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日本巡防舰在钓鱼岛海域对峙八小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0:58:22

在非洲各国的商店里,你会发现家用电器是南非、日本和韩国商品的天下,而服装和日用小商品则是中国商品唱主角。但很快,因质量差,中国商品在非洲的名声坏了,让许多人产生不满。

穆塔萨先生是津巴布韦报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津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先驱报》就是津报集团的出版物。他对记者说:“我去过中国,对上海印象最深刻。中国商场里的商品应有尽有,物美价廉。但为什么出口到非洲市场的一些中国商品质量会有问题呢?”

在赞比亚卢萨卡曼达山商业区一家书店里,一名来自南非的白人主动跟记者搭讪,在得知记者是中国人后,这位先生不失时机地评论起在非洲的中国人,“知道我最喜欢中国人什么吗?他们来这里时一无所有,两年后,他们拥有了一切。他们非常能吃苦,很能干。”

在南非,我不止一次地听到这种评价。有人因此预言,凭着中国人的闯劲儿,中国将来的发展势不可挡。

津巴布韦马托普山旅店的主管称自己叫“寂寞”。初次见面,“寂寞”把记者当成了日本人,嘴里嘀咕了一句,“好长时间没见到日本客人了。”获悉记者是中国人后,他就问:“谁都知道中津两国政府的关系很紧密,但中国游客为何很少来我们津巴布韦旅游?”

津巴布韦的传统游客来自欧美国家,即便是在今天,欧美游客仍占赴津外国游客的79%,来自日本、中国等亚洲国家的游客不过15%。在经济严重缩水、外汇奇缺的今天,津政府急需更多的中国游客来津旅游,给国家带来宝贵的外汇收入。

餐馆服务员:中国人在餐馆吃饭很浪费,为什么不少点些菜,省下钱来给小费

一名在哈拉雷中餐馆工作的中国厨师曾跟记者说,十年前他刚到津巴布韦时,他打工的那家中餐馆的老板不愿意给中国人服务,他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老板也不肯向他解释。于是,他就问餐馆里的黑人服务员,黑人服务员实话实说地告诉他,“中国人在餐馆里就餐,点那么多菜,吃不完都浪费了。为什么不能少点些菜,省下点钱给餐馆服务员小费呢?”

本报讯(作者钱俊毅)“朋友,一年到头,总要给侬斩点的,但落手勿要太狠。阿拉拿出来的都是‘肉里分’啊!”昨天,在长寿路一家饭店内,刚订完年夜饭的吴先生苦笑着“哀求”了老板几句。

“1000元好赚700元;2000元弄个1500元;3000元摇账2000元。”指指老板手里厚厚的订单,一个正在吃饭的顾客说了段“顺口溜”。

随着春节临近,许多忙忙碌碌的市民为图方便,都想到饭店吃年夜饭。望着满座宾客,老板的一脸笑容里暗藏多少“杀机”呢?且听一位厨师长慢慢道来。

刘振国(化名),47岁,厨龄27年。见到他时,这位刚忙完午市的厨师长正坐在饭店靠窗的位子上,悠闲地抽着烟,翻看菜单。记者递上一张从其他饭店抄来、标价2888元的年夜饭菜单,请他“参谋”。

匆匆扫了一眼,老刘深深吸了口烟,“这张菜单要全用真货的话,前面加个1都做不下来(12888元)。耍点花头,最起码能赚2000元。”

见我有些半信半疑,老刘拿起笔给“蚝皇大鲜鲍、鱼翅大煲、翅汤东星斑、芝士焗龙虾”四道主菜打上了红圈,一一剥下它们炫目的面纱。

“中等鲍鱼一只就要480元,一桌10只4800元,这样的赔本买卖戆大才会做。”老刘说,过年,不少饭店用的鲍鱼是罐装的,罐头鲍100多元可以买10多只,如果用无商标的大兴货,成本还能低20%到50%。

