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梧州部分城区遭洪水淹没 水利局长被停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3:45:07

2004年基辅“橙色革命”后,俄罗斯在西部最重要的战略枢纽乌克兰已表现出确定不移的“脱俄入欧”的倾向,夹在乌俄之间的弹丸小国白俄罗斯的地缘重要性骤然提升,一下子成了俄罗斯在西部的最后屏障。

紧接着,2005年“颜色革命”在独联体内部蔓延,明斯克街头也出现了亲西方的反对派要求卢卡申科下台的抗议游行。这让紧邻的俄罗斯统治者揪心不已,因为白俄罗斯一旦也变了“色”,那么革命的下一个对象很有可能就是克里姆林宫的主人。

所幸卢卡申科表现出了他的强人本色,明斯克与莫斯科遥相呼应,终于使白俄罗斯成为“颜色革命”中唯一没有经受大的内部动乱的国家。而且卢卡申科在涉及俄罗斯切身利益的基辅“橙色革命”中,坚定地站在克里姆林宫一边,这也让莫斯科对这个小伙伴又恨又爱,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尊重来仔细处理与这个小国强人的关系。

卢卡申科再次以高票当选,对莫斯科来说,无疑是在2006年结束2005年“颜色革命”的一场收官之战。白俄罗斯反对派列别吉克在接受《经济学家》访问时就说,“普京也许并不喜欢卢卡申科,但他更不喜欢发生革命”。

卢卡申科之所以能够在看上去绝难说是平等的俄白关系中以平等的姿态与“老大哥”打交道,根本的原因在于白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的重要地缘位置。

由于东欧和波罗的海诸国在苏联大厦坍塌后纷纷“反水”,北约东部边界已直抵俄罗斯的西部战略底线,白俄罗斯现在已成为俄国最后的缓冲地带,也是莫斯科抵御欧盟和北约东扩的最后一个桥头堡。

与乌克兰不同,白俄罗斯无论在历史、经济、文化上,都与俄罗斯源出一家,而乌克兰则因为历史上先后被沙俄、波兰、立陶宛等国家统治过,所以乌克兰人到现在都很难找到自己的民族归属。

苏联解体之后没多久,俄白两国就开始了建立联盟国家的谈判。目前,白俄罗斯是仅次于德国的俄罗斯第二大贸易伙伴,其主要农工产品几乎都是销往俄罗斯或通过俄国再转销到独联体其他国家。而俄罗斯也一直通过白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并以优惠价格向自己的邻居出售天然气和石油成品。目前,两国公民往来都继续免签护照。

在“颜色革命”这一共同的危险面前,两位斯拉夫强人站在了同一个战壕内。但这并不等于两位强人在两国联盟问题上达成了妥协。

俄白之间建立国家联盟的谈判已经持续了10年,迟迟未能取得阶段性的进展,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卢卡申科不希望俄白联盟建立后白俄罗斯变成俄罗斯的一个州,自己成为了俄罗斯一个州的州长。

他在一次谈话中曾透露,白俄罗斯希望的是一个新的斯拉夫联盟,而在这个联盟中,卢卡申科本人要以奠基人的身份成为“国父”之一,至少应当是新国家联盟副总统职位的不贰人选。

莫斯科可能并未真的想过要把白俄罗斯变成其第90个联邦主体,但明斯克一旦失去了卢卡申科这样的政治强人,这样的情景变成现实恐怕也是迟早的事。

俄白关系史上出现的几次危机几乎都与能源有关,莫斯科希望凭着自己的能源大棒让这个小兄弟臣服,但克里姆林宫现在看来决心让白俄罗斯保持更多的独立性。本报记者梁强

先达成天然气管道协议,不等于石油合作不做或往后推。推动中俄能源结构的多样化,是中国这次主动提出的新思路。双方企业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已开始逐步走向上游开发和下游加工销售等新领域

