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裁一场比赛吹4点球 厦门点球帽子戏法3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8:32:48

截至目前,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法庭申诉还没有结束,这期间他被关在拘留所。估计到今年年底,申诉程序才能结束。按照判决结果,霍多尔科夫斯基和列别捷夫最迟今年年底去监狱服刑。

“集合!向左转!齐步走!”当记者随同俄罗斯同行到来时,第13监狱的警官们正在劳教犯们那整齐的列队前,迈着标准步伐,做着示范动作。

狱中的道路清扫得干干净净,道牙子刚刷过黑白漆,花坛里的玫瑰正在争芳斗妍。犯人们穿着清一色的蓝裤子、蓝衬衫、黑皮鞋,头戴便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我们已经作好了迎接俄罗斯前首富的一切准备。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能在恩格斯呆上7年(从他被监禁之日算起),这里无疑将成为他的第二故乡。”负责接待的中校警官鲍里索夫告诉记者。

鲍里索夫说,“我们将给霍多尔科夫斯基安排一个好地方。虽然各宿舍的床位都已经满员,但我们会尽量给他腾一个单间。让他适应一段时间之后,再安排室友。他得学会过集体生活,否则,日子是很难过的。”

一眼望去,12栋宿舍楼井井有条。除了劳动和集体活动之外,这里是犯人们睡觉和度过休闲时间的地方。记者发现,在每栋楼旁边都有一个小院,配置有单杠、双杠和一排长条椅。

在鲍里索夫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厨房。厨师弗拉基米尔介绍说:“这里就是公用食堂。我们这儿的伙食不赖,过节时有蔬菜色拉。等霍多尔科夫斯基来后,我们也不打算给他搞特殊化,他得和大家共用餐桌,吃一样的伙食。”

鲍里索夫强调:“霍多尔科夫斯基也有可能不吃公共伙食。其亲属会给他送来一切食品。但他必须得到食堂就餐,这是制度。”

据鲍里索夫介绍:“2005年新年前夕,犯人们自己动手,把亲属们送来的甜食、饼干、华夫和炼乳等都收集到一起,做成了一个130公斤的特制蛋糕。大家欢聚一堂,共同品尝这一大蛋糕来庆贺新年。当时,这件事曾轰动了全国。”

第13监狱的管理干部对犯人的发型并不在意,这里可以留长发,也可以剃光头。理发师马克西姆会做各种发型,对犯人们一律免费。

负责浴室工作的狱警奥列格说:“等见到霍多尔科夫斯基,我会问他喜不喜欢这里,要是他想在物质上援助我们,我们肯定不会拒绝。正好,这里的脸盆不够用,有许多设备需要更新……”

“教堂的大门对霍多尔科夫斯基是永远敞开的,我们都是有罪之人……”教徒阿列克谢在送记者出来时说。

俱乐部里,一些犯人正在舞台上排练节目。狱警米哈伊尔兴奋地说:“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会唱歌或是弹乐器,我们就把他编入演唱队。要是他什么都不会,就把他编入马戏小组。”

活跃分子伊万插嘴说:“我们会给霍多尔科夫斯基让出一个下铺、靠窗子的位置。我得告诉他,这里是一个特殊的社会部落,一切都是平等的。不管以前有多么高贵,到了这里就和普通人一样,跟大家没什么区别。第一届国家杜马议员沃尔科夫也曾在这儿呆过,他工作起来很卖力。霍多尔科夫斯基要是不会唱歌,我们可以教他。”

据鲍里索夫介绍:“犯人的月工资是1000卢布,其中500卢布作为生活费,其余的就用来买烟、茶或其他食品。监狱里有个商店,但不收现金和信用卡。犯人所有的开销都从私人户头扣除。犯人手里不能有现金,他们的亲属给钱,都得转账。要是有人犯规,要被罚禁闭。在禁闭室里不能抽烟、不能读书、不能写东西,也没有工资。”

监狱里还有一片饲养场。鸡、鸭、鹅、兔子样样都有,还养有几百头猪。管理人员解释说,这些禽畜都是给犯人食堂准备的。要是霍多尔科夫斯基愿意与动物打交道,可以慢慢适应他们的气味。饲养场边上有一个大菜园子,种着香菜、荤香、西红柿和黄瓜等。

鲍里索夫带着满足的神情说:“您看,这里周围的自然环境多好!树林、草地和小鸟……霍多尔科夫斯基在这里不会感到寂寞的。我们是俄罗斯的模范监狱,这里不准打人。”

“我们监狱把犯人分为三等进行管理,所以他们胸前有三种标志:性格狂暴的,是绿色;有逃跑倾向的,是红色;正常的是黑色。不过,逃跑在这里是不可能成功的。”鲍里索夫一边走一边介绍说。