说起鱼翅,老刘重重地敲了敲菜单:“上面又没写清爽是什么‘翅’,鬼才会给你们上大排翅呢。”老刘透露,稍微像样点的鱼翅50克就要500多元,而碎翅、即食翅50克只要30元,那些用化学品弄出来的水发翅还要便宜,“一桌上半斤水发翅,150元就打倒侬了,侬感觉蛮好。”

“东星斑越大价钿越贵,好的东星斑起码2斤半,2800多元一条。”老刘说:“饭店哪能肯做蚀本生意,上的鱼顶多8两重,进价只要200元500克。”

老刘讲,“澳洲龙虾500克170多元,而一般的龙虾1只1公斤多只需200元。要是用点死龙虾,这利润更是高得吓人。”

按着老刘吐露的真价,记者粗粗一算,四道主菜居然连600元还不到。“下头的蔬菜、肉、点心都不值钱的,200多元全部搞定,一桌菜800多元!”讲到这儿,老刘叹了口气,“不标品质、规格、分量,菜名再好看都是假的,老板把用料一锁定,起码斩你三分之二。”

“在用料上出花头还只是冰山一角,饭店更狠的是在分量上‘摆花版’。”谈及年夜饭“斩客”的另一撒手锏,刘振国亮出了老板们最得心应手的五种“暗器”。

“现在我们进的草虾、龙虾都是‘干货’,袋子里没有半滴水,只有干冰、氧气和草绳。”说着,老刘从厨房拿出个鼓得像气球似的袋子,打开后将“滴水不沾”的草虾倒入了鱼缸,“好了,等卖给侬的辰光,这些‘干货’就变‘湿货’了,上秤一称最起码多二两水。要是龙虾的话,卖给你半斤水不稀奇的。”

“大王蛇、牛蛙都是靠水吹胖的,”老刘告诉我,一只150克的牛蛙用针筒注射150克的水还算客气的,厉害点的最少灌250克。当初有些店家卖出的“灌水”大王蛇足有1.6公斤重,连卖蛇的都觉得“奇怪”:1公斤多的大王蛇已算极品,店里“养”出的“超级大蛇”他们一辈子也见不到啊。

“越到过年绳子越粗。”聊到肉蟹、膏蟹,老刘说玩的就是绑蟹的绳子,脑筋活络点的还会在草绳里裹上根铅丝,500克重的蟹真能搁进嘴里的顶多三分之二。

老刘指点道,盘子的学问就在于例盘、中盘和大盘。年夜饭,总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菜的分量肯定要多一点,不用关照老板一定是大盘“伺候”,这价格就是例盘的3倍,平时18元的菜成了54元,而真正的分量最多是中盘(例盘的2倍)。

“侬去饭店会带秤吗?”老刘冷不丁问了一句,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道出了此中玄机,“饭店里用9两秤是客气,8两秤算老实,7两秤太平常,河海鲜还没进厨房,先赚侬二三成。”“这五种暗器要是放在一起用,侬只好投降了。”老刘说,“500克草虾七八十元,干变湿多二两,上八两秤又多近三两,侬40元已经被斩掉了。”

年夜饭讲究“跑量”,我们吃到嘴里的东西到底能有多新鲜?记者请刘师傅挑明种种暗招。

“大年夜,饭店出去采购新鲜货,成本就高,所以鸡鸭鱼肉用的多是冻品。不光味道差了很多,价格也相去甚远。”老刘说,“新鲜草鸡500克要十三四元,而冻鸡500克3.5元。一只草鸡汤最起码好斩侬二三十元。”

再说虾仁,按规格一整块冻品2公斤,融去冰块后能拿到1200克的虾仁。可到过年时,一些黑心商贩卖给饭店的冻品只能出600克的虾仁。羊毛出在羊身上,这50%的损失自然要请顾客“笑纳”了。

老刘告诉我,大年夜,饭店的蔬菜几乎没有新鲜的,但炒出来的菜还是碧绿油亮,这诀窍就是“浸”,只要把发黄的菜叶往苏打水里一搁,马上就重现光彩,成了“绿色食品”。

任晓声副主任认为,武玉杰给同学代买车票的行为应该与票贩子区别开来,二者行为不是一回事,应该区分对待。

首先,票贩子是通过控制紧张线路的票源后加收50元以上高额卖给乘客。而武玉杰是根据同学所需帮助同学代为买票,而且他是亲自从延庆跑到北京市区火车站去排队买来的,来回是需要路费等成本的。

