原旅游,当其驾车从位于桃源北路的天客隆超市购物出来,行至水西关街十字路口等红灯时,与太原市尖草坪区刑警大队一中队民警刘立民发生争执。自认为吃了亏的刘立民一边驾车跟踪,一边打电话联系张吉、安胜利两人。张吉、安胜利当下纠集周传全等6人,先后赶到李忠义暂住的唐都饭店门口等候。当晚8时许,李忠义将车停好往出走时,刘立民指使周传全等8人立即上前对李忠义拳打脚踢,并用大棒、铝合金钢管等物对其进行殴打。当110民警赶到现场时,刘立民等人已逃跑。李忠义被紧急送往医院,但最终因抢救无效死亡。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受害人李忠义家属当庭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赔偿精神损失费200万元,其他住宿费、医疗费等59万余元。法庭决定将刑事部分和民事部分合并审理。

庭审中,检察院指控9名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盗窃、销售赃物罪,部分被告人对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否认。

继中美纺织品第三轮贸易谈判又一次无果而终之后,此前广泛为各界认为具有借鉴意义的中欧纺织品谈判的设限模式,如今开始在欧洲内部遭遇越来越多的质疑。质疑源自近日的中国纺织品在欧盟海关被卡,积压港口。

由于纺织品积压港口无法入关,欧洲的进口商们面临着巨大的经济损失。他们不仅花了钱拿不到货,而且还要为积压的商品额外支付仓储费用。损失的不仅仅是进口商,欧洲的零售商们也正面临着“无货可卖”的窘境。

有英国服装销售商称,如果再不尽快放松对中国纺织品进口的限制,他们的商场在两周之内就将“缺衣少服”了。此前坚决拥护设限的法国也在态度上有了180度的大转变,原因同样是因为法国不少服装连锁店目前都无货可进。

一时间,中国纺织品设限引起了欧洲国家一片混乱:这厢产品压港,进口商拿不到货;那厢却闹起衣荒,零售商叫苦不迭。据初步统计,因配额问题无法入关的中国纺织品价值约为4300万欧元,而欧洲零售商们在关键的秋冬交易季节也可能因此损失8亿欧元的零售额。

中欧纺织品协议签订以来,“有法可依”的纺织品贸易并未让欧盟就此高枕无忧。由于大量中国纺织品因超过欧盟的配额限制被积压在欧盟各港口无法入关,欧盟内部要求取消纺织品贸易限制的呼声不断增大。

欧洲的零售商们提醒欧盟决策者,仅凭几个月的不完全统计就单方面对中国纺织品设限,不仅有损于欧盟一直倡导的自由贸易原则、不利于有关产业的结构调整,而且会给欧洲零售商和消费者带来巨大损失。

荷兰、丹麦、瑞典、芬兰和德国更是公然反对配额限制,宣称欧盟在“未充分考虑现代商业的现实情况下实行了配额制度”。这些国家的贸易或经济部长称此举是“经济自杀”、“荒谬可笑”,并敦促欧盟尽快改弦更张。

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进口设限,意在避免中国纺织品对欧洲生产企业造成巨大冲击。从更深层次而言,欧盟希望借此对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以缓解近年来欧盟对中国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但这一保护政策的执行,竟然在欧洲引发了目前这场“服装危机”,这绝对不是欧盟的决策者此前所预料的,也显然不是欧盟的决策者们所愿意面对的。

面对内部成员国日益高涨的反对之声,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希冀成员国通过协商的方式先放一些存货入关,以解燃眉之急,但抵消明年的配额。此举最终能否成行另当别论,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只能在短期内缓解矛盾,从长远来看,完全放开纺织品市场,实行自由贸易,这是欧盟的决策者和欧洲市场避无可避的必经之道。而欧洲纺织品制造业和贸易业、零售业之间的博弈,以及中欧在人民币汇率上的博弈,将是决定这一问题解决速度快慢的关键所在。

本报讯(记者周雪莲李增勇)铜梁县一33岁已婚男子大河(化名)谎称自己未婚,将一17岁贵州少女张绘(化名)骗回铜梁老家同居,发现自己上当的张绘在面对“丈夫”好吃懒做的真面目下,扼死了大河6岁的女儿。昨晚7时许,铜梁县警方仅用了6个小时就破获了这起女童被杀案。

昨日下午1时许,铜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巴川镇铜合路262号一门面出租房内有一6岁女童被杀。

接报后,铜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经现场勘察发现,死者是6岁多的小荷(化名),系被人扼住颈部窒息死亡。民警在调查走访中了解到:小荷的父亲大河是铜梁人,今年33岁,因和妻子关系不好已经分居,小荷跟着父亲生活,大河在巴川镇帮人卖饲料。

据小荷的伯父介绍,中午12时许,弟弟大河的同居女友张绘来找自己,称她下班回家吃饭却怎么也打不开房门,以为独自在家的小荷出去玩了,到处找都不见人影,让小荷的伯父去帮忙把门打开。

小荷的伯父称,自己将门撞开后才发现6岁的侄女穿着短袖短裤已被人扼死在床上。办案民警在调查中发现,张绘在回答自己的行踪时显得前言不搭后语,神色慌张可疑,她称自己在上班间歇曾到邮局寄信,但民警调查后表明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她立即被警方列为重大怀疑对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