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不满美日大退步拟单独提议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1:19:40

体育讯在吉拉迪诺转会的问题上,AC米兰遇到了一些波折,双方在价格、时间上均有一些分歧,吉拉迪诺的经纪人博内托也开始敦促AC米兰:“他希望留在意大利,首选也是AC米兰,他希望尽快决定自己的未来。”不过,现在这一切问题也许会迎刃而解,而解开难关的人仍是已经从AC米兰俱乐部主席位子上退下来的贝鲁斯科尼。

《意大利体育》乐观地表示,“事情有可能在一周之内完全解决。”但显然这一估计太过乐观了,不过目前的情况比一周之前好了很多,据《意大利体育》报道,上周六,加利亚尼与贝鲁斯科尼有过一次会面,并向他谈及了引进吉落迪诺的重要性,而贝鲁斯科尼终于同意从个人腰包中掏出一部分资金,来解决一切问题。这不禁让人想起在切尔西想要引进吉拉迪诺的消息刚刚传出之后,加利亚尼曾经说过:“我将与贝鲁斯科尼共进晚餐,让他确信得投入资金才能打造一支胜利的球队。”

实际上,在AC米兰的历史上,贝鲁斯科尼亲自介入的转会屡见不鲜,当年的乔治-维阿就是贝鲁斯科尼自己掏腰包引进的,而当年鲁伊-科斯塔在离开佛罗伦萨尚未决定自己未来的时候,贝鲁斯科尼的一个电话,最终确定了葡萄牙人的去向。

《意大利体育》算了一笔帐,吉拉迪诺拿到的是一份年薪递增的合同,平均为300万欧元一年,合同为5年期,而帕尔马为吉拉迪诺开出的身价为3500万欧元,这也意味着,这是一笔价值达到了5000万欧元的转会。不过对于贝鲁斯科尼的菲宁维斯特公司,这是一笔可以承担的费用,在2003年,菲宁维斯特公司曾经掏了6000万欧元来填补AC米兰因为冠军杯夺冠发给队内球员的奖金,以及队内工资数额的增长,和其他一些费用而带来的赤字。

与此同时,还有消息称,AC米兰和帕尔马在“电话还价”中进一步接近了,帕尔马方面已经同意将吉拉迪诺的价格降到3100万欧元,而加利亚尼的出价已经上涨到了2800万欧元。当然,这一说法显然存在一定的水分,关于价格的说法传言太多,而如果价格的谈判顺利的话,加利亚尼也不会求助于贝鲁斯科尼了。

体育讯NBA选中的国际球员中,大个子球员占据了很大比例,由于NBA近年缺乏出色的中锋,他们更多的将眼光投到外籍球员身上。但这并不意味着NBA就是外籍大个子们的天堂,在“每个人都是天才(杰夫-范甘迪语)”的NBA,外籍球员想得到重用并非易事。

在北京时间6月14日的赛前采访中,活塞主帅老布朗的一席话便揭开了队中二年级“榜眼秀”米利西奇的伤疤。

“我拥有一位年仅19岁的孩子(米利西奇)。上个赛季的中期,他的目标是‘我想打球’。到了现在,我们已经在第二年赛季的末期了,他的第一目标还是‘我想要打球’。”布朗说,“我不是说他的目标错了,但是我觉得,你必须要对自己的目标有一个清楚的认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停止,并要不停的进步。”

从布朗的话中,不难看出米利西奇这位当年被媒体捧为“塞黑天才”、“诺维茨基二世”的塞黑大个子已经很难在活塞队迎来出头之日。

记者随后采访了米利西奇,记者问米利西奇是不是感觉已经被活塞队遗忘了。米利西奇无奈地表示:“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还在这儿。”

随后他重申了他对布朗批评他的那些事情已经失去了耐心。米利西奇表示:“第一年坐在板凳上观看和学习非常不错,但是我的第二年似乎是丢失了。对于我来说,我知道进步的最好方法就是上场比赛。我知道自己能够上场比赛,但是我真的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等待的原因,但是我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

谈到布朗到底都对他说了一些什么时。米利西奇摇摇头:“没有说太多。就像其他人和我说的一样,保持自己的耐心,等待并全力比赛。这就是我每天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变化。”

之前有一种说法,像米利西奇这样的年轻球员最好就是先去次一级的联盟比赛。米利西奇嘲笑了这种说法,他表示:“绝对不,我肯定不会去那儿比赛,我肯定不会。因为我是从一个比那些联赛出色的多的联盟来得。我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就是我的感觉。我宁可回家,也不愿意去那些次级联盟比赛。”

