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尼尔:唯有姚明能给我压力 我老了但谁能击败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21:02:29

交涉中,记者在银行门口等了约半小时后,一名自称叫小敏的男子前来与记者接头。

小敏称,他们公司已经在北京做了6年,在教育局和很多高校都有关系,保证不会出现问题,并一再催促记者去王提供的账户上存钱。

这时,记者表示自己的女朋友今年也大学毕业,她所在的学校要求过英语六级,希望找名女枪手来替考。小敏称,英语六级收费较高,需要2200元。

记者告诉王老师自己是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刚毕业不到一年,因为要申请读国外的学校,希望能够挣一点钱。记者称自己擅长英语四、六级考试。

王老师让记者带上毕业证、身份证和英语四、六级证书,到友谊宾馆附近的北京理工科技大厦楼下。他说到时会有业务员同记者联系。

当天下午4点,王老师称手上有两个活儿,让该记者下午4点到理工科技大厦楼下的招商银行见面。

记者带上了身份证和英语六级证书如约来到约定地点。这时,已有一个身高1.70米左右、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在等候。

他说自己就是王老师指的那个业务员。他要求记者将身份证和六级证书留下。记者拒绝后,他留下了记者的身份证复印件。

该业务员称,他所在的天财考试信息预测中心已经开办了6年,每年都会“帮助”500多名考生顺利通过考试。每替考一场考试,枪手可以从公司拿到800元左右。记者表示希望去公司看看时,该业务员称公司并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主要是用手机联系工作。

记者交身份证复印件后,业务员要求记者交100元的“保证金”,称如果记者通过了考试,100元就返还。当记者询问自己替考会不会被抓到时,业务员笑了笑说:“绝对没有问题,我们在教委有认识的人,监考老师都是我们自己的人。你就放心考试就可以了。”

王老师称,他已帮忙联系好一个女枪手。他让记者中午到上次见面的中信实业银行门外与那名业务员见面,并称交款后就可帮忙联系见枪手。

当天中午,记者再次来到约定地点时,业务员小敏已经等在银行门口。小敏催促记者先交款,然后签订助考协议书。

记者走进中信实业银行,在一个营业窗口前与营业员交流了几句后,出来对小敏称已交款。随后,小敏将一份协议交给记者。协议的乙方(枪手)的签名处已填写了本报前去“应聘”枪手的女记者的名字,协议的丙方为“天财考试信息预测中心”,底下落款处,丙方的签名处写着“王志云”。小敏称,王志云就是那个王老师。

记者注意到,该协议共有8条内容,协议中规定了三方的责任,其中第一条的大意为,如果枪手替考没有通过考试,公司将提供免费重考或双倍返还订金等两种补偿方式中的一种。

王女士称,她是从王老师那里得来的电话,她表示希望记者能够帮她考过今年10月的会计自考。当记者说自己并非是学会计专业时,王女士表示很惊讶。

她告诉记者,王老师跟她说,记者是人民大学会计专业毕业的,十分出色,王老师还称他看过记者的会计本科毕业证书。事实是,记者在“应聘”过程中自始至终未向王老师出示过任何与会计有关的证书。

王女士说,她是在街上被人塞了一张小广告。她一看是替考,想到自己正在为会计自考发愁,于是拨通了王老师的电话,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枪手。她拨通电话后,王老师一口答应能够帮助她考试。王老师称他手中正好有一个会计专业的好手,但是要见到枪手,必须先付钱。自考的费用是一门400元,考之前付60%,也就是240元。王女士一听王老师的口气很有把握,就放心地一口气交了8门考试的预定费,即1920元到王老师指定的账户。

随后,昨天上午,王老师把记者的手机号码给了王女士,并保证一定能够帮助王女士将考试考过。

记者提到自己并非会计专业毕业,也并未向他出示任何与会计有关的证书时,王老师表现得十分镇静。

王老师说:“这个你都不懂吗?别人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到时候利润不是大家的吗?”王老师“指示”记者说,这些日子来找替考的人会很多,无论谁给记者打电话,让考什么样的考试,只要答应下来就好,其他不用担心。他说其实并不需要参加任何考试。

王老师让记者将自己的银行账户告诉他,他表示,只要答应下来一个考生,就给记者的银行户头存上100元的“预定费”。

挂电话时,王老师还不忘提醒说,下午会有一个要求考医学考试和一个要求英语笔试三级替考的人给记者打电话,“一定要答应下来,并告诉他们自己的专业知识非常扎实”。

当天下午,记者又接到两个电话,对方均表示是王老师将记者的电话给他们的,并已经往王老师的账户中汇钱了。

记者告诉他们真相后,提醒他们报警。他们向记者表示,要考虑一下后,再决定是否要报警。

北京市教委高教处处长徐宝力告诉记者,他们曾经接到过关于“替考公司”的举报,他们也派人调查过“替考公司”,并将相关信息移交给公安机关。

徐处长说,英语四、六级替考是他们重点打击的对象。学生枪手一旦被发现,他们会要求学校严肃处理,甚至开除学籍。对于社会人员替人考试,警方会交给原单位处理。

徐处长说,教委从今年起加大了对枪手的打击力度,考试均要求考生在准考证上贴照片,并在考试时出示身份证,枪手不太可能有空子钻。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陈警官告诉记者,像这样帮忙替考的中介公司存在很多骗局。

“替考公司”紧紧抓住了考生想偷懒、希望以便捷方式通过考试的心理,他们会表示能够提供替考服务。而考生一般都未进入社会,社会经验不够,容易轻信他人。一旦他们将钱存进了中介公司的户头,再想要回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警官介绍,这些替考的中介公司都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幕后操作的人与前台所谓的业务员都是用手机联系,也因此很难追踪到。

