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过街天桥上摆卖香港明星被强奸录像光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7:27:05

二十分钟后,服务员果然领来了一位要价昂贵的小姐,而且还让两位记者去一个人看看,并说另一个小姐一会儿就到,让记者耐心等待。

这位姓赵的服务员将记者领到了包房门口,只见那里站着一个年纪大约二十一二岁的女孩,身材高挑,皮肤很白,穿一件褐色的翻领羽绒外套。她见到记者后,用一句含混的话说:“你要吗?”身边的服务员一听大为紧张,忙问记者:“行不行?”记者以不满意为由将她推掉,服务员便领着记者回到了休息大厅,并说下一个马上就来。

其间,记者叫来服务员询问:“你们和大庆宾馆是一起的吗?”服务员说:“是,但我们两家是分开经营的。”他告诉记者,可以在洗浴中心四楼的包房里找小姐,也可以在大庆宾馆开房。但如果那样的话,得付给宾馆二百元开房费,找小姐的费用仍然是八百元。如果是在洗浴中心的包房里“做”,可以免去包房费。服务员告诉记者,其实房间都是一样的,各种设施也都一样。

这个服务员随后又向记者推荐到楼下大厅里按摩,说那里的180元欧式按摩不错。

在一楼大厅,来给记者按摩的是一位自称叫李阳的小姐,牌号是1号,23岁,属猪的。她说自己原来是在这家洗浴中心做吧员的,两个月之前“下海”。她家是农村的,家里有四个孩子,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出来做按摩是为了养活自己。她说自己从来不做“特服”,只给客人做推油,也就是“打飞机”。在这家洗浴中心,一楼和四楼是截然分开的,一楼只做按摩,最贵的就是180元的欧式按摩,而四楼是做“特服”的。

李阳还告诉记者,一楼一共有八位小姐,她们每天下午一点上班,后半夜一点下班,一天工作12个小时。“活儿”好的时候一天都接五六个客,一般每天能轮上三个“活儿”左右。如果做180元的欧式按摩,她能提80元;如果做88元或78元的按摩,她能提一半;如果做30元的保健按摩,只能提7元钱。她对记者说,如果是做180元的按摩,她就要把门帘拉上,而其它的按摩则必须把帘半拉开,这样做是防止按摩小姐私下做“大活”收客人的钱。记者二人做完30元一位的保健按摩后,匆匆离开了这家洗浴中心。

从该洗浴中心出来之后,记者坐上了门口等客的一位中年“的哥”的出租车。这位姓李的师傅告诉记者,他常年在这里等客人,虽然不用每月固定交钱,但得经常给相关的人员一些好处。

“的哥”告诉记者,这里的小姐很紧俏,这家洗浴中心主要就靠这个。这家洗浴中心最贵的小姐的确是800元钱,如果是出租车将客人拉来的,洗浴中心将给司机100元钱的提成。“拉来客的出租汽车司机要在这里等着,等里面的顾客消费完了再从洗浴中心提成。

昨日早上,48岁在医院当保安的杨文凯经过沙河大街菜市场时,刚好看到一名女子遇劫,他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沿着市场内的小巷追赶了歹徒数百米后,被丧心病狂的歹徒一刀捅进了心脏。杨文凯捂着伤口继续追赶了一百多米,终于不支倒下,虽经白云区医院全力地抢救,最终还是在昨日中午牺牲了。

令人愤慨的是,在杨文凯追赶歹徒的过程中,众多的围观者不仅无人上前帮忙,在他倒地后,还因为这些看热闹的人堵塞了原本就十分狭窄的巷道,使对杨文凯的救护工作受到了阻碍。获知此事的市民纷纷呼吁警方尽快破案,将凶徒绳之于法,告慰勇士在天之灵!昨日下午,警方紧急成立专案小组对此展开侦破。

昨日中午11时30分左右,白云区人民医院9楼外科手术室的大门缓缓打开,医生沉痛地告诉在外面等候的伤者家属、警察和媒体记者:杨文凯被歹徒用刀由下往上插进右心房,刀锋进入心脏3厘米,伤势太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康民医院这位现年48岁的医院保安英勇地离开了人世。

