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盛传基金业内讧以至群殴 相互砸盘损人利己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17:37:38

新华网上海11月13日专电(记者叶锋肖春飞)如同报纸的一个版面会同时刊登农民工遭遇工资拖欠的报道和某个富豪榜发榜的新闻一样,眼下的高校每天也都在上演着大学生们贫富对比的“生活情景剧”。

“送一桶水就能拿3元钱。”小唐说:“食堂一顿,比在老家学校吃一天的钱还多。”

小唐是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的大三学生,每周他都要花一两天时间去送水。骑上车,赶到学校水站,车后挂上一个用于安放桶装水的铁架子。约20公斤重的桶装水,他一次最多带上四桶,然后蹬车穿过校园,到达目的地后,再一桶桶拎起来扛在肩上往办公楼或教工居住的小区楼里送。小唐来自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的贫困农村,父母在家养鸡种地,抚育四个孩子长大成人。作为家里的长子,他说,父母已经竭尽全力,大学里的生活要靠自己维持。

小唐一入学就在学校20多类勤工助学的岗位中选择了送水这活,“送一桶水就能拿3元钱。”他说,送水收入加上学校补贴,平均每个月能有500多元的收入。其中三四百元用于填饱肚子,因为练体育,有时候不得不增加一点营养。与校外餐馆相比,学校食堂三四块钱一顿饭已算便宜,可他还是抱怨,因为“食堂一顿,比在老家学校吃一天的钱还多”。

小唐住的可说是校园里最旧的一栋楼了。外墙水泥裸露,几处灰泥脱落,窗台玻璃也有破损,走廊潮湿灰暗。宿舍位于5楼,12个床位填满了大部分空间。一进门,一台二手电视机是屋里唯一尺寸较大的电器,一次楼下搞广告宣传时别人丢下的木座,已被搬进屋来做电视机座。“一共搬来两个座,还有一个放在门后顶着,因为保险门坏了。”吃饭和住宿之外,小唐几乎把其余的开销压缩到了“极限”。他指着身上的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T恤和已露出线头的运动裤说:“这些是去年暑假回家在地摊上买的,两样加起来得50元。”说话时脸上略带着满足。来上海两年多,他现在的衣服大多要假期回家带来,许多还是高中穿过的。他最值钱的东西,要数那个600块钱买来的二手手机,其主要功能用来发短信方便联系同学,或是与外界联系了解更多就业信息。他说:“一个月的手机费有二三十元,想来难免有些心疼,只是不得已。”

同在华师大对外汉语专业的学生小余却每天开着丰田车上下课。这种场景在如今的高校已非罕见。眼下的大学里,像小唐这样的贫困生占大学生总数的近20%至30%,如小余一般条件优越甚至生活“豪阔”的学生也不在少数。

像小余他们这样的,都住在新公寓的四人宿舍里,每年住宿费是1200元至1500元不等。他们闲时会将笔记本接上宽带,下载某位乐坛明星的新歌,然后存进索尼MP3或MP4里,戴着边走边听。和贫困生争分赶秒挤时间勤工助学不同,一到周末他们和朋友出游、逛街,或是在某家品牌服装店花数百元为自己添一件衬衫,或是寻找一家像样的菜馆享用晚餐,或是去“钱柜”唱歌,到衡山路某家酒吧坐聊。等到午夜时分,到街上透一口气,接着打的或者开私家车穿越一条条流光溢彩的马路,悄无声息“潜回”学校。“一个月下来光生活费消费两三千元,一般不算多!”小余说。

小唐和小余的消费差距是当下我国高校大学生群体“贫富”分化的一个缩影。这个对比也许有些极端,但华东师范大学从事过多年学生辅导员工作的刘晓丽博士认为,如今大学生中的贫富分化日益明显,尤其在上海这样经济相对发达、大学密集的城市就更加突出,这种现象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接过记者递过去的一杯水,上海交通大学的陈恩桃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说:“太渴了,太渴了。”整个上午,他从市郊赶到位于市中心的上海市第二中学,为20名市区贫困家庭的孩子义务补课。“我也是贫困生,我喜欢与这样有类似经历的人一起交流,或给他们一些帮助。”他的话里,透着一股豁达。

