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档案显示日本趁韩国战争挑起独岛争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2:46:19

2003年度《中国军力报告》洋洋洒洒94页,专家们到底是根据什么来撰写的呢?

史国力在电子邮件中回答这一问题时说:“我不能肯定地说报告基于纯粹的事实。我们所做的是,努力分清哪些在我们眼里是事实,哪些仅是观点。由于所掌握的都是公共来源的信息(我们没有权限接触美国政府搜集的相关情报),因此,我们尽量避免在报告中陈述具体数字或明确的结论。考虑到报告撰写组的专业能力,我们相信,报告中对总趋势的分析是正确的。”

在采访中,这位前《中国军力报告》的主笔一再表现出他的谨慎和对这个问题的关心。在7月6日记者再次通过电话进行采访时,他再次重复了这段话。

此外,对于国防部版和对外关系委员会版《中国军力报告》的异同,史国力说,两者相似之处在于,都表达了美国对台海可能发生冲突的担忧;不同之处可能是在措词上有差别。

(2004年度美国《中国军力报告》的推迟出台,似乎引起了不同于以往的关注。其中是否有不同凡响的深刻原因?国内媒体对这一问题的诸多解读是否符合实情?最终将出台的报告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秦轩采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

第一个争议,可能就像美国兰德公司和《华盛顿时报》所说,五角大楼夸大了中国的军力,掀起新一轮“中国威胁论”;而白宫、国会等不完全同意前者的评估,认为美国在很多国际问题上还需要中国的合作。

第二,可能是报告对中国的定位引起了争议——现有报告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只代表国防部一部分人敌视中国的观点,但这遭到了另一部分人的质疑。

我个人认为可能还存在另外一个争议。据透露,报告认为“中国大陆两天就能拿下台湾”。这一结论将对美国干预台海问题的政治基础形成挑战。美国提出,在台海问题上美军若对中国构成有效遏制,需要2个航母战斗群和两个星期的反应时间;而要维持比较大的优势,则需要6个航目战斗群和至少3个月到半年的准备期。这份报告“大陆两天拿下台湾”的结论,反过来给未来的美国决策层造成困难——如果中国大陆真有这种能力,那么美国军队还未介入战事,战争就结束了。如此严重的问题,美国自然要认真研究。

对中国来说,五角大楼抛出“中国军事威胁论”反倒是一个机会,可以借机把自己的合理安全关注讲出来。但同时,中国应澄清被夸大了的问题,还要应对美国的冷战心态,此外还要注意“美国中心论”。

从2001年开始,美国的《中国军力报告》一般都推迟2-3个月公布。因此,今年这份报告推迟公布的情况,仍在正常时间范围之内。国内一些媒体对此作出颇多解读,是因为不了解美国此类问题的操作程序。

按照程序,如果报告内容有争议,需要重新评估,五角大楼须将报告转到美国相关部门,进行跨部门的讨论。若五角大楼的对华政策与国会的政策有差异,报告应送交美国中央情报局、商务部和国务院等部门共同进行研讨。而事实上,目前仍旧是五角大楼自己在那里斟酌掂量。从这一点讲,此次报告推迟公布,看不出有什么玄机或内幕。

报告推迟公布的原因是什么?据我了解,一是对于报告所涉及的中国军力发展意图、军力发展基本原则、军力结构等内容,目前五角大楼内部仍有争议。另一方面,这些内容是根据情报来确定的,而五角大楼在情报确认和取证方面还存在缺陷。

二是如何给一些问题定性,五角大楼内部也有分歧。如果这份报告一味延续“中国军事威胁论”的主题,不仅了无新意,也难以说服国会。所以,报告是否需要补充一些新的内容和措辞,现在看来五角大楼也在掂量。但我认为,这主要还是技术处理问题,而非政治问题。

昨日本报报道了打工仔阿星5年来一直努力挣扎不加入“砍手党”却杀了人,他和那些砍手党们都来自贫穷的乡村,说起杀人阿星很冷静甚至微笑,他说已经看惯了同伴的行为,他说,“一不小心,我和他们一样了”。2003年下半年至2004年上半年,深圳“砍手党”曾在公明猖獗一时。该团伙三名核心头目因拒捕相继被击毙后,“砍手党”开始散伙,今年以来,公明区域的犯罪率因此陡然下降了50%。“砍手党”是如何形成的?他们为何走上犯罪的道路?他们的现状如何?记者就此进行了再调查。

