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进前四我没能做出贡献 为中国填补欧冠空白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20:14:42

温总理最后语重心长地勉励南开学子:“这些任务摆在我们面前都十分艰巨,需要大批的专业人才。你们既要懂得理论,更要懂得实际。而且要把理论同实际相结合。我希望学习这门课程的同学发奋努力,在学期间把学业学好,工作以后能够运用到实践当中。”

盐田港A是基金核心资产之一,2002年来演绎过翻番行情,今年3月见顶15.56元后暴跌至8.71元,后借助“6·8行情”反弹到11.90元。昨日突然跳空跌停至10.42元,成交7.1万手,换手率仅2.21%。

其成交排行榜十分引人注目,中金上海陆家嘴东路营业部、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招商证券深圳振华路营业部分居一、三、四位,这三处都是基金等机构席位集中的营业部。

兴业证券的港口分析师龙华认为,盐田港A跌停很可能与前期反弹到位有关,公司昨日公布的股东大会决议并无新意,批准了10派6.5元的分配方案。连续两年大比例派现,可能反映公司没有好项目投资,降低了公司入股盐田港三期的可能性,让人怀疑业绩高速增长的局面能否持续。

盐田港A证券事务代表证实,公司目前对盐田港三期没有计划。市场人士认为,这使先前炒作的“盐田港三期概念”破灭,于是一些机构在失望之际进行抛售。

另一暴跌主角九芝堂(资讯行情论坛)也有相似之处。该公司昨日公布了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对章程等条文进行修改。昨日该股股价大跌9.77%、成交近7万手、换手率近6%的背后,是海通证券、申银万国、国泰君安的三个机构专用席位名列成交排行前三位,国信证券北京三里河路营业部及深圳红岭中路营业部紧随其后。

海通证券中药分析师杨建弟认为,中药股前期炒作较多,近期走势多不佳。同时,九芝堂可能较难维持此前的业绩成长速度,从而遭到机构抛售。

从两公司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资料来看,盐田港A是嘉实系重仓,持有3000多万股,花旗-UBSLIMITED持925万股位居第二,博时系的基金裕元(资讯行情论坛)也榜上有名。

而九芝堂一季度最大的流通股股东正是博时系的基金裕隆(资讯行情论坛),然后海通-汇丰-MERRILLLYNCHINTERNATIONAL、申银万国-花旗-UBSLIMITED、华夏-渣打银行-INGBANKN.V三家QFII也扎堆其中。两家公司共有的流通股股东就是博时系和花旗-UBSLIMITED。海通证券的基金分析师娄静认为,近期基金仓位仍然偏重,一直在进行持仓结构调整,不排除抛售景气度下降公司股票的可能性,但整体大规模减仓的可能性较小。另有分析人士认为,博时近期在汽车股上磨刀霍霍,减持这两公司也属于正常;如果基金并非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角,那么很可能是QFII所为。

金元证券分析师宋庆东认为,宝钢昨天的走势是个不好的征兆。尽管有“禁抛令”,但一旦有风吹草动,基金为了持有人的利益,不可能不抛。目前股指很微妙,后市一旦这种现象扩散,上证指数(资讯行情论坛)将重新打响千点保卫战。

昨日,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复牌,万众瞩目。该股全天成交金额达到11.70亿元,占沪市总成交额的17.29%,创出了四年多来的历史天量。但宝钢股份当日的表现却不太令人满意,该股复牌后以5.31元高开8.59%,5.31元也就成为全天的最高价,随后快速下行,抛盘不断涌出,截止到收盘,宝钢股份涨幅仅2.86%,几乎报收于全天最低点。因此,不少投资者不禁要问:宝钢股份为什么天量下跌?这种走势透露出了怎样的市场信息?

前期配售部分的获利盘大量涌出成为宝钢量能急剧放大的重要原因。武汉新兰德认为,宝钢股份前期增发价为5.12元,向社会公众部分增发数量为20亿股,其中向机构配售部分按锁定期限不同分为A、B、C三类。目前C类投资者获配部分已经上市,考虑到本月中旬宝钢股份实施了10派3.2元的分红方案,截至6月29日收盘宝钢股份的实际价格仍在5.35元,较5.12元的增发价格已有5%左右的空间,而盘中利润空间则更大。在这种状况下,部分配售股票持有者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轻松获取不菲的收益。尤其是在前期该配售股份全部处于被套状态,被套幅度一度深达15%,再考虑到B类和A类投资者持有部分在今后几个月中将陆续上市,短线抛售压力亦不小。