医疗所离生活区不远,这里24小时有医生值班。原来有牙齿美容科,因为需要花不少钱去申办许可证,只好停业,现在的口腔科只能止疼和拔牙。“要是霍多尔科夫斯基肯帮忙,牙齿美容科很快就能重新开业。”医务主任卡瓦廖夫说。

据俄媒体报道,第13监狱应该算是不错的监狱。但是,除此监狱之外,为了能揽到霍多尔科夫斯基这位有油水的“客户”,俄罗斯尚有多家监狱的行政领导都在暗中较劲。从铺设柏油路、买电脑、到装备超现代化的成套设备等,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到了霍多尔科夫斯基慷慨捐助之上。

20余年医疗市场化改革至今的这一结果,使得中国医改重新站到了十字路口。

病人们需要“豪华套餐”还是“经济方案”?中国的个别医院,开始给那些看不起病的人提供最经济的治疗手段。其成功实践似乎证明,医疗费用并不是没有降低的可能

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坐在走廊尽头的椅子上,双手抚摸着孩子的头。男孩脸色苍白,手里玩弄着一把不锈钢勺子。

下午五点钟,阳光逐渐退去。走廊里,不断有抱着孩子的女人来回走动,她们从阴影里走出来,走到阳光里。几分钟后,安静地排成一排,坐下来。

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第二病区。这里住着20例儿童白血病患者,最大的不超过13岁,最小的只有两岁。

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医院的消毒时间。母亲们终于有机会可以小声交流一下彼此孩子的病情。坐在走廊尽头的那个女人,却始终一言不发。

这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正在经受着一场考验,他们选择了一项“比较省钱”的治疗方式。

今年5月19日开始,刚刚过完两岁生日的儿子高烧不退。一周后,陈丽萍把孩子从老家接到东莞,医生诊断,孩子可能得的是白血病。需要准备10万元。

6月6日,她抱着儿子来到了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当时,孩子已经高烧18天不退。

她和她的丈夫当时都绝望地认为,白血病是治不好的,儿子活不过三个月了。

那一夜,远在江西的孩子爷爷在电话中说,要让孩子好好活下去。第二天下午,这两口子抱着孩子重又回到了医院。

“白血病已不再是不治之症。”中山医院儿科副主任罗学群的话让他们看到了些许希望——目前,白血病在国内的治愈率达到80%以上。

这种复杂的化疗,需要昂贵的费用,国内采用的BFM化疗方案,一般情况下,他需要10万元左右。

这让罗学群想起了5年前来自广东花都的一对夫妇,他们的孩子也是相同的病。同样掏不出10万元的父亲几次要给医生下跪,求着医院治疗。

当时的情景让罗学群至今难忘。从医多年来,见到因为没有钱,主动放弃治疗的人不在少数。有确切的医学统计是,中国每年白血病新发病2万人,其中儿童患者约占三分之一。在这2万例患者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治疗,而其余几乎全部是因为负担不起高额的治疗费用被迫放弃。

但那一次罗学群做出了一个选择。他把门关上,私底下与孩子的父亲进行了一段对话。

我这里有一个方案,考虑了很久,按照现行的方案有八成把握治愈,我这个方案有七成把握。如果治愈至少能比现在的方案便宜一半。你们放心吗?

孩子的父亲几乎不假思索地同意了,而罗学群却始终心存忐忑:在国外,医生这样做是违法的。

大多数西方国家有医疗委员会,任何未经该委员会批准的治疗方案,都属违法。而在国内,这种做法到底是对是错,连医生都说不清楚。他只记得孩子的父亲说,你放心治,出问题了我们不怪你。

4个月,花费了2.4万元,孩子出院了。现在他已经9岁,每年还来医院做一次检查。

由此开始的5年里,罗学群以相同的方案成功治愈了20例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儿童。平均费用不超过3万。

经济方案的核心部分与标准方案大致是相同的,都是利用联合化疗的方法,尽可能消灭白血病细胞,恢复骨髓造血功能。同时,化疗期间尽量少损伤正常组织,减少治疗晚期的后遗症。

在医学界,医生们认定白血病费用昂贵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繁杂的检查费用,其中有一些属于可有可无,这在经济方案中被省略或合并。

在孩子住进医院的第一周,按照标准方案至少需要做两项检查:一是分子遗传学试验,一是免疫学检查试验。两项收费差不多都在1000元左右,在经济方案中被省略或者推迟。即,到必须做的时候再做。

二是在化疗期间造成感染的治疗费用。很多时候,在化疗期间,孩子体内白血胞减少,抵抗力差,一些很细微的感染就会引起严重的后果。在标准方案中治疗往往是与抗感染同时进行的,采取多种药物包围疗法,动辄花费上万元。而在经济方案中,医生们尽可能减少来自外部的细菌,当遇到感染的时候,他们也多采用最经济的药物。

