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中场之王决出胜者 里克尔梅才是马拉多纳不二传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29:30

谈起生二胎的好处,楚女士说:“兄弟姐妹之间可以互相照顾,尤其是在我们老了之后。另外,从小就有玩伴,对孩子的性格、交往能力也都有很大的好处。我觉得为什么生二胎不是问题,而假如政策允许,为什么不想要第二个孩子才是问题。”

据省计划生育委员会宣教处处长于国军介绍,与南方一些省份相比,我省违背计划生育政策生二胎的现象十分少见。目前,我省已婚育龄妇女共796万,其中一孩家庭524万,剩下的三分之一还包括众多无孩家庭、符合政策的二孩家庭等。在国外生育的第二个孩子,与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冲突。

于处长说,目前我省的二胎生育政策没有调整,仍执行2003年1月1日起施行的《黑龙江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但是,因为符合二胎政策的人群在逐渐增大,因此有些人会感觉到生二胎的人多了。

据介绍,我国从1979年开始提倡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当时响应政策的夫妻抚育的独生子女,如今开始逐渐走入婚育年龄。按照“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可间隔4年后再生育一胎子女”的政策推算,到2008年将会迎来一个符合二胎生育政策人群的小高峰。到那时,是否生第二个孩子的问题,也许就不仅仅是少数能出国生育的经济富裕人士的问题了。

依法结婚的夫妻,已生育一个子女,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可以再生育一胎子女,但生育间隔不得少于四年:

(一)夫妻双方均为归国华侨或者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居民在本省行政区域内定居的;

(三)夫妻双方均为农村居民,只有一个女孩或者夫妻双方均为边境地区农村居民只有一个子女的;

(四)经市(行署)级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指定的病残儿鉴定组织鉴定,第一个子女为残疾儿,且医学上认为能够生育健康儿的;

(五)特殊情况经省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批准的,并报省人民政府备案。符合前款第(四)项规定要求再生育的,不受生育间隔的限制。

12月7日下午,陇南市公安局在礼县电视台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礼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武建勋酒后驾车、肇事逃逸致人死亡并被刑拘一案。至此,这起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的案件终于真相大白……

11月30日,在执行任务返回途中,礼县公安局刑警队长武建勋驾驶警车在西和县娄坝村桥头2公里+30米处,将一名骑自行车的男子撞倒。撞人后,武建勋没有下车救人,在众多围观者惊异的目光中,驾车扬长而去。3小时后,伤者才被亲属及周围的村民送往医院救治,12月1日凌晨,伤者不治身亡。

12月6日,记者来到事发现场。由西和县通往礼县盐关的公路显得冷清而寂静,但提起11月30日发生的车祸,立即在村民中引起强烈的反应。在众乡亲七嘴八舌的叙述中,当时发生的一切重现眼前:11月30日下午3时许,一辆有警务标识、装着警灯、没有牌照的警车从西和县向礼县方向开来,公路两旁有不少赶集的乡亲,当警车行驶到西和县长征镇娄坝村桥头2公里处,一头撞向长征镇丰收村55岁的张牛过,张牛过瞬间倒在了血泊中。在乡亲们的叫喊声中,警车扬长而去!

一位在路旁做生意的男子说,事发后,有人立即向西和县交警队报了案。张牛过的亲属得知消息后赶来,才将伤者送往医院。这时距事发已有3个小时了。

张牛过先被送到长征镇医院,医生简单地检查了伤势之后,建议送往西和县人民医院。但因错过了第一救治时间,张牛过于12月1日凌晨3时30分死在了西和县人民医院。12月5日,死者张牛过被安葬。

12月6日,记者来到张牛过家中。痛失亲人的悲痛笼罩在这个破旧的农家小院。张牛过的妻子张爱子想起丈夫的死全身就止不住痛苦地痉挛,她翻来覆去地只说着一句话:“早些抢救人就不会死了……”

张牛过的干儿子张会祥说,直到现在,他们仍没有得到公安部门的明确答复,不知道肇事者是谁,“但街上的人都说是礼县刑警队队长开车撞死人的。”他说,干爹被车撞死令人心寒,但更令人心寒的是撞人者肇事逃逸,而且是人民警察!如果当初能够及时抢救,干爹也不会这样过早地离开人世!张牛过的儿子告诉记者,西和县交警队出面,给了他们6万元赔偿金,这才顺利安葬了老人,但他仍不知道肇事者究竟是谁。当记者问他们下一步的打算时,这个憨厚的小伙子睁大了困惑的眼睛:“人死了,钱也赔了,还能干什么?”

