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主席再次鼓吹“一边一国”拒绝放弃台独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10:09

11月初,“五谷道场”的非油炸方便面的产品广告几乎在一夜之间充斥电视、平面媒体广告中,产品代言人陈宝国一身《大宅门》里的白七爷装扮,将仆人端上来的一碗油炸方便面一把掌掴开:“我不吃油炸的方便面!”随后拿起五谷道场的非油炸方便面说道:“这才是非油炸的健康方便面!”画面最后定格在“拒绝油炸、还我健康”这样的字眼上。

正是这一把掌引发了方便面企业对五谷道场的众怒。上文的知情人士表示,河南数家国内知名方便面企业已经联名向中国食品科技学会面制品分会声讨五谷道场,认为五谷道场的广告暗指使用油炸方便面有害人体健康,有明显的排他性和误导性,属于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更有企业言词激烈地指出,五谷道场是前不久的油炸方便面致癌风波的幕后操纵者。

这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中国食品科技学会有关负责人昨天拜会了国家工商总局广告司,反映此事。但他并未透露此行有关专家的姓名。

记者致电国家工商总局广告司了解到,五谷道场的广告涉嫌不正当竞争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该司广告监督处的有关负责人并未证实食品科技协会一行的造访,但他告诉记者,该处的确接到了关于五谷道场广告的举报。

记者了解到,《广告法》第四十三条第三款明确规定,广告中有贬低其他生产经营者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追究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和广告发布者的民事责任。

据了解,监督处接到举报后观看了五谷道场的广告,因为涉及到非油炸方便面是否健康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判定这是否属于正当竞争,工商总局将组织有关专家对油炸方便面的健康问题进行论证。

“做营销可以,但是一定要光明正大,公平竞争!”中国食品科技学会的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言语间显得非常激动。他认为,油炸方便面是一种非常成熟的速食食品,而且实验室数据表明,其中的丙稀酰胺完全控制在安全范围内,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影响。

面对业内责难,五谷道场非油炸方便面的生产企业——北京五谷道场食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任立显得并不在乎。他认为,其他企业是因为五谷道场从他们口中抢食市场而感到不满。而对于业内指出五谷道场是油炸方便面致癌风波的幕后操纵者,任立也表示,五谷道场推广非油炸方便面不会受到流言的左右。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年代,似乎一夜之间周围所有的东西都跟致癌沾上了边:辣酱里有苏丹红,水产里有孔雀石绿,不沾锅上有特富龙,又有人跳出来说保鲜膜里有PVC,现在连方便面这个懒汉的最爱也不能幸免,跟一个叫丙稀酰胺的攀上了亲戚。

早在8月底,大洋彼岸的美国加州,一名检察官状告包括肯德基9家快餐店和食品制造商,要求法庭强制其在炸薯条等食品上标明致癌物丙稀酰胺的含量。随后,中国卫生部在9月1日公布了《食品中丙稀酰胺的危险性评估》报告。巧的是9月初世界拉面协会中国分会在河南开了一次会议,在会议上专家提到6种主流方便面中含有微量丙稀酰胺。于是一场以讹传讹的游戏就这么开始了,以至于到最后专家们都急了:“别再断章取义了!”

在油炸方便面致癌风波达到高潮的10月份,曾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关于致癌的报道其实是某公司在背后操纵,目的是为其非油炸方便面造势。而现在,非油炸方便面果然气势汹汹地来了。记者不是侦探,无法得知这其中的真相,但有一个被很多人忽视了的事实是,这种非油炸的方便面去年12月份就已经出现在了市场上,只不过没有大规模推广而已。

当那名加州检察官提起诉讼的时候,谁能料到丙稀酰胺竟能越过广阔的太平洋,一路掀起如此大的风浪?这或许就是另一种蝴蝶效应吧。

本报讯(记者蒋彦鑫)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徐永光昨日介绍说,他算了一笔账,中国和美国人均收入相差38倍,而人均慈善捐款相差了7300多倍。

