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27岁方知自己实为女儿身 进京求医要变女性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0:34:48

上周,笔者在文稿中谈及当前行情是“一年一波行情”情结在起作用,因编辑用了“短命行情”的标题,有网民不解,言犹未尽,故今天再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

相当多的人把希望寄托在国有股减持与全流通上,甚至要“两会”期间有个说法。其实,此事相当复杂,任何一个方案,只要涉及到现金购买,就肯定会造成供求失衡,造成股价下跌,而且不能分步慢慢改,因为最后改的,肯定跌得面目全非,必须一揽子全部一齐改。无论是华生、刘纪鹏等学者的方案,还是其他人的建议,实打实的一想,就不行了。故这个问题难有大突破。因此,这波行情实际上仍旧是往年春天的“一年一波行情”的翻版,不过显得温和一点。

(1)“两会”要开了,管理层对股市思涨心切。每年两会,总有一些代表提关于股市的意见,而且不少套住的投资者也总托代表们向上面递递信。这一段时间,新股会少发,出台措施也会小心翼翼。(2)1—4月份公布年报,1300多家上市公司中,总有一些业绩好,分配好的公司,有一些题材可炒作。(3)春节过后,资金回流,股价又便宜,一波反弹行情呼之欲出。(4)会有一些善意的利多消息传播,比如:“国有股要送股啦”、“宝钢暂不增发了”等等,令股市火上加油。

但是今年这波行情,给人以平淡、温和、温吞水之感。因为有众多的原因与往年大不相同了:

(1)“委托理财”被打掉了。往年通过委托理财渠道进来的银行、企业资金至少在1500—2000亿,有时高达3000亿。但经去年11—12月的查处,谁敢再把资金打入股市、债市呢?这使本轮行情缺少了冲劲。

(2)“庄家”已大多奄奄一息,不少已彻底输掉、退出了,股市里早已是十股七无庄,其反弹力量就弱一些。

(3)由于资金有限,因此,“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情况会较严重,而且在市场内的资金比较实在,大多会呆到两会以后,现在不会轻易离开。

商业银行可以成立基金管理公司了。有人认为银行资金可进入股市了,但只是多了一项基金业务而已;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也作用不大,靠申购新股利息作资金来源,远水解不了近渴;市场化询价问题多多,“南京港”询价由保荐机构招商证券处挑选出若干家机构,而这35家机构是如何挑的呢?作为这种办法,又是“人治”不是“法治”。何以其他机构不能询价,何以全国股民不能询价(像打新股这样),结果有特权的35家可以成为打新股专业户,只打新股,不进入二级市场冒险,这二级市场的反弹还有大力量吗?

昨日上午8时40分,一阵凄惨的叫声打破了兰州市城关区某小区的宁静。住户们循声发现,在居民楼后面的花园里躺着一名十多岁的小女孩。据目击者讲,孩子是从4楼阳台上跳下的。

4楼的一住户告诉记者,早上8时左右,她听见隔壁有激烈的吵架声,但自己也不知道隔壁邻居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只听见一声惨叫,当她出阳台一看,楼下的花园里已经躺着临家的女孩。

经医生“医学+心理”的治疗,女孩目前已脱离了危险。据当时看过此纸条的医护人员称,纸条上说,自己的假期作业没有做完,父母批评了自己。她觉得上学的压力很大,才下此决心。

记者走访了附近3家学校,虽然没有找到女孩就读的学校,但老师们都告诉记者,小学生的寒假作业不是很多,即使没有作完,学校也会给报名,学生不应该有压力。

兰州理工大学人文学院的高教授说,许多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过于急切,常常采取一些不太合理的教育方式。她建议学生家长,采用正确的引导教育,并加强与孩子的沟通,对于女孩坠楼的原因及纸条的真实性记者无法得到进上步核实,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

本报讯“楼上有一户从外地来的人家,也不知道为啥天天打孩子,都能打到次日凌晨4点多!”2月21日,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东安屯派出所民警在走访中了解到这条信息后,经过3天艰苦跟踪发现,这竟是一个盗窃团伙的窝点,最终包括“老板”在内的7人被连窝端。

