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大合同球员成曼城难题 媒体披露孙继海续约命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27 02:16:38

几经周折,7月8日,“性话剧”终于开始排练了,虽然资金仍没着落,但一童相信,终有一天这部话剧会与观众见面。

进入暑期,“一童热线”变得十分烫手,每天都能接听30多个电话,其中同性恋、师生恋的话题就占50%。“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会有那么多的人遭遇这样的问题。”而相对于“一童热线”的热度,“性话剧”的相关费用至今仍然是没有着落。然而一童还是充满信心,因为他的性话剧得到了艾滋病形象大使濮存昕的关注。

“我真的没想到,这个热线竟然得到了同性恋者的关注和倾诉,而且还那么多人。”一童说,在每天接到的30多个电话中,有40%的电话是有关同性恋的,有10%的电话是有关师生恋的。

这些打进一童热线的同性恋者,年龄在16岁~25岁之间,最少的人都有三年的同性恋经历了。这其中,给一童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个叫小天(化名)的16岁同性恋者。小天说,“我的父母都是高干,我是他们的独子。”他是一个早熟的孩子,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知道有关性的知识了,这也使他不敢跟异性交朋友,怕他自己担负不起那一份责任。为此,他痛苦不已,他把自己的苦恼向父母倾诉了,可换来的却是父母的不解与冷漠,“我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决。”

“面对他们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跟他们说些什么,我能做的也就是倾听他们的故事,对他们的一切给予理解。”一童说。

“我的‘性话剧’通过媒体的宣传,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这里面就有艾滋病形象大使濮存昕老师。”一童兴奋地说,为了这部话剧能够更好地普及性教育以及更加积极地宣传性与艾滋病的关系,他曾经与濮存昕老师就此通过两次电话,探讨了其中涉及的一些问题。

“濮存昕老师想看看我写的话剧,说要帮我研究一下剧本。”能得到这样的关注,让一童兴奋不已,也坚定了继续排“性话剧”的信心。(本报记者王小野金凯)

华夏经纬网8月11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昨天强调,台当局对钓鱼岛问题的立场清楚且坚定,从来没有改变,“钓鱼岛列屿的领土‘主权’当然属于台湾”。台日渔事纠纷、渔权问题与钓鱼岛“主权”争议脱钩处理,过去是这样处理,未来台当局也将秉持相同原则,继续为渔民争取最大权益。

据了解,陈水扁昨搭乘直升机抵达彭佳屿,主持“海疆屏障”揭碑仪式,他致词指出,彭佳屿与邻近的钓鱼岛互为犄角,扼控东海的大陆棚,且附近海域更为全球四大渔场之一,经济与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到彭佳屿不但要为海巡弟兄加油打气,更是为展现捍卫领土“主权”及海域疆界的意志与决心。

陈水扁表示,钓鱼岛的问题,台当局的立场与态度非常清楚且坚定,从来没有改变过,“钓鱼岛列屿的领土“主权”当然是属于我们的、属于台湾的,这一点无庸置疑”。

陈水扁说,台湾崇尚自由、民主与和平,有责任也有义务,依循国际法的规范与惯例,透过协商与谈判处理争议,而非单方面的采取任何对抗的行动。台日之间的渔事会谈已重新上轨道,透过渔事工作小组的运作,更能强化彼此的互动与沟通,相信一定有助于化解台日双方长期以来所存在的歧异与争端。

本报讯(记者张玲通讯员梅子)抚宁县一年仅16岁的少年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将一名女童强奸后,残忍地将对方掐死,又将尸体绑上石头丢进井里。近日,抚宁县人民法院以涉嫌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将这名少年凶手批捕。

7月25日19时,村民赵某发现自己4岁的女儿小艳还没回家,于是四处寻找,听说孩子下午曾经和村里16岁的少年王某一块儿玩,就来打听。王某表示和小艳玩了一会儿就分开了,也不知道小艳去向。遍寻不着孩子,赵家人无奈之下报警,王某见警车到来神色慌张,钻进附近的玉米地躲了好长时间才偷偷回到村里。因其形迹可疑,乡亲们于次日清晨将王某抓住送交公安。