罗学群举例说,每次化疗结束后,多数孩子都会出现高烧症状。有一种最简单的办法,只要给孩子肛门塞一种退烧药就可以了。可是,现在很多医生提出用抗生素,而且廉价的青霉素早已被弃用,必须用“特兰欣”或“舒服申”等特效抗生素,甚至有时候采用多种抗生素包围疗法。这是最省事也是最奢侈的疗法。比如“特兰欣”,进口的一支100多元,每天打三支。而“舒服申”每针150元,一天要两针。按照标准方案,遇到孩子发烧,每天花费上千也就不足为怪。

由于医生对于外部环境的控制,陈丽萍的孩子在整个三个月的化疗期中仅出现了两次高烧。第一次出现在进入诱导疗程后的第3天,为了保险起见,医生们给孩子用了一种国产抗生素——“利君特舒”。这种药国产的一支20元,同类产品进口的要100元左右,但疗效差不多。每天注射两支,用药4天后,孩子高烧得以缓解。

在标准方案中,医生还每天给孩子注射一种提升白细胞的药物。这种名为吉粒芬的药物,国产的一支为80元,进口的要300多元。在经济方案中一般情况下如需要只用国产的。

五花八门的辅助药物,也是治疗的主要开销。此类药物品种繁多,有护心的、护胃的、护肝的、护肾的……而医生们在采用这些辅助药物的时候,也有理由:化疗药物差不多等同于毒药,如果不用这些辅助药会对人身体有很大损害。但实际上,这些辅助药,除了化疗开始阶段时需要适量使用以免对身体有刺激外,以后疗程则可视具体情况而定。

另外,很多医生在治疗过程中都给孩子们开一些改善人体状况,增强免疫机能的药物。而事实上,医生们都明白,此类“万金油”性质的药,虽有改善免疫功能的作用,但实在不是治疗的必备药,也对治疗结果没有直接关系。以“贞芪扶正颗粒”为例,这种药出厂价仅为几元左右,在医院却以高出其出厂价6.5倍的价格出售。

按照标准方案,前期差不多需要半年的时间,而经济方案则把时间控制在了4个月之内。这也省下了一笔不小的开销,在医院,每日住院费用就是100元。而在经济方案中,医生们规定,孩子在不接受治疗的时候都可以回家休息。

8月16日,孩子度过了最为危险的三个月,在进行了40多天联合化疗之后,治疗进入了尾声。当时的花费是2.3万元,医生告诉陈丽萍,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以后属于维持阶段,每天服药,每周来做一次复查。

这个女人从电视上看到,这家医院治疗儿童淋巴细胞白血病有省钱的办法,特地从浙江丽水抱着孩子赶来。

成熟的大发卷,梅红色的唇,妩媚的眼……风头浪尖的黄圣依在《南方体育》的镜头前确实是性感撩人的。

《功夫》后黄圣依被定位成清纯的小姑娘,但包裹在这副躯壳下的,是一颗反叛的心,于是她成了旧规则的打破者和新规则的建立者。

眼前的黄圣依,俨然是一个落落大方的小女孩,坐在化妆镜前,任造型师梳妆打扮。那份恬静让人想起遥远的童年,天生懂得自爱和美的小女孩在认真地让妈妈给自己扎起两条麻花辫……

但是很快,造型师的手中就塑造出另一个黄圣依——成熟的大发卷,梅红色的唇……这时已经完全是另一个她,一个更加细节的她,从整齐的发丝到脸上细腻的皮肤,乃至举手投足,都是一个考究、精致的上海姑娘。而这也正是黄圣依的神话,从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姑娘走上星光灿烂的红地毯,不需时空转换,一切只在瞬间。

现在每天的娱乐版都能看到黄圣依的名字,她泪眼涟涟的模样更让人心生爱怜。但在《南方体育》的镜头前,她始终自信满满,妩媚多情。

刚结束的由电影频道《中国电影报道》和《时装》杂志发起的“2005女星新势力”评选揭晓颁奖典礼上,黄圣依、张静初、刘亦菲等五人从14位提名女影星中胜出,获得“2005新势力女星”称号。

为何被称作“新势力”,抛去时尚媒体对于“强势女人”、“She势力”的名词炒作意图,就黄圣依本人而言,凭借一部《功夫》迅速走红并不是她最值得炫耀的神话,难能可贵的是她对许多事情平静面对的心态。这一切正好符合生于八十年代的个性特征:我行我秀,不受到各种世俗的羁绊,更加透彻和快乐的生活着。因为这种洒脱和自由,使得娱乐圈里原有的许多潜规则在这样一群新人类面前逐渐地失去了效力,于是,黄圣依们变成了旧规则的打破者和新规则的建立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