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必读 12月30日证券市场要闻及简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28:24

王名不死心,拿出手机给小丽发消息:“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吧,以后也不会发生,不要对别人讲。”据王名交代,他之所以发这个短信是害怕小丽把他求爱的事情说出去,自己没面子。谁知,接下来的事情让他颜面尽失。

小丽发过来的短信是:“你以为你是谁啊,有病,自以为是个什么东西?”愤怒之下,王名回了短信,口气当然很差,两个人你来我往,在短信里互相骂了起来。

王名越想越气,自己不过是向她求爱,并没有伤害她,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这样咒骂他呢?更让王名害怕的是,如果这个女人把事情传出去,弄得满城风雨,自己的脸真的不知道往哪放了。

想来想去,王名还是去找小丽谈谈,劝她不要把事情讲出去。走到门口,想着小丽的那些刻薄的短信,王名无名火起,为了报复这个女人,决定干脆把她强奸了。当晚11时许,王名穿个三角裤衩来到小丽的房间前,用身份证插开了门锁。

房间里没有开灯,小丽已经睡着了。听见响动,小丽惊恐地刚要坐起来,王名猛地扑了上去,捂住了小丽的嘴。小丽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大声呼救。王名拿起枕头摁在小丽的头上,一只手开始脱小丽的衣服,在扭打中将小丽奸污。

惊慌失措的小丽跑到了招待所的服务台,跟值班的服务员讲述了遭遇。服务员赶紧报警。第二天凌晨,警方赶至该招待所,将正在房间里睡觉的王名抓获。

日前,犯罪嫌疑人王名因涉嫌强奸罪被栖霞检察院提起公诉。(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7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长春市团结路的长春市人防俱乐部。虽然团结路正封闭施工,但光顾舞厅的人仍未减少。

“多少钱?”“3元一张!”售票员答道。“以前也是3元吗?”售票员没理会记者的追问,倒是旁边的一位舞客说:“涨价了,以前2元都没人来,现在涨了反而爆满!”记者询问原由,舞客神秘地笑说:“你进去就知道了。”

“人防”是一个地下室,走下二十几阶楼梯,沿着长廊步行200米才能到达舞厅。舞厅门外的休息大厅内烟雾缭绕,一些穿着入时的男女在一起嬉笑搂抱,“咱们上哪去?”看样子不到30岁的女子问道。“我找个好地方,咱们好好玩玩。”中年男子两手搂住女子的腰,身体更加贴近。女子低头一笑:“给不给小费啊?”男子回应说:“这事好说,咱们慢慢谈。”说完,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人防”。

200平方米的“人防俱乐部”里,舞池不到100平方米。舞池的南侧是舞台,北侧是咖啡厅,东侧是台球室和餐厅,西侧是舞厅的“安全门”。

在靠近舞台的光线较好的位置,人群稀疏;而在距离舞台十几米的位置,舞客们聚在一起,摩肩接踵,别说是跳舞,就连落脚都有些困难,男女舞客两两抱在一起,完全没有舞姿,只有拥抱、亲吻、抚摸。

男舞客基本在35岁以上,也有超过五六十岁的;女舞客们大部分30多岁,还有40岁以上的。记者在舞池中看到了三对“高龄”舞客,满头白发的男舞客抱着三四十岁的女舞客,边亲吻边动手动脚。

“人太多了,‘金山’的人全来了。这里面的‘小姐’都是‘金山’的,原来这里哪有这么火啊!”几名男舞客聚在一起说。

记者在舞池旁边站了许久,时常有女子来搭话。一年轻女子来邀记者跳舞,记者借机与其聊了起来。“我以前在‘金山’,那里出事后就到这来了,我到这里来就是赚钱,其他的我不做。”年轻女子说,现在在“人防”的大部分都是“金山”的舞小姐,“我没找工作,因为每天在这里至少能赚百余元。有些人不光陪舞,还做那些事。

