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种族骚乱已扩散至多个村镇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3:10:02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最近也看到了很多报道。有一些媒体和人士就GOOGLE和YAHOO的有关情况对中国进行批评和指责,我想他们可能对中国在互联网方面的政策并不清楚。中国政府一直十分重视互联网的发展。大家都在中国生活,相信大家对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发展,包括对互联网用户的迅速增加等事实非常清楚。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已有70多万个网站,约有1.1亿网民能顺利、迅捷地在网上获得信息,这些数字还会继续增加。互联网的普及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便了人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但与世界各国所面临的问题一样,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同时,网上也出现了一些有害的甚至违法的内容,其中有些内容危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各国在这方面都有自己的政策和法规。同样,中国政府也依法对互联网进行管理,尽可能限制那些违法、违背社会道德,尤其是对青少年有害的内容在网上传播。这样做的目的是维护广大公众的利益,是合情、合理和合法的。外国公司如要在中国进行运作,也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

问:哈萨克斯坦一家媒体不久前载文称,中国在利用从新疆流到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跨界河流时未考虑哈的合法利益,中哈关于共同利用水资源的计划也未能得到落实。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你提到的问题是中方历来十分重视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国土面积广阔的国家,我们与诸多邻国有跨界河流。中国一贯高度重视跨界河流的公平合理利用及水资源保护问题,对跨界河流采取保护和利用并举的政策。我想你应该注意到中国政府正在落实科学发展观。中国政府将本着负责任的态度继续在跨界河流问题上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不损害邻国利益,与有关国家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问: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昨天报道,美国向中国转交了关于朝鲜非法金融活动的一些证据,之后中国向朝施压,要求朝停止有关金融活动。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实际上,第五轮六方会谈第一阶段会议后,金融问题已成为影响会谈进程的一个主要问题,对会谈进程产生了负面影响。经过中方的积极斡旋,中、美、朝三国上月18日在北京进行了一次接触,就有关问题进行磋商,我想这样的接触对推动六方会谈进程是有益的。目前,六方会谈还未恢复,中方希望各方以大局为重,相互尊重,加强对话和沟通,尽快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为推动这个进程,中方一直与有关各方保持联系和沟通,也在做有关各方的工作。中方将继续这样做。

问:你对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竞选联合国秘书长有何评论?中方是否将推出自己的候选人?

答:秘书长是联合国的最高行政长官,在国际事务中地位非常特殊,作用十分重要。我们多次讲过,亚洲国家已经有34年没人担任这一重要职务,中方坚定支持亚洲国家人选出任下一届联合国秘书长。我们希望亚洲各国加强相互理解与合作,确保下届秘书长从亚洲国家中选出。中国没有推选人选接任下一任秘书长的计划。

问:你对刚结束的中日战略对话有什么评论?中国近期有没有同日本进行外长级会谈的计划?上周一些报道说,美国指责一个法国公民和一个台湾居民试图向中国出口一些先进武器,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戴秉国副外长本月9日开始对日本进行访问,10至11日同日本外务省次官谷内正太郎举行第四次中日战略对话。双方在坦率的气氛中,就如何处理影响中日关系的重要问题交换了意见。戴秉国副部长在日本期间还会见了10来位日本政府官员和政要。至于下次战略对话何时举行,目前我还没有这方面消息。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这种说法完全是无中生有。中国军贸产品进口有一套严格的审查和监管程序。中国军贸进口企业不会向任何无法提供合法有效文件的客户购买任何军贸产品。

问:今天在美中贸易论坛上一个美国代表说,胡锦涛主席和布什总统将会在4月24日会见,你能否证实?

答:中美双方都在积极地为胡锦涛主席上半年对美国的访问做准备,我们会继续做出努力确保这次访问取得成功,达到预期的目的。至于具体什么时候能成行,还有待于双方通过外交渠道确定。有确切的信息之后,我们会按照惯例及时向大家通报。

问:日本警方称,日本一家专门制造精密仪器的公司去年对中国出口的高科技产品最近出现在利比亚。日本政府认为是中国把高科技产品转移到了第三国,而这不是在合同之内的。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条报道我也看到了,是指日本警方搜查了日本三丰公司,警方指称这家公司向在中国的日本企业提供了这样的仪器。据我们了解,这件事与中方无关。具体问题请你向日方提出。中方在不扩散问题上的立场是非常清楚的。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中方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的成员国,坚定地履行自己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问:一个美国官员说,几个月前中国曾要求朝鲜停止金融方面的非法活动,这就意味着中国承认朝鲜进行了一些非法金融活动。你能否证实?