受钢铁价格下跌的拖累。西南证券的罗栗认为,宝钢股份6月17日开始停牌,至本周三复牌后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期间国内钢材价格的变动太大。虽然自4月份开始钢材价格就开始见顶回落,但其走势如同股票一样,呈现逐渐加速的趋势。据商务部重要生产资料市场监测系统监测,6月份钢材价格加速下跌,上半月跌幅超过8%,而且预计后市将继续下跌。最近,关于钢材价格暴跌的现象协会及主要钢铁企业均发表了重要声明。恰恰在这个时期宝钢股份复牌,钢铁价格下跌的背景必然对宝钢股份产生负面压力。

炒新激情降温,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在股权分置改革没有正式启动之前,市场舆论形成一致看好氛围,让投资者对试点启动充满了期待。首批试点股的表现也没有让投资者失望,4只试点股票均出现涨停板向上攻击,股票市场逢新必炒的规律依然有效。而备受瞩目的宝钢股份则承受了巨大的抛售压力,收盘时涨幅仅有2.86%。因此,北京首放认为,经过第一批试点股的疯狂炒作之后,市场逐渐回归理性,不再盲目地追捧试点概念股。并且市场已经开始理性地分析试点公司所推出的方案,并以此来为试点股重新定位。

宝钢股份复牌首日的走势表明部分机构在借试点利好减仓。第二批试点当中有很多基金重仓的蓝筹股,如宝钢股份、长江电力、上港集箱、风神股份、申能股份、广州控股、苏宁电器等,其中相当数量的个股股价仍处于相对高位,早期介入的机构主力获利丰厚,在大势偏弱的背景下兑现欲望较为强烈。

宝钢股份在除权前最后一个增发含权日(4月19日)的股价是6.02元,其除权后的成本价格为5.31元。真是天大的巧合,本周三宝钢股份的最高价恰恰为开盘的5.31元。特别是宝钢股份开盘前5分钟就成交了2.77亿元,换手率高达2.816%,说明有大手笔的抛单预埋在8%的位置上。此后宝钢盘口继续显示,大单卖出远高于大单买入,部分机构资金逢高减仓的迹象较为明显。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以为,宝钢股份复牌弱势,反而还是好事。因为它能够起到倒逼非流通股东让步,进而有利于流通股东博弈的作用。

两年前开始的央行1650亿最后一次农信社援救行动已接近尾声,各地政府为此展开了达标行动。但从此之后,农信社管理权将移交到地方政府手中,也意味着地方政府以后将成为最后的埋单者。

6月,不少珠海市的教师们都从自己的校长那里收到一条指令,每人至少得掏5000元入股珠海农信社。

同样的任务也落在珠海市香洲区委机关的公务员们身上,他们在5月24日的动员会上得到了同样的消息,并被要求在6月18日之前到农信社营业网点交钱。

据说,珠海的政策是,所有吃财政饭的在编人员都得自愿入股,底线是5000元,目的是支持农信社改革。“但都是听说,没见过具体文件”。

“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这是珠海当地媒体一篇报道的标题,刊发在“关注珠海农信改革系列报道”栏目中。的确,天上确实掉下了一块价值1650亿的大馅饼,砸在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数万家农信社头上。

根据国务院2003年6月27日下发的一份《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央行将按照试点地区信用社2002年底实际资不抵债数额的50%,安排专项再贷款或发行专项中央银行票据,用于置换不良贷款。

按此计算,央行将为陆续参与试点的29个省市自治区拿出1650亿消化历史包袱,其中广东占236亿,珠海可获得15.4亿,接近全国总资金的百分之一。

这将是央行最后一次对农信社实施的救援行动,按此方案,各省级政府今后将成为农信社的最后埋单者。同时,要想获取该次被救援资格,各地农信社还将满足资本充足率【实行两级法人体制和一级法人体制的县(市)联社,申请发行票据时必须分别达到0%和2%,票据期满后申请兑付时需分别达到2%和4%】和不良贷款率(比2002年末下降50%)的规定指标。

为了获得这最后的救援资格,各地政府展开了增资扩股的达标行动,也由此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在珠海,一幅幅有两个乒乓球台大的广告牌近日出现在多个繁华地带,上面印着“珠海农信助您成功的银行”的字样;印着诱人金币的1500份海报遍布农信社各个网点,当地电视、报纸、广播开始大幅报道农信社改革,“入股农信,贷款优先,利率优先”的广告小册子在许多单位大厅里都随处可见。