其次,乘客去铁路部门指定的代售窗口排队买票也是要被多收取5元手续费的,因此武玉杰加收5块钱劳务费应该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的,学校、同学们也是认可的。他挣的是辛苦钱,应该属于一种劳动报酬或者说是勤工俭学,而不是倒买倒卖。而且,不管最后武玉杰把车票卖给了本学校同学还是卖给了北京工商管理学院的学生,他的票都是帮学生代买的,而不是倒卖车票。所以,任晓声副主任个人认为北京铁路警方对武玉杰作出刑事拘留的处罚是值得商榷的。

北京铁路公安处法制科刘警官告诉记者,从严格意义上说,只要个人之间在代买车票过程中存在获利行为,这种代买车票的行为就属于倒卖车票的行为。对这种行为的处理是依据涉案金额和获利金额来决定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兴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武玉杰的行为已经构成倒卖车票的违法行为了。因为他是以营利为目的,且倒卖车票的数量和金额比较大。虽然铁路部门的订票点也是收取5元手续费,但那是在取得合法营业资格和证件后的一种市场经营行为,应该与个人买卖车票的行为区别对待。

1月14日深夜11点30分左右,记者来到北京西站售票厅采访了几位正在排队买票的乘客,他们均认为:在春运期间,有人愿意给代买火车票,每张车票加收20元以内的劳务费还是能接受的。“从家到西站来回要坐3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车站了还得排队站半天,有时还不见得能买得上车票,要是有人给代买的话,加收5到10块钱我还是很乐意的,这样能少受很多罪。”正在排队购买火车票的刘女士告诉记者。

北航的张同学说,他们学校附近的另外一所大学里面一个食堂旁边有个订票点,那里订学生硬座票要加收10元,订学生卧铺票要加收32元,他2005年12月底的时候还去那里咨询过。昨日记者前往该订票点了解情况时,发现该订票点已经关门。

昨天,北京外国语大学的高岩同学告诉记者,像他们学校还属于很好的了,至少有老师帮忙买票,虽然也加收5元钱,但能省同学们很多事。他和部分同学因为暂时无法确定什么时间走,所以无法让老师给统一订票,最后自己去买票,结果跑了好几次火车站,几个同学轮流分时段去买都没买到票。打火车站的订票热线,结果打了十来分钟,里面一直是电脑录音,一分钟3块钱的电话费,花费了30多元电话费也没买上票,最后还是去汽车站买了长途汽车票回的家。

《国家计委、铁道部关于规范铁路客票销售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铁路运输企业设立的售票点销售铁路客票,凡送到最终订票单位、旅客的车票(指旅客已事先预订,并在旅客指定地点付款取票),送票费每张不得超过5元;铁路运输企业以外的其他社会经济组织或个体工商户经铁路主管部门(铁路局或铁路分局)批准,并在当地工商行政主管部门注册登记开办的铁路客票代理销售点,代理销售铁路客票可收取“铁路客票销售服务费”。其收费标准每张客票最高不得超过5元;

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部队、宾馆、招待所等为吸引旅客住宿,方便本系统职工出行,与铁路部门签订团体订票合同而设立的铁路合同订票单位,代旅客购买铁路客票所发生的支出应在其内部行政经费或经营成本中予以补偿,不得以任何名义在国家规定的票价外加收任何费用。

欢迎读者朋友对今天刊发的报道发表看法,同时敬请读者朋友提供身边值得关注的新闻线索,并通过华夏时报深度报道部电子邮箱:muguang@vip.sina.com告诉我们。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及原作者。联系电话:010-51311212转8045