看来,在NBA这个大环境中,国际球员中的大个子要想真正的占据一席之地还真是难上加难。要知道,米利西奇可是前年的新秀榜眼,在NBA历史上,能成为新秀前三名的球员一般从进入NBA开始就会成为球队的重点培养对象,像姚明那一届的榜眼秀杰伊-威廉姆斯那样出车祸而黯然离开的例子纯属意外,像夸梅-布朗这样的“水货状元”毕竟也有过短暂的风光,而像米利西奇这样进入NBA后整整两年都被球队束之高阁的情况实在是少见,和他同一届的詹姆斯、韦德等已经成为联盟中的大牌球星,波什、安东尼等也已经成为球队的老大级人物,而米利西奇却还在为正儿八经的替补上场时间而苦苦等待。究其原因,除了活塞队内线拥有两位华莱士这样的顶尖球员这个因素外,米利西奇身为外籍大个子球员与NBA风格的差异应该是主要的原因。

这和NBA以世界第一自居的态度是分不开的,国际球员(邓肯、奥拉朱旺这样的伪国际球员不在此列)从一开始进入NBA时就被认为无法适应NBA的节奏和风格,高顺位的本土新秀一进入球队就有可能得到主力位置,甚至成为球队打造阵容的核心,即使他们可能最终失败,但至少球队毫不吝啬给他们提供证明自己的机会。

相比之下,国际球员的日子就难过的多了,想得到同样的待遇,除非真的拥有“人无我有”的独门本领,否则基本没有可能。想想帕克、吉诺比利现在风光无比,但想当年,在帮助马刺夺冠后帕克还面临着可能因为马刺挖来基德而失宠的危险,吉诺比利也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磨炼才坐稳了主力位置。

再看看咱们中国的三大中锋,王治郅、巴特尔在NBA混了几年也得不到多少表现时间,巴特尔甚至只能去打NBDL,很多偏激的球迷甚至以此嘲笑大巴和大郅,但对比一下贵为榜眼秀、来自世界篮球强国塞黑的米利西奇,大家就可以理解大巴和大郅的境遇了。

至于姚明,做为2002年的状元秀,姚明至少到目前为止都可以说是近几年比较成功一位新秀以及一位非常成功的外籍球员。姚明从新秀赛季第11场开始便牢牢占据了火箭队首发中锋的位置,到现在成为火箭队“不惜代价也要留住”的续约重点,姚明可以说靠自己的身高、实力和适应能力迅速赢得了在火箭队中地位,也赢得了NBA的普遍认可和尊重。尽管姚明确实有种种不足,甚至有时表现还不如穆大叔,但比较一下“苦命”的米利西奇今时今日的举步为艰,我们还是应该为姚明取得的成功赞一声好。

新华社专电泰国总理他信·西那瓦乘坐一架直升机13日在北部地区遭遇暴雨。由于雷达导航系统失灵,飞机在燃油几乎耗尽前才降落,所幸他信安然无恙。不过,他信的行程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而是继续进行视察。

他信13日乘坐一架警用直升机从泰北最大城市清迈出发,前往约100公里外的帕尧府清堪县视察。飞行途中,直升机雷达系统突然失灵,飞行员无法辨认目的地机场,飞机在空中毫无目标地盘旋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飞机在帕尧府另一座机场紧急降落,此时机上所剩的燃油已经不多。

随后,他信换乘一架军用直升机,前往当地一座村庄。抵达后,他信对迎候的200多名村民表示歉意:“我对迟到表示抱歉。因为雷达不工作,(所以)我们在空中迷失了方向。”

张军的名字总是跟高崚出现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是两届奥运会的混双冠军。去年的雅典奥运会上,在很多个令人感动得流泪的画面中,我还清楚地记得,张军和高崚最后艰难地取胜之后,胖胖的张军一下子仰天躺在地板上,高崚走过去开心地拍他的肚子,一下一下的,这是对场上的欢喜冤家。信报记者孙京龙/摄几天前在天坛公寓旁边的咖啡厅,张军坐在我对面向我讲述我们大多数人并不了解的、他的“真名天女”胡妮。他说,胡妮与高崚的性格在很多方面挺像的,比较热心、比较情绪化,与他的性格有些互补。“生气吵架的时候有吗?”“当然有,她也是比较情绪化的,有的时候还喜欢钻牛角尖。”“每次都是你主动低头认错吗?”“这个是肯定的,连高崚我都主动了,何况是对我女朋友。”他嘿嘿笑了。