记者离开时,身后传来张爱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她不知道,就在当天下午,记者得知肇事者已被西和县公安局以交通肇事罪刑拘。

随后,记者来到西和县交警大队,因有任务,交警队的领导都不在。在院子里,记者看到了肇事车辆。这是一辆北京越野吉普车,车前保险杠左侧有一道裂痕,车身右侧的倒车镜被撞落,右车门有明显的擦痕。交警队门房值班员说,这就是礼县公安局的车,开车人是礼县公安局刑警队长武建勋。

12月7日,记者在陇南市公安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得到证实:11月30日下午3时许,酒后驾车的武建勋和另两名民警路过出事地点,将张牛过撞倒,武建勋未停车救人,反而驾车离去,致使伤者因丧失抢救时机不治身亡。12月1日,西和县交警队经目击者举报和侦查,确认没有牌照的警车是礼县公安局的车辆,遂在礼县查扣了这辆警车。12月6日,武建勋被西和县公安局刑拘。

礼县公安局长李岷平谈及此事十分痛心。他说,身为一名警察,酒后驾车已经违反了公安部“五条禁令”,肇事逃逸更是知法犯法。李局长说,事发当天,武建勋没有向局里汇报此事,12月1日西和县交警队前来调查时,局里才感觉到此事的严重性。局党委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免除武建勋的一切职务,对其采取禁闭措施,同车另两名民警停职检查,同时成立事故善后小组,积极处理相关事宜。李局长说,通过有关部门,由武建勋向死者家属作出了6万元的赔偿。

李局长说,武建勋任刑警队长期间表现非常优秀,在破获“砍手案”时立过奇功,局里正在向有关部门为他请功,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本报记者阎世德)

本报讯男伙计和女老板关系暧昧,以为她爱上了自己,便大胆地求婚,遭到拒绝后心怀怨恨,半夜爬进女老板的闺房里,强奸后打开煤气,割破自己的手腕,想要双双赴黄泉……5日凌晨,福州仓山对湖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救下了这对男女。

当日凌晨2时许,对湖派出所接到报警,称施埔路附近一民房内有人自杀。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并通知120急救车。

到达现场后,民警发现民房里弥漫着煤气味,一个男子的两个手腕被割破,血流满地,倒在床上,盖着棉被,浑身战栗,旁边还站着一个女子。

民警赶紧找来布条,对割破的手腕进行简单包扎,并一直安抚他的情绪,最后把他送到医院抢救。

民警向这对男女询问情况时,两人都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大家都以为该男子只是为情所困,一时想不开闹自杀。这时副所长林峰从细节发现事有蹊跷:床头上绑着两条红绳子,那个女子的嘴巴有明显被胶布贴过的痕迹,床上非常凌乱,于是立即布置民警,把两个人隔开,继续询问事情原委。

经过耐心劝导,那个姓许的女子说出了当晚发生的事情:凌晨2时许,她在家里睡觉,那个姓韩的男子从窗户爬进来,用红绳把她的手脚绑住,用胶布把她的嘴巴封住,然后便实施强奸,整个过程中还一直掐着她的脖子,直至她昏迷不醒。完事之后,韩某某打开了厨房里的煤气,接着自己割脉想要自杀。

为什么这个男子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民警经调查了解到,许某刚刚离婚不久,开了家影碟店。韩某某原本是许某店里的雇员,跟许某有暧昧关系,以为许某爱上了自己,便向她求婚,遭到拒绝,于是怀疑许某另结新欢,因爱生恨,便准备把许某强奸后共赴黄泉。N本报记者赵杨通讯员林东

12月8日,亲民党五人协商小组来到国民党中央党部,与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商议两党合并事宜;12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将与马英九就此事进行进一步沟通。亲民党重要人物为什么在此时要求国亲合并,两党一旦合并将对岛内政局产生什么影响?这些问题受到岛内外高度关注。

