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达内暮年之作竟是绝品 34年完成首个帽子戏法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29:01

原来,1991年,趁李前孝长期外出打工之机,当时27岁的古某就和侄子李某开始通奸。7年前,李某将妻子“放鸽子”(即带到外地卖与他人做妻,得钱后妻子再逃回家),谁知妻子一去不归。李、古二人关系更加密切。

2004年奸情败露后,为达到长期再一起的目的,二人于是合谋杀害李前孝。但李某两次持钝器试图杀死李前孝均告失败,两人遂决定“暗杀”。

本报讯广州站东票厅售票窗口昨日做出重大调整,50个窗口全部开始售票,外国人专窗和军人专窗取消,军人可到学生窗口购票。

昨日,广州站东票厅50个窗口全部开窗售票,售票窗口与以往相比有了很大变动。1—5号窗专售深圳方向车票,6—8号为退票专窗,13—20号窗口为学生票专窗,其中13—15号窗口为学生电话订票取票专窗,21—22号窗口专售武昌方向车票,23—24号窗口专售北京西方向车票,27号窗口为襄樊方向专窗,28号窗为韶关深圳方向专窗,46号窗口为无障碍售票窗(残疾人专窗)。取消了外国人专窗和军人专窗,但据有关人员介绍,军人可到学生窗购票。其他各窗口可买到去往其他各城市的车票。欲购六日内车票的旅客可到通通酒店、南站专列等售票点购票。预购10日内车票的旅客则可以拨打订票电话95105105。

随着春运高峰期的到来,东票厅还将加开临时售票窗口,以缓解票厅压力。另外,广州站东票厅电话取票只取学生、革命伤残军人优惠票,其他取票旅客必须到锦汉展览中心、白云路广通(白云路13号)、广园路通通大酒店(广园西路101号)、广南专列(黄沙大道99号)等其他售票点取票。

由于春运期间工作繁忙,车站售票情况随时可能做出调整,有关部门提醒广大旅客及时掌握车站最新信息,以免耽误行程。

昨日下午,担负春运执勤任务的武警广州指挥学院再度增派数百名兵力进驻火车站东票厅和火车东站货场售票点,维护购票秩序,疏导旅客购票,防止不法分子炒票。

记者昨日在火车站东票厅看到,50个窗口前都排起了几十米的购票长龙,往北京方向去的23、24号窗口前排起了50多米的队伍,一直延伸到票厅外20多米。火车东站货场售取票点是目前各大票点中规模最大的售票场所,共设有5个购票等候区和三个购(取)票厅,共有100多个售票窗口,出售全国各地6天内(含当天)的火车票,该处的售票工作今日全面启动,这一售票点有望缓解旅客购票压力。

记者在火车站看到,东票厅通往第七、八、九、十候车室广场的外围摆设着100多坛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不时吸引着广大旅客驻足。归家心切,旅客一般都会提前几小时到火车站候车,时间一长极易疲劳。有点儿花草点缀确实让人感觉几分轻松。

本报讯随着春运临近,广州火车站客流量加大,今天预计客流量将突破8万人次,出现春运前第一个客流小高峰。

前日,广铁集团春运外来工网上团体票订票工作顺利结束,同时开始了送票到企业服务活动。据统计,广东共有4776家企业受惠,60万名外来工没有经受排队奔波之苦,就轻松拿到了春运回家的火车票。

前天早上8点35分,铁路公安押送一箱近5000张去往全国的火车票走出广南售票处。跟随广铁集团劳务工团体送票车,记者首先来到白云区平沙路的一家鞋厂,这家工厂预订了4645张火车票。工厂负责人说,虽然今年比去年多订了1000多张票,但出票率却由过去的83%上升到了93%。随后又来到同德围的万发物流公司,为他们送去了仅河南方向的350多张车票,该公司预订了近800张车票,基本得以解决。公司负责人说,拿到票后,员工们不再担心买票难,没有了后顾之忧,工作起来也安心多了。

记者在现场发现,车票以湖南湖北方向为主,而票价都相当低,到郴州、衡阳、邵阳、新化、永州、武昌的硬座票价分别只要27元、38元、51元、57元、45元和123元。春运期间硬座票价不是要上涨15%吗?为什么这些票会如此便宜?铁路方面解释说,本身临时列车的车票价格就只相当于空调车的一半左右,而且,铁道部在去年12月26日也表示,2006年春运以农民工为主体的临客硬座票价不上浮(直达特快临客除外)。正是因为大批农民工早早拿到返乡车票,一些人立即动身,导致火车站出现客流高峰。

