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将全境实施互联网实名制 中国专家激辩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5:11:03

目前石化行业正处多事之秋,吉林化工爆炸事故、中石化私有化子公司,使得资本市场对两大公司的举手投足都充满想象

短短两天功夫,两大国有石油公司就相继完成了各自管理层的新陈代谢。其意义在于,将干部任免程序构建于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规则内,是对资本市场的尊重。

11月30日,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石油0857,hk)发布人事任命公告,涉及7名公司高层的最新任命。早前一天,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石化0386,hk)也发布了人事任免公告,对其3位高管职务进行调整。

目前石化行业正处多事之秋,吉林化工爆炸事故、中石化私有化子公司,使得资本市场对两大公司的举手投足都充满悬想。中石油、中石化负责人士相继表态,公司此举属正常人士变动。

此次调整,被认为是国资委推进中央企业干部年轻化的又一次实践。两大公司在任免程序上的精巧设计,体现市场规则下的公司治理水平。

实际上,两大石油公司的治理体系十分类似,任免程序也近乎雷同。两大集团公司的党组是核心决策层。集团公司最高行政职位是总经理,属正部级。股份公司为董事长,并设立至少3名行政职务:总裁、董秘和财务总监,这些职务可随时由董事会罢免。

11月25日,中石化召开了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批准了张家仁和曹湘洪辞去高级副总裁和李春光辞去副总裁职务的申请。同时聘任蔡希有为高级副总裁,聘任戴厚良和张海潮为公司副总裁。

同时,集团公司根据国资委的任免通知,任命蔡希有、曹耀峰、李春光为中石化集团党组成员,免去张家仁、曹湘洪、刘根元、许开程党组成员职务;任命曹耀峰、李春光为中石化集团副总经理,免去刘根元中石化集团副总经理职务。

这就意味着蔡希有、曹耀峰正式进入中石化的决策领导层,而李春光虽然离开了上市公司,但提升为母公司的副总经理,进入党组,再升一级。

需要注意的是,曹湘洪和张家仁的董事职务仍然保留。在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中,董事之职的去留必须要经过股东大会投票决议。同理增补董事也需要董事会提交股东大会决议。

这就是现任总裁王天普、高级副总裁蔡希有仍然不是董事的原因。此举也体现了中石化管理层年轻化进程的规范化。

中石油此次换班也是严格遵循上述规定,11月8日,中石油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出了新一届的董事会。根据新任董事会提议,分别任命苏树林和段文德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任命王国梁为财务总监,任命廖永远、贾承造和胡文瑞为公司副总裁。

这也对外界风传的因吉化爆炸引发的内部调整给予了事实回应,吉化爆炸是迟至11月13日才发生的。

事实上,中石化此次换班也并非是为了整合下属子公司采取的仓促之举。这只是中石化实施干部年轻化政策的延续。

根据央企高管退休规定,正部级的高管退休年龄为65岁,副部级官员的高管退休年龄则为60岁。在2005年初,中石化董事会中,时任总裁王基铭62岁,另外的4名董事兼集团副总经理牟书令、张家仁、曹湘洪及刘根元也都将触到60红线。

若当时一齐退出必将引发资本市场振荡,所以中石化采取了三步走的策略。第一步,3月,王基铭辞去中石化总裁职务、牟书令辞去高级副总裁职务,42岁的王天普担任总裁,章建华、王志刚为高级副总裁,均为40多岁。现在是第二步,聘任的年纪最大的张海潮也不过48岁。可以预见的是,明年4月改选后的新一届董事会,他们必将成为主力。

中石油的策略似乎稳重了很多,此次董事会改选,除了副董事长任传俊因年龄到线退出,执行董事没有发生变化。

而此次提拔的高级副总裁苏树林早就担任该职多年,是次只是履行程序。原副总裁、董事、高级副总裁段文德,也早就是集团公司党组成员、董事会董事。

上任的高管年纪也多在50岁以上,年纪最大贾承造57岁,最年轻的副总裁是42岁就担任四川石油局局长的廖永远,曾经是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的他将成为中石油年轻化的标榜。