在12月3日的台湾县市长选举中,亲民党仅得到一个席位,党内要求国亲合并的声音越来越大。不少“立委”已经有了“重返国民党、延续政治生命的打算”。

选后第一天,被视为宋楚瑜嫡系的党籍“立委”孙大千就展开党内连署,要求在春节前完成国亲合并。他甚至表示,“阻挠国亲合并的人,应该立刻从地球消失”。亲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黄义交还以电话方式对党籍“立委”展开调查,结果40%的人赞成合并,60%的人支持亲民党走自己的路,但也赞成“以党进党出的方式”与国民党谈合并。

面对党内要求国亲合并的声音,宋楚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凝聚党内共识。自5日起,他分批会见了党籍“立委”和重要干部,表示“过去大家都说我是阻挡国亲合并的石头,这次我想通了,想合并的人可以组成一个小组与国民党谈,谈的过程中不要想到我的问题,如果国亲真能合并,我宋楚瑜就算没有位子,也不在乎”。6日,亲民党发表声明,指派“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黄义交、副总召集人孙大千等5人组成协商小组,深入讨论合并事宜。

对于亲民党内的呼声,国民党中央也很重视。6日晚,马英九邀集副主席与一级主管召开高层会议,认为“国亲合并越快越好”,并委托副主席吴伯雄担任召集人组成专案小组。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也表示,他盼望两党合并那天早日到来。

7日,两党秘书长经过沟通,敲定12日举行“马宋会”,马英九和宋楚瑜将进行长达3个小时的一对一会谈,没有其他人参加。8日,马英九和亲民党五人协商小组会面。据称,双方对合并已有初步规划,国民党坚持亲民党并入国民党,人事问题“都好谈”。亲民党对合并后的政党名称为“中国国民党”没有意见,但强调新的政党架构体制必须调整。会上,双方达成共识即国亲将分阶段完成从合作到合并的过程:在明年1月底前,完成各级“民意代表”的协商机制,包括提名机制;在此过程中,两党应该坚持“尊重民意、培养互信、建立制度、扩大优势”四原则。此外,两党应该建立平台,磋商或执行法律层次上的问题,平台成员名单将在“马宋会”后敲定。

亲民党内要求国亲合并的声浪,不只是泛蓝支持者的选择,更主要的是岛内政治现实的推动。

从选举结果看,岛内“两党政治”的趋势日益明显。2004年底“立委”选举时,亲民党席位大幅下降,国民党作为泛蓝核心的地位越来越强。此次“三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亲民党只保住了“连江县”,尤其是原亲民党“立委”周锡玮回到国民党后,成功当选台北县长,为亲民党人树立了“成功出走的范例”。可以说,通过实战的考验,马英九不仅成功凝聚了党内力量,更奠定了自己泛蓝共主的地位。

在“马英九效应”下,越来越多的亲民党人开始担心自己的政治前途,急着回国民党寻找出路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事,宋楚瑜也不得不接受国亲合并这个选项。《中国时报》认为,如果国亲合并暂时谈不拢,将对亲民党未来的发展造成很大影响。当然,国亲合并也牵扯一些实际问题,包括政策、人事、财务与组织架构等,需要两党广泛沟通与协调。

就在国亲两党筹划合并的时候,陈水扁突然放出口风,表示将邀请“立法院长”王金平“组阁”。此事立即在岛内掀起不小的波澜。舆论分析认为,陈水扁使出的是“一石两鸟”的狠棋。

一来可以分化国民党。今年7月国民党主席选举,王金平和马英九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王金平落选后没有担任副主席。陈水扁私下认为,如果诱之以“行政院长”的高位,王金平怎会不动心?而一旦王金平当上“行政院长”,就不可避免地要改变立场,与“在野”的国民党针锋相对,陈水扁正好坐山观虎斗。

二来削弱泛蓝在“立法院”的地位。在这次“三合一”选举中,共有4位国民党“立委”当选县市长,泛蓝在“立法院”只剩下110席(共225席),成为脆弱的少数。王金平若离开“立法院长”的位子,“立法院”龙头之争势必掀起热潮,民进党资深“立委”柯建铭很有希望拿下这个宝座,届时陈水扁的压力自然就会得到缓解。况且以王金平在岛内政坛的资源与地位,“也可以帮助陈水扁顺利完成剩下的任期”。