中俄本周二签署的29个文件中,除了联合声明带有政治性外,其它文件都同经贸有关,这显示了普京的这次外交之行的重点。

这些协议涉及双方在天然气、石油、电力等领域数十亿美元的合作。俄罗斯《生意人报》认为,文件的签署表明,两国正在建立史无前例的能源联盟,未来的5-10年俄罗斯将成为中国能源市场上的最重要伙伴之一,而在未来的15年里,俄罗斯极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大的能源供应者。

目前中国主要的能源进口地区仍是中东,但现在看来,中国希望同作为自己战略协作伙伴的俄罗斯建立更加紧密的能源联系。

在同胡锦涛会晤后,普京在中俄工商界高层论坛上宣布,双方已达成一致,将从西伯利亚的东部和西部分别建设两条输气管道向中国出口天然气。普京说:“我们有非常清晰的想法,将有多大数量和规模的天然气出口给中国。这两条线路,经过每一条线路每年可以向中国提供300到4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样,每年将可以向中国输送800亿立方米天然气。无论是东部还是西部,天然气储藏量都很够用。”

陪同普京访华的俄气公司总裁米列尔在接受俄塔社采访时透露,其中一条管线的走向已基本确定,即从西西伯利亚到边境城市阿尔泰,再到中国新疆西北部。管道全长大约3000公里,整个方案造价为100亿美元,预计五年之内建成通气。双方已经就天然气的价格达成了一致,俄方将按照国际市场价格向中国出售天然气,管道的建设投资费用将由俄方承担。

《财经时报》从本届中俄经济工商界高峰论坛能源合作分论坛了解到,2004年,中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近400亿立方米,消费比例占一次性能源的2.6%,远低于24.2%的世界平均水平。

鉴于此,中国已将天然气放在了能源发展战略的重要地位,初步设定将全国天然气消费量到2020年提高到每年2100亿立方米以上,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占8%左右。因此,接下来的十五年中,中国将成为俄罗斯天然气向东出口的最大、最稳定和最安全的市场之一。

而对俄罗斯来说,开拓中国市场显然可以在天然气销售方面减少对欧洲的依赖。俄罗斯地缘战略研究所副所长雷诺金认为,由于目前俄罗斯的天然气主要出口到欧洲,俄罗斯可以通过宣布开拓中国这一新市场来同欧洲周旋。尤其是今年年初俄乌斗气之后,面对来自欧洲的不满和压力,普京此次访华已经开始在天然气问题上打中国牌来压制欧洲,以便在同欧洲下次交手时能处于强势地位。

此次普京访华,中俄之间并未就修建远东输油管线中国支线达成正式协议,中石油和俄罗斯国营石油运输公司只是就此签署了会谈纪要。一些媒体认为,这表明双方有意改变能源合作的重点,即如果在石油领域尚无法达成妥协的话,那么天然气先行。

对此,社科院俄罗斯经济研究室主任、国家商务部专家组成员李建民研究员认为,“先达成天然气管道协议,不等于石油合作不做或往后推”。李建民表示,“中俄能源合作要跳出油气输送这样的思维定式,两国的能源合作和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一样,是一种战略合作,互利共赢的事情。两国在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抑或其他领域的合作都绝不是一时一事的,而是从战略全局的高度统筹考虑,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权衡处理”。

作为本次能源论坛的与会专家,李建民告诉《财经时报》,在这次能源分论坛上,国家发改委透露出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中国未来的能源战略将继续“立足国内”,“未来的一段时间,将以开发煤炭资源为主,石油和天然气的使用将排在煤炭开发的后面。”此外,中国还将积极开发清洁的替代能源,从而实现由高耗能向节能型的能源使用模式的转变,在开源和节约上,将继续把节约能源放在首位。李建民强调,明确树立“多元化、多样化”的中国能源发展战略,这正是发改委在这次能源分论坛上释放出来的一个重要信号。

此次中石油与俄方签订的三个协定中,《关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罗斯石油公司在中国、俄罗斯成立合资企业深化石油合作的基本原则协议》提出了罗斯石油与中石油联手进军炼油业与燃料零售业务的设想。

随同普京访华的罗斯石油总裁博格丹奇科夫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表示,中、俄两家国营公司将争取俄罗斯石油天然气探勘执照,双方将在罗斯石油有开发权的地方进行探勘。