2月21日,东安屯派出所民警将“楼上一户人家天天打孩子”的情况反馈给所长李华智,他立刻联想到这可能是一个犯罪团伙的重要线索。派出所为此抽调专门警力,每天佯装正常巡逻开始蹲守观察。每天早上8时许,3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和一个少女就会出门,有时打车,有时坐公交车,而他们去的地方都是繁华场所,每天晚上大约7点左右返回。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工作。

“看来可能是小偷!”民警初步判断,通过几天的跟踪了解到,这伙人共有7个,其中2名成年男子,1名妇女、1名少女,其余的是3个十几岁的孩子。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如果直接去捣老巢,未必能找到赃物,这就不能判断他们是否犯罪,派出所专门为此开了两次研究抓捕方案会议,最后确定在途中堵截。

24日17时许,一辆警车像往常一样停在了长春市第四十中学附近的卡点上,远远地看着那名妇女领着两个男孩从公交车上下来,漫不经心地朝警车走来。由于警车天天停在这儿,这伙人已习惯了,早就放松了警惕。突然从车上跳下几名警察将3人围住盘查,当场搜出3部手机和一些现金。

另一拨民警赶到了他们的住所,当场将这伙人中的老大抓获,守株待兔又将其他人全部抓获。

经过艰难的讯问,警方逐渐了解到这个团伙的情况。老大阿力27岁,老二阿达22岁,孩子们叫他们“老板”,妇女是阿力的“妻子”,他们来自外地,并从老家带出这几个孩子。他们先到珠海,后来到了哈尔滨,去年12月份才来到长春,主要以在繁华路段实施盗窃和抢夺为生。

阿力和阿达先教小孩们怎么偷东西,然后领着他们上街,一是监视他们的“收入”,二是迅速转移赃物,孩子们每天上街都有大人跟着。他们每天必须完成1部手机外加300元的任务,但如果只有手机,则至少4部以上,年龄最小的阿来说,他最多的一天偷回了10部手机。手机和钱要全部交给老板,如果超额完成任务,老板可能给他们一点钱去上网。偷来的手机“老板”会找固定的人来收赃,所得由两人平分,小弟们则没有“收入”。来到东安屯住了一个多月时间内,这伙人共偷来手机300余部,加上其他财物涉案金额高达30余万元。

民警说,这些孩子盗窃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他们特别喜欢在鞋店里偷包,有女孩子将手机挂在脖子上,他们甚至上去抢来就跑。“但离开10米远,财物就被转移了,所以特别不好抓。”民警说。

如果完不成任务,孩子们就要遭受毒打,警方在其住所搜出了一个镐把、一个粗大的擀面杖和一块木头方子,木头方已经折断,“老板”承认是打人打断的。警方查到,17天前,有3个10岁到14岁之间的孩子因为被打得尿血,无法忍受而逃离了这里。

17岁少女阿娜是阿来的亲姐姐,她除了每天必须上街偷东西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阿达的“性奴”,有时候她还负责做饭。可能“身手”不如弟弟他们敏捷,她总是很难完成任务,阿达也不会怜香惜玉,落网后,她的双腿红肿,还有干涸的血迹。

阿来说,那个房子有两室,两张床,阿力和妻子睡一张,阿达睡一张,他们都睡在地上,他经常看见阿达“欺负”阿娜。被抓后,阿来苦求民警:“千万别把老板放出来,我要带姐姐走,他们太狠了。”

近日,博时基金管理公司发布公告,暂停旗下两只基金申购及转入业务,步其后尘,兴业基金、长盛基金、光大保德信基金、鹏华基金、中信基金等近十家基金管理公司也相继发布了暂停申购和转入的公告。

中国证监会一纸《关于应对中石化收购事件可能引起的套利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使基金业“暂停申购和转入”成为一种常态。而这是针对基金业最大的股东保险公司的,防止保险资金从基金业赎回。

大盘上攻千三的失利,市场普遍将责任归咎于保险资金大量赎回基金,进而导致的基金抛盘打压了股指,更有基金公司认为这是保险资金的一次集体出逃。

从技术层面分析,自2005年12日5日以来,股市开始回暖,从当时的1079.2点逐步爬高,至2月15日的1299.17点。“43个交易日中,股指上扬20.83%,涨幅相当可观,前期套牢资金存在强烈的获利回吐欲望。”他说。