一名刚刚与一女子交谈完的男子兴高采烈地对记者说:“‘小姐’特便宜,30元、50元就能搞定!”他说,很多人是来这里找“小姐”的。说着话,他竟然要给记者介绍“小姐”,“兄弟,看你不常来,要不要找一个?我给你找,24岁,便宜,50元就行,在餐厅里很安全,没人管。”记者很惊讶:“在餐厅里就有人干这种事吗?”“有的‘小姐’不愿意出去都在餐厅!”记者回绝了该男子,来到餐厅时,只看到男男女女在里面吃饭。

记者要离开时在小卖部看到了这样一幕:一男子塞给女子20元钱后,女子笑说:“谢谢!明天再来吧!”然后转进了舞厅……原来,男舞客们通常在小卖部给舞小姐们小费。小卖部的人对记者说,一位舞小姐说她从1月份到现在光凭陪舞就挣了5万多……(本报记者辛言)

华夏经纬网7月27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在美国、韩国相继对陈水扁年底亲自前往韩国釜山出席APEC非正式领袖高峰会议表达保留态度后,陈水扁昨日仍声称“争取谈,不怕拖”,会继续争取,继续努力。

据悉,陈水扁首度拋出将以“中华台北”为名出席APEC非正式领袖会议,台“外交部长”陈唐山昨天打破沉默称,将全力配合。据了解,“总统府”日前已指示“驻外”系统全力洽谈,但韩国至今迟迟未松口答复。

据报道,台“总统府”和“国安”高层已多次开会苦思今年的APEC出席层级:在人选上,台希望突破每年由民间有声望人士以“总统特使”身份与会的非官方模式;

但熟悉人士强调,韩国至今迟迟没有正式响应,就代表希望不高。陈水扁当然也了解困难重重,之所以最后当着韩国轮值主席面前高分贝呼吁韩国“高抬贵手”,主要还是希望拉高声势。

8个月前,几名荷枪实弹的男子在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家里,将女主人捆绑,抢走10万元现金,逃之夭夭。

8个月里,5000余名群众、2700余辆出租车、3000多间出租屋被排查……不断有“小虾小鱼”落网,但经受害人指认,与长治警方紧急搜捕的“大鲨”相去甚远。

而他,稳坐钓鱼台。他的“劫富训练营”继续运转,几名对他顶礼膜拜的“弟子”依然按部就班。风声稍弱后,他甚至安排“弟子们”上演了一节又一节相同手法的“实战课”。

他的3名“弟子”被山西长治警方抓获后,说起他们一向崇拜的“老板”,竟然不知他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更不知道在他“立足长治、面向富人、征服世界”的“劫富方略”中,这3名“弟子”只是几颗随意支配的棋子。

他叫范永红,36岁,籍贯河南林县,发迹地长治,最高学历小学,曾因制造假币被判刑一年。

而在他的3个“弟子”白玉虎、皇学强、刘贵生眼里,他来自北京,学问“巨深”,口才“巨好”,充满“教父”般的魅力。

2003年前后,初中辍学的白、皇、刘三人分别从各自的老家来到长治市,希望找一份工作。正当他们四处碰壁、不知何往的时候,范永红出现了。他满口京腔,不但对他们嘘寒问暖,而且给他们推荐了一份月薪3000元的保安工作。由于上岗前必须培训,所以只能先住在长治。

老板负责为他们租房、交房租,甚至包揽了每天的生活费。让他们奇怪的是,老板把他们3个人分别安排到3个地方,规定互相之间不能称呼真名,不能互相走动,培训地点定在长治市太行公园,除此之外,所有信息均属机密,不得私下打听。

但即将成为北京保安的兴奋压倒了一切。3个人满怀虔诚地开始了培训。半年后,当他们经历了范永红精心布局的一次又一次“实战演练”后,才逐渐醒悟,他们只是范永红“劫富训练营”的学员而已。但身陷其中的他们,不愿也不能自拔了。

“这是最让我们百思不解的地方。”长治市郊区公安分局一位办案人员说。2004年11月8日,白玉虎、皇学强、刘贵生三人继襄垣、晋城入室抢劫之后,再次出动,成功抢得长钢一老总10万巨款,几个人原封不动地交给随后赶来的范永红,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次日,范永红将他们约到公园,仅仅拿出10000元作为奖励,几个人欣然接受,毫无怨言;落网后,看守所管教民警很快发现一个可笑的现象,白、皇、刘三人说话的腔调、手势甚至思维方式都如出一辙,“一看就经过了严格训练。”