在业内,素有中石油上游为王,中石化下游称霸的戏说。此次两家企业选拔人才,也着重发挥自己的优势,避免短处。

中石化此次提拔的三员干将均来自中下游的化工、销售企业。高级副总裁蔡希有1998年到2002年一直在中石化销售公司工作并担任常务副经理。戴厚良多年一直服务于扬子石化。

值得一提的是张海潮。内部人士介绍,他是继李春光之后又一位直接从中石化销售公司提升为副总裁的干部。接近他的人透露:张为人严谨,认真敬业,在业内素有口碑。中石化大力提拔下游销售企业的干部,也表明了中石化对下游业务的重视。

而中石油新提拔的三名副总裁都具有多年勘探工作的经验。廖永远曾长期在胜利油田、塔里木油田等一线担任副总工程师和总经理等职,贾承造长期在塔里木油田任职,并兼任中石油集团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职务,胡文瑞更是1984年开始就在长庆油田工作。

新华网长沙12月4日电(记者叶伟民、仇琳)“最近柏林爱乐乐团在北京的演出,好票高达4000元人民币,而该乐团在柏林当地的演出门票仅43欧元,中国目前的演出票价普遍高出发达国家的十倍以上。”

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廷芳3日在长沙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当天在此间开幕的首届中国剧场论坛上,叶廷芳屡次强调剧场经营要关注平民化诉求,并呼唤平民意识回归舞台。

叶廷芳认为,中国的剧场文化长期表现出追求奢华的贵族化倾向。不顾大多数平民百姓的生活水平及收入状况,将普通老百姓排除在剧场之外。

他举例说,久负盛名的瑞士苏黎世话剧院一张最好的门票是83瑞士法郎(90年代中期),相当于一个教授工资的1/240;罗马一张中上的歌剧门票约是当地一个教授工资的1/66。而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买一张较好的歌剧、交响乐或芭蕾舞的门票需500至800元人民币,相当于一般教授工资的1/10至1/6。

大学毕业两年多的李长安是长沙一所中学的教师,月收入约2000多元人民币。虽然不时有一些知名乐团或音乐家来长沙表演,但高达数百元的票价让他不忍出手。

杭州金海岸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韩建鸥告诉记者,参照中国人均月收入1000至3000元人民币的状况,娱乐演艺场所门票的定价在30至100元人民币之间比较合理。那些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门票只适合极小部分的高消费阶层,或公关、公款消费人群。

新华社南京12月3日电(记者蔡玉高周润健)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国际UFO研究专家王思潮向记者通报,近日,他观看了今年9月8日在新疆上空出现的不明飞行物的录像,根据对录像进行分析研究,他认为,不排除该UFO是与地外智慧生命有关的飞行器的可能性。

11月上旬,经过一番周折,王思潮看到了由某电视台录制的该飞行物的实况录像。

据王思潮描述,9月8日晚9时18分,在新疆喀纳斯地区距地面约200千米高度的上空,该飞行物边朝着西北方向飞行,边向5个不同方向喷射物质,喷射物的角度呈80度。一会,该飞行物又停止了喷射,呈现为螺旋状的发光物向正北方向飞行,直至消失夜空。整个过程持续了3分多钟。

“向不同方向喷射物质,之后又呈现为螺旋状发光物,这两个特征同时出现在同一飞行物上,这在以前还是没有过的。”王思潮说。据他介绍,起先,有人以为该飞行物是彗星,但他经过认真观察比较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原因有三:首先,若是有如此亮的彗星接近地球,天文学者应该很早就会发现;其次,尽管彗星的尾巴很长,但彗星移动的轨迹相对来说要缓慢得多;第三,两者的尾巴形状也有差异,彗星喷射出的每一条尘埃尾巴要更宽一些,且带点弯曲。