此外,据俄罗斯塔斯社的报道,普京在中俄工商论坛的演讲中专门提到,未来中国在俄罗斯将有大约20个投资项目得到实施,总计投资金额将超过20亿美元,俄罗斯在中国的项目投资也超过了5亿美元。

目前还无法得知这些投资中将有多少是用于油气领域,但这一协议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中俄双方企业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已开始逐步走向上游开发和下游加工销售等新领域,这也预示着中俄能源合作正在从最初的单一的原油贸易向全面、多元的方向发展。

李建民告诉《财经时报》,推动中俄能源结构的多样化,是中国这次就中俄能源合作主动提出的新思路,中俄未来几年除了要推动天然气管道、原油管道、上游开发等重大合作项目取得实质性进展,在煤炭、新能源开发利用、电能、核能、节能等其它合作领域,以及能源生产、建设、贸易、投资、技术、人员交流等方面都将开展全方位的合作。本报记者梁强

“现在,太多男性穿着黑西装了。全是黑色!让我们女性来增添一些颜色吧。”几年前,当韩明淑刚刚从女权运动步入韩国政坛的时候,她这样说。2006年3月24日,就在韩明淑62岁生日当天,韩国总统卢武铉提名她担任韩国新总理。如获得国会批准,韩明淑将成为韩国建国近60年来首位女总理,由此也将成为男性主导的韩国政坛最亮丽的风景线。

3月24日,首尔,韩明淑(左二)与其他女议员一起庆祝自己获新总理提名。

3月24日,首尔,韩明淑出席新闻发布会,当天她被正式提名为韩国新总理。

韩明淑忙于政事,她的丈夫朴圣焌自然要承担起更多家务,包括抚养下一代。资料图片

韩明淑出生在平壤。她在首尔梨花女子大学度过了本科时代,学习法国文学。硕士阶段她就读于Hanshin大学,选择了神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之后再度回到梨花女子大学,获得了女性研究博士学位。

从青年时代开始,韩明淑就积极投身于社会活动,尤其是为妇女争取平等和解放的斗争。在韩国,她被称为“女权主义教母”,是众多韩国女性崇拜和效仿的榜样。

上世纪70年代,在朴正熙独裁统治时期,韩明淑曾经由于反抗独裁和倡导女性解放而在1979年被捕入狱。1981年出狱后,她继续为韩国妇女联合会等女性团体工作。

不过,也正是在这段时期,她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朴圣焌.朴圣焌是一名神学研究学者。数十年来,韩明淑与志同道合的丈夫一直十分相爱。在儿子出生后,体贴的丈夫会帮她照顾儿子。

韩明淑说:“在韩国,如果丈夫分担家务活的话,通常妻子都会觉得内疚,她们认为,家务活是她们自己应做的,而不是丈夫分内的事情。”身为女性活动家的韩明淑也曾经有同样的感觉,但是她说:“女性需要自然接受(丈夫也可以分担家务)这一点。”

2000年韩明淑作为民主党比例代表进入政界。当2001年韩国首次设立女性和家庭部时,她被当时的总统金大中任命为女性部部长。

韩国是世界上女性受高等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是在职业人群中只有17%是女性。对此,韩明淑说:“在韩国,妇女面临着各种障碍。在韩国的社会氛围中,妇女被认为应该为她们的丈夫和孩子服务,这种观念仍然存在于商人、政治家,甚至女性自己的父亲中。”她认为,这种不平等的现象需要改变。在担任女性部部长的2年时间里,她努力推动修改韩国法律,加强了对妇女权益的保护。

2003到2004年期间,韩明淑又被任命担任环境部部长。她还两度当选国会议员。

尤其是在2004年4月,力压曾经5届连任的原国会议员洪思德,再次当选,在韩国政坛引起了轰动。

韩明淑言谈温和斯文,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曾经接触过她的人都说,她有一种坦率的风格,这种风格并不是锐利的,而是亲切的。在她的身上,你很难找到傲慢,她总是微笑着回答所有的提问。一名韩国记者评价说:“这不是所有韩国政治家都能做到的事情。”