这份豁达来得不容易。2003年9月,他从四川自贡市的边远农村独自来上海交通大学农学院报到。“下了火车,一见高楼林立,人涌如潮,我一下子竟有点不知所措。”陈恩桃回忆说。最“丢人”的事情发生在地铁站上。他说:“买了张地铁卡,排着队轮到我检票了,我竟然不知卡该往那儿插,鼓捣了半天,排我身后的人都快不耐烦了,弄得我脸唰地就红起来。”

当时的学费是7450元,可陈恩桃携带的银行卡里一共仅存有6000元,这还是家里父母到处借了凑起来的。幸好,学校的“绿色通道”和助学贷款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不过接下来的现实却让他时时身处窘境,随之而来的是挥之不去的一种心理自卑和自闭。

跟许多贫困生一样,他的内心变得自尊而敏感。在很长一段时间,由于普通话带有家乡口音,他不爱跟人交流,尤其“不愿跟上海人说话”。

很长一段时间,陈恩桃将自己封闭起来。他喜欢离开学校,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做家教,把周末的时间都抛掷在校外,“最多的时候做8份家教,既是为了打工赚钱,也是为了远离人群,避免他们的语言和眼光触到我的痛处。”

不过,家教经历给他带来了意外的收获。“我走进很多城里人的家庭,在给孩子辅导的过程中,亲眼见识了城市里贫穷和富裕家庭的居住、生活状况。许多人都在艰辛而体面地活着,贫困生凭什么要自卑自闭?”

从“外围”了解了这座城市的“心态”之后,他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积极融入到学校的生活中去。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做过学校图书馆阅览室值班员、楼道清洁工、网络管理员、学生事务中心助学部的干事等,同时,还担任了插花协会的会长。“多种勤工俭学和协会的工作,在解决我经济困难的同时,也极大地锻炼了我的能力,促使我尽快融合到学校这个整体当中去,收获一种成就感、认同感与归属感。”

在物质上和精神自我脱贫的同时,陈恩桃想到了帮助别人。眼下,他资助着湖北罗田县、安徽宿松县和内蒙古伊金霍洛旗纳林希里镇等地的三位贫困中小学生,每学期共为他们垫付500元学费。此外,他还在申请明年10月份去内蒙古伊金霍洛旗支教一年。

有关统计显示,截至2004年底,在上海45.2万全日制本科生中,有7万人的家庭月人均在400元以下,其中有3.5万人家庭人均月收入更是在最低生活保障线(295元)以下。而在全国,在校的贫困大学生多达260万。

新华网上海11月13日专电(记者叶锋刘丹)现阶段,我国高校“勤、贷、奖、助、免”的帮困助学体系已基本建立,并较好地解决了贫困生生活上的困难。有专家指出,在帮助缓解经济压力的同时,高校应更注重如何为贫困生精神“解困”的问题。

华东师范大学勤工助学部主任王骏分析:目前,高校贫困生的“精神贫困”主要有三大表现。

一是自我封闭。上海交通大学农学院的大三学生陈恩桃是学校插花协会的会长,同时还是学校园艺协会、生活服务管理中心等多个社团、部门的工作人员。他有一个感受是:学校的许多协会和部门为学生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接触他人、融入学校和社会的机会,但很多贫困生似乎不愿意加入到这些团体中来。

二是对虚拟世界的沉迷。高校贫困生中存在一种“分化”。一部分刻苦好学,成绩拔尖,而也有一部分人则“郁闷”地远离人群,整天与电脑为伍,聊天,游戏,无所事事打发光阴。

三是对社会和城市的隔膜。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大三学生小唐来自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县的贫困农村,靠助学贷款和在学校送水赚钱维持生活。他坦言,自己毕业后不想回家工作,但对上海这样的城市又“没有感觉”。(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南宁一女子被强奸后欲逃无门,把握时机向窗外丢出求救纸条,并将“狼”诱进了房间的床头柜中,最后成功带领警方将藏匿于床头柜中的强奸犯一举抓获。

今年4月23日下午5时许,韦某独自来到南宁市江南区某小区的租住房里找男朋友,不料房间里只有男友的室友黄某在。韦某在男友的房间里一直等到24日晚上,却始终没见男友的踪影。到晚上12时许,过生日的黄某送走了4个友仔后,屋里只剩下他与韦某两个人。黄某趁着醉意,威逼韦某进房与他“聊天”。