曾经一度被称为“铁底”的1300点关口被击穿后,反转成股指上行的“铁顶”。

“我们的研究部门早已经出具这样的报告,预计1300点会有一场拉锯战,这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却被业内称之为保险资金制造的一场阴谋,保险资金自然感到冤枉。”

该人士续称:“再从政策层面上看,股权份制改革仍在攻坚当中,新老划断何时出台?在这样一个对未来情况不甚明朗的时期,保险资金没有义务充当证券市场的‘金刚’。”

一家合资寿险公司分管投资的高管对记者说道,保险资金的确是长期资金,但不是“长期不动”的投资,凡是投资,都要逐利。基金公司集合的广大“基民”的资金,保险资金也是无数投保人的资金,大家公平竞争,没有对错之分。“把所有的矛头全部指向保险资金的同时,可能隐藏了其他暗流。”

另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保险公司间的竞争比之基金公司间的竞争更加充分,从收保费就已经开始,因此难言“合谋”。此外,保险资金已经可以直接投资股市,他们的钱还在那里,如果蓄谋‘集体出逃’,打压了股指,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上述高管进一步分析认为。

“去年年底,赎回已经开始,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大量。”一位基金经理坦言。他分析认为,最早的赎回从散户开始胎动,由于决策流程较之散户更为复杂等原因,保险资金、QFII、社保基金、券商集合理财等机构投资者的赎回还比散户晚了半拍。

根据保监会官方网站资料,保险资金已经占到基金业管理资产的1/4,而在所有的投资渠道中,只有基金业给保险资金带来的总体收益始终是负数。

时间进入2006年,保险与基金的博弈愈演愈烈。“此次证监会紧急下发通知,10家公司相继公告,全都事出有因。”一位证券市场的资深研究员说。

该研究员称,2005年12月28日,兴业可转债基金曾发生11笔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申购,申购金额总计超过4.5亿元。“事实上,巨额资金看中的是它对正在股改定价的招商银行(资讯行情论坛)股票的重仓。”

1月中旬,招商银行复牌当日即暴涨停,一场豪赌让这股套利资金赚了个盆满钵满。也正由于巨额资金的稀释,兴业可转债基金持有人的收益,每个基金单位下降了26%,经该研究员计算后说。

于是,市场上出现了对兴业基金利用信息优势,实施利益输送的指责,对象直指保险资金,与此同时,保险资金也被和“套利资金”划上了等号。

人保资产管理公司一投资人士认为,上述事件的明显漏洞是,基金公司每季度才公布一次对股票的持仓情况,外人是如何获知兴业可转债重仓持有招商银行?招商银行未发布新的对价方案之前,机构缘何料定方案一公布股价立刻上扬?“因此非常有理由相信,是基金公司为了向机构提供‘贴心服务’而提前泄露了相关信息。”

“说起来,这样的短期套利都是蝇头小利,对于改善保险资金投资收益的总体状况帮助不大,但是既然市场上有这样的机会,没理由不抓住。”该人士对其投机的心理并不讳言。

为了保护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证监会下发《通知》,要求基金公司制定相应申购、赎回的政策,防止部分机构借机套利。

“但是,按照《证券基金法》的规定,只有通过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才能决定基金暂停申购或赎回的事宜,但是监管机构以通知的形式就决定了上述事项,并不合乎程序。”该投资人士表示了他的不理解。

前述证券市场研究员认为,证监会这次也是特事特办,出于查漏补缺,保护基金持有人利益的初衷紧急下发《通知》也是无可厚非,相信如果召开持有人大会,结果也是一样的。

在国外,甚至是基金业发达的美国,类似的套利情况也时有发生,因此加强基金业自身的管理同样重要,不能总是把问题推给对手。

古训有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美国人史蒂夫·琼斯最近就因为打扫房间,扫出了意外收获。23日他到路易斯安那州彩票公司,兑得“扫出”的59万7千447美元奖金(税后)。