与这些热闹同步升温的是一级级动员大会。3月21日,市政府召开动员大会,分区签订了责任状,随后,香洲、斗门等区分别于4月28日、5月12日、5月17日召开了各区动员会,各个机关的动员会则更是此起彼伏。

正是在这些动员会上,筹资的任务被层层分解到个人。香洲区按财政人数向各单位下达指标,要求每位机关人员必须入股5000元,以保证完成芦副区长与市政府签订的3000万元任务。而在三灶镇,1200万元的任务分解下来,每个机关人员最少要入股1万元。

这种急迫心情不难理解。对于沉疴难起的中国近4万家农信社来说,这次大规模的金融救援被普遍形容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机遇”,是它们惟一一次撇开旧账轻装上阵的机会,也带着央行“花钱买机制”的期望。

中国的农信社出现于1950年代,直到1990年代中期,随着其与农业银行脱钩,及四大行陆续退出农村市场,农信社成了农村金融的惟一支柱。但背负着“支农”的政策性目标,及行政干预等负累,农信社成了一个个亏本的银行。到2002年底为止,农村信用社贷款余额14117亿元。其中不良贷款总额5147亿元,占37%。此外还有历年亏损挂账1313亿元。资不抵债的农信社19542家,占机构总数54.98%。农村信用社的资本充足率只有2.35%,远远低于8%的正常标准。

央行的这笔资金因而被称为“救命钱”,拿到这笔钱也成为各地方政府“比首要任务还重要的任务”。

降不良贷款与提高资本充足率成为两个死命令,如果说前者只是加大农信社与司法部门内部压力的话,那么后者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总动员。

按照珠海市政府的规划,整个珠海11家原本是独立法人的农信社和1个营业部将统一成珠海农信一个法人。如果能按时筹集3.8亿股金(其中自然人须占一半),并压降不良贷款8个亿,则珠海农信不仅能得到2910万元的利息收入,而且可在两年后无偿得到15.4亿,加上减免税收以及省、市政府的配套扶持资金,总共可获近20亿元资金。

同时,如果他们继续清收不良贷款的话,每收回一分钱都可以全部归自己所有。

不过,热闹很快归于沉寂,珠海农信的咨询热线每几分钟就响一次的日子并不太久。在公务员们的议论与不安之中,增资扩股渐渐悄无声息。每周的摸底统计显示,在连续两周保持每周数千多万元的高增长后,增长曲线在上周突然掉头向下,仅仅增长500多万元。

在珠海农信一位中层看来,这种变化与个别地方政府的强制性做法有一定关系:“本来进行得很红火的,你一强制,大家反而都开始怀疑、抵触起来,听说还有人去告了状。”

“我们都不知道农信社到底怎么样,”香洲区一位公务员说,“但如果是很好的话,还用得着这样?”原本规定要缴清股金的那一天,整栋大楼的人都忐忑不安地互相打听着,壮着胆子把金额一栏空着没填的《入股意向书》交了上去,却发现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再没有人提起。

很快,一些小学校长们原本严厉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只是说交清股金的才可以评优秀教师。

珠海农信的员工们也感到了变化。6月26日,在怡华街、香华路等数个营业点,员工们都感到“这事儿好像突然冷下来了”。农信社近900名员工被要求全体入股,金额暂时未定,入股意向统计结果显示为人均2万元。一位营业员告诉记者,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回。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整整10年,但当记者问起农信社是亏是盈,她说,“我只是个营业员,怎么会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

但据记者调查,变化来自省里的态度。据说珠海农信在大张旗鼓开始系列宣传活动的同时,已将改革方案上报。原打算趁热打铁在6月份完成一级法人改革以及增资扩股以便申请票据,不料方案至今未批,他们不得不尴尬地将募股计划改为摸底,而且一摸就摸到6月底,现在还没消息。

至于省里不批的原因,员工中间流传的一种说法是一级法人产权改革出了一些问题,可能与不良资产数额有关。据记者调查,尽管自新的领导班子2000年上台后铁腕改革,经营状况一路好转,今年上半年已经扭亏为盈580多万,但多年累积的旧账依然像一座大山。