他,被誉为“中国政治小说第一人”,一级作家,享有国务院特殊津贴。其作品《忠诚》《绝对权力》《至高利益》《国家公诉》等都红遍了大江南北。

他,1994年进入证券市场,曾经是江苏省最早的10个大户之一,据其自述,其从刚有股票时,就投身股海,是江苏省最早的10个大户之一。10年间,几乎将自己所有的稿费收入全部投入股市。

他,从2002年6月开始连续买入金丰投资,持股量从几万股增加到70万股,从2004年9月开始一直都是该股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但金丰投资的股价却从介入时的13元跌到目前的4元,亏损超过百万元……他就是著名作家周梅森。

周梅森以自己独特的身份,强势介入资本市场,作为金丰投资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周梅森面对股改发出自己的声音:“沉默的大多数已经沉默的太久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只能在沉默中死亡。我和广大中小股民们不愿死亡,只能选择爆发,在中国股改全面推开的历史性时刻。”

3、他怀抱着补偿论,更加精确地一次又一次地试图破解股市难题。他就象一个堂吉诃德式的斗士,不停地向假想敌发起冲击;

4、他深刻揭示了中国股市的内在矛盾,他朴素的学说,犀利的语言,怀着为民请命的精诚,成为中国民间推动股权分置改革的“草根领袖”……他就是中国证券界资深人士、中小投资者的代言人张卫星。

“面对股改投票黑箱,流通股东是否只能默默忍受;面对低对价补偿,中小股民是否只能无力回天;国有资产增值的同时,人民资产为何只能选择流失;股权分置改革进入深水区,谁为我们指引前进的路径……”

11月23日下午两点,财经联合大众证券报邀请到张卫星和周梅森,做客嘉宾聊天室,就股市相关话题与广大网友进行探讨,敬请关注!网友点击此处留下问题

新闻提示:无性婚姻就是男女双方在承诺不进行性生活的基础上结成夫妇,他们有些人因为不可抗力造成性功能丧失,有些人是天生有性功能障碍,但他们同样有血有肉,同样渴望关爱,就像一位因为意外丧失性功能的男士所说:“我想要有个家,有个生活中的她,吃饭时,我给她添饭,睡觉时,我给她盖被,这辈子,我给她一生的爱。”近日,记者走近了“无性人群”,了解到了他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对于那些无法享受性快乐的人,他们内心对爱情和家庭的向往并没有消失,反而比常人更强烈,只不过在他们心中都有一个难以言说的阴影。

“我是一个没有性能力的人,但我也渴望爱情,也想有个家......”11月的一天,一个浸着哀伤和痛苦的电话找到了记者。辉辉的声音很甜美,已在生意场上小有成绩。辉辉说,十五六岁时她就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她缺少女人必须有的器官:子宫和卵巢。“医生不赞同我做手术,说我的手术做完后也不会理想。要知道,我还没谈过恋爱,我多想像正常人一样过着有爱有性的婚姻生活,哪怕将来不能生育。”

“说实话我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上初中时就有男孩子追我,可我一直不敢接受别人的爱,我知道我不能伤害别人,平时我表现得很坚强,可是看着和我年纪一样大的女孩和自己的男朋友有说有笑,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我也好想好想谈恋爱。”

和其他无性人相比雅芝开朗很多,她没有什么掩饰,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说她的故事。“有些事情我不在乎被别人知道,本来这种事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搞得神秘了反而不好。”雅芝说,她六年前就和丈夫离婚了,前夫可以说是个“酒鬼”,“他每次喝完酒回到家的情景是我最害怕的场面,特别在看完一些录像做那种事的时候,我感觉他是在虐待,时间长了我对‘性’产生了恐惧,所以就离婚了。我心里没有对‘性’的渴望,但我还想找个人和我互相爱护,互相珍惜。有时候我在街上看见一盆美丽的花,我都有买回家的冲动,可是我没有家,那种失落是没人能理解的。”