瘫坐在医院走廊里的杨文凯的妻子谭桂香本已哭得声嘶力竭,听到这个噩耗几乎晕厥。几名女亲友在旁边不停安慰劝导,仍无法抚平她的情绪,医院只好为其注射镇定剂。康民医院的领导和杨文凯的同事也都眼睛红红的,偷偷地抹着眼泪。“上午9点多他出去买东西后一直没回来,后来我们听说他帮人追贼被捅伤了,赶快赶过去。”医院的同事哽咽着说,当他们赶到沙河街社区服务中心门口时被吓呆了,杨文凯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听说他被捅中心脏后还捂着伤口继续追了十几米,最后实在支撑不住了才倒下。”对于杨文凯的突然离去,现场的人无不扼腕叹息。

被抢的陈女士正在沙河街派出所做笔录,其亲戚靳先生闻讯后赶来医院探望慰问见义勇为的杨文凯,不料等来的却是好心人去世了这个让人痛心的消息。

“她(陈女士)和老公(颜先生)是昨天才从湖南来广州探亲的。”靳先生说,昨日上午,颜先生、陈女士夫妇带着女儿还有一位亲戚一起去沙河大街菜市场买完菜出来后,在沙河街社区服务中心遭到一名歹徒抢耳环,陈女士和丈夫颜先生立即上前追赶,旁边一名路过的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先生见状,二话没说就上去帮忙追赶。

昨晚8时,记者终于等到了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回来的颜先生、陈女士夫妇。颜先生说,上午10时多买完菜后,妻子突然感觉到两只耳朵痛,然后就看见一名二十来岁、只有1.6米高的男子抓下她的耳环后仓惶逃跑。“我们当时追了快一百米时就跑不动了,对路不熟也不知道方向。”颜先生说,他们夫妇都是刚从湖南乡下来的,对市场一无所知,加上当时市场人太多,道路复杂,很快就失去了追击的目标,而当时有一个中年保安却赤手空拳一直跟着追。据知情人说,当时还有一名扫垃圾的老头也提着扫把跟着追了上去,但追了几十米就不敢追了。

杨文凯跟着抢劫的歹徒紧追不舍,双方就绕着社区服务中心附近的小巷子绕圈。追了两圈之后,歹徒再次被逼进小巷子,眼看着就要被追上抓住了,穷凶极恶的歹徒抽出身上的刀,猛地回身,由下而上将刀插进杨文凯的心脏。杨文凯挣扎着站直身子,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抄起路边档口的一把铁锹,强忍着疼痛继续追赶。但这把铁锹在追赶途中也丢失了,由于失血过多,杨文凯再次追到社区服务中心门口时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台阶上,脑袋撞上了服务中心的玻璃上,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终于躺下不动。

一名正好从现场经过的阿婆回忆起当时的惊魂一幕,“那个保安看起来伤得不轻,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流,脸和嘴唇都白了,可他还捂着伤口往前跑。”

市场内多名目击者对于保安的勇气表示赞叹,称从来没见过这么勇敢的保安,简直就像一个“拼命三郎”。目击者说,他们均看见保安沿着市场内的小路追赶那个抢劫的,跑了好几条巷子,“起码也跑了上千米”,即使被刀捅伤后还强忍着疼痛继续追了十几米,最后可能是血流得太多了,实在没力气跑不动了才倒在社区服务中心门口,而歹徒则钻进服务中心右边的一条小巷子逃走了。

记者在沙河大街菜市场看到,市场里人来人往,档口林立,繁华异常,据说上午10时多时人流量尤其大。但在杨文凯追抢匪时,几乎所有客人和档主都采取了观望的态度,甚至主动让出路来让抢匪逃跑。而当杨文凯重伤不支倒地时,上百名爱看热闹的人又围上来议论指点。记者在市场内调查事发经过时,市场里的一些人可能是担心引火烧身,更是对记者退避三舍。

“上午10点半的时候我们看到杨文凯倒在地上,当时就报警了,也打了120”杨文凯的同事一脸悲愤,“但直到20分钟后警察和救护人员才到达现场,因为围观看热闹的人太多了,警察和救护人员必须分开人群挤进来。”杨文凯是被同事们从社区服务中心门口抬出来的,放到了路口处,而送到医院后已经是上午11时。虽然杨文凯入院后即被推进手术室,但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终于还是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

记者走访发现,市场内的小巷子和道路都很窄,不过1米左右,不但救护车开不进去,人多拥挤时连走路都困难。而一些目击者也表示,当时由于围观者太多,阻碍了警察和救护人员进场,在一定程度上延误了抢救。