王思潮同时否认了该飞行物由人工驾驶的可能。飞机喷射的烟雾通常只有一条,烟雾即使有分叉,角度也很小,因为这样有助于节省燃料,但该飞行物喷射物的张角却有80度,而且是朝着五个不同方向。此外,飞机的飞行高度通常在1万米左右,且喷射出来的烟雾通常要在大气层中停留较长时间。而该飞行物的高度为200千米,喷射物也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根据当时出现的参照物和飞行物表现出来的特点,王思潮认为,基本上可以确定该飞行物不是人类的杰作,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

主持人:共同打造有质量的生活,这里是每周质量报告,大家好。最近几年贴着绿色标志的蔬菜进了我们的菜篮子,摆上了餐桌,宁可多花些钱很多人都愿意买比普通蔬菜要高出几倍的绿色蔬菜,图的就是健康安全,其实,绿色蔬菜的生产的确是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比如说,不仅要严格限制农药化肥的使用,而且种植基地里边的水,土壤环境还有空气等等都不能有任何的污染,所以是件不容易的事,那么不久前,我们栏目就收到沈阳一位观众的来信,在信中他说,在当地有一家有名的绿色蔬菜企业,嘉禾公司生产的并不是真正的绿色蔬菜,根据这个线索,我们调查后发现,这家企业生产的所谓的绿色蔬菜还真的被动过手脚。

在沈阳市的一些大型超市里,鞍山市台安县嘉禾农业科技开发公司的蔬菜被摆放在显眼的位置,有的超市里,还设有嘉禾绿色蔬菜销售专柜。虽然已经是冬季,但是作为沈阳市知名的品牌,嘉禾公司的绿色蔬菜品种却异常丰富,除了土豆、大白菜等季节菜外,还有韭菜、芸豆、冬瓜等反季节蔬菜。与散装的普通蔬菜不同,这些蔬菜都是经过挑选、包装的,看起来既干净又新鲜,而且包装上都贴有绿色食品的标志,所以尽管价格比普通蔬菜高,仍然有不少消费者选购。

为了核实举报人提供的情况,记者找到了嘉禾公司的总经理杨佳。据杨佳介绍,嘉禾公司从2003年开始从事绿色蔬菜的生产和销售,目前在沈阳市场上供应的绿色蔬菜通常能达到几十个品种,是沈阳市场销量最大的厂家之一。

这位嘉禾公司的负责人称,嘉禾绿色蔬菜的销售状况一直不错,就是因为这些蔬菜全都是来源于他们公司自己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这样保证了上市的蔬菜能够达到绿色食品的质量要求。

他还告诉记者,为了保证供应,嘉禾公司每天晚上从生产基地运来蔬菜,连夜在沈阳加工、包装,到了早晨再配送到各大超市。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情况,嘉禾公司销售的并不是真正的绿色蔬菜,而公司总经理杨佳的说法则完全相反。那么,从嘉禾公司生产基地出来的是不是真正的绿色蔬菜?究竟能不能达到绿色食品的质量标准呢?

嘉禾公司对外宣称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位于鞍山市台安县,距离沈阳市大约一百公里。经过相关的测评,辽宁省绿色食品发展中心认为这个基地达到了生产绿色蔬菜的标准,并且为嘉禾公司颁发了绿色食品生产证书。

在这个生产基地的蔬菜大棚里,记者看到辣椒、黄瓜、茄子等蔬菜已经成熟了,不过在超市里销售的韭菜、芸豆、冬瓜等反季节蔬菜在这里却没有见到。在和基地工作人员的交谈中,记者对嘉禾公司生产、销售的绿色蔬菜品种和数量产生了疑问。

【正文】王忠启嘉禾公司生产基地工作人员负责技术指导和蔬菜运输。他承认,因为现在是冬季,气温低,很多春秋季使用的蔬菜大棚已经不能使用了,所以现在生产基地能够上市的蔬菜品种比较少,产量也比较低。