小健是一家公司的销售经理,今年28岁了,因为缺少一个睾丸,基本上不分泌雄性激素,他一直过着一个人的生活。“我从来不敢在家人面前表现出很难受的样子,我的家人知道我的病,父母因为把我生成这样内疚不已。曾经在一个特殊的场合,我和一个同样没有性的女孩相亲,当时我们都很满意对方,而且关于结婚的其他条件也谈得很好,但是她说我有一股‘女人气’,就这样我们分手了”。说到这,小健低下了头,点着了一只烟。“最初的几天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看着父母那痛苦和内疚的眼神,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真的,我好想痛哭一场,我有时觉得自己强颜欢笑的情景某种程度上还不如一个妓女。”

无性人群比我们承受着更多的压力,一方面他们要承受心理与生理上的痛苦,别一方面又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于是,在追求幸福的路上,他们便成了矛盾体。

长春市第一家无性婚介所的诞生源于一起凶杀案:一个对性有着强烈要求的丈夫将完全不想过性生活的妻子杀了。创办无性婚介所的刘女士说,开业后,她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无性人的咨询电话,也有几个人到她的婚介所当面沟通,但这只是无性人群中的一部分,大多数的无性人还是选择将自己藏起来,他们害怕别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害怕别人提起的就是个人的婚姻问题。

刘女士说,她想为无性人准备一个公开的联谊会。可是大多数无性人却没有勇气参加这个联谊会。这与他们在无性婚介所踊跃登记寻找伴侣的表现相差太远。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虽然自己内心深处很想和一些无性的朋友结识,但是她不想去参加这样的公开活动,毕竟自己这样的人在社会中还是占少数,她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她不想把这种缺陷公开。

长春市心理卫生研究所所长郑晓华说,从心理学角度讲,维持婚姻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分别是情和性,但是前提是情。有情无性的婚姻在一部分情况下是可以维持的,但是有性无情的婚姻则很难维持。同时,他表示,尽管有情和和谐性的婚姻是最完美的,但那些因为意外或者天生就没有性功能的人组成的家庭,只要有情还是可以幸福的。

某知名医院从事性医学工作40多年的老教授说,尽管有些人的无性是先天造成的,但其中有一部分先天的无性是可以避免的。他说,曾有一个34岁的男子到他这儿做检查,结果发现只有一个睾丸,另一个睾丸在他自己体内,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男子只能一辈子过着无性生活。老教授说如果男子在出生时就做个全身检查,发现问题,做个小手术,也不至于因为无性痛苦半生。(文中除专家外均为化名)

长春市残疾人联合会信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韩先生说,目前,在中国残疾人的类型有六种,肢体残疾、语言残疾、听力残疾、视力残疾、智力残疾和精神残疾,不包括摘除内脏和器官等人,也就是说,无性的人(包括缺少生殖系统某个器官或者某个器官发育不完全而导致)并不是残疾人。

在《男性中国》中叙述着有一部分人生理上没有任何毛病,心理上也不像雅芝那样受过创伤,但是他们仍崇尚无性的生活。他们中一些人仅仅因为没有旺盛的性冲动;一些人是想回归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还有很多人是出于对性病和艾滋病的恐惧。

一位知性美女,大学毕业拥有一份白领工作。可小时候的一次记忆却让她的生活走入畸形:对所有的男人都看不惯,游戏、报复的心态使她一再放纵自己……

可10岁时的一次记忆却让她的生活走入畸形:那年,剽悍的父亲将寄住在她家的15岁的表姐强奸了,从此在她心里留下深刻阴影,对所有的男人都看不惯,游戏、报复的心态使她一直把性事看得很淡。但是她自己也越来越迷茫,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日是尽头?

我是家中的独生女,今年26岁,可岁月的伤痕却过早地在我脸上刻画。原本幸福的家庭都缘于父亲的出轨。

表姐是远方表婶的女儿,比我大几岁,上学寄住在我们家里。10岁那年的一天我放学回家,竟然看见父亲对表姐不轨,他们的关系保持了好几年,不知道表姐怎么愿意。开始我特别恨表姐,以为是她破坏了我家里的美好。其实她也是受害者,没住在我们家后,父亲依然没有收敛,转而在外面找其他女人,我渐渐对父亲有了敌意。记忆中,母亲其实都知道父亲搞的这些事情,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有时候我跟母亲睡在一起,晚上我经常听见母亲一个人在哭泣。有次我还在一堆破书中惊奇地发现了父母的“离婚协议书”,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成功离婚。从小家庭压抑的环境让我透不过气来,总想逃离这一切。