新华网北京1月18日电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8日在禽流感防控国际筹资大会部长级会议上致辞时宣布,为支持全球禽流感防控事业,中国政府决定提供1000万美元,并迅速到位。中国还将继续通过双边途径,向周边和其他有需要的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为进一步推动全球禽流感防控合作,温家宝提出四点建议:建立全球防控合作机制;加强防控能力建设;发挥联合国和有关国际组织的作用;争取更多的资金支持。

温家宝说,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积极参与禽流感防控国际合作。中国本着“及时、公开、透明”的原则,向有关国际组织和国家通报了动物禽流感疫情和人间禽流感病例,积极主办、参加禽流感防控的一系列国际会议,向周边国家禽流感防控提供了力所能及的资金、物资和技术援助。

他说,国际社会已对禽流感防控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有关国际合作也已全面展开,并取得明显成效。但是疫情形势依然严峻,防控工作十分艰巨。我相信,通过国际社会和各位代表的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最终战胜禽流感,为人类的文明与进步做出新的贡献。

新华网1月18日电2006年1月18日上午10时,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商务部部长助理陈健介绍了2005年中国对外实施人道主义援助的情况,出席发布会的还有商务部援外司副司长赛旦霞女士。陈健回答了记者提问。

中国对外援助规模是没有确定的,每年都在变化,对未来也没有一个预计。但是,一般来说,我们在援助的总盘子里调剂解决。谢谢!

2005年中国政府对外提供紧急援助的受援国当中有美国。目前中国的人均GDP只有1000多美元,为什么中国政府还要向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提供援助呢?提供紧急的人道主义援助,不取决于它的人均GDP的差异,我们现在提供紧急人道主义援助的基本点是四点:

第一,中国政府是个负责任的大国,对世界各地发生的自然灾害都有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第二,中华民族历来是与人为善、乐善好施的,对世界各国我们都在发展着和他们的友谊,这是我们的历史传统;

第三,我们应当认识到自然灾害不只是降临在哪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是人类发展面临的共同挑战,我们都有义务去迎接这种挑战;

第四,考虑到任何国家在困难的时候确实需要大家帮助,再强大也需要别人的帮助,这次美国飓风当中已经看得出来,实际上当时的救援工作组织起来也是相当困难的。

所以,我们的帮助历来是相互的,中国在遭到困难的时候,别国也帮助我们,所以别人碰到困难,就像邻居碰到困难一样,我们也要帮助,不能因为邻居家很有钱,我们就不帮助人家了。谢谢。

中新社乌鲁木齐一月十七日电(记者汪金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十七日强调,新疆将高度重视维护稳定工作,严厉打击“三股势力”的分裂活动。

新疆人大十届四次会议今天开幕,司马义·铁力瓦尔地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三次提及将严厉打击包括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在内的“三股势力”活动,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维护社会稳定。

这位自治区主席说,多年来,新疆坚持独立自主原则,贯彻宗教信仰政策,不断推进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巩固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新型民族关系。

他表示,新疆将继续贯彻中央关于维护新疆稳定的战略决策和部署,对分裂势力坚持“主动出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的方针,始终对“三股势力”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打击、严密防范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利用非政府组织、“维权”活动、互联网、民族宗教等进行渗透破坏活动,掌握反分裂斗争的主动权。(完)

晚报讯据联合晚报报道2006年铁路春运1月14日正式启动,数以百万计的民工为了返乡度岁,动辄花上十数小时乘坐火车,在穿州过省的迢迢长路中,为免在极度挤迫的车厢中内急的尴尬,有民工准备集体穿“成人纸尿裤”坐长途火车,以防万一。

在广东顺德大良一家超市内,一名来自安徽的陈姓民工,在摆满不同规格和包装的成人纸尿裤的货架前徘徊挑选。原来,他和几名老乡每年春节回家都要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返乡度岁。

该民工解释说:“上次春节回家,火车上人挤人,连厕所都站满了人,上厕所比买火车票还难。女同志‘急’了就更难堪!”在工友的介绍下,几个同乡就委托他到超市买两包成人纸尿裤备用,以免在火车上内急时尴尬。

据说,随着春运的来临,顺德有好几家商场已将成人纸尿裤摆放在货架的显眼位置上。作者:□杨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