办案人员说,不但举止做派,包括他们历次的作案方式,都遵循同一种模式和程序,踩点、分工、入室,如遇反抗,走为上,只抢钱财不伤人。

在王某家中,白玉虎、皇学强一边捆绑王妻,一边与其商量,“那我们就开始拿了……”“拿”完撤退,再不多言;7月8日,几个人来到山西某公司总经理家里“作业”,遭到总经理夫妻二人反抗,几个人一个眼色,旋即离去,并不恋战……以上种种,均在范永红的视线之外,步调之统一令见多识广的公安民警都暗暗吃惊。

每一次“战斗”结束,白玉虎等人便与范永红齐聚太行公园,上交作案工具,汇报抢劫实况,接受范对每一个作案细节的询问,然后解散休整,等待下一个号令。

每天早晨,范永红给弟子们制定的体能锻炼计划雷打不动,哪怕天上“下刀子”。俯卧撑、单双杠、跑步……不时亲临现场的范永红一一验收,不合格者,重罚。

在完成一次任务、等待下一次任务的间隙里,白玉虎三人不得私用手机,不得与异性交往,不得在外惹是生非,只能上网聊天,以打发漫漫时光。

每隔几天,范永红会按照每人每天10元的标准送来生活费,以维持他们一天两餐、每餐“一汤一面”的生活水平。白玉虎说,这是他们最兴奋的时候。

7月14日,记者在长治市郊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向白玉虎、皇学强一一询问。落网后,他们被办案人员评价为“所见过的最无知的职业劫匪”。

每天早晨,范永红给他们制定的体能锻炼计划雷打不动,哪怕天上“下刀子”。俯卧撑、单双杠、跑步……不时亲临现场的范永红一一验收,不合格者,重罚。偶尔有人睡了懒觉,以为侥幸能瞒过“老板”,每每得不偿失,被范永红发现后加倍处罚。

如此,白玉虎等人再也不敢造次,久而久之,晨练便成了习惯,范永红不失时机地以“播下一个行动,你将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种习惯,你将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你将收获一种命运”与众弟子“共勉”,他甚至告诫他们,“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后来,白玉虎等人在某公司总经理家中遭遇阻击,飞身出逃,将拔腿紧追的保安远远甩在了身后。

在某公司老总的家里作案时,皇学强说自己的手心一直在出汗,但是,当他们手忙脚乱捆绑老总夫人却未遭到任何反抗时,一下找到了“抢劫”的感觉,白玉虎甚至还在他家琳琅满目的书柜前流连忘返,并顺手将一本精美集邮册“牵”在手中。

他们告诉记者,带着枪闯到那些有钱人家里,见东西就拿,见钱就装,感觉太刺激了,而对每次躲在幕后“运筹帷幄”的范永红,则愈加崇拜,心甘情愿听从他指哪打哪。

范永红曾经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是个命运多舛的人,天分一般,偏偏野心勃勃。现实把我折磨得伤痕累累,梦幻成了惟一的麻醉剂。我为梦而生,为梦而死…”为此,他把富人当做发财的对象,用他的话说就是“用富人的钱,做我们的事。”

据了解,长治、太原一些著名企业家早早上了范永红的“黑名单”,其家庭成员、活动规律等信息被整齐地列到了一张纸上,旁边还注有这样一句话,“我们要组织100人、1000人、10000人……用富人的钱,做我们的事。”

2005年7月9日,范永红被长治警方在太行公园生擒。随后,办案人员在一直鲜为人知的“范宅”搜查时,除了现金、银行卡、枪支、匕首之外,还发现大量范永红的“手书”。在一本日记本的扉页上,范永红写到:没有伟大目标的人,永远是一个平庸的人。我的最大追求就是走出国门,成为世界性的名人。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白玉虎、皇学强、刘贵生3个人的平均年龄刚满20岁,心灵苍白、头脑简单。他们怀着低微的生存需求来到城市,对范的信口雌黄难辨真假而误入歧途。