2000年,我考上了广州的一所大学,专攻日语。去学校报到的第一天,我的心情无比舒畅:离开了家这个牢笼,我终于可以像自由的小鸟一样飞翔了。

校园生活很充实,可不知怎么的,每当有男生表示对我有好感时,我就会很反感,从此和他划清界限。相反,我开始特别关注女生的事情,对女同学特别的好,连我自己都很惊奇,我怎么会有同性恋倾向?搞得她们都特别不好意思,说:“晓彤,如果你是个男孩子,不知道会有多少女生喜欢你呢!”我听了,开始有意识地穿一些中性的衣服。

毕业那年上学期刚开始,我对班上一位女同学特别的好,她乐于享受我对她的这种好。每天我们形影不离,我帮她打饭,帮她去图书馆占位置,甚至帮她打洗脚水,我把她当做我的女朋友来呵护,我们还有过亲密接触。因为我也是女孩子,所以其他的同学也没发现我的这种“爱好”,我们的这种不正常的女人关系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就分手了,毕竟我们都是女人,理智上也知道不可能真的长久下去。

女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会受到男人的关注,我也不例外。但我从心底厌恶男人,总以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因为我爸就不是一个好男人。我渐渐开始把报复男人作为一种游戏。只要是对我表示有好感的男人,我就和他们周旋,如果看着顺眼就和他上床,但都只有一次,第二天我就会消失,让他永远也找不到我,让这些男人尝尝被女人戏弄和抛弃的滋味。这样的游戏我竟然乐此不疲,男人真是贱,哪里会有真感情?

除了有选择性地报复男人,我开始有目的性地设计一些方式来继续我的“性爱游戏”。我喜欢听电台的节目,对湖南一知名电台的男主持人声音特别熟悉,也很喜欢他主持的节目。有天我突发奇想:这个主持人怕也会和其他男人一样经受不住诱惑吧。有一天我大胆地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这个节目很好,我很喜欢这个主持人。”并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然后我就静等鱼儿上钩。不出所料,第三天,这个我喜欢的知名电台主持人就亲自打电话给我了,可我没有一点兴奋的情绪,我们就这样通过电话聊天的方式交流了1个多月。我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非常完美的女性形象,电话里声音听起来也温柔,慢慢地,我们都开始相互依赖对方的电话。三十好几的他告诉我说还是未婚,因为他对老婆的要求比较高,电波让他和我相知,这就是缘分。我听了觉得好笑,这些老掉牙的套路还说得出口。我不相信现实也是这样的,我决定使出杀手锏。

今年3月底,我一个人跑到长沙来试他。我在他工作的美女将报复男人当做游戏电台楼下给他打电话。当虚拟还原成真实时,一切就显得不那么真实了,虽然听起来声音很动听,可他一点也不帅气,但很有风度。他带我去吃饭,我温顺地听从;他带我去开房,我依然顺从。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我们发生了“应该”发生的“一夜情”。当我温柔地和他说再见时,转身我就自己笑了,因为这个我以为比较美好的梦也破了,还有谁能让我相信呢?我又一次证实了“男人不是好东西”的真理。

回到衡阳后,我们依然有电话联系,我也照样应付着他。难道一个在节目中满口仁义道德的主持人生活中就真的是这样的虚伪吗?8月份,他终于表态了:“我们不可能,但可以做兄妹。”我觉得更加可笑,我问他:“有上床做爱的兄妹吗?”他不置可否,我知道我的游戏结束了。这辈子我也许都不会结婚。

我就这样打发着日子。换工作就像换男人一样,稍微不顺心就换,反正家里也不怎么管我。我曾记得父亲有次对我说过,等我18岁生日时,他就把这些事情向我这个女儿做个彻底的说明。但他没有做到,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做到,如果他当初跟我说了,也许,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很痛恨我的父亲。

今年突发奇想,干脆报名去考上海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也许只有在校园里我才可以感受到一刻安宁。父母都很支持,让我辞职在家专心复习。他们都已经退休了,每天在家无所事事,虽然他们对我很好,很关心我,可我就是很讨厌他们这样的关心,总觉得他们都很虚伪,母亲明明知道父亲的这些破事,竟然一直容忍到今天。

现在我每天都是一个人看看书,到外面散散步,上上网,这样简单地过着,却一点也快乐不起来,相反特别的压抑,觉得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其实我也不想继续这样的生活。过去就像一场游戏一场梦,如今,梦也该醒了,可我还可以拥有快乐的生活吗?