答:这样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事实是金融问题已经成为阻碍六方会谈进程的一个问题。中方为推动有关各方通过对话解决这个问题作出了积极努力。上月18日,中国、美国和朝鲜三方一起就这个问题进行了磋商。这对有关各方增进相互了解是有益的。我们希望有关方面能够继续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解决这个问题,使六方会谈尽快复会。

本报讯(记者陈俊杰)看到有人偷窃女同学背包,首都经济贸易大学19岁的大学生秦占丰冲上前抓住一名小偷,无法脱身的小偷掏出刀冲着小秦的肚子连扎3刀,小秦不幸身亡。昨日上午,涉嫌杀害小秦的两名主要嫌疑人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时推翻之前供词,否认杀死小秦,均指责是同伴所为。

根据公诉机关的证人证言和相关指控,去年4月29日晚7时,秦占丰陪同两名女同学回家,路过丰台区一座过街天桥时,恰逢艾某、库某和依某酒后出来闲逛。这时,艾某悄悄走到女同学周某身后,打开她的双肩包,试图盗取财物。这一切被不远处的秦占丰看在眼里,他立即冲上前抓住艾某,并与其厮打起来。

“那男的抓住我的手,跑不掉了,我害怕被抓住。”昨天,艾某在法庭上说,他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尖刀,朝着秦占丰的肚子扎了一刀。但艾某认为,这一刀并不致命。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受伤的秦占丰捂着肚子跑开,却被艾某的同伴库某追上连扎两刀,秦占丰没跑出多远就倒在路边。被送到医院的小秦终因心脏破裂死亡。

2005年5月3日,艾某在丰台郑常庄继续行窃时被抓获。根据艾某的交代,警方远赴新疆,将库某和依某抓获。

库某在法庭上称,自己并没有扎小秦,“我拿了刀,但没用过,我追他是为了推他,让他跑得更远。”小秦的父亲和首都经贸大学的老师参加了昨日的庭审,而他的母亲担心受刺激没有出庭。据首都经贸大学魏老师介绍,小秦牺牲后被学校授予“见义勇为共青团员”和“优秀大学生”称号。丰台区政府还追授他为“见义勇为积极分子”称号。

新华网呼和浩特2月14日电(记者汤计)记者14日从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了解到,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云争气,因吸食毒品和在当地零售批发毒品,于2月11日被警方擒获。目前,云争气一边在戒毒所接受强制戒毒,一边在接受警方调查。

据自治区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宋建新介绍,云争气现年54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思想空虚、精神颓废、生活腐化的云争气,开始吸食毒品寻求刺激。2000年以来,由于经济上的入不敷出,他开始以贩养吸,且“生意”愈做愈大,成了当地有名的两大毒枭之一。

2005年11月,土左旗另一个毒枭因过量吸食毒品死亡后,云争气便开始垄断土左旗的毒品零售及零售批发市场。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出租车司机说:“这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群众敢怒不敢言。”据出租司机介绍,土左旗的“瘾君子”们几乎天天去云争气家买毒品,这些人打车不给钱,司机如果拒载非打即骂。

1月17日,自治区禁毒总队接到群众的举报后,立即采取行动布控。经过十几天的监控,在今年的2月9日,公安机关不仅掌握了云争气吸贩毒的犯罪事实,而且还摸清了向他提供毒品的“上线”毒贩。2月11日,警方在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城关镇、内蒙古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土默特左旗等三个地方同时采取行动,一举将云争气和他的“上线”毒贩杜新亮擒获。

宋建新介绍,在搜查云争气的办公室时,又当场逮着3个购买毒品的“瘾君子”,其中一人承认前来买毒品,另两人尿检呈阳性。目前,这起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完)