国民党当然明白陈水扁的“良苦用心”,对此进行了坚决抵制。“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潘维刚表示,败选后的陈水扁不知痛定思痛,仍然机关算尽,企图通过分裂泛蓝来巩固岌岌可危的“执政基础”。“立委”朱凤芝与李鸿钧也强调,陈水扁不经过党对党协商,直接邀请王金平“组阁”,是过去唐飞(陈水扁2000年上台后第一任“行政院长”)事件的翻版。7日,国民党举行胜选后的首次中常会,现场原本充满笑声,后来突然谈到王金平“组阁”一事,马英九的脸色马上凝重起来。他强调没有所谓的个人“组阁”,必须进行党对党协商。支持王金平的中常委也纷纷表态,呼吁王金平不要成为第二个唐飞。同一天,事件当事人王金平也否认组“阁”的说法。他表示,不知道放话者有什么目的,“不过我不是3岁小孩”。

不管陈水扁耍什么花招,国亲合并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可以预见,一旦完成合并,将对岛内政局产生巨大影响。

自2000年起,泛蓝在不少选举中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根本原因在于不同形式的分裂。此次“三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国亲在多数县市整合成功,尤其是泛蓝选民高度团结是关键因素。未来国亲合并成功,无论是在台北市长、高雄市长选举,还是在2007年“立委”选举中,都能进行总体部署,集中资源争取胜利。这对泛蓝2008年夺回“执政权”相当重要。另一方面,国亲合并后,民进党当局挑拨离间的机会大减,泛蓝对选民的凝聚力和对无党籍人士的吸引力增强,制衡民进党的整体实力势必大增。

就两岸关系而言,国亲合并后也可以发挥整体优势,推动两岸交流继续发展,岛内遏制“台独”力量也将进一步壮大。

(本文原标题为陈水扁破坏国亲合并;副标题为放风邀王金平“组阁”阻挠蓝营两党合作)

独家声明:《环球时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本以为在网络上遇见红颜知己,没想到却被人狠狠地“宰”了一把。来长打工的小乐(化名)最近在会网友时,被自称叫小雪的年轻女子领到一间酒吧内,在点了两瓶啤酒、一瓶普通的葡萄酒和两个果盘之后,小雪借上厕所之机溜了。而在买单时,价格高达500元。当小乐表示没有这么多钱时,酒吧的两名男子露出凶相,几番拳脚之后,小乐才明白女子原来是个“吧托”。

“咱们见见面呀,我在长春市南关区五马路附近等你。”5日晚上,小乐在上网时,一名自称小雪的女孩子主动把他加为好友,没聊两句,女子就邀小乐见面。小乐按女子留下的电话号和地址赴约了。见面后,小乐见小雪的年龄20岁左右,和自己的年龄相仿,沈阳口音,从外表看温柔可爱。他以为遇见了一名红颜知己。小雪表示刚来长春,对长春不熟悉,提出到附近走走。两人大约走了10分钟,小雪突然说:“我们到酒吧坐一会儿吧。”小乐抬头一看是一家很不起眼的酒吧,名字叫“乾乐园”。进去后,小乐注意到,这家酒吧分为上下两层,两间包间,小雪把他领到一间包间后,主动要了两瓶啤酒,一瓶葡萄酒,两个果盘。“这些东西多少钱,我看看。”小乐急着问。“不用看了,不贵。”小雪嗲声嗲气地说,随手把菜单交给了服务生。

没等聊上几句,小雪说要上厕所,等了20分钟还没有回来。正当小乐要去厕所看一下时,进来两个剃平头的男子。“干啥去呀,先把账结了吧。”说完一下把小乐按到了椅子上。“那你们说多少钱?”“一共500元。”男子把账单拿给了小乐看,小乐顿时傻眼了,一瓶通化产的普通葡萄酒竟然要230多元。当小乐表示没有钱时,一男子上去就给小乐一个嘴巴。“你小子敢吃霸王餐,给你送到派出所去。”“那你们送我去吧。”这时,一名身着警用大衣但没有任何警察标志的男子走进来,大喊道:“你小子想咋的,吃饭不给钱还反了你了?”说着在场的一名男子又对小乐一阵拳打脚踢,并让小乐把兜翻一下。被逼无奈,小乐把手机和身上的80元钱交了出来,男子搜走后,让小乐写了欠条,次日中午去取。