她也有强硬的一面,针对日本对于历史问题的顽固态度,韩明淑就曾经表示:“日本帝国主义的幽灵还在长久盘旋,他们扭曲历史。我们需要对日本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

2006年初,韩国政坛被一系列丑闻搅得不得安宁。3月14日,时任总理的李海攒由于高尔夫丑闻而不得不下台,卢武铉总统开始慎重考虑新总理人选。

卢武铉本人希望,在未来2年在任的时间里,跟反对党建立一种“对话”而非“对抗”的关系。因此,青瓦台消息人士指出,新总理人选必须确保尽可能不引起争议。同时,新总理人选还必须形象清正稳重,保持现政府方针政策的连续性。韩国朝野舆论纷纷将视线投向了韩明淑。就连执政党主席郑东泳21日也建议卢武铉,是时候出现一位女总理了。

在李海瓒辞职10天后,3月24日,卢武铉约见了韩明淑,并在午餐上提出请她担任总理。这可能是韩明淑人生中面临的又一大挑战,这天也正好是她62岁生日。韩明淑接受了卢武铉总统的提议。

青瓦台秘书室室长李炳浣在解释卢武铉提名韩明淑担任新总理的理由时说,卢武铉总统正是希望韩明淑能用具有女性特点的领导能力及对政策的有力执行,平稳而全面地解决国政课题。分析人士认为,李海瓒“高尔夫”丑闻导致卢武铉政权信用下跌,为了挽回政治信用,卢武铉使用了“首位女首相”牌,让在野党很难提出反对声音。由于获得执政的开放国民党和在野党的支持,韩明淑的总理提名有望在韩国国会得到通过。

不过,要真正当上第一位韩国女总理,韩明淑还有一道难关要过,卢武铉总统的任命必须要经过韩国国会的批准。

不过,在卢武铉的任命宣布以后,来自各方的反应多数比较积极。执政党内部对韩明淑的提名表示一致欢迎。

韩国妇女界更是欢欣鼓舞。韩国妇女联合会发表声明说:“我们希望她抓住机会,利用她作为女性的优势,改革韩国政治中的腐败,并为经济低迷提出详细的改革计划。”

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都认为,韩明淑有足够的政府管理经验。两个小党民主党和民主劳动党对于提名韩明淑担任总理反应积极。

韩明淑表示,韩国出现首位女总理,是韩国新政治发展道路上出现的一个希望,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比起以男性为中心的垂直领导,她将鼓励灵活性,发挥女性的横向领导能力,以此运营国政。

综合新华社电据韩国媒体24日报道,韩国国家清廉委员会23日作出规定,禁止国家公职人员同民间岗位负责人一起打高尔夫球或参与奢侈性娱乐活动,以防止公职人员发生职务腐败行为。

根据韩国国家清廉委员会制定的《关于高尔夫球和奢侈性娱乐活动公职人员行为准则的方针》,所有公务员和公共机构岗位负责人,不论何人承担打球费用,都不许同民间岗位负责人打高尔夫球。

《方针》还规定,公职人员如遇特殊情况打高尔夫球,必须在事前或事后向所属机关或监督机关最高首长报告。公职人员之间打高尔夫球,上级人员不能让下级人员支付打球费用。公职人员不准参与利用纸牌、扑克和麻将等工具进行的赌博活动,不准参加奢侈性娱乐活动。

本月1日韩国铁路工会罢工时,韩国国务总理李海瓒同工商界人士打高尔夫球,并被媒体怀疑赌球。李海瓒已于14日因“高尔夫球风波”引咎辞职。

韩国是典型的东方男性社会,妇女参政和参加社会活动受到传统思想观念的禁锢。近年来,韩国政界和其他各界对重视女性地位、发挥女性在各个领域作用的呼声越来越高。

本报讯(记者魏铭言)市卫生局昨日通报称,进入3月以来,北京两所小学分别暴发群体性类流感和水痘疫情。目前,北京中小学校学生聚集性集中发热现象明显增多,专家建议市民警惕春季流感疫情反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