此外,找枪手的考生受骗后,由于有“丢脸”的心态,或因知道自己做的也是不光彩的事情,就忍气吞声,而不报案,也因此不利于公安机关掌握线索和顺利破案。

记者对这个声称可提供枪手的中介公司———天财考试信息预测中心进行调查时,发现该公司在北京市工商局并未注册过。

记者在网上查询时发现,2004年6月14日,天津的一家媒体曾报道过,该公司的一名业务员曾被天津警方抓获。该业务员称,经他手传递合同并交钱的“客户”共有40多个。

新华网梅州8月7日电(陈晓建林军强)8月7日下午1时30分,广东省梅州市兴宁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透水地点发生在大兴煤矿-420米的掘进工作面上,据最新得到的消息,井下有102名工人被困。

为防止邻近煤矿再次发生类似事故,当地政府已经勒令邻近煤矿立即停产撤人,对有类似隐患的煤矿立即停产,深入排查事故隐患,全面落实整改措施。

国家安全监督管理总局李毅中局长、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赵铁锤局长在接到报告后,已率有关人员赶赴事故现场,指导事故抢救、组织事故调查处理工作。

中新网福州八月八日电(记者林维莉)今天下午二时三十分许,福州市第五路公交汽车行驶至东大路东街口车站时发生爆炸,当场造成一人死亡,经查系制造爆炸案件重大嫌疑人,另有三十一人受伤。

案发后,福建省、福州市相关部门负责人立即赶到现场组织救治伤员、案件侦破和善后处理。出差在外的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和省长黄小晶对善后处理和侦破工作作出指示。福州市公安局组织刑侦、交巡警、消防等部门公安民警迅速开展现场勘查和查访。

根据现场遗留物判断和初步现场勘查,这起案件系自杀性爆炸事件。初步查明自杀人员为黄某某,系福建省古田县人,身患晚期肺癌。

事发后,受伤乘客和路人被送往附近的省立医院和协和医院抢救。至下午五时,案发现场已清理完毕,交通恢复正常。

中新网福州八月八日电(记者陈勇林维莉)今天下二时三十分左右,福州闹市区东街口一辆公交车在靠站时发生爆炸,造成人员伤亡。

另据新华社报道,在现场调查的福州市公安局官员说,爆炸造成1人死亡,被送往省立医院抢救的伤员23人。

警方介绍,爆炸发生在车辆右前方第二个座位。制造爆炸的嫌疑犯初步判定为古田一农民,42岁,叫黄茂金,患肺癌晚期。爆炸物为土制炸药。

临湘(湖南岳阳下属的县级市),一个湖南小城因为一个人几乎在一夜间闻名全国。这个人就是余斌,临湘市原副市长。

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发布的终审裁定认为,余斌因受贿9.5万元而犯受贿罪,同时考虑到部分受贿用于公务开支和扶贫捐献,维持对其作出的一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驳回检方、被告人余斌因一审判决而分别作出的抗诉、上诉。

2004年10月22日,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余斌犯受贿罪。检方指控,自从2001年4月到2003年上半年,被告余斌在任临湘市教育局局长、临湘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钟希金、王建军、李建利、李建波等人贿赂,先后9次共计人民币22.5万元。

针对检察院的指控,余斌提出,他所收受的财物中近15万元已被用于扶贫帮困、社会赞助和公务活动,可不做受贿数额认定。另外,收受钟某现金应为8.5万元而非11.5万元;收受其他人的10万元人民币是接受朋友正常的资助且并未为其谋利,不构成受贿罪。

2004年12月23日,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余斌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认定被告人余斌受贿所得9.5万元,以及1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

然而,对于一审判决,岳阳市君山区检察院提出了抗诉,几乎与此同时,被告人余斌也提出了上诉。

在检方的抗诉书中,检方认为,一审判决中认定余斌受贿金额有误,从而导致量刑不当,即使按照认定的受贿金额,且有自首情节,仅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在适用缓刑上也有错误。

同时,在上诉书中,被告人余斌承认自己私自收受他人财物,但认为只是违反了党纪政纪,并没有违法犯罪,他所收受的财物全部用于了公务活动、扶贫帮困等,主观上没有将其据为己有的意图,所以不构成犯罪,自已更不应该受到刑法处罚。

今年3月10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审理该案。双方争论的焦点,仍然在于被告人余斌是否构成受贿及具体受贿金额。就在双方争论未有结果之际,今年7月7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认定余斌犯有受贿罪。

余斌无疑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8月5日,面对晨报记者,余斌承认受贿,但如果条件合适,他还会向有关部门继续申诉。

见到余斌是在深夜,他来到了记者住的宾馆。个头不高,体形偏瘦,脸色有些憔悴,但余斌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非常干练,而且口才很好。

记者得到的一份材料显示,今年45岁的余斌,是个地地道道的湖南岳阳汉子,1977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临湘市城南乡党委书记,临湘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长、教育局长。2002年底,从教育局调走后,余斌开始担任临湘市副市长,主管国土、城建、规划等工作。

据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余斌所有的受贿案件,几乎全部集中在其担任教育局长、副市长期间,总共不过3年的时间。

余斌:我现在感觉很充实,自己想干的事情都干了,而压力都是自己加的,我胸怀坦荡没有压力。(笑了笑)

余斌(脸色严肃了很多):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我承认收受了财物,而且家里、办公室都有,但对其使用有详细记录。

余斌:如果交到组织,我将无权支配使用这些钱,而用钱的时间、地点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当时我想,自已没有占有,用于扶贫、公务活动等,我就没有犯罪。

余斌:一是市里财政紧张,副市长每年能够自己支配的费用只有1万元,其中包括车辆的加油、维修等等,基本上还不够一辆车一年的油费;再一个原因,就是很多矛盾主要集中在经济上,需要由财物协调解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