按照小乐提供的小雪的QQ号码,6日本报记者在网上找了小雪,小雪主动约定记者见面,地点还是五马路附近。并留下了联络方式。“咱们不见不散呀。”小雪留言道。7日19时,本报A记者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小雪。她还是装作对长春市不熟悉让记者跟她在附近转一转。于是顺理成章地把A记者领到了乾乐园酒吧。

按计划,两分钟后本报B记者(两人)随即也进入了这个灯光暧昧的屋子,准备找个邻近座位随时策应A记者。但出人意料的是,大厅空无一人,包括阁楼上的包间也空空如也,只有两名剃着平头的伙计“殷勤地”跟着。B记者心里不免疑惑,怎么刚进来他们就神秘失踪了?B记者以选安静座位为名寻找吧女,终于发现在过道的拐弯处,还有一个小门。但老板说什么也不让B记者进入。由于情况有变,B记者随机应变选了靠近小门的桌子坐了下来,并且故意大声吆喝吧员以通知A记者。果然,不到两分钟A记者借口音乐太响走出了包房,看见策应的B记者。

为了拖延时间掩护A记者,B记者开始点酒。这时,酒吧老板突然把剃着平头的伙计叫去耳语了一阵,随后事情变得更加戏剧化了。B记者点遍了琳琅满目的酒单,竟然全都断货了,就连快要上桌的牛奶也没了,伙计原本热情的脸孔也消失了。

B记者装作生气的样子询问:“那你们这里还有啥?这五十多种酒和果盘都没了?”伙计陪着笑说:“只剩下430多元钱一瓶的红酒,您要吗?”

为避免伙计加重疑心,B记者借口要等朋友,来到门外守候。两个伙计警惕地站在门内观望动静。

而此时A记者和小雪面谈时,小雪点了一瓶通化产的葡萄酒,(记者看到葡萄酒上的商标字都印错了,印成了葡葡酒)、两杯咖啡、一盘鱿鱼丝、一盘开心果后,让服务员把菜单拿走了。记者提出看看菜单时,服务员并没有理会,当酒上来后,小雪迫不及待地开了酒给记者倒上。抓起一把鱿鱼丝吃了起来。聊了10分钟后,小雪提出上厕所,溜了。这之后,记者与小乐的遭遇一样,被宰了470元。两名男子按住记者结了账。为了获得证据,记者让一名男子写了收据,离开了酒吧。但另一名男子不放心,把记者拽了回来,帮着打了一辆出租车,看到车驶远后回到了酒吧。

与此同时,B记者看到那名吧女突然溜出酒吧,左右扫了两眼,然后跑进十米外的网吧,B记者连忙通知摄影记者悄悄尾随过去,终于在该网吧二楼找到了这个女子,她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又开始上网聊天。

20分钟后,酒吧的伙计突然来到网吧,刚与吧女耳语两句,这名吧女急忙起身用衣服掩住脸,和伙计匆匆走出了网吧,摄影记者悄悄尾随了过去。然后网吧里陆续有两名女子也跟他们会合了。

B记者连忙通知受害者小乐,以发现骗他的吧女为由向警方报案。还不到两分钟,西五马路派出所的民警迅速赶来,将小雪和她会合的两名女子、“平头”及滞留在酒吧的两名伙计带回了派出所进行调查。目前民警正在调查此事。本报记者辛言文/图

目前,运行在内蒙古集(宁)通(辽)铁路上的中国最后一批“超期服役”的蒸汽机车将被新型内燃机车所取代,并于今年内全面退役。

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集通铁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条以蒸汽机车作为牵引动力的铁路正线。该铁路自1995年建成运营以来,在总长1200公里的轨道上,曾运行着100多台“前进”型蒸汽机车,如今只剩下27台蒸汽机车在150公里的一段铁路上给世界蒸汽机车爱好者作观光牵引。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