本报讯(记者郭锋)昨天上午9点左右,一男子从建外大街6号楼1单元7层跳下,当场身亡,勘查人员称死者为自杀。

建外大街6号楼就在建外大街南侧临街处,即将拆迁,死者是从临街一侧窗户坠落的。在6号楼1单元楼下开小卖部的张女士说:“上午9点多,我听到外边有人喊跳楼,我从店里扭头一看,楼下已经躺着一个人。”

上午10点,记者赶到时,民警已经在街边拉上了警戒线,并用绿色帆布盖住了死者尸体。半小时后,法医进行了初步检查,死者脸上也满是血迹,而死者身穿的衣服非常破旧。约11点,死者被拉走。

随后,记者来到了6号楼7层,出了电梯就能看到楼道里都写着“拆”字。在窗前还可以看到7个烟盒以及散落一地的香烟和烟头。勘查人员称,从窗户的大小和高度以及周围情况看,可基本断定自杀;死者20多岁,但身份尚无法确认。住在1单元705的金先生指着窗口前说:“早晨我9点多起床一看,楼道里就那样了。”金先生说,6号楼住户大多搬走了,整栋楼即将拆迁。

建外派出所的一位民警称,建外大街比较繁华,有些人会“选择”在此跳楼,一年来已经有五六回了。目前此事已经移交朝阳分局处理。

近日,美国以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动物园为首的几家动物园通过媒体叫苦,表示大熊猫租金昂贵,动物园财政不堪重负。亚特兰大动物园园长丹尼斯·凯利于本月12日通过《纽约时报》表达了上述立场。记者昨晚连线亚特兰大动物园,该园公关部负责人证实了这一消息。

据《纽约时报》这篇题为《大熊猫吃空动物园金库》的文章报道,美国动物园养大熊猫投入巨大,以亚特兰大动物园的“伦伦”和“洋洋”为例,它们吃的是昂贵的全素套餐——每只每天84磅(大约40公斤)的竹子;4人团队24小时专门轮流伺候。

亚特兰大动物园一对熊猫每年的租借费为200万美元,如果熊猫在美期间生下了熊猫幼仔,平均每年租金增加60万美元,而且两年后熊猫幼仔要交还中国。除此之外,每个动物园还要每年另外支付100万美元用于美国与中国大熊猫研究和保护计划。中国和美国动物园的租约多半为10年,合约总价值约合8000万美元。

租借费成为令动物园头疼的大负担,亚特兰大动物园园长丹尼斯·凯利目前决定联合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和孟菲斯动物园一起与中方谈判,要求调低租借费。“如果没有谈判的余地,我们不得不忍痛把大熊猫送回中国。”

凯利表示,养熊猫的费用甚至比大象还要贵5倍。在佐治亚州,有400人自愿在家后院种竹子供熊猫享用,动物园还派6名专人,每周6天穿梭于佐治亚州各地收割竹子。根据凯利的统计,从2000年到2003年,在展出收入和开支相抵之后,四家动物园已经在9只熊猫身上累计亏损了3300万美元。

“没有一个动物的魅力可以和大熊猫相比,为了看熊猫,人们甚至半夜起床。”圣地亚哥动物园熊猫部主管林德柏格如此描述美国民众对大熊猫的热情。两个月前,去年7月出生的熊猫“泰山”在华盛顿国家动物园首次亮相,两小时内动物园卖出13000张门票,eBay拍卖网上的票价也飙至200美元一张。

但一年后,动物园观众人数减少,可养大熊猫的花费却丝毫不减。孟菲斯动物园园长布拉迪说:“第三年还能达到收支平衡,之后游客大减,就开始赔钱。只有熊猫幼仔诞生,游客才会再次暴涨。”

就美国动物园叫苦“大熊猫租借费高”的问题,记者昨天拨通了国家林业局的电话,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消息有耳闻,但尚未接到任何来自美国官方的交涉。”该负责人表示,“美国动物园只是通过媒体表达他们的意见,并不代表官方的立场,所以中方目前也不会有官方表态”,但他表示,林业局方面会搜集相关信息,积极跟进事态进展。晨报记者王娜

时下,在一些大中城市的街头巷尾、车站码头,总能看到很多高薪招聘男、女公关的信息。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陈斌(化名)看到这样的小广告后,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不想却掉入了一个个陷阱。一天,笔者跟随陈斌,进行了实地暗访和调查———