张军一本正经地向我“背诵”中国羽毛球队近期的安排和比赛,聊天开始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他表情和语气都挺严肃,所以我们的话题也只能从严肃一点的开始。

张军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曾经很想做一名军人,这个愿望落空之后,他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所以给他取名叫“张军”。结果张军并没有帮助父亲圆了当兵的梦,却了却了父亲的另一个心愿,当了一名运动员。

喜欢体育的父亲先送张军去练体操,“只去了一天,也不能说练过,我妈一看觉得特别苦,就不让我去了。”结束了一天的“体操生涯”之后,张军又练了一个礼拜游泳,冬天的苏州室内没有暖气,水也是冰凉冰凉的,小张军一被扔到水里就拼命往岸上爬,结果去了一个星期就生病了,“游泳生涯”也就此结束。再后来,张军练了10个月的武术,第一期训练班结束后,张军回家等通知,结果正好赶上家里搬家,第二期训练的通知寄到了原来的地址,张军没有收到,以为自己被淘汰了,也就这么终结了“武术生涯”。其实,能进入第二期训练班,已经说明当时的张军也是个武术高手了。

而练上羽毛球也是纯属巧合,当时业余体校的教练到张军的学校挑人,由于当时江苏省两名非常著名的羽毛球选手杨阳、赵剑华都是左撇子,教练就挑中了同样是左撇子的张军。年少时的一些趣事已经让张军轻松起来了,他说当年练羽毛球就是觉得有那么多小孩可以跟自己玩,很有趣,等后来真正发现苦的时候,已经上“贼船”了。

15岁刚刚进入省体工队一队的时候,张军发现自己跑步一直跟不上队友,跑得快的人能把他甩开两三圈,教练还以为他故意偷懒。

经过检查之后,教练发现张军有心脏早搏的症状,江苏省队科研所在观察了张军一段时间之后,建议张军不要再打羽毛球了,但建议只是跟张军父母提的,并没有让张军知道。张军的父亲张家骆却非常坚定地让张军打下去,“我和他妈妈身体都特别好,我觉得他不会有什么病的。”张军的父亲一直都认为,是因为张军的体重问题,才使心脏的负担大了一些。

对这一切都不知情的张军在快进入国家队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件事,而后来进入国家队之后,这个症状就逐渐好了,“也可能是它潜伏了,也可能是彻底好了。”张军说,总之这个当年险些影响他运动生命的心脏早搏就这么不治而愈了,也幸亏,父亲当年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对张军的采访,话题不能不提到高崚。张军曾经是男双运动员,后来开始专攻混双,张军说,打混双和男双的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混双对于男运动员来说,跑动的范围更大,需要承担的压力和责任也更多,脑筋要更活一些。

“我觉得高崚的性格与我女朋友有点像,都比较细心吧。”张军思索了一下说。乐观细心的高崚跟张军搭档了这么多年,生气闹别扭也是不可避免的。

有一次在马来西亚训练的时候,一个球落在前场和中场之间,高崚认为应该张军上来打,张军认为应该高崚接,两人为了一个球争了十几分钟,互不想让。训练结束之后,张军想了想,觉得男人还是应该大度一点,就买了一瓶饮料给高崚喝,还说“场上归场上,场下归场下嘛。”而高崚也马上咧嘴一笑,没事了。

两人闹别扭的时候其实并不多,但有的时候,这种火药味还是会延伸到比赛中。2000年的一次比赛,张军高崚跟一对德国选手打,张军主张不要起球,争取抢攻,而高崚则认为对方心理上比较惧怕他们,应该控制后场。两人互不相让,最后就各自打各自的,也幸亏对手实力较弱,最后还是顺利地赢了下来。不过在关键场次上,张军和高崚从来没有闹过别扭,每次都是在场下就想好怎么打,取得共识后再上场。

可能是由于性格原因,张军在球场上比较容易急,高崚则稳一些,她有时候会压一压张军,说:“没关系,先把球打起来再说。”

在已经夺得的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冠军当中,悉尼奥运会的冠军,是令张军印象最为深刻和难忘的。

那个时候,张军高崚只是世界排名前八名的一对选手,并不是大热门。八进四的比赛中,张军高崚战胜了韩国名将金东文罗景民,那一场比赛国内并没有转播,张军的父亲还是看了第二天的报纸才知道的,父亲当时飞快地跑到张军的启蒙教练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在他们看来,战胜了金东文罗景民之后,张军高崚真的有可能把这个冠军拿下来了。