昨日下午5时多,记者从康民医院了解到,昨日下午,天河区政府、区公安分局、沙河街道办等部门在沙河街派出所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会上专门成立了重案小组和善后处理小组。

会上一致认为,杨文凯既非为了私人利益也不是为了单位要求,而是出于对社会的责任感和正义感才出手帮忙追赶歹徒,其行为感人,应该表扬,而他作为一个外地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见义勇为精神更值得所有广州人学习,更要大力弘扬。

会后,有关领导和代表专程赶到康民医院看望了杨文凯的妻子谭桂香,为其送去了2万元慰问金,要求善后处理小组稳定家属情绪,妥善处理好杨文凯的后事。康民医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医院正在发动全体员工为杨文凯募捐。昨日晚上6时30分,记者来到康民医院,3楼一间员工宿舍内早已坐满了前来探望谭桂香的同事和亲友,大家围坐在谭的床前,安慰她一定要保重身体。谭桂香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神呆滞无光,突然丧夫的悲痛使她整个人都好像被抽空了。但当记者上前慰问时,她还是吃力地抬起头说:“他(杨文凯)是我们全家的骄傲,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挺过来,活下去。”

杨文凯的同事告诉记者,杨文凯虽然只有1.72米的身高,但体格强健,魁梧有力,性子耿直,是条热心的汉子。作为康民医院的保安,杨文凯因为乐于助人,好打抱不平,在同事和朋友中一直有着很不错的口碑。

同事孟先生告诉记者,他和杨文凯是错开上班的,杨文凯虽然主要在医院内部做安保工作,但据他所知,杨文凯至少已经抓了三四次小偷了,而且都是在外面而非医院内部。因为康民医院门口就是沙河大街公交站,不时有小偷在此作案,每次听到医院门口有人喊抓贼,杨文凯都是第一个冲出来帮忙。而杨文凯最近一次抓贼是在今年三四月份的一天。

在医院一楼的保安室,孟先生找出一把已经生锈的镊子,约有30多厘米长,这是杨文凯抓住小偷后从小偷身上找到的,是小偷作案的工具。而有的镊子杨文凯早已丢了,因此杨文凯至今究竟抓了多少小偷,没有人知道。看着熟悉的“战利品”,孟先生的眼睛再一次红了。对于杨文凯,医院的医护人员并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这是一个很喜欢打抱不平的人,经常“不务正业”跑到医院门口帮人捉贼。

“他是个好人,不但乐于助人而且很有正义感,平时就喜欢打抱不平,帮人抓小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没想到这次……”说到这,康民医院负责人周先生有些哽咽,他说目前除了静等警方破案,还要尽最大力量安抚家属情绪。

据了解,杨文凯是湖南省岳阳市华阴县人,于1997年来到康民医院当保安,妻子谭桂香随后也来到医院当清洁工。由于家境贫寒,夫妻俩平时在医院省吃俭用,把打工赚来的钱都寄回湖南,供儿子和女儿读书。杨文凯的儿子现在在长沙读技校,女儿则是湖南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目前正在实习。每年寒暑假,两个孩子都会来父母这里玩一段时间。

昨晚近7时,记者走进杨文凯在康民医院的宿舍。这是一个不过10平方米的小房间,由于堆满了物品,屋子显得很拥挤,中间的过道仅容一个人侧身经过。靠墙处摆着一张双人铁架床,杨文凯夫妇住在下铺,干净的被单叠得很整齐;上铺则放着一些杂物。床的对面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台电脑,为了防止灰尘落到上面弄脏了,夫妇俩还特意在上面盖了一块布。“这是他们夫妇俩省吃俭用为两个孩子买的。”医院周院长说,电脑是今年暑假女儿来时买的二手货,因为女儿学习需要。双人床的右面,也就是房间的尽头摆着一只木头大衣柜。

整个房间就这样被双人床、桌子和衣柜这“三大件”占据了,几乎再也找不出多余的地方。其余的生活用品则见缝插针地堆放在房间的角落和狭小的阳台上。“他们的生活都很苦,全都在医院食堂吃饭,几乎没去外面享受过,这样才能省下来钱供两个孩子读书。周院长红着眼睛说,“我们已经打电话通知他远在湖南的两个孩子,估计明天就到了,怎么说也要让他们看父亲最后一眼。”