公安人员一审讯,惊恐万分的王某就交代了事情的经过:25日午饭以后,他到村边的一个大水坑摸河蛤,看见小艳和几个女孩子在水里嬉戏。小艳年纪小,身上没有穿衣服,他心中便产生了邪念。随后他到自家果园摘桃子,回家路上再次从水坑经过,发现小艳还没有走,于是将她骗到邻村的树林里强奸。由于害怕小艳向家人告发他,他残忍地将小艳掐死,并用随身携带的宽胶带将她的口鼻封住,脱下自己的上衣包住尸体,又从附近找来了个旧纤维袋套上,并在袋子里放了一块大石头,最后用旧电线将口袋扎上,丢进附近的井里。

本报记者陈宇航报道昨天记者了解到,圆明园整改工作已启动,根据清华大学作的圆明园湖底防渗环评报告,圆明园部分湖底防渗膜将被拆除。随后记者在圆明园发现,圆明园内的福海已经被挡板围起来,长春园所在的湖底防渗膜已经开始拆除。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圆明园时,由于圆明园管理处自从防渗工程被叫停后一直拒绝媒体的采访,记者在圆明园侧门欲进入圆明园采访时曾经一度受阻。门口的工作人员与管理处联系后,仍然拒绝记者进入园内采访,记者不得已只好以找管理处办事为由从正门进入。

整个福海目前已被挡板包围起来,透过挡板的缝隙,记者发现,湖底有机器和工人施工的身影,里面传来机械轰鸣声。据了解,福海已谢绝游客入内。一位工作人员还向记者证实,施工项目就是拆除湖底的防渗膜。

长春园正门被挡板隔离起来,记者从旁门进入后发现,共有三四组工人忙碌着,工人们好像对记者非常提防,如果发现有人对着他们拍照,都要停下手里的活。在长春园的更远处,一台铲土机正在将湖底黏土铲成堆状,不过记者并没有发现埋在土下的防渗膜。

记者在圆明园采访时还听到一位工作人员在聊天时讲到,目前圆明园管理处已经下了通知,所有的员工都要在圆明园内湖底进行拔草工作,包括园长和主任都要参加。看来圆明园的整改已经开始了大动作。

中新网8月11日电8月7日,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发生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123名矿工被困井下,生还希望渺茫。事故原因是矿主违法违规违章经营,梅州市政府、兴宁市政府也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

据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披露,在大兴煤矿股东当中有一些当地官员,涉及到官商勾结或者以权谋私的问题。

记者黄剑在现场报道说:“现在主要查65个股东,这些股东是由什么人员构成的,据我们了解在这些股东当中有一些当地的领导或者是官员或者是公务员在里边参股入股,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就是一个官商勾结,或者是以权谋私的问题,这就属于中纪委的审查范围了。”

中新网8月10日电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旺角色情集团为逃避警方扫荡,以地下“金鱼缸”形式继续经营,更提供“一条龙”服务,以拆帐形式率“个人游北姑团”来港卖淫。

旺角警区行动主任李锦标总督察表示,两个月前接获线报,指有淫业集团转明为暗,在砵兰街及弼街两个“铁窦”开设地下金鱼缸。

旺角警区特别职务队经追查后,锁定该两个铁窦和多个卖淫场所后,昨凌晨在7名入境处人员协助下,展开“冠军”扫荡行动,先后搜查多处地点,成功捣破两个地下“金鱼缸”,共拘捕64妓女及1名持双程证马夫,其中有18名“北姑”。并检获大批避孕套、漱口水、润滑剂及针筒。

被捕“北姑”年龄由19至31岁,其中两名内地女子涉持有假证件,其它人持双程证。一名26岁内地男子,涉嫌带领“个人游北姑团”穿梭港深两地,到地下金鱼缸卖淫,而“个人游北姑团”因受证件所限,每隔1星期或1个月便要返回深圳办证,然后再以个人游来港。

本报综合消息国务院10日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了广东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透水事故的救援处理工作。捞出首具矿工遗体广东兴宁大兴煤矿10日凌晨打捞出首具矿工遗体。7日发生透水事故的大兴煤矿井下被困人员共有123人,目前抽水工作正在进行。记者从大兴煤矿抢险指挥部获悉,大兴煤矿透水事故的11名责任人已全部到案。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了广东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8月7日发生的透水事故的救援处理工作。会议决定:(一)由广东省政府负责,继续抓紧救援工作,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尽最大努力,千方百计抢救被困人员。(二)成立由国家安全生产总局、监察部、公安部、煤监局、全国总工会等部门组成的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负责查明事故原因,依法追究责任。10日下午,记者从矿难事故现场获悉,国务院已成立了“八·七”事故调查领导小组和事故调查组。两失职干部被处理事故抢救指挥部10日上午召开会议,决定对两名在事故抢救中失职的干部给予纪律处分。大兴煤矿副井值班人员石泉(罗岗镇党委委员)、曾宪基(兴宁市煤炭局干部)在8月9日晚值班期间,未能履行职责,严惩失职,造成水位情况未能按时上报,且水位上报情况不准确,决定给予纪律警告处理。