决赛中的对手是一对印尼选手,张军说,那个时候,两个人还真是有点想法了,但很快,第一局九分钟就败下阵来,1比15,对方真的是发挥到极致了。第二局开始,张军高崚反而放开了,打着打着就赢了一局,再打着打着就赢了第三局。

奥运会夺冠之后,张军高崚一滴眼泪都没掉,开心得像个孩子,“我们根本就没觉得拿了一个奥运冠军,当时好像就感觉是拿到了一个什么公开赛冠军一样。”张军笑称,自己当时“被胜利冲昏了头”,只知道开心,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年受了多少苦,让自己有机会流泪什么的。

从悉尼到雅典,张军高崚已经从当年的一对普通选手变成了名将,如果说悉尼奥运会算得上爆冷夺冠的话,雅典奥运会夺金则多少有些顺理成章了,但没想到,雅典的决赛,让张军高崚出了一身冷汗。

决赛的一对英国对手在平时的比赛中对张军高崚的胜率非常低,第一局又是一个15比1,张军高崚赢得非常顺利。但没想到第二局对方调整了战术赢了下来,张军说,这时,他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四年前的情景,我们在第一局仅得了一分的情况下上演大逆转,比分和情况都是那么接近,只是自己的角色已经换位了,“我当时就想,是不是四年前那个冠军就不该我拿,这一次该我拿了,又不给我了。”

这种想法一直在脑海里转来转去,张军高崚的比分也开始一直落后。而这个时候,沉稳的高崚说:“没关系,反正奥运冠军我们也拿到了,就算输了又能怎么样。”张军也在心里告诉自己,比赛还没有结束,干吗一直想着四年前的事情呢?在外人看来只是一场激烈紧张的夺冠赛,而对于张军高崚来说,却经历了一个毕生难忘的艰难的心理历程,最后放开手脚的两人有惊无险地蝉联了奥运会冠军。

“像我们这种年纪大的运动员最害怕的就是停了一段时间再来恢复。”奥运会之后,由于伤病和一些活动的影响,张军的训练并不系统,也造成了苏杯之前的一些比赛的状态并不是很理想,人们甚至在怀疑苏杯的首发,高崚会不会换一个搭档,但张军在比赛中的表现还是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在中国羽毛球队现役国手中,张军是男队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但在退役的问题上,他并没有像其他老将那样给出一个明确的期限,“今年的世锦赛是最近的一个任务,还有十运会,这些都是我肯定要打的,其他的东西要等全运会结束之后才会考虑。”张军说,到2008年太漫长了,还有三年的时间,他并不能保证到时候自己会是一个什么状态,只能一年一年地看了,所以,他没有什么具体的退役计划,“到时候看状态吧,如果这一年决定打了,就一定会把一年都打满。”

在张军看来,一个运动员是否退役的两个最主要的决定因素,一个是伤病,另一个就是对未来的考量和打算,“伤病方面目前来看我自己还是可以克服的”,张军说,即便以后退役了,自己也不会远离羽毛球、远离体育圈,“这么多年了,对羽毛球有了很深的感情。”

从1999年就开始在上海交大挂名的张军所学的专业是国际金融管理,但由于这些年来忙于训练和赛事,他还没有很系统地学习过,“念书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因为我们当运动员的这些年也没有什么机会念书。”张军说,学管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今后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大一些。

有关爱情这部分的讯息我更多的是从胡妮嘴里得到的,因为张军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想“蒙混过关”、“避重就轻”。

胡妮的老家在山西太原,到了江苏队后,母亲告诉她不要在江苏找男朋友,退役后要回太原,文静又听话的胡妮平时甚至很少跟男生说话,而她不知道,张军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注意她了。去年,雅典的餐厅里,张军和女友胡妮很快乐。(图片为张军提供)

1997年八运会前夕,胡妮落选了参加八运会的阵容,一个人在异地他乡,觉得非常郁闷,父母甚至劝她回太原算了,而这时从国家二队回江苏备战全运会的张军就经常拉着一大帮朋友约胡妮出去玩。由于心理压力太大,晚上经常失眠的胡妮咳嗽得嗓子都哑了,细心的张军马上去开了两盒草珊瑚含片,让一名小队员送到了胡妮的房间,自己训练一结束就跑去看她。“那个时候所有人都顾着全运会,哪有人理我啊,所以那个时候特别感动。”