这些招聘小广告小的两寸见方,大的一尺见方,有的直接用毛笔在红纸上书写,有的是电脑打印的,其共同特点是:招聘对象不需要学历、不需要工作经验、年龄18~27周岁,男女不限;招聘单位大都是酒店、夜总会、俱乐部;待遇都很高,日薪500~2000元,可兼职,薪水日结。这些小广告贴在公交车路线的指示牌上,有的把指示牌上的信息也遮住了。

大约5分钟后,一个东北口音的小个子向我们走了过来。他在确认我们是来应聘的之后,领着我们走进了某饭店。

李先生提出首先必须要看身份证(其实是确定应聘者是不是外地人),他把身份证号码作了记录。得知陈斌要应聘男公关后,开始介绍说:“男公关就是男三陪,陪女性聊天,为女性提供特殊服务。要求思想开放、能吃苦,但工资很高,愿意做吗?”

填好表后,李先生要陈斌先交50元档案费,后又要交一个月的管理费300元,如果没有的话,也可以将身上贵重的手机或值钱的物品押上。陈斌说没有手机,也没这么多钱,能否少交一点。

“一分钱也不能少,要是不够,你先把钱凑齐了再来上班。”李先生边说边做要撕毁登记表的样子。

“肯定安全,要不怎么开这么大的公司,而且你要是跟客人出去的话,我们都有人护送到家。”李先生“自豪”地说。

听了这些话,陈斌表示可到朋友处借点钱,请他不要撕登记表,保证晚上能够上班。

我们出来转悠了1个小时,到李先生处又交了300元,陈斌就算是“面试”合格了。李先生随后把陈斌交给刚才领我们进门的操东北口音的那个小个子。

“我带你去见你的领班。哥们儿,你第一次做没经验。都在道上混,得会来事,是吧?我建议你给领班买条烟,算是见面礼。”

“你不表示表示,我实在无法在你的领班面前替你说话。你要是这样匆匆忙忙去上班,以后对你肯定没好处,你说是吧?”小个子边说边停下来给陈斌讲“做人”的道理和“道上”的一些规矩。

见不到领班,当晚陈斌就不能上班。最后,陈斌将身上仅有的90多元全部掏了出来,小个子又自做“侠客”,替陈斌垫了10元钱,买了一条“三五”牌香烟,还要陈斌赚了钱后不要忘了他。

3分钟后,小个子出来了,把陈斌交给了一个梳着分头的小伙子,称那个小伙子就是陈斌的领班,说完,小个子低着头走了。笔者看到,小个子走时怀里揣着陈斌买的那条烟。

5分钟后,出来一个操河北口音的高个子。高个子拿了一张购物券,让陈斌去给领班买两个汉堡。陈斌表示身上的钱已花完,高个子没再坚持就进了房间。

20分钟后,领班出来了,交给陈斌一张纸条,让陈斌按纸条上写的地址再去找人。纸条上写着“出门坐×路公交车到××下;再坐×路公交车,到××下。下车后20:50打13×××××××××到××夜总会找黄经理。”

走到酒店门口,碰上了小个子,小个子说:“这是路费。”说完把8元钱塞给陈斌后扬长而去。

这时,××夜总会门口聚集了十多个像陈斌一样的年轻男孩,三三两两地转悠着。笔者走过去试图与他们搭话,可他们一个个都走开了。据陈斌讲,他第一次来时,这样的男孩有20多个,而且,夜总会只对男人收门票费,女人一律免收门票费。

十多个男孩被带到酒吧里,出来一个五大三粗的东北大汉。他瓮声瓮气地说:“要上班得先交1000元押金。待遇是,工资每人每天晚上2500元,公司扣除500元管理费,个人可得2000元,另外,小费是自己的。”

这些应聘者大都是进城打工的外地人,没有一个能接连拿出这么多钱,笔者带着陈斌虽是有备而去,可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只好作罢。东北大汉继续说:“如果今天拿不出,明天带了钱再来上班。今天晚上你们可以在大厅里玩一玩,也可现在出去。”说完撇下了十几双惊愕的眼睛,扬长而去。

据知情人士介绍,以前曾有人发现上当后找李先生讨回损失,不想遭到对方的毒打。如今身无分文的陈斌想去报案,可有人说,这帮人已经形成了黑恶势力,报案也不管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