13年前,阿星的父亲李国亲就来到了深圳打工,“我算是较早一批来深圳打工的广西天等县上映乡人。”阿星的父亲说,他们大多在公明、松岗、沙井一带打工,“公明更集中一些,因为这样大家可以相互照应”。

阿星在公明打工的姑父,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上映乡的杨先生,来深圳5年。他说,大量的老乡选择到深圳打工,与当地的贫穷有直接关系,“家里种地不值钱”,乡里青壮年劳动力大都选择到公明找工作,“其中包括了一些过早辍学的十五六岁孩子,他们大多因为家里没钱供上学,另外一部分是读书读不下去”。

他说,在公明街道办打工的老乡他比较熟悉,对于“犯事”的老乡,“我们年长的上映乡人,也经常谈这些不争气的老乡,但也很无奈”。

这些过早辍学的十五六岁老乡到公明找工作,但劳动部门规定工厂只能接收18岁以上的劳动力,加上一部分“小老乡”“没有身份证,文化又低,名字都不会写”,工厂将他们挡在了门外。另外,还有一部分“小老乡”则是认为工厂上班太辛苦,来钱慢,不愿到工厂上班。

于是,来公明找工作的老乡随后分流成了两个“分支”。除一些稍微有些文化,或是有假身份证的“小老乡”得以进入工厂上班外,“另外近一半的‘小老乡’,就在公明玩”,“所谓的‘玩’就是在公明混,大约有两三百人”。为了生存下去,这些人偷和抢。

2003年上半年,在公明区域很有号召力的天等县上映乡一许姓男子,“摇旗呐喊”后,这些“小老乡”开始汇集在其手下,逐渐形成了一个犯罪团伙。

2004年阿星曾为这些人煮过四五个月的饭。前日,阿星自首时曾回忆说,“这个老大很讲义气,喝香吃辣的都有‘小老乡’的份,所以很多找不到工作或没有工作的‘小老乡’,都投靠到他手下”。

这些“小老乡”开始在许某的指挥下,在公明区域大肆抢劫,遇到事主反抗,就将对方砍伤,甚至砍断对方的手脚,“这些老乡因此背上了‘砍手党’的恶名”。

昨日,多次参与打击“砍手党”,熟悉“砍手党”犯罪团伙的公明派出所刘警长介绍说,他们抓回来的很多“砍手党”成员都很年轻,“他们在老家都没有前科记录,但到这边后就变坏了”,这些“砍手党”,“很多都只上过两三年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有的甚至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绰号”。

“但就是这些‘孩子’,作案手段却很残忍,往往先伤人再抢!”昨日,刘警长说,这些“砍手党”成员主要在15岁到25岁之间,但“砍手党”成员和其他抢劫的犯罪嫌疑人不一样,绝大多数先是将事主砍伤后,再抢走事主的财物,作案手段非常凶残。

2003年下半年,“砍手党”在公明区域作案频繁,异常猖狂,“派出所曾做过简单统计,发现当年公明发生的80%的案子,都与‘砍手党’有关”。“我们每次出去抓捕后,10分钟内一定要撤离现场,我们担心他们召集起来报复”。

这些散伙的砍手党成员散伙后去了哪里呢?阿星的姑父说,其中一部分砍手党成员开始进入工厂安分上班,但另外一部分因为文化太低,工厂不愿意接收外,则选择回天等县老家挖锰矿去了。

刘警官不无担忧地说,其中少部分不愿打工的“砍手党”成员,后来流窜到东莞等其他珠三角城市,“他们依然会危害这些城市居民的安全,要彻底杜绝他们再犯罪和避免天等县上映乡即将走上社会的青年犯罪,这已不是警方力所能及的事情,这需要很多部门的努力,甚至是整个社会大环境的变化……”

穿过洒落着香纸灰的天井,记者找到了郑炳荣的家,他的牌位竖立在大堂中间。7月7日夜,一直拒绝加入“砍手党”的阿星在距此处不远的工厂宿舍里捅死了他。上大学刚放暑假回家的大女儿,就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躺在了血泊中,至今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怎么会杀死我爸爸,又没有什么仇!”小女儿郑爱璇说,她也和妹妹一样,想不通!据了解,郑爱璇读完中学就在村里的工厂上班,她和父亲的工作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郑炳荣还有一个大女儿,现在汕头读大学,妈妈主要在家里做点家务。

郑爱璇说,她以前中午和晚上都会到爸爸上班的厂里吃饭,所以她对杀死父亲的阿星也是有一些印象的,“阿星来厂都不到一年,平时跟我爸也是有说有笑的,即使有意见也都只是工作上的,何必要对我爸爸下毒手呢?”

