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中国最大的日本战犯改造营揭秘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10:03

就在杨伟光为他从富士施乐购买设备的合法证明犯愁的时候,一个多月前他竟然意外地收到富士施乐以设备租赁合同纠纷为由,状告杨伟光拖欠富士施乐的设备租赁费200多万元人民币的起诉。

杨伟光觉得非常奇怪:明明是销售合同,怎么就成了租赁合同,这样不就意味着杨伟光从富士施乐购买的18台总价值为2000多万元的设备最后产权是富士施乐的?更让杨伟光气愤的是:“欠债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如果双方财务有出入,双方对对账单就能弄清楚,为什么富士施乐没有和杨伟光的公司进行对账就作出这样的起诉?”

杨伟光给记者出示了他的公司和富士施乐签署的其中一份“按张收费销售合同”,上面显示了首付款和每月基本支付额等信息。杨伟光说:“具体是每一台机器先支付几十万元的首付款,然后按0.26%的利息,分5年60个月的期限按月支付剩余的款项。”

杨伟光认为,富士施乐这样做就是想先声夺人,让舆论认为他们公司顶多把自用设备进行租赁,而不涉嫌走私。杨伟光表示,从其他同样使用富士施乐机器的客户那儿获取的证据显示,富士施乐在进口这些设备时有些以“企业自用”名义进口,是不能销售给中国企业的。大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司雷认为:“‘按张收费销售合同’的性质可以有三种:买卖合同、融资租赁合同和租赁合同,富士施乐以租赁合同名义进行起诉是为了回避货物所有权问题,如果是租赁行为就可以尽量避免向客户提供商检证明、报关单和完税证明等文件。”“而值得注意的是,富士施乐打的是租赁合同的案子,可是开给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的发票却是货物销售合同的发票,”司雷对记者说到。

对于这起合同纠纷案,杨伟光表示,因为法院两次进行非公开审理,他拒绝出席,“11月16日法院终于愿意公开审理了,我会在法庭上出示所有的证据。”

同时,杨伟光于10月21日向上海海关举报富士施乐涉嫌走私,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除了涉嫌走私和违规进口旧机电产品,杨伟光认为富士施乐还存在销售价格过高的现象。

杨伟光给记者看了编号为221820021182012765的报关单,上面显示富士施乐2002年以企业自用名义购买的一台DC12“数码打印机”,而实际上是数码印刷机(按杨伟光说法,我国数码印刷设备需征收8%关税,而打印设备是零关税产品-记者注),申报的单价为7853.8100美元;编号为221820021182107375的报关单,显示2002年激光打印机6050(实际上是复印机6050),申报的单价为10237美元……

而杨伟光告诉记者,在2002年,富士施乐卖给中国客户这些设备的平均单价是30万~36万元人民币。

对于涉嫌走私和与上海电脑打印有限公司的纠纷,富士施乐发函表示在案件审理期间,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股市的下跌之谜在基金三季度季报公布后终于真相大白。今日公布完毕的196只基金季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偏股型基金遭遇大额赎回,仅指数基金的净赎回量就达到52亿份。股票基金尤其是指数基金遭遇大额赎回后,直接导致基金大幅减持以上证50指数股为代表的蓝筹股,对股指构成相当压力。

WIND资讯的统计显示,三季度末基金的股票仓位基本保持稳定。偏股型基金的持股比例相比上季度略有增加,达到71.15%。相比上季度末增加了1.22个百分点。

今日公布完毕的基金三季报还显示,基金对于重仓持有的核心资产态度有所转变,传媒、零售等行业的股票受到追捧。钢铁、交通运输等原来的重点行业股票遭到减持。基金对上海机场(资讯行情论坛)等核心股的持股比例开始下降。抱团持股的投资结构首度出现松动的迹象。

基金经理在季度报告中也对下一段的市场热点作出预测。十一五规划成为基金普遍看好的投资机会。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新兴产业,十一五规划中的大型投资项目,以及电网、铁路建设、数字电视、奥运等投资主题受到基金经理关注。

博时价值增长基金则认为,在股权分置改革中,相当多的公司作出的长期分红的承诺,正在给A股市场带来重大转变,股票会给持有人带来持续的现金流入,成为一种有现金回报的资产。多数基金认同A股市场从长期来看目前是大底部区域的说法。

国内保鲜膜市场需求为60万吨,而产能为100万吨左右。PVC保鲜膜如果彻底停产,势必为已在PE保鲜膜生产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民间资本提供机会