尽管火车站广场受到地铁五号线施工的影响,但春运客流仍畅通无阻。据悉,广州站自1月4日加开一趟广州至郑州的L128次列车以来,日客流量都保持在7万以上。车站方面预计,今天的客流量将突破8万人次,出现春运前第一个客流小高峰。

本报讯春运将至,航空市场出现返乡票、出游票和“单飞”儿童票热销的局面。虽然从白云机场飞往全国热点城市的机票比较紧张,但因各航空公司组织运力加班,大部分航线的机票预订比较容易。

据悉,今年春运出游流、学生流、返乡流交汇,有关部门预计春运高峰将在1月24-26日出现。学生放假和春运日期重叠使得1月14日-15日的机票销售出现小高潮。广州至南昌、武汉、成都、重庆、西安、贵州等线路的机票预订率已超过80%,往郑州、长沙方向的预订率更是达到90%。节前出游已成为趋势,北京、哈尔滨、大连、三亚、海口、丽江、桂林、昆明、九寨沟等成为旅游的主要目的地。另据了解,寒假前往上海、成都、重庆、武汉、南昌、长沙、厦门等地的“单飞”儿童很多。

本报讯从今天起,广州站将再次加开临客,包括广州至武昌的L46次、广州至襄樊的L328次、广州至北京西的L318次和广州至宜昌的L146次,加上4日加开的L128次,广州站今天将有5趟临客开出。

随后几天,省内车站还将陆续开出到外省的临客,其中有:10日,广州东至重庆,广州至汉口;11日,东莞东至阜阳,东莞东至洛阳,东莞东至麻城;12日,广州至武昌。另外,广州至北京西的一趟临客原计划于1月26日停开,由于河南方向客流量大,将延长到27日停开,目的地为郑州。

本报讯为了不让旅客在候车时受冻,昨天火车站广场搭建起一个4590平方米的临时候车区,方便旅客出行。

据记者了解,火车站广场搭建的临时候车区共有九个,以第三和第四候车区之间63米宽的空旷位置为界,分为两个区域。第一到第七候车区为持票旅客候车区,第八、九临时候车区则专门提供给前来车站购票和无票旅客使用。此次,火车站新搭建的临时候车区将往30米台阶移进3米,和去年相比,火车站广场临时候车区向外让出了12米。

为了方便旅客购票,票务中心还在广场东侧和票厅前分别搭建了临时售票区和购票旅客休息区(放客棚),此外,广场区还将修建一系列围栏来维持春运秩序。

据气象部门预测,前一阶段广东连续干旱,春节前天气情况不稳定,加之近期气温突降,为方便广大旅客,火车站迅速启动应急预案,昨天上午开始在东票厅外搭建了11个雨棚,并设置候车座椅、防护栅栏等设施,供广大旅客等候购票休息之用。此外,火车站广场前的大型候车雨棚也在紧张施工当中,目前,主体框架已基本完成,不久即可投入使用。同时,火车站还在候车室增设了临时饮水机,全天候为广大旅客提供饮用开水。

本报讯截至昨天17时,广铁集团电话订票订出车票累计超过45万张,其中广州地区24万多张,深圳地区11万多张,广梅汕地区9万多张,成功预订并取走的车票共30多万张。

据铁路部门统计,从电话订票5日开通到昨日17时止,广州站订出172117张,广州东站订出56273张,广州北站订出3703张,深圳订出83479张、深圳西站订出27154张,东莞东站订出78360张。其中,前日广东境内共售出火车票133988张:广州站57255张,深圳站20412张,广州东站18153张,东莞东站22986张。

与电话订票开通首日相比,近两天订票后的取票率更高,广州地区超过六成的人都在规定的时间到指定的窗口取走了预订的火车票。铁路部门呼吁旅客在订票成功后,应在次日24时前到指定取票点将火车票及时取走。由于一个证件只能订票一次,订票后如不及时取票又不及时取消,将直接影响下一次订票。