尽管年已48岁,跟年轻力壮的凶徒相比,既无年龄更无体能优势;尽管事件发生地并非在自己的工作范围之内,他并非一定要去管;尽管已经有过多次跟贼人短兵相接的经验,早已知道这些贼人的凶残,但是,年近半百的杨文凯在看到有人被抢时,却没有丝毫的犹豫,二话不说义无反顾地向歹徒追了过去,直至被歹徒用刀捅进了胸口,仍然追了十多米,直至实在无力时才倒下。

什么叫见义勇为?什么叫真正的勇士?什么叫英雄?杨文凯用自己的行动无声地做出了回答。在笔者看来,他就是可敬可贵的勇士,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他可能并没有多少文化,没有受到多少教育,他的行为可能更多地是出于本能,出于义愤,正是这样,才更显出他的可贵,那就是这种正气、刚勇、血性,已经渗进了他的血液,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一到关键时刻,就爆发出来,这样自然而然的勇士、英雄,才更加令人敬佩。

杨文凯勇士倒下了,我在向勇士献上崇高的敬意的同时,也有一种锥心的疼痛。这痛是为勇士,也是为那些漠然的看客们。对勇士,是痛惜,而对那些看客,则是心痛。当勇士勇追歹徒时,满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没人站出来助一臂之力,而当勇士倒在血泊中,他们不是想着尽快想办法帮助救助,而是蜂拥围观,以至于影响了救护人员进场抢救。这是多么令人寒心的一幕!事实上,只要这些人中有一个人站出来协力相助,歹徒恐怕不敢那么从容地下手,最后轻易地逃脱,勇士也可能不至于血洒当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正是这些冷漠旁观客,助长了歹徒的嚣张气焰,间接地害了勇士的性命。跟勇士的义勇相比,这些看客是多么麻木卑微!多么的可怕。

勇士离去了,但他的精神不死。在这里,我们希望警方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以告慰勇士的在天之灵。也希望更多的广州人把自己的血性激发出来,别再当个冷漠的看客。因为,今天你是看客,明天你可能是受害者。

男,48岁,身高1.72米,湖南岳阳市华阴县人,于1997年来到先烈东路康民医院当保安,为合同工。体格强健,魁梧有力,性子耿直,乐于助人,在同事和朋友中有着很不错的口碑。妻子谭桂香在康民医院当清洁工。儿子在长沙读技校,女儿则是湖南师范大学的大四学生,目前正在实习。每年寒暑假,两个孩子都会来父母这里玩一段时间。专题撰文时报记者胡非非通讯员天宣专题摄影时报记者黄立科

昨天早上7点半,永川市三教镇发立机具建材厂老板、76岁的蒋华富被发现死在厂子里的睡房里。镇里上千人去看热闹,因为蒋是当地有名的富翁,吃喝住行也有名地“节约”。

据死者蒋华富的幺女儿介绍:早上7点半,妈妈去叫爸爸吃早饭,推门一看,父亲竟穿着棉毛衫、棉毛裤光脚躺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血。母亲迅速打电话通知大哥,大哥赶来,永川警方也迅速赶到封锁了现场。

她还说,本月8日,父亲去银行取了3万元钱,交了税后,剩下2万元就放在提包里,提包放在屋里。父亲死后,发现装钱的提包和一部手机也不翼而飞了。但屋里的保险柜却没有损坏。

死者蒋华富晚上睡在厂里一栋两层砖房楼上的最左一间屋,老伴则住在最右一间屋,中间相隔十几米。除了有个看大门的亲戚住在一楼外,没其他人住在这里。据蒋华富老伴和看门亲戚说,当晚并没听到什么动静。

而砖房不远处,住着厂食堂的炊事员曾德友夫妇。曾师傅回忆说,事发当晚,从12点多到凌晨4点来钟,狗一直在叫,当时还以为是小狗想娘才叫,所以就没理会。

听说蒋老板出事了,镇上上千人跑到厂门口来围观,甚至有人三五结伴专程坐车过来看热闹。在围观现场,有不少厂里的工人。他们悄悄告诉记者,蒋老板平日有点抠。

工人们说,月底结算时,蒋总是以“某某厂不要货,是次品”、“产品不合格”为由,克扣工人100—200元的工资。许多工人都遭到这样的待遇,但蒋老板又拿不出具体不合格的鉴定指标。对此事,蒋老板的子女则称不清楚,因为“工厂是我爸爸一手打理的,我们没管。不过,我爸爸是有些节约”。