国家质检总局最新公布的抽查结果显示,受检的44种PVC食品保鲜膜样品中氯乙烯单体含量均小于1毫克/千克,符合国家标准以及1991年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公布的要求。

尽管如此,质检部门还是发现一些主要用于外包装的PVC保鲜膜含有被禁止使用的二(乙-乙基己基)己二酸酯(DEHA)增塑剂,该增塑剂遇高温(超过摄氏100度)或油脂易释放,会影响人体健康。

回应质检结果,质检总局连颁四道禁令:含DEHA及氯乙烯单体超标者禁止进出口;全国企业摸底调查,用DEHA生产PVC保鲜膜者,责令停产,就地查封;生产企业在产品外包装上标明产品的材质和适用范围,不标者禁止销售;经销企业自查,未标明“不含DEHA”或可以用微波炉等加热字样的,停止销售和使用。

禁令的直接影响就是众多PVC生产企业被迫停业整顿,并且在市场的压力下,保鲜膜行业在悄然变局。

许多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的企业就纷纷传出了停产的消息。“生产线已经停了,正在进行整顿改革,大概需要1个月的时间。”10月26日,上海郡是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的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对该公司电话采访时,国家质检总局和上海质监局的工作组正在现场办公,主要检查该公司生产PVC保鲜膜所使用的增塑剂是否含有对人体有害的物质。

据郡是公司这位负责人介绍,上海郡是生产PVC保鲜膜使用的增塑剂是DOA,但DOA中是否含有DEHA的成分目前仍无法确定,要等国家质检总局的检测结果。该公司已打算用DINA来替代DOA进行生产,但是这也要通过国家的检验方能付诸实践。国家质检局方面这样承诺该公司:“两个星期内一定作出检验结果。”那么上海郡是至少要停产两个星期。

据了解,上海郡是现有两条PVC食品保鲜膜生产线,每天的产量为4到7吨,月产量150吨到180吨。如果停产半个月,产量至少要减少75吨到90吨左右。恐怕还不止这样,上海塑料制品研究所工程师余洪梁此前对记者表示,生产企业更换配房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这样,上海郡是在产量方面的损失可能还要大。

国家质检总局在这次通报中明确表示,“生产企业必须召回已经售出的可能还有DEHA的PVC食品保鲜膜。”这对于生产商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上海郡是的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10月27日该公司将向其全部代理商发出公告,宣布召回现存的PVC保鲜膜产品,据他估计,“数量大概在1000吨左右,损失在16万元左右,如果加上运输费用,可能损失25万元左右。”加上停产的损失,大概在35万元到40万元左右。

停止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的不只有上海郡是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一家。大连三荣化工有限公司销售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领导们正在开会。”随即挂断了电话。一位业内人士猜测,公司的高层可能正在和国家质检总局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涉。

10月27日,记者致电大连三荣化工有限公司销售部田先生,他表示不愿意提供任何消息。记者从大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了解到,当天下午大连市有关方面将就PVC食品保鲜膜一事召开会议,商讨具体措施。

大连三荣是韩国三荣集团2004年10月在大连投资6000万美元创立的独资企业,主要生产PVC保鲜膜、BOPP包装膜等。其中PVC保鲜膜共6条生产线,年产量达1万吨,占中国产量的一半,所用原料全部从韩国进口。

杭州恩希爱杭州化工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的日资企业。一位日本籍职员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尽管在语言沟通上发生一点小小的障碍,但是记者还是从他的话语中捕捉到一个宝贵的信息:销售部的人都回家“待业”了。

消息人士透露,目前全国的PVC保鲜膜生产企业已经部分停产整顿了。停产期间,国家将要着手制定相关标准,其中包括PVC检验标准。如果这一信息正确,那么杭州恩希爱出现的这个现象就不难解释了:公司也停产了?