孰料黄某并非只想聊天这么简单,他先是逼韦某躺在他的床上,然后又叫她伸出手让他摸。见韦某不拒绝,黄即拿来一支注射器,声称自己以前是个“粉仔”,要韦某听话,“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韦某看穿黄某的不轨意图后,借上厕所的机会,迅速冲向房门想要逃走,可门锁已被黄某用钥匙反锁。将韦某逼回房间后,黄又用暴力手段对韦实施强奸,然后到另一间房睡觉去了。

25日清晨8时许,韦某趁着黄去上厕所的间隙,偷偷从一本32开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并在上面迅速写下了一句话:“我被人关在这里了,出不去了,请你帮我报警,谢谢了。”随后便紧拽着纸条,两眼盯着窗外,急切地盼望有人能路过此处。不久,韦某看到楼下有一男子走过来,当即将纸条装进一个烟盒,迅速丢出了窗外。

这名路过的男子好奇地拾起烟盒打开一瞧,这才惊愕地发现了求救纸条。他立即将纸条交到了该小区的物业保安部,在纸条上写下了纸条落下的楼层。

小区的保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即打电话报了警。五一派出所立即派出多名民警前往该小区某栋,对一、二楼进行逐户敲门,但发现有几间房始终没人开门,韦某所在的房便是其中一间。黄某通过门缝看到警察后不敢开门,并威胁韦某不许出声。派出所并没有就此撤退,而是留下了3名民警,与两名小区保安一同在附近伏击守候。

捱到了晚上,韦某深怕自己会再次被黄某强奸,就假装提出与黄某做个交易,即如果黄能给她房门钥匙,让她开门出去,她就保证不报警,否则,一旦有人来敲门,她就会大声喊救命。

黄某在房里提心吊胆地捱了大半天,在考虑了一会后,同意了韦某的条件。黄某深怕开门后,自己会被警察发现,于是便要求韦某在出门之前,先把他藏在床头下的一个柜子里再走。韦某答应后,黄某立即挪开柜子前的床垫,爬进里面蜷成一团躲了起来,然后再让韦某把床垫推上来挡住。做完这一切后,韦某急匆匆地拿钥匙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这时已经是晚上10时许了,韦某一看到守候在外的民警和保安,马上表明自己正是那个丢纸条求救的人,并带着民警将躲在床头下的黄某抓获。

经审讯,黄某对其用注射器威胁后强奸韦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经查明,黄某曾于2004年2月13日因犯盗窃罪,被武鸣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由于黄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又犯强奸罪,11月11日,黄某被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依法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6个月。

中国台湾网11月15日消息如果说内讧是泛绿阵营的常事,那么这一次可能有些闹大了,而且是来真的。据台媒报道,14日下午,奉李登辉为“精神领袖”的“台联党”,以“正式向民进党宣战”为名,召开记者会,使得泛绿阵营情势出现明显的分裂气氛。

据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陈水扁上周六(12日)前往台南市为民进党候选人许添财辅选时,质疑“台联党”提名钱林慧君的参选正当性。对此,“台联党”除了在第一时间反驳陈水扁的说法“有欠公道”之外,并于14日下午在“台联党”中央召开记者会“强烈响应陈水扁的谈话,并向民进党正式宣战”。

在记者会上,代表“台联党”的两名候选人,分站“台联党”主席苏进强两边,神情严肃且哽咽地,控诉民进党在地方选举的打压。

据了解,从2001年组党至今,“台联党”还是第一次在选举前夕公开地大动作反对民进党。

本报讯(记者万勤通讯员匡文华实习生郑蕾)火爆的超女吸引了大批的“粉丝”,同时也吸引了大批的“另类粉丝”,超女走到哪,他们跟到哪,不过他们不是为了看演出,而是为了扒窃作案,前日晚,警方在武汉演唱会上一举抓获11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扒手。

前日晚11时许,正在武汉体育中心南门执行反扒任务的市公交公安分局反扒一大队反扒民警发现,一些可疑人员正在拥挤不堪的入场人流中来回穿梭。

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扒窃一手机得手后,民警当场将其抓获,又从他的包内搜缴出另一部手机,同时,一戴着眼镜的扒手又扒得一部超薄“富士达”牌数码相机,被民警当场抓获。