“性格有点怪”也是大家对蒋老板的评价,就连儿女也这么说。所谓性格怪,大家多指蒋老板脾气不好,遇到不顺他意的事,马上就对人发火。他叫人干什么,要是人家没听,他也会骂人。镇上有人曾因为小事与蒋争吵过,而他一生气就什么都不顾,骂人很难听。

蒋老板遇害后,永川市公安局根据厂里工人提供的线索,迅速展开调查。昨天下午,案子就基本告破:原来千万富翁遇害,只因为200元钱引发。

据介绍,警方迅速封锁现场,勘验取证。人们纷纷提供线索,大家对蒋的死有两种猜测。一是蒋老板的家人说,去年9月,蒋到银行取钱,被有关工作人员骗了20万元,后来相关人员工作被调了,但钱还没有要回来。此事还没完结,可能有人搞报复。二是厂里工人回忆,大约本月8日,一肖姓工人找到蒋要借200元钱,蒋似乎不太愿意,最后二人发生口角。有人看到肖从蒋老板的楼上下来,气得踢翻了几个水桶。

警方经过侦查,当天下午找到了肖姓工人,肖承认是因为借钱一事怀恨在心,一气之下害了蒋老板。公安民警还带着肖去镇上加油站附近,找到了作案的刀具。

据蒋华富的舅子任德惠讲,虽然是个千万富翁,厂里买了好几辆车,但蒋出门一般都不用车,而是步行。有村民看到蒋到镇上赶场,中午吃的都是干馒头,要不就是二两老白干加一碗豆花。

蒋华富的幺女蒋光雨也说,父亲很节约,平时穿得很朴素。前一阵子,母亲给他买了一件70元的衣服,怕父亲嫌贵了不肯穿,就谎称是花50元买的。父亲仍埋怨衣服太贵,经反复劝说才终于穿上。

蒋光雨还说,父亲在镇上有一栋很大的两层楼房,也不去住,而是宁愿和母亲一起住在厂里的简陋砖房里,说是为了方便管理。曾经,父亲喜欢在街头打一元一炮的“耍耍麻将”,但三四年前也戒掉了,因为玩牌是浪费钱。

死者生前的办公室及接待客户的桌椅很破旧,墙面涂料几乎看不出颜色,斑驳脱落。他卧室的家具同样破旧,一台窗式空调算是“贵重”电器了。(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何薇采写)

据悉,当年蒋华富从朝鲜战场上回到三教镇,从三大队副支书当到支书,后来又调到三教镇板桥区企业办公室担任主任,一直干到50多岁退休。蒋退休后与另外两个老头一起,办起了镇上第一个民办工厂。如今,三教镇有许多民办工厂,但当年的第一批老厂就只剩蒋的厂还在,且干得还很不错,主要生产汽车配件。而当年与他一起办厂的两个老头也已作古。

蒋华富的舅子任德惠介绍,厂的法人是蒋的幺儿,不过蒋华富一直不肯交出权来,他身体也还不错,没什么大病,76岁了还一手操持厂里大小事务。

蒋的厂子规模不小,约占地20亩,两排厂房,大小两个食堂,一栋十几间屋子的砖房。据悉,厂里生产的汽配主要都销给主城汽车商,用他儿女的话说是“三教镇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蒋有三儿二女,都在外面另做生意,家境也都不错,人人有车。听说蒋华富出事,全家都赶回来了,就连一岁半的曾孙也被抱了回来。

蒋华富有近千万元资产?对此,蒋的女儿蒋光平并不否认。她透露,目前厂里还有数百万元货款暂未回笼,厂里还堆积着不少成品和原材料。

事件实录:来福州打工的残疾小伙刘晓忠,乘坐一辆17路公交车上班,途中手机被抢走,便和歹徒搏斗起来,最后身中6刀,倒在血泊中。

公交车司机柯明介绍说,昨日上午6时30分,坐车的人非常多,车厢里挤满了乘客。

车开到斗门高架桥附近路口时,车门附近突然传出“有人抢手机”的呼救声,只见高矮两个男乘客扭打成一团,高个乘客挣脱不开,掏出匕首,朝着矮个乘客连捅数刀,“我赶紧打电话报警,其他乘客被吓得缩在车厢后面,没有一个站出来制止,看着高个乘客打开窗户,跳出去逃走。”柯明说。

路边目击者说,高个男子跳下车后,乘客也跟着跑下车,车厢里躺着个伤者没人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