而国内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的大户南亚塑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呢?该公司营业处处长王世辉告诉记者,“我们公司一直是采用两种增塑剂生产PVC食品保鲜膜的,既然国家不允许使用DEHA,那么我们使用的一个是DOA,另一个是DINA。”在同类行业中,该公司的生产规模是较大的,共有6条PVC食品保鲜膜的生产线,年产量接近2000吨,是上海郡是的2.5倍。一旦停产,经济损失或许也会是上海郡是的2.5倍,也就是85万到100万元之间,数目巨大。

10月27日,南亚塑胶王世辉处长再次告诉记者,10月26日,当地有关部门来到南亚检查,取走了一些样品。目前该公司的PVC食品保鲜膜生产线仍在正常运转。王表示,并没有说让停产,一切要等政府检验结果。

位于伊川的洛阳市三金化工塑料有限公司则是一家小公司,年产保鲜膜一两百吨,主要用于大型冷库中储存蔬菜用。一位姜姓职员告诉记者,企业6月份就已经停产,是由于“季节原因”,“我们主要按需求生产,停产不是因为国家的整顿。”姜并不认为PVC保鲜膜有害,“国家有卫生许可标准,并不是含氯就有害,超过一定的标准才有害。城市用水还用氯气消毒呢。”

停产,对PVC企业可谓是“灭顶之灾”。据上海市塑料行业协会专家刘先生说,国内生产PVC保鲜膜的企业,主要是日本的郡是和韩国的三荣。其中郡是年产能2000吨,三荣10000吨,而三荣占到中国产量的一半。

另据国家质检总局新闻发言人刘兆彬指出,根据该局统计,国内生产食品保鲜膜的企业共47家,其中,生产PE食品保鲜膜企业41家,生产PVC食品保鲜膜企业6家。PVC食品保鲜膜生产企业绝大部分为中外合资或外国独资企业。PVC食品保鲜膜年总产量约1万吨,其中10%出口,90%在国内各地销售。

国家质检总局的一纸通报,不仅影响了上游的生产企业,下游的代理商和购货商也受到波及。PVC食品保鲜膜的代理商情况不言而喻,就连PE食品保鲜膜的代理商也受到了影响,一位前来大连三荣化工有限公司购货的代理商表示,“现在PE保鲜膜也不像以前那么好卖了。”

PVC保鲜膜事件,给保鲜膜市场带来新的变数。首要的变数则是PVC保鲜膜可能要从市场退出。

这让部分PE保鲜膜厂家嗅到市场的味道。宁波市永旺塑胶有限公司负责人陈黎明说,“PVC迟早会不让做,所以我们开始做这个。我们认为这个市场不错,不过目前产品还在试验阶段,要检验成功后才向市场发售。”

“现在市场销路好。”电话中余国银的声音难言兴奋,据他介绍,近来打电话要求购买PE保鲜膜的人越来越多。余国银是南京一家PE保鲜膜的代理商。

据海通证券研究员傅明笑透露,目前我国塑料薄膜产能达上百万吨,需求只在60万吨左右。并且,由于国有资本对之不感兴趣,这些企业都是小企业,由民营资本引进国际生产线开始生产。

“PE到处都是,无毒,量比较大,不仅仅是超市,到处都可以看到。”上海塑料行业协会的刘先生说,由于PE大多由中小企业生产,该行业发展比较快。同时,原料涨价厉害,很多企业也是一年几千吨的产能,结果竞争非常激烈。“利润薄,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制品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刘先生说。

多家媒体报道称PVC保鲜膜可能致癌,您觉得在这一事件中最需要采取的措施是:国家加强监管对日韩等企业产品进入中国严格限制出了问题严查

周五两市平开,沪综指开于1097.59点,低开0.19点;深成指开于2669.47点,高开1.16点。沪综指早盘最高1102.02点,最低1067.40点,收于1080.86点,下跌1.54%,两市共成交132亿元。

消息面上:备受关注的《证券法》修订案昨天经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耿亮与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张育军昨天介绍,修改后的《证券法》赋予了证交所更大的权限,如新股审核权,制止证券账户异常交易的权限等,并允许交易所推出“T+0”交易制度。详情请见:新股审核权下放证交所允许交易所推出T+0

早盘两市股指在小幅反弹失败以后继续持续下跌态势,市场再次向下调整。下午沪指继续向下,并出现了一轮放量杀跌的走势,创出1067.41点的新低。有专家从技术面上分析认为,目前大盘已击破998-1223点行情的0.618倍黄金分割位1084点,尽管技术性反弹随时可能爆发,但调整趋势已难以改变。本轮下跌过程中,已分别于1185点和1119点处形成两个跳空缺口,根据缺口理论测算,其量度跌幅在1056点左右,这也是下一道比较重要支撑位。