昨日,很多电话订票成功的旅客来到广州火车站的售票窗口排队取票,待辛辛苦苦轮到窗口后,才发现原来这里不能取票。铁路部门提醒旅客,通过“普通订票”和“简易订票”不需要到火车站售票厅取票,而应凭有效的身份证件到办理订票取票业务的集中售取票点(广州南站售取票点,通通酒店售取票点,白云路广通售取票点)、铁通公司营业厅和代售点领取,火车站售票厅只受理“特殊身份”如学生、港澳台同胞等订票旅客的取票业务。

本报讯昨日,在郑州开往广州的L127次旅客列车上,活跃着一群特殊的“打工族”——33名身份特殊的列车员,顺利完成了新年的第一趟乘务。这33名乘务员是华南农业大学在校勤工助学的大学生,是今年首批上车的大学生。春运期间,广铁将有2900名大学生担任临时列车员。

2003年春运,广铁集团公司广州客运段开创先河,招聘了400多名大学生担任临时列车员。2005年春运,客运段一次性就从华南农业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招聘了2000多名大学生。到今年春运,前来报名担任临时列车员的大学生仅华南理工就将近5000人,广铁最后招聘了2900名,再次创造历史记录。

据预测,今年春运广铁集团将发送旅客1800多万人次,增开临客164列,仅以每趟列车需增加30名列车员计算,就需要5000余人担当编外列车员。编外列车员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快速上岗?广铁集团广州客运段旅服车间主任路浩表示,大学生知识面广、接受能力强,只需短时集中培训,就能在列车上开展工作。而且大学生外语普及率都很高,在出乘值班时,还能出色地完成列车上越来越多的外宾导乘服务工作。

华农勤工助学管理服务中心姜峰主任介绍,在入选的2900名学生当中,贫困生占70%,其他学生占30%,其中有10%还是富有家庭的子弟。

平时为了别人的孩子忙碌得几乎没有时间好好坐一下的幼师蔡青,这几天的生活突然变得十分简单:早上起来之后,她就坐到湖南省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大厅,在那里坐上十几个小时,等着两天一次的不到20分钟的探视。她5岁的儿子蔡靖突患病毒性脑炎,昏迷已经将近半个月了,在这里接受治疗。

“以前,我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现在儿子重病住院,在重症监护室,我不能陪在他的身边,但是我要守护在离他最近的地方,给他战胜病魔的力量。”蔡青的语气里,透出一个母亲的爱与坚强。为了筹措给蔡靖治病的费用,她的丈夫蔡光辉,除了每两天一次的探视时间准时出现在这里,平时都是在长沙和宁乡的亲人朋友之间奔波借钱。她80多岁的公公,这段时间也天天冒着严寒在宁乡的山村沿门沿户讨钱,最少的那天,老人仅讨到35元钱。

蔡青是湖南宁乡县八一社区幼儿园的一名幼师,儿子患病的时候,作为母亲的她,还在照顾别人的孩子。看着昏迷将近半个月的儿子,蔡青有一种揪心的内疚。对于宁乡城关医院不负责任的行为,她已经无心顾及,都是由她的丈夫蔡光辉在跑。

“……儿子,你一定要醒过来。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大的苦。妈妈没有照顾好你。你快醒过来,妈妈再也不上班了,专心专意地照顾你,教你识字,教你练琴。你说过你长大了挣钱养活爸爸妈妈的,还要给妈妈买房子。你可要遵守你的承诺!”在儿子昏迷的十多天里,蔡青又开始了多年未曾写过的日记。

“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我的儿子却感受不到新年喜庆的气氛,他已经昏迷10天了。宁乡县城关医院对病人不负责任的态度让我感到寒心。好心的记者,快来帮帮我的儿子吧!”1月1日,2006年的第一天,蔡青向《法制周报》记者打来求助电话。在电话里,她几次泣不成声。

接到电话的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在该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大厅里,离监护室门口最近的地方,坐着一对夫妇。他们就是蔡青和她的丈夫蔡光辉。他们靠得紧紧地坐在一起,两个人也不交谈,也不和其他人说话,只是目光定定地钉在眼前的地面上。

看到记者到来,蔡青显得很高兴,似乎想礼节性地笑一下,但是依然没有能够笑出来。两个人都十分憔悴,脸色蜡黄,眼圈乌黑,嘴角上长了水泡。蔡光辉告诉记者:“她一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守在这里,只为了等那20分钟的探视。”说话间,蔡青拿出一叠照片给记者看:“这是我儿子蔡靖健康时候的照片,你看这张,就是他5岁生日那天照的。”照片上面的蔡靖,虎头虎脑的样子,摆着自己设计的造型,十分调皮可爱。