随后,另外一个反扒探组发现数名扒窃嫌疑人包乘一辆面包车驶往武昌火车站,民警跟踪追击至武昌站将已买了票准备逃离的4个湖南籍嫌疑人全部抓获。

经调查,这些扒手来自广东、四川、湖南、河南、安徽等地,超女到哪里巡演,他们就跟到哪扒窃,这些人中,各人喜欢的超女不同,堪称是超女的“另类粉丝”。

昨日,记者在市公交分局反扒一大队见到了扒窃了一部数码相机的四川人冷某,经过记者反复做思想工作后,这个自称是“玉米”的扒手打消顾虑,曝出“内幕行情”。

冷某来自四川,因为广州的交易会、演唱会比较多,因此,他基本上定居广州。

这次超女全国巡演,他们的“全国同行”基本上都瞄准了超女的超强人气,他们一般通过报纸了解超女演唱会的具体时间地点后,便紧跟超女在全国各地作案。

这次他们从《羊城晚报》上得知超女武汉演唱会的消息后,立即与7个同伙乘火车赶来武汉“赶场子”,他们一般选择进场拥挤时作案,作案后迅速离开。

冷某说,之所以大型演唱会受他们“青睐”,是因为被扒窃对象都是年轻狂热的追星族,防范意识差,容易得手。武汉的超女热潮令他惊叹,这次在武汉体育中心,他们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多达数十人,这些人以湖南人为主,但也没想到武汉警方会专门进行反扒行动。

华夏经纬网11月15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双陈风波持续在政坛延烧,TVBS最新民意调查显示,过去一向给民众比较清廉,比较重视民意的民进党,成绩大幅滑落,各项指标几乎都被国民党超越。

据了解,根据最新调查,国民两党谁最较为重视民意方面,民进党从原来的41%大幅下滑15个百分点,国民党还维持在两个月前超过50%的水准。至于哪个党比较团结,民众给民进党38%的支持度,国民党则首度在团结指标中超越民进党,有45%的支持度。而从改革程度来看,40%的民众认为民进党重视改革,52%的民众,比较相信国民党。

窗户正对着一级大马路,翘起脚,甚至能看到里面的人影,如果不是看到墙上的标识,没有人能认出这是一间女厕所。

就在这间位于沈阳市铁西区建设中路与兴顺街交汇处的公厕里,一位解手的20多岁女子倒在血泊中,昨晚6时被发现时,身上的裤子还没有能够提上去。当地居民反映,这个紧邻路边的女厕所经常遭人偷窥,一年前,还有人男扮女装潜进去。

昨晚6时许,一阵惊叫从铁西区建设中路与兴顺街交汇处的一处女厕所里传了出来,一位女子刚走到厕所里就转身跑了出来,并高呼“不好了,有个女的死在里面了”。

负责该片治安的齐贤派出所民警在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一位首先进入厕所的治安巡防员告诉记者,那个女子位于厕所最里面的蹲便旁边,头朝北面,趴在那里,上身穿着紫色的上衣,下身的牛仔裤刚提到膝盖处,裸露在外的肚子上看到了刀伤,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从其面部及皮肤来看,女子应该在20多岁左右。

记者赶到事发地时,警方已经在公厕外围设立了警戒线,刑警正在里面勘查现场,警戒线外有数百人围观。记者发现,这个女厕所的窗户是由一个下部分不透明、上部分透明的玻璃组成,窗下还有一个用于停放自行车的栏杆。路人翘起脚尖就能看到里面的身影,如果借助铁栏杆的高度,女厕所里的景象就一览无余了。

“这个女厕所经常有人偷窥,很多人都不敢到里面去。”在附近做生意的李女士说。据了解,这个厕所在白天时是有人管理和收费的,但到了晚上,则不再有人收费。

“女子穿的是粉色的高跟拖鞋!”居民们根据最先赶到现场的女子看到的推测说:“从这一点来说,这位女子住所应该离这里不远啊,但却没有人认识她。”

昨晚9时35分,在民警进行勘查现场后,装入袋子的女子被从厕所里面抬了出来,并被殡仪车拉走。至昨晚11时,女子的具体身份仍未确定。(记者于海华)

本报综合报道11月14日,宁夏银川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市民公布新的出租车运价结构调整方案,新方案将于11月20日起执行。

此前据媒体报道,因对银川市政府出台的有关规定不满,7月30日上午至8月1日,该市6800多辆出租车集体停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