但是,当范永红的“劫富野心”越来越赤裸的时候,他们对范永红仍然不离不弃,死心塌地,对其每一个指令均“保质保量”完成,犯罪意识之淡漠、麻木,令人难以理解。“是非不分,人鬼不分。”一位受害者心悸之余对几个年轻的劫匪也不无惋惜。直到人赃俱获,白玉虎等人都不敢置信,一直被他们尊为“教父”的范永红原来“这么危险”。本组稿件据《山西晚报》

初入社会,范永红对生活充满热望,但低微的出身、拮据的生活、漂流不定的工作,使他屡遭打击。

在一个建筑工地打“小工”时,他说,“每天苦多乐少,但我坚信总有出头之日。”但夜深人静时,他又自怜自哀,“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每天像牛一样干活,还不时地被工头辱骂。”

几年来,范永红辗转于长治、开封、太原等地,屡挫屡败下铤而走险,于1996年因贩卖假币被判刑一年。在看守所里,他反思自己的“成败得失”,并将所思所感写到了一张香烟纸上,“去做富人的生意,从他们手中赚取资产,才是我的发展之路。”

为了实现“远大理想”,刑满释放后,范永红纠集了一帮不明就里的同龄人相继成立了“清污党”、旭日集团……他们给有钱人发恐吓信,屡遭失败之后,范永红彻底失去了耐心,他决定,“与其对着牛耳朵弹琴,不如用鞭子更有效。”

此后,范永红的“劫富训练营”开始招兵买马,不谙世事的白玉虎、皇学强等人成了他的首批学员。

本报延吉讯(东亚记者王磊)7月7日14时许,安图县长兴乡居民柳日星酒后回到家中,欲强行与妻子孙爱花发生性关系,遭到拒绝后,柳日星竟找来斧子威逼妻子,妻子不从,他便举起斧子向妻子砍去。事情败露后,疑凶欲游过图们江,偷渡到境外。

柳日星原是安图县某林场职工,几年前下岗后,靠种地维持生活,然而吃惯了“皇粮”的他,不甘心过这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时常借酒消愁。妻子孙爱花比柳日星小六岁,起初婚姻生活也算平静,但自从柳日星下岗后,家里的开销成了问题。

柳日星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并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让孙爱花无法接受。为此,孙爱花多次向柳日星提出离婚,但柳坚决不同意。孙爱花便与柳日星分居,并经常发生争吵。

7月7日中午,孙爱花躺在炕上看电视。14时许,柳日星又喝得大醉回家,看到妻子一人躺在炕上,便又欲与其发生性关系,孙爱花再次拒绝。柳日星立刻怒火中烧,“你要是不从,我就砍死你!”借着酒劲壮胆,他到外屋找来斧子威逼妻子,孙爱花并不示弱,“你敢砍死我!”此时的柳日星已经失去了理智,将斧子高高举起后,狠狠地向与他同床十年的妻子砍去……柳日星见妻子死了,慌忙锁上家门,逃离长兴乡。

案发半小时后,长兴乡居民李成发现邻居柳日星家一阵激烈的争吵后,忽然没了动静,便想看个究竟,结果发现柳家大门紧锁,他便报了警。安图县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赶赴现场。经现场勘查,孙爱花已死亡,现场无翻找痕迹,且门窗完好无损,系熟人作案可能性较大。经向周围群众了解得知,孙爱花夫妻二人感情不和、经常吵架,案发后,柳日星去向不明。据此,锁定柳日星有重大作案嫌疑。

柳日星逃到龙井市太平村一亲属家,开始策划7月8日赶往开山屯,欲游过图们江,偷渡到境外。由于连降大雨,8日图们江河水猛涨,柳日星在图们江里游了一会儿后,发现河水太深,决定返回,改用别的方式偷渡。

7月8日,抓捕小组调查得知柳日星的叔叔柳一男在延吉居住后,立即赶赴延吉开展调查工作。调查中,柳一男说出柳日星在案发当晚找过他,并借走200元钱,称准备逃到境外。7月8日14时许,安图警方在龙井市开山屯一旅店内将已经狼狈不堪的柳日星抓获。案发到整个抓捕过程仅用24小时。

经讯问,犯罪嫌疑人柳日星对自己杀害妻子孙爱花的事实供认不讳。(文中人均为化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