她还拿出一袋崭新的小孩子穿的衣服和一把刚买的玩具冲锋枪说:“等儿子出院,我要把他的旧衣服全部丢掉,全部换新的,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儿子最喜欢枪了,他看到这把枪一定非常高兴。”

3时30分,医院规定探视的时间到了,医生叫家属们进重症监护室探视孩子。蔡青第一个穿上鞋套走进去,和丈夫蔡光辉站在厚厚的玻璃隔离墙外,看着昏迷不醒躺在小小的病床上的儿子。患儿父母们都站在玻璃墙外,或喜或忧地呼唤着自己孩子的名字。在这些呼唤声里,蔡青的声音显得特别深情:“蔡靖,妈妈来看你了,你醒来啊,乖儿子,不要淘气啊,不要跟妈妈开玩笑好吗?妈妈受不了了,你快醒来吧,我的儿子!”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哽咽起来。

短短的20分钟探视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走出探视室,蔡青的心情好多了:“医生说可以做高压氧了,我会有更加多的时间和儿子呆在一起。记得才进医院的时候,我是连厕所都不敢上,生怕儿子需要我的时候医生找我的时候找不到。”她说,那时候,是想看到医生又怕看到医生,想看到医生是希望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儿子的情况,怕看到医生是担心从医生那里得到不好的消息。“坐在外面等的时候,我甚至想我要是医院的清洁工就好了,因为清洁工可以自由出入儿子的病房。那样我就可以和儿子呆在一起了。”

蔡靖的主治医生张医生告诉记者,蔡靖患病毒性脑炎,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时有抽搐。由于脑部有多个病变,所以病情比较重。她介绍,这种疾病主要是通过呼吸道和肠道感染,蔡靖的属于重度感染。根据先前他有的腹泻、感冒症状,可以推断他有呼吸道和肠道感染。日前,蔡靖的病情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眼睛已经能够睁开,叫他名字的时候已经有了反应,能够哭,手脚能够运动,但是还不能说话。至于什么时候能康复,有没有后遗症,可不可以康复,目前还不能确定。他每天的治疗费用在3000到4000元之间。

蔡青讲述了儿子蔡靖生病的经过:2005年12月20日晚,蔡靖突然发烧,还出现流鼻涕和流眼泪的症状。第二天,孩子直嚷着要妈妈,可是蔡青清楚地知道,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在等待着她。因为人手有限,她不去上班的话,一个班二十几个孩子就没有人照顾。于是,蔡青让丈夫蔡光辉带着孩子去宁乡县城关医院看病,而自己则赶往幼儿园。

当天中午,正在幼儿园带孩子们吃饭的蔡青接到了丈夫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孩子已经打了40分钟的寒战,并且抽搐起来。医生给孩子用了镇静剂才让他安静下来,体温曾超过了41摄氏度。由于病情不见好转,蔡靖被转入宁乡县人民医院,但病情仍然得不到控制。至22日凌晨2时,孩子被转入湖南省儿童医院治疗。

从转进医院之后,孩子一直没有醒来。守候在病房外面的蔡青双眼红肿、面容憔悴。讲起孩子的情况,她没说几句话就泣不成声了:“靖靖那天早上起来还吃了一碗面,活蹦乱跳,到中午就不省人事了。我将别人的孩子都照顾得挺好,可是,没想到对自己的孩子却失了职……”

原来,蔡青急着去上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孩子的病情那么严重。等她赶到医院时,孩子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红点,病情加重了。

蔡青说,她从小的志向就是当一名人民教师,但是1993年高中毕业后,因为几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考虑到家庭贫困,她没有再读补习班,而是继续坚持自学。

村上看到她的上进,安排她当了小学代课教师,专门带学前班。后来,她成了一名受人欢迎的幼师,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