本报讯今年1月-7月,全省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贿大案件377件,渎职侵权犯罪重特大案69件。这是记者从昨天召开的全省市州院检察长座谈会上了解到的,会议通报了一些典型案件。

比较典型的案件有:原邵阳市常务副市长戴松林(副厅级)等人玩忽职守案;郴州市院查办的原市政府副市长雷渊利巨额受贿系列案;常德市查办的原市规划局一分局局长吴茂林等3人滥用职权造成桥南市场“12·14”特大火灾、损失2亿元的大案;沅江市院立案侦查的湖南省赤山监狱医院原院长邓家爱等人违法对罪犯杨术保外就医,致使其伙同他人抢劫杀死4人的特大徇私舞弊暂予监外执行案。(罗家欢苗霞颜开云)

新桂网-南国今报讯(记者杨建林通讯员何如权)一外地女孩因为天晚无法回到宿舍,就到朋友家借宿,结果却遭遇不测。近日,柳州市鱼峰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强奸罪判处被告人韦建唯有期徒刑3年。

被害人阿娇(化名)今年20岁,来宾市人,事发前在柳州市学院路一家饭店担任服务员。今年2月5日凌晨,阿娇和朋友在外面玩耍后回到饭店,发现宿舍的大门已经关闭,阿娇又不敢惊动管理人员。由于在柳州没有其他亲戚,阿娇站在黑暗中左思右想,不知该到哪里过夜。忽然,阿娇想起了租住在柳东镇静兰村的韦建唯。她和韦建唯是在朋友的聚会中认识的,此前,阿娇的女伴也有过无家可回后到韦建唯的出租房借宿的情况。

于是,阿娇来到了韦的出租房,韦建唯很高兴,主动带她出去吃了夜宵。当日凌晨1时许,两人回到房间,阿娇睡下不久,韦建唯就开始对其动手动脚。阿娇严词拒绝,但是,韦按耐不住心头的欲火,强行与阿娇发生了关系。

据北京媒体报道,北大、清华、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复旦、上海交大、同济、西安交大和哈尔滨工大等全国9所院校将试点率先实行研究生全面收费。昨日,复旦、同济校方有关负责人均对记者表示,“目前尚未接到教育部有关通知。”复旦大学有关负责人昨天表示,如果试行研究生全面收费,则2006年该校入学的研究生新生将被收取稍高于本科生的费用,并根据专业热门程度有所区别。清华大学宣传部部长周月红说,“未收到教育部门的相关批复,改革最快也得明年才能实现,不会对今年的研究生招生有任何影响。”

据悉,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试点重在收费制度改革,其核心内容是研究生(包括硕士、博士)由国家培养和自筹经费并行改为资助制,即所有研究生都要交费。收费要经国务院批准

同济大学发言人吴为民昨晚对早报记者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未接到教育部的收费通知,在未收到通知前,现阶段依然保持原有的收费制度。”吴为民还表示,若教育部要出台研究生收费改革这样重要的文件,肯定预先要经国务院批准同意。

吴为民同时表示,教育部一旦下发通知,高校可随时改变既有的研究生收费方法,并没有制度上的障碍。因为同济、复旦、交大3所高校在其2006年硕士生招生简章中,都有这样一句话:本年度若国家出台新的研究生培养办法,我校将对现行研究生录取类别、培养费及奖助学金政策等作相应调整。部分学费将返还学生

复旦有关人士介绍,如果收费,学费的一定比例需返还学生,按教育部、财政部目前的想法,今后读研究生可能像申请国外高校一样,成绩优秀可获全额奖学金,而助管、助研、助教工作也将更多地提供给研究生。

吴为民表示,在教育部未公布改革文件前,任何对研究生全面收费的传闻“只能是猜想而已”。(早报记者田青瑶俞立严吴玉蓉)