其实晓彤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父亲错误的言行让她背负不该有的阴影,她的生活应该是十分绚丽多彩的。一个家庭对孩子的影响真的是根深蒂固,所以,为人父母就一定要为孩子营造一个快乐的成长环境,每个人都要走好每一步棋。

本报讯(记者刘建宏)昨天上午,一名日本男子在望京新城的住处阳台上吊自杀。有消息称,警方已经确认该男子为自杀。但此事未得到警方的证实。

事发地点在朝阳区望京新城4区的404楼。该楼居民称,这名日本男子居住在1108室。

小区住户高先生转述居民们的话讲,这名日本男子今年53岁,名叫尾添辰二(音),是一家中日合资企业的日方驻北京的经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说,死者自杀是因为公司业绩不好,这名日方经理感到工作压力大。他透露说,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在前两天还找其就工作问题谈过话。

长沙晚报讯“十分钟后,我将脱光衣服在五一市民广场周围裸体行走。”昨日下午,一男子拨打本报热线电话“2205000”称。记者闻讯立即驱车前往了解事情原委。

下午4时50分,记者赶到五一市民广场喷泉旁,与这名年轻男子见了面。该男子自称是内蒙古人,笔名李索伦。他说自己1998年考进河西某著名高校就读工商管理学,后来退学。2003年1月,他突然想写一部关于自己的小说,“书名叫《非此非彼》,内容主要是探讨怎样活得像个人。”今年10月中旬,他完成了初稿,总计2万多字。前几天,他找到一家出版社,编辑稍微看了一下,要其将手写稿录入电脑再用电子邮件传过去。李索伦觉得希望不大,于是产生了以裸奔形式来推销新书的念头:“我就是想出名。”李的女友站在一旁,对此表示支持。“我只要他顺利出书就可以了。”她轻声说道。

5时多,天气有点阴冷,李索伦在喷泉附近首先褪下长裤和外衣,身穿长袖T恤和一条三角短裤,手举写有“《非此非彼》·李索伦”的横幅向黄兴路上走去。走到五一大道立交桥下时,李索伦又将长袖T恤脱下,仅着一条内裤。路人见此情形,纷纷侧目相向。

当走到平和堂门口时,李索伦犹豫了一下,竟将身上仅剩的一条三角短裤也脱了下来,然后手举横幅浑身赤裸地来回走了几趟。路人见状,一时哗然,有人好奇地指指点点,有女生经过时害羞地低下了头,并不忘骂上一句“神经病”,有人拿出电话报了警……大约一分钟后,李索伦穿上短裤,又往前走。

走到黄兴南路步行街入口的黄兴铜像下,李索伦环顾四周,再次脱下内裤,并大声叫道:“《非此非彼》,我的书!”不过,李还没来得及尽情发挥,正在附近巡逻的保安匆忙赶了过来进行制止。没过多久,110巡警的21号巡逻车接报赶来,将李索伦“请”上了巡逻车,责令其穿上衣服,并经教育后将其送回家。

目睹此事的市民纷纷表示,李的行为“有点过火”、“难以接受”。记者随后就此事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社会学博士邹建国。他表示,现在的社会是一个更多元化、更包容的社会,李索伦渴望得到认可,渴望成功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应有的法律和道德底线是不可突破的。李的裸奔和此前发生在外地的裸体推销商品“怪招”一样,有伤风化,不值得提倡。(玮蔚开云陈飞)

本报讯(记者张燕边迪)昨天下午1点左右,20多人持棍棒冲进海淀中关村鼎好电子城七层701室一经营笔记本和数码相机的商铺乱砸。701室一名经理称,打砸事件与同行竞争有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