2005年下半年,她被聘到位于宁乡县城的八一路社区幼儿园。该幼儿园的园长唐和平告诉记者:“蔡阿姨在我们这里很受孩子和家长们的欢迎,一个人带一个有20多孩子的小小班,很有耐心,也很有爱心。这些孩子都还只有一两岁,很容易就尿裤子了,她总是很勤快地帮他们换好烘干。她性格特别好,对孩子有一种天生的爱心,从来就不对孩子粗声大气,最小的孩子她也是跟他们讲道理。她每天上班非常准时,下班后总要把小朋友的桌椅和活动场所收拾得干干净净。她的工作在家长中间有口皆碑,好多家长听说她儿子重病,都替他着急,每天来送小孩都问起她。”在幼儿园的教室里,唐和平拿起一个红色的袋子说:“这个就是蔡青的,那天她听说儿子重病后,到医院就一直没有过来拿。”

目前,蔡靖转到湖南省儿童医院已经十多天了,但是他还没有醒来。现在,除了担心孩子能不能醒来,醒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这些问题,年轻的妈妈还要为高昂的医药费担忧。

蔡青的工资是每月400元,她丈夫蔡光辉在工地上做事,酬劳也不高。出身农村的夫妻,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外出打工。因为蔡光辉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有多种疾病,为了治疗,家里基本上没有什么积蓄。而孩子在医院这几天就花了4、5万元,为此,夫妻俩几乎找遍了所有能够借到钱的亲戚朋友。

蔡光辉告诉记者:“我父亲已经80多岁了,看到孙子病重住院,他除了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之外,这几天还外出讨钱。可怜他在农村里面最少的一天才讨了35多元。”说到这里,这个30多岁的汉子哽咽不已。他说,他现在是到处借钱,有时候碰到别人面有难色,他就放下面子哀求:“只要孩子能够醒来,我是什么都不顾了。”

孩子是父母的心尖肉。看到孩子受着病痛的折磨,慢慢冷静下来的蔡青和她丈夫回想起孩子就诊的过程,觉得宁乡县城关医院对他们的孩子太不负责了。

蔡光辉告诉记者,在护士给儿子输液的时候,儿子突然发生寒战,脸色一下子变得乌青。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却找不到医生。原来,接诊的李医生已经回家吃饭去了,其他医生也找不到。

“当时,李医生在电话里告诉我:‘是药物反应,把药停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李医生过来开了“地塞米松”和“安定”,可是用药之后,病情还是没有缓解,孩子的体温曾一度上升到41、5摄氏度。“当时,我儿子躺在床上,摸着我的脸说:‘妈妈,你怎么有四只眼睛,两个嘴巴,四个鼻孔?’我吓坏了。这时候,另外一个医生过来说这不像是药物反应。我吓坏了,赶紧抱着儿子赶到宁乡县人民医院,当晚又赶到省儿童医院。”蔡青说。

蔡光辉说:“宁乡县城关医院存在三个问题:首先,他们最初根本就没有诊断出我儿子得的病是病毒性脑炎,错误的诊断和治疗加重了我儿子的病情。我儿子在城关医院总共治疗的时间大概只有4个小时,在我儿子出现紧急情况的近两个小时里,我们在医院里却要么找不到医生,要么又找不到护士。他们拖沓的工作延误了我儿子的最佳治疗时机。而且,给我儿子治疗的李医生,竟然是骨伤科的医生。”

蔡光辉越说越气愤:“更加令人人气愤的是,到现在为止,城关医院都没有给我们提供病历。当初治疗的时候我儿子现在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城关医院负有直接责任。我觉得,城关医院的这种作风,对我的儿子、对我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犯罪。”

1月3日,记者来到宁乡县城关医院。记者首先拨通了该院胡院长的电话。记者要求对方提供当事的李世良医生的电话,或者通知李医生来接受记者采访,对方回答说李医生不上班,也没有提供李的电话。在记者的要求下,胡院长答应当天下午到医院,可是后来对方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该院一位姓周的副院长告诉记者,出于人道,他们已经在全院募捐了2000元给患方,并且已经将该事件上报到卫生局。记者试图请对方就相关问题作出解释,对方要求记者到县卫生局去了解。

在该医院的张贴栏上,记者在蔡光辉的指认下,看到当事医生李世良的照片下,赫然写着“骨伤科主任”的字样。

宁乡县卫生局参与了该事件协调的业务科徐科长接到记者的电话,十分不耐烦地说:“他们(患者家属)还要怎么搞?不是已经给了他们2000元了吗?”蔡光辉听到这句话,十分气愤:“2000元,那能够起多大作用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