本报记者丁华艳报道昨天,卫生部发布消息称,近日沈阳市发生人间皮肤炭疽疫情,截至8月5日16时,累计报告皮肤炭疽病例12例。目前,除1人死亡外,其他11例病例全部被集中在医院隔离治疗,此次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7月29日,沈阳市卫生局报告沈阳新民市大民屯镇发生人间疑似皮肤炭疽疫情。病例分布仅局限于新民市大民屯镇相邻的两个村。经当地疾病预防控制部门流行病学调查,此次疫情所有患病者在近期均从事过牛的饲养、屠宰、剥皮、加工、运输等工作,全部患者均直接或间接接触过病死牛肉或牛皮。

截至8月5日16时,沈阳市累计报告皮肤炭疽病例12例,其中7例为确诊病例;5例为疑似病例,死亡1人。

疫情发生后,辽宁盛市卫生部门对涉及疫情的村屯开展逐门逐户反复排查。同时,在新民市实行了炭疽疫情日报告和零报告制度,当地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均开展了监测工作。疾病预防控制人员对患家进行了消毒处理,并对疫区的垃圾和全部废弃物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并广泛宣传炭疽防治知识。辽宁省和沈阳市动物防疫监督管理部门对新民市所有易感家畜进行了免疫接种,对疫区内染病的家畜捕杀后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经过当地有关部门共同努力,此次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目前11例病例全部被集中在医院隔离治疗,且病情已逐步好转。截至8月7日,新民市大民屯镇已经有7天未出现新发病例。

据悉,7月份贵州、宁夏、辽宁、吉林等省份都先后发生人间皮肤炭疽暴发疫情。卫生部要求,各地积极与农业等部门密切配合,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专家提示公众不要接触、宰杀、食用病死和不明原因死亡的牛、羊等牲畜。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8月10日播出了调查发现广东兴宁煤矿透水事故疑问重重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解说:昨天下午五点左右,兴宁大兴煤矿“8·7”特大安全生产事故抢险指挥部证实;

此次煤矿透水事故中被困矿工人数已经升至123人。这一数字比一天前增加了21人。据了解,这是抢险指挥部通过对矿工家属、矿场负责人和未在事故中被困的矿工调查发现的。新发现的这21名被困人员中,“排渣组”成员12名,“掘进组”成员9名。

在123名被困人员中,有20多人来自兴宁本地,其余主要来自湖南、江西、贵州、湖北等地,其中绝大多数是湖南人。

现场记者:这台水泵就是昨天运来的大功率水泵,它一直在进行抽水工作。现在水位已经有所下降,大概在236米左右。昨天晚上凌晨2:20分左右,在井下发现第一具遇难矿工的尸体。

解说:因为确定不了出水点,一边在排水一边仍然在渗水,排水的效果大打折扣。

事故发生后,大兴煤矿的65名管理人员不知去向,其中包括大兴煤矿主井负责人曾昌泉、主井副矿长曹汉松、副井主管曾伟平、副井矿长何云山等。

[同期声]:采访矿工及家属:抢了一个小时就跑了,水到井口就没有抢救就跑了,矿里再也没人抢救了,现在抢救的人我们都不认识。

解说:据兴宁市市委办的一位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这些离矿的管理人员是发生事故后因为害怕而逃跑的。那么他们害怕的是什么呢?

这是发生透水事故的大兴煤矿一号矿井,据专家分析,大多数被困矿工目前处于地下负440米左右的作业层面。

就在这些工人们工作的头顶上负120米到正260米的地方,是早年开采后留下的一个巨大的采空区。地下常年的渗水,逐渐填满了这个巨大的水洼,据专家的估算,里面的积水约在1500万立方米到2000万立方米之间,相当于一个中型水库。

目前调查表明,这次透水事故就是因为中间的这个隔水层被挖穿,直接酿成了悲剧。

现场记者:大家看我身后堆积如山的矿渣就可以知道大兴煤矿是一个证件不全的煤矿,而且生产规模不小。由于这个煤矿的证件不全,一直在采空区地下进行开掘,因此生产的隐患就一直存在着。

那些管理者们明明知道工人们头顶着一个1500万立方米的“大水洼”,还要求工人在底下打洞挖煤,在不具备开采条件的情况下,拿矿工们的生命作赌注去赚钱,怎么会不出事?出了事,那些管理者们又怎会不害怕?

按照有关规定,一个煤矿要具备出煤的主井、进出人的副井、以及多个通风井,这是保证安全的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但是当记者找到大兴煤矿的副井时,却看到了另外一番景象:本来是用于通风和进出人的副井也在大量出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