后来,胡妮把张军的照片给父母看,“我爸爸还通过电视转播看他的比赛,告诉我挺喜欢他的。”

而对于这一段回忆,张军说:“当时肯定是我比较主动啊,因为我是男的嘛。”

胡妮说,写信是她与张军之间比较传统的一个交流方式;张军说,胡妮为他做的令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两届奥运会陪伴他的六封“锦囊妙计”。

爱情开始了,但大多数时间都是胡妮在南京,张军在北京,两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也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地变得现代化起来。开始是写信,后来是打电话,寻呼机、手机,到现在的小灵通,张军用手从桌面比着大约30厘米的高度说:“那个时候的电话卡,摞起来有这么厚呢。”

2000年,张军第一次踏上了奥运会的征程,而胡妮却在最后一刻落选了,临行前,胡妮寄给了张军一个大信封,并且告诉他,里面的每一个小信封上面,都写着什么时候拆开这封信的字样,一定要按照信封写好的时间再拆。上了飞机之后,张军打开了第一个信封,如今坐在咖啡厅的张军仍然能流利地复述信上的内容:“现在飞机起飞了,你已经踏上了第一次奥运会的征程,天空黑漆漆的,睡得着就睡一会儿,睡不着就好好闭目养神,我与你同在……”张军一边说一边笑了。后面的信封还有进入大运村之后拆的、第一场比赛之前拆的、最关键场次之前拆的、赢得关键场次之后拆的等等。但是悉尼奥运会上大概很少有人能想到张军和高崚会最终夺冠,甚至连胡妮都没想到,所以“锦囊妙计”中只有关键场次前看的信,却没有半决赛、决赛前看的信。“当时八进四的时候我就觉得是关键场次了,就把那封信看了,后来半决赛、决赛的时候只能重复使用那封信了。”张军笑着说。

后来,我问胡妮她是如何想到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给恋人鼓励的,她说:“因为我不在他身边,我觉得遇到什么事情,看到我的信他觉得踏实,我也踏实。”去年的雅典奥运会,胡妮原本不想写了,因为她自己也要去雅典,但算了一下时间,胡妮到雅典的那天正是混双决赛的时候,所以她又写了六封信,这一次有了“半决赛前拆”和“决赛前拆”的信封,还多加了一个“心理调节手册”,胡妮把自己平时在队里接受心理辅导时的一些问题收集起来,让张军在紧张或者压力大的时候调节一下。

雅典奥运会夺冠之后的张军可以轻松放心地去给女友助威了,但是他却在看台上睡着了。

中国队出场之后,张军还兴奋地挥舞着五星红旗加油助威了一番,但过了一会儿,前几天比赛劳累的他很快睡着了。“花样游泳的音乐太好听了,太阳光晒得人懒洋洋的,而且中国队是第一个出场的,看中国队,在那么好听的音乐声中,是很容易睡着的。”中国花游在雅典取得了第六名,这也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和胡妮有可能在明年结婚,“今年嘛,主要是全运会年,时间比较紧,而且不是有种说法今年是寡妇年吗?”张军笑着说,他们的婚礼应该会在苏州办,因为那边有很多亲戚朋友,但今后将家安在哪里,还没有好好地想过,苏州,南京,北京,都有可能吧。“蜜月我们很想去欧洲玩玩,虽然以前比赛的时候也会经常去,但那都是去比赛的,比赛一结束就走了,从来没有好好玩过。”相恋八年,张军和胡妮的惟一一次旅行就是有一年冬天去哈尔滨玩。

胡妮的声音从遥远的电话那端传来,声音很幸福,软软的、甜甜的。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谈起自己的男友,她没有想象中的局促,尽管张军的小灵通信号时而很弱,但我们的谈话也仍然愉快得像老朋友聊天一样。

“他比较细心,不单单是对我,对朋友、教练、父母都特别好,是一个很懂事的人,就连我的教练和朋友都对他评价特别高。”话匣子一打开,胡妮不忘先表扬男友几句。

不管大事小事,张军都是胡妮最坚强的靠山,就像这几天,胡妮身体不舒服总是咳嗽,张军就将雪梨、川贝和燕窝放在一起炖好了端到女友的宿舍,“他自己炖的啊?”我听了颇有些吃惊。“对啊,他平时有空的时候挺喜欢做做饭什么的,他炒的菜还很好吃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