这个问题也正是农信社改革中遭遇的普遍难题。一方面是过去几十年形成的不良资产难以快速消化,一方面却又需要尽快改制成一级法人。

统一法人是平衡发展的需要。在珠海,12个下辖社发展并不平衡,5个盈利7个亏损。如果不统一法人,资金都争相流入盈利社,而亏损社则无人问津,带来的结果将是好的更好差的更差。

这一次,珠海农信决心推倒重来,原有的有独立法人资格的12家下辖社都各自清退所有老股东,以合并后成立的珠海农信所募3.8亿新股金100%作为原始股,而且以后的利润也不再进入资本金项目。这在推介入股时往往成为珠海农信着力提醒的一个卖点,他们举出的例子是同样在农信社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深发展,当时的1元股票,经过这些年的配股和分红,现在的价值是236元。

“我的股金清退出来还会再投进去的。”6月25日,在珠海市南屏镇,王波告诉记者。这位89岁的老人1954年从一个农民变为南屏农信社主任,到1980年退休前一共干了26年,曾因此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信用社现在变化太大,我已经落后了。”王波说。

不过要变成新股东看起来还需要等待,在方案未能获批之前,这场改革暂时悬在了半空之中。但是,按照国务院农信社改革要求,珠海农信作为第二批(2005年7月15日前)申请央行专项票据发行的单位,必须在2005年6月30日前完成增资扩股。

眼下,增资扩股尚未开始,连入股意向摸底结果也只有1.79亿元(截至6月24日)。这场改革将如何继续成为一个悬念。这或许是珠海从高调宣传突然变得异常低调的一个原因。6月25日,出差在外的常务副市长何宁卡在电话中一再表示“珠海农信改革跟其他地方一样,我们没什么可说的”。

其实类似的事情不仅仅发生在珠海,在河南、山东等地,农信改革陷入同样的状况之中。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农信社改革不得不成为一场这样的全民总动员?

地方财政背不动这个包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3.8亿的缺口对珠海而言并不是小数目。

金融生态是另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正是金融生态的巨大差异,使得江浙地区与其他地域的农信改革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在民间金融传统深厚的江浙一带,无论企业还是个人,普遍看好金融牌照的价值,加上许多农信社本身经营状况并不差,大小老板争相入股;而在其他更多地方,人们既对金融市场缺乏了解,又大多不信任农信社,增资扩股因而步履艰难。

无论是对农信社还是对地方政府来说,这样的方式都是一个无奈的选择。然而这样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结果?

一种结果是农信社一举撇清旧账,同时因为管理权从央行下放到省政府,经营机制逐渐恢复健康。这是因为,在以前地方政府行政干预造成的坏账是业界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珠海农信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翻开信贷记录本就能看到,整页整页的不良资产都是贷给乡镇企业的。”

不过,与这种美好结局刚好相反的另一种可能是,农信社依然是一个无底洞。“改革只不过填掉了过去的大黑洞,但是谁知道以后新的洞还会不会出现呢?”珠海农信一位人士说。

他作出如此判断的理由有两个,一是股权结构高度分散(按《农村合作银行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单个自然人持股不得超过股本总额的5‰,法人不得超过5%,自然人持股总额不得少于总股本的50%),二是行政编制的传统用人机制依然无法改变,编制以外的人员据说只能以“个”为单位来计算。

在前央行研究局专家、现招商银行研究员陆磊看来,一旦央行“花钱买机制”的改革初衷被现实所扭曲,农信社的内部控制难以避免,监管就成为关键。“这要通过利益分割来实现,”陆磊说,“毕竟央行已经撒手,地方政府必须自己负责。”

晨报讯(记者李若愚)在银监会最近召开的主席会议上,贯彻落实《国家金融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成为一个重要议题,这也是银监会首次披露国务院已印发该预案。

“这个预案应该是《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的一个组成部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应急管理研究中心顾林生研究员昨日向记者介绍。

顾林生指出,我国已发生过金融突发事件,如江浙地下钱庄的倒闭。去年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王国刚和研究员易宪容就撰文呼吁建立金融突发事件应急机制,但到目前为止,仅海南省等少数省市出台了相关预案。

易宪容昨日解释称,金融突发事件包括银行挤兑、股市暴跌、金融机构倒闭、境外金融冲击、金融危机等情况。他特别提到,美国“9·11”等突发事件也能给金融系统造成巨大冲击,而该事件正显示了应急机制的重要性。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