据了解,则凯织袋厂的老板和他们家是远方亲戚。郑爱璇回忆说,阿星是前几天主动提出要辞工的,当时老板也已经答应了,在辞工过程中,她爸爸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至于阿星是否有部分工资被扣押,也根本不关她爸爸的事情,因为这些都是由老板来决定的,所以她觉得阿星是错怪爸爸了。

“现在爸爸死了,家里只剩下3个女人,我都不敢想今后该怎么办。”郑爱璇说:“对阿星恨也没有用,父亲都已经死了,我相信政府会公正处理的!

新华网杭州7月13日电(方列、王亮)杭州西湖著名景点断桥附近7月13日清晨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丰田轿车冲撞上人行道后当场造成2死8伤。

事故发生后,交警和120急救部门很快赶到现场,火速将伤员送医院抢救。目前,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中国台湾网7月13日消息台湾枪击要犯张锡铭今天清晨在台中县中枪落网,目前已被送往医院急救。

据台媒报道,这几天,张锡铭都在南投、沙鹿一带活动,打算在台岛中部再次犯案,并锁定一位电子游戏业者。但消息走露,警方早已布线,13日早在沙鹿与张锡铭正面发生枪战,张锡铭身中十枪。(言恒)

本报讯(记者王嵬)丰台区太平桥小区内一位中年男子,因与家人不和,自今年3月以来一直负气住在楼道内。近日酷暑难耐,这名男子时常在楼道内裸睡,让上下楼的女邻居十分尴尬。

前晚10点,记者来到太平桥小区,根据居民的指引,找到这名男子所在的一栋六层楼房,记者沿着楼梯向上走,看到四层与五层之间的楼梯拐弯处躺着一个中年男子。他身无寸缕,躺在一条军绿色的褥子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男子占据了拐弯处四分之三的空间,上楼只能侧着身子慢慢挪过去。楼里的一位居民说,该男子以前的家就在五层,原来是一家三口,后来男子与妻子离婚,但双方还住在一起。今年3月间,男子忽然从家中搬到楼道内,躺在拐角处,铺上铺盖,另立门户。上下楼的邻居虽觉得奇怪,但也容忍了,晚上上楼看到他躺着还会和他打个招呼。

入夏后,天气渐渐变热,男子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直到上个月的一天,他竟然赤身裸体躺在了楼道内。这一来,住在五层、六层的其他居民就倒霉了,尤其是6层有两位年轻女士,还都是上晚班,自从男子彻底脱光后,她们俩就没有单独上过楼,都要由家人下楼接。知情者说,男子在这楼里住了十多年了,和邻里关系都不差,因为裸睡的事情,数位老邻居都劝过他,要他起码穿条内裤,他开始还听劝,但在一个星期前,他和一位劝他的邻居大吵之后就彻底地天天裸睡了。邻居们找到他前妻和儿子,但他前妻和儿子也对此无能为力。

昨天下午,太平桥中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男子是他们社区内的老大难。他平日在小区外摆个修车的摊子谋生,天气不好没法出摊时,他往往提着酒瓶子到居委会来反映情况。“一瓶二锅头,一块老咸菜,一坐就一天。”他经常向居委会提出帮他复婚,“可人家女方根本就不同意。”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表示,男子住到楼道后,他们也劝过好几次,但根本无效。他赤身裸体时,也有人报过警,但民警来了他也还照样光着身子。

记者采访时,所有认识该男子的人都说他平时很正常,思路言语都很清楚,就是特别认死理,邻居认为他以前生活中遇到的挫折导致他心理的失衡,才会出现这样的举动。一位邻居无奈地说,现在盼着天气赶紧凉快下来,好逼他穿上裤子。

黄昆走了,科学界扼腕,但同时闻讯的许多普通公众相当茫然:黄昆是谁?在科学界赫赫有名,在公众面前却是陌生人。

“这就是我国的现实———公众享受着科学家带来的科技成果,却不知道科学家是谁”,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原所长胡亚东说。一直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胡亚东说,不仅是黄昆,几乎所有科学家,特别是搞基础领域研究的都会遇到这样的尴尬。