个股方面:今日石化板块未能延续前日的强势,上海石化因业绩不佳以跌停开盘,导致中国石化、齐鲁石化、扬子石化为首的石化股全线回落。南方航空等航空股保持强势,新能源概念仍有抢眼的表现,尤其两只龙头股,G天威展开反攻,航天机电再创阶段性新高。此外,中国联通、高鸿股份等3G概念的走势也较为强劲。深华新和数码网络冲击涨停,对深圳本地股及科网股的刺激作用极为有限。煤炭股、港口股也再度走弱,使市场重现恐慌性杀跌。近日炒作红火的生物医药股出现大面积回落,东北药、新华制药、华神集团、长春高新等纷纷涌向跌停。

中新网10月28日电昨日,有媒体爆出了时下当红主持人身价,并列了一份单子,详细标出了众多当红主持的“秘密价位”。《重庆时报》记者就此向重庆某演出经纪公司经理张先生求证。张先生称该单子中有不少“水分”,他同时揭露了不少主持人的身价,央视的主持人“系出名门”,身价要比地方台主持人高出不少。

昨日某报以“主持人身价大揭秘”为标题列出了时下当红主持人的走穴身价。李咏以18万元高居榜首,朱军12万元、王小丫12万元、崔永元12万元紧随其后,而新晋蹿红的董卿以8万元的身价也“光荣”上榜,而湖南台的李湘和何炅以5万~8万扫底。记者就此采访了重庆市某著名演出经纪公司经理张先生。张先生表示该报所列“水分”不少,都把以上主持人的实际出场费抬高了几分。

张先生说,现在主持人中大哥级人物当属李咏,但是上述价目表中他的价格偏贵,张先生说,“去年李咏悄悄走过一次穴,我们做的经纪给了他14万,朱军、王小丫的身价就是这个数——12万;去年他们去过成都,收的这个价钱。董卿是个新人,价位应该在6万元,像周涛这些出场费也在8万~12万,老牌主持人赵忠祥的身价为5万,倪萍的身价6万;李湘最红的时候出场价曾一度高达10万,现在她没有以前红但是仍然在8万元左右。”

现在湖南台的汪涵自主持了《超级女声》之后出场费涨到了6万~8万,而何炅的出场费仅在4万。”张先生表示,这个只是喊价,真正拿现金的时候还会在这个价钱的基础上优惠10%。如果是朋友关系,价格更低,“如果能直接联系到主持人本人,少了经纪公司的佣金部分,要便宜得多。”

张先生同时表示,主持人的身价也代表他受欢迎的程度,“这个身价不是他们自己标注的,是由北京的一些经纪公司提出的,他们每年会根据这些主持人的知名度和在央视排名进行‘标价’,一般来说,央视稍微出名一点的主持人身价一般在3万~12万之间,央视的名嘴要比地方台的主持人‘贵’。”

张先生说,因为央视平台好,覆盖面宽,所以很容易出名,地方台毕竟有地域限制,就拿湖南台来说,李湘、汪涵再红绝对敌不过李咏。“但是央视不允许主持人走穴,这也让不少地方台的主持人有了很多赚钱的机会。”(记者张晓禾)

我是个做企业的人,这些国有企业都是烂摊子。其实我的想法就是交给我来做,我来盘活壮大!

和政府的基建项目合作,是太平洋现在和未来的主业。这块市场很大,我们可以美美地独享。惟一和我们竞争的,是中央直属企业,而他们在内耗成本、腐败成本方面根本没法和我们竞争

他是胡润百富榜本年度最大的一匹黑马,短短一年时间,他的个人财富从15亿元猛增到125亿元,位列百富榜第二,成为个人财富增长最为迅速的人。虽然,人们对他实际财富的数量依然有一些争议。

他控制的“太平洋系”正在以超常规的速度膨胀着,这个2002年产值不足20亿元的企业集团,2005年的预计产值竟然高达300亿元。

对于自己,他毫不吝啬任何溢美之词。“我就是中国管理水平最高的企业家。”“到现在为止,只有我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到的事。”一口浓重的苏北口音,一如既往地张狂着。

这位45岁的汉子,黝黑壮实,自视甚高,对下属却亲和平易,他的张狂,也颇有可爱、质朴之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身上还带着泥土的芬芳”。随后,他又追加一句,“我从没穿过名牌,没必要——我自己就是名牌。”

这是一个奇妙的混合体,狂妄而又低调,常常语出惊人,实际行事却又中庸、保守,喜欢勇猛突进,又会根据现实情况把握分寸。

这些截然相反的元素,在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简称“太平洋集团”)董事局主席严介和身上竟然古怪地调和起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