据他介绍,目前基地每次发往沈阳的蔬菜有四五千斤,也就是两吨左右,品种也只有十几个。这些数字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因为按照此前总经理杨佳的介绍,嘉禾公司每天的绿色蔬菜销售量能达到五至七吨,品种能达到四十个,这样算起来,基地的蔬菜供应量要比公司每天的销售量少三到五吨,品种也少了二三十个。那么这三到五吨并且品种超出基地种植范围的蔬菜都是来自哪里呢?对于记者的疑问,生产基地主任郝振英打保票说,嘉禾公司在沈阳超市里销售的绿色蔬菜全都是来自这个生产基地。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除了台安县的这个蔬菜基地外,嘉禾公司并没有其他的生产基地。就在蔬菜品种和供应量的疑问悬而未决的时候,记者在对负责嘉禾公司蔬菜运输的这名工人的采访中又发现了新的疑点。

根据工人的介绍,嘉禾公司的运菜车一般是在头天下午六点多从基地装车出发,晚上九、十点钟把蔬菜运到沈阳。然后连夜在沈阳的加工车间加工、包装,第二天早晨六点左右,嘉禾公司的蔬菜就被配送到沈阳的各大超市。工人提供的情况和先前嘉禾公司总经理杨佳的说法虽然是一致的。但是,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从基地回到沈阳,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记者来到了嘉禾公司的加工车间,这个车间位于沈阳市永泰小区内。车间门口,停着一辆牌号为辽A49403的货运卡车,四五名工人正忙着从车上卸蔬菜。

车间里,几名工人正在分拣、包装。然而,记者却意外地发现,嘉禾公司这辆车牌号为辽A49403的卡车卸完基地运来的菜之后又在夜里两点多钟从加工车间发空车出去,到了四点多钟,又装着满满一车的蔬菜回来了。

主持人:从沈阳市区到台安县的生产基地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可以简单地来算一下,单单是在路上运菜车往返一趟少说也要三个小时,装车需要的时间是两个小时,这样一来一共就得五个小时左右,可是刚才我们看到那辆运菜车它是凌晨两点出发,四点就回来,往返一趟只要两个小时,时间显然是不够的,那么嘉禾公司的运菜车深更半夜究竟去了哪里?拉回来的蔬菜又来自何方呢?

一天夜里,我们的另一路记者搭上了这辆牌号为辽A49403的货运卡车。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一名跟车的工人。

凌晨02:08,二十分钟后,车子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位于铁西区的盛发蔬菜批发市场。这辆货运卡车半夜里到这个蔬菜批发市场来干什么呢?这名跟车的工人卖起了关子。

嘉禾公司工作人员:蔬菜这行里说道太多了干了两年我这才刚入门说实话

凌晨02:30,盛发蔬菜批发市场这时已经是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了。这个市场是沈阳市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之一,沈阳市不少蔬菜零售商都到这里来采购,因为这儿的蔬菜来自全国各地,品种非常丰富。

这名工人不仅对这个市场上的行情相当熟悉,而且和一些比较熟的蔬菜批发商打着招呼。

他在市场上转了一圈,问了一下当天的蔬菜行情后,就拿出一张单子,开始要货了。

工人手里的单子就是嘉禾公司的订货单,上面列着几十个蔬菜品种。原来,这名工人是出来采购蔬菜的,他告诉记者,他是按订货单上早就列好的蔬菜品种和数量采购的。

记者注意到,嘉禾公司购买的蔬菜都是散装的普通蔬菜,即使有包装的上面也没有绿色食品标志。一名蔬菜批发商告诉记者,这些蔬菜都不是绿色蔬菜,在农药使用方面比绿色蔬菜的标准要低得多。

凌晨03:50,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嘉禾公司的这名工人就把购货单上要买的五十九种蔬菜都买齐了,运菜的卡车也装得满满的。

这名工人这时才告诉记者,常年从批发市场上买蔬菜,其实就是为了弥补嘉禾公司生产基地供应量和品种的不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