在得知“强力球”彩票去年10月开出的85万3千4百92美元奖金至今尚无人认领后,每期都买“强力球”彩票的琼斯决定对自己的房子做一回大扫除,借机好好搜寻一番。没想到他真从自己睡的床底下扫出了3张彩票,其中就有那张中奖彩票。

随后,琼斯立刻拿着3张彩票到自己经常买彩票的售彩点,由工作人员仔细查看彩票。琼斯说:“头2张彩票没中,但到第3张彩票时,他们告诉我,我需要去彩票兑奖办公室!”在美国,彩票中奖者需在开奖后180天内领取奖金。琼斯这张中奖彩票如不被及时找到,将在4月17日过期。

胖人有很多,但要是胖到连天花板都能压塌实属罕见。英国一对超级肥胖夫妻就把一家酒吧的天花板踩裂了。

据英国媒体2月19日报道,当时,这对体重至少220公斤的胖夫妻来到英国一个小镇的酒吧饮酒、狂欢。酒醉后,满头大汗的夫妇支付了额外金额,要求去酒吧楼上洗澡。进入浴室后,这对醉醺醺的夫妇仍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中。意犹未尽的他们一边戏水,一边追逐嬉闹。脚步声让酒吧整个天花板发出“砰砰”巨响并剧烈震动。最后,天花板开始大量漏水,浸湿了酒吧地板。

酒吧主人说:“他们在晚上8点左右上楼。几分钟后,我们就听到楼上传出犹如大象笨重脚步的巨响声。”但这对夫妇对此毫无察觉,他们继续玩耍,直至第二天凌晨才离开。就在这对夫妇离开酒吧不久,不堪重负的天花板倒塌了。可怜的酒吧主人不得不花费5千英镑进行修理。(艾美丽)

本报讯(记者郭安)在昨天举行的“投资北京-温州企业投资洽谈会”上,包括中驰财团、兴乐集团等温州65家知名企业财团及投资机构,组团来京洽谈国企投资。据了解,此次的洽谈会推介项目包括国企改制、2008北京奥运会相关项目、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文化创意产业和金融不良资产处置项目等5类约180多个项目。

据“相亲会”的“红娘”-北京产权交易所董事长李爱庆介绍,北京进入新一轮国企改制,涉及资产约1000亿元以上。北京此次招股推荐的项目90%为中小型企业,涉及到房地产业、酒店服务业、文化产业等十多个行业,其中不乏知名企业,如北京王致和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住总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回龙观饭店、城建集团、物资总公司、三元集团等。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在致词中还特别强调了此次来京的目的,对于进京前被舆论指为“炒国企”的说法予以否定,温州一直在争议中发展,这几年有人甚至把温州“妖魔化”,来北京也要为温州正名,此次是来相亲的,是理性的。

周德文还说,温州现有6000多亿元的民间资金,已经开始实行“走出温州”的战略。此次“相亲会”正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在会上,中关村科技园区代表北京高科技行业详细介绍了目前的发展状况,为初创投资者亮出了优厚条件:确保投资者获得10%-15%的风险补贴。

据悉,温州民营企业中意的北京国企有三类:首先是和轻工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其次是高科技企业,最后是改制的文化产业,尤其是最后一项,他们兴趣颇为浓厚。

2004年12月6日,发生在沈阳北站附近欣峰招待所的一场火灾,造成多人死亡。事后,沈阳消防部门加强打击力度,地下黑旅店一度绝迹。近日,记者接到举报,称沈阳北站周边的部分地下黑旅店又开始了偷偷摸摸的经营,个别黑旅店甚至采取对暗号的方式接收旅客。2月24日,记者先后对两家营业的地下黑旅店进行了暗访,并在消防部门的配合下,将两家旅店取缔。

当日上午10时,记者赶到团结路69号,这是一栋临街的住宅楼,靠近楼东侧临街是一扇黑铁门,门紧锁着,这只是地下黑旅店用来掩人耳目的正门。在69号楼东侧的胡同道路右侧是一家干洗店,干洗店旁一扇栅栏门紧锁着,后面的蓝色大门虚掩着,里面是一段向下的楼梯,通向地下旅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