胡亚东说,“科学技术”必须经过多次转换才能变为生产力,可是很多人错误地认为,科学技术直接等同于生产力。“这导致很多地方对科技工作者的考核,往往就看其完成了多少论文,这些论文又产生了多少经济利益。”很多基础科学研究领域根本没有明显的经济效果。再加上基础科学领域本身离老百姓生活比较遥远,科学家一般又都专注于研究领域,潜心工作,不愿过多跟公众打交道,“最终导致这些领域的科学家更加远离公众视野”。

胡亚东说,政府虽然大力倡导发展科技,但对细节关注得不够。他说,重视科技创新的关键,在于对每个科研个体的关注。只有重视每一位科学家、每一个具体的研究领域,才能推动科学的发展,才能在全社会营造一种良好的科技氛围。“国家应采取更加务实的态度和做法,关心科学家,特别是离公众距离较远的基础科学领域,应该让全社会了解他们,支持他们。”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管理科学研究中心教授何国祥说,公众对于科学家的陌生,反映出我国“科教兴国”的理念,还没有完全深入公众。科技工作者苦行僧的印象没有改变。

当年德国科学家伦琴发明X射线,把自己用射线为妻子拍摄的照片投到当地一家小报社。第二天就是元旦,结果,德国人相互问候的话语不是“新年好”,而是“你看到了伦琴的射线吗?”

“这种对科学前沿的关注,对科学家的热情,体现了一个国家公众的科学素养。”中国科技馆馆长王渝生说,我国公众对科学家的陌生,有历史文化传承的原因。

他说,西方国家,比如古希腊、古罗马,对自然科学研究一直都非常重视,保存大量科学家传记,留下了丰富的理性科学因素。我国历史上一直强调的是伦理、道德和儒家思想,留下的都是思想家、文学家和艺术家的传记,甚至连四大发明的发明者的详细资料都不多。

“文化传承不同,影响了现代公众对科学家的态度,以及对科学精神的推崇,特别是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家。”王渝生说,在我国这种文化背景下,科技工作者相对其他职业待遇较低。“搞科研无法成为很多人就业的选择,也就越来越边缘化。”

王渝生说:“既然强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精神也应当是全社会的第一精神力量,而这些我国还做得很不够。”胡亚东同样认为,科学应该是一种社会文化氛围,政府应主动培养公众的科学意识。“我国公众的科学素养不高,也造成了公众对科学家的陌生。”

王渝生说,我国科普宣传力度远远不够。据统计,美国电视台的科技节目,平均占到总节目量的20%,日本电视台占15%,而我国电视台只有6%左右。

他说,我国科普活动不仅经费严重缺乏,活动内容不多,科普读物也是少之又少,很多读物都是粗制滥造。潘厚任说,在国外,科学家花纳税人的钱,必须对公众负责,每一个科学项目,每一个研究领域,科学家都必须争取公众支持,都要在一定的时间内,用通俗的科普语言,告诉公众自己在干什么。这样一来,良好的科学氛围慢慢形成,公众也能够了解到科学家从事的工作,了解科学家。特别是青少年,也会因此对科学充满热情。

7月6日是北京地区国家司法考试现场报名的第三天。6天前刚刚接任司法部长的吴爱英来到位于北京市司法局一楼大厅的报名点。

身穿深蓝色西装套裙、一头短发的吴爱英询问工作人员:“一名考生从报名到领取准考证需要多长时间?”听说只需要5分钟,她显得很满意。在高温中,她还和在场的考生聊了一会儿。

次日出版的报纸以“暖暖的话语朗朗的笑”做标题,刊登了这位女部长就任后的第一篇新闻侧记。

事实上,不仅司法部发生了人事变动,7月1日,今年以来动作最大的一次高层人事任免消息公布,6位省部级官员的职位变动,涉及司法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两家中央部委,以及山西、湖南两省。

除了60岁的田成平,其他三位走上正省部级岗位的官员都是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的“共和国一代”,几乎都在41岁左右即获副省部级高位,其中吴爱英与张宝顺都有多年的共青团系统工作经历。

而已过65岁界限的张福森和郑斯林,此时离任也并无意外。早在今年3月,他们的名字已出现在全国政协十届八次常委会通过的80名新增全国政协委员名单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