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人拒绝歧视 5年重塑地域形象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21:00

布莱恩县是美国爱达荷州最富有的县,许多名人在那里扎堆,包括好莱坞天皇巨星布鲁斯·威利,加利福尼亚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都在那里置业。

今年18岁的少女萨拉·约翰逊就是这里的居民,她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家里除了有一套农场式的主房外,房子后面还连着一间用于出租的私人家庭旅店;家里在当地颇有名望,什么也不缺,爸爸阿兰·约翰逊是当地著名园艺公司的股东,妈妈黛安原来一直在诊所工作,最近刚刚到一家金融公司上班。

但是,2003年9月2日,悲剧发生了。警方抵达现场时,发现黛安仍然在被窝里,头部中枪致死。阿兰·约翰逊的尸体躺在床边的地板上,胸部中枪。当时他正在冲凉,因为身上还是湿的,浴室里的花洒也还在哗哗地流着水。

阿兰和黛安的女儿、16岁的萨拉告诉警方,她听到第一声枪声后,立刻跑到爸爸妈妈的房间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站在门口叫妈妈,但没有人回答。于是她跑到街上去向邻居求助。

警方问萨拉,知不知道是谁对她的父母下毒手时,萨拉只是说父母遭到枪击前的那个晚上,有个已经被解雇的女保姆因为潜进房子偷面霜而被当场抓住。

现场血迹斑斑,但警方发现这并不是犯罪高手或专业杀手所为,因为凶手留下了太多的蛛丝马迹:杀人凶器——口径为点264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来复枪、子弹。警方还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件染有血迹的粉红色睡袍、子弹包装袋、一只右手乳胶手套、一只左手皮手套。调查人员估计凶手为了避免留下指纹,刚开始时带着皮手套,后来又带上乳胶手套开枪。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杀人凶器属于约翰逊家的男租客梅尔·斯皮格尔所有,但是案发当时斯皮格尔并不在城里,所以排除了他是凶手的可能性。而萨拉所说的那个女保姆当时也不在城里,因此也不可能是她。

焦点很快转到了萨拉身上。警方在萨拉的房间里发现了跟那只左手皮手套是一对的右手手套,而且那件粉红色睡袍上有萨拉和父母的DNA,乳胶手套包着的皮手套上则有萨拉的DNA。另外,从死者身上的伤口看来,开枪的人懂得使用枪支,而约翰逊一家,包括萨拉都是飞靶射击冠军。与此同时,警方还发现萨拉的证词有很多地方前后矛盾。

调查中,警方发现当时正在上高中的萨拉有个交往了3个月的19岁墨西哥籍男朋友布鲁托·桑托斯,两人曾经是同班同学,但桑托斯还没有正式拿到美国的绿卡。因为并非什么善男顺女,阿兰和妻子极力反对萨拉与桑托斯来往。案发前3天,阿兰曾经跟桑托斯发生过争吵。那天晚上,萨拉告诉父母自己在朋友家里过夜,但阿兰和妻子并不相信,他们驾车来到桑托斯家里,发现萨拉果然在那里。当萨拉告诉父母两人已经订婚时,阿兰和妻子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盛怒之下的他们威胁说两人如果不断绝关系,他们将以强奸未成年少女把桑托斯告上法庭。

为了惩罚女儿说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阿兰把萨拉关在家庭旅店里,希望她能在里面好好做功课。警方估计,正是在这里,萨拉看到了租客梅尔·斯皮格尔留下的来复枪和子弹,一个邪恶的杀人计划在她脑海里成型。

于是在2003年9月2日清晨6时20分,萨拉提着口径为点264的温彻斯特马格努姆来复枪走进父母的卧室,对着仍在睡梦中的妈妈的脑袋开了一枪,随后对着从浴室走出来的爸爸又是一枪。至于后来她对警方所说的一切只是为了声东击西,掩盖自己的罪行而已。

10月29日,警方逮捕了萨拉,此后萨拉一直被警方拘留,但萨拉坚称没有杀害父母。

2005年2月14日,案件正式开始审判。此前,关于陪审团的组成可谓一波三折。案件本来应由案发地布莱恩县法院进行审判,但因为种种原因,布莱恩县不是审判的理想地方。首先,这是过去25年以来,布莱恩县发生的第二起谋杀案,必定会引起当地媒体的极大关注。其次,约翰逊一家在贝尔维尤地区相当有名,布莱恩县75%的陪审员都没有资格参与这起案件的审判,部分人员是因为他们跟约翰逊一家太熟了,心里早已认定萨拉有罪,还有的则是因为财政有困难,不能参与案件的审判。最后,案件转由艾达县法院审理。

萨拉的男友桑托斯是证人之一,但现在的他却是自身难保。他因藏毒遭到警方的起诉,可能会被驱逐回国。萨拉的同母异父的哥哥马特·约翰逊也上庭作证,他说妹妹与父母的关系向来不好,跟妈妈的尤其糟糕,“她(萨拉)和妈妈经常吵架。每次跟妈妈一打起来,她都表示很恨妈妈”。

24岁的马特,不久前刚刚大学毕业,住在爱达荷州的莫斯科城。他说事情发生后,妹妹曾在电话里说什么已经接受惩罚。虽然约翰逊一家热衷于飞靶射击和打猎,但马特承认萨拉曾经表示害怕枪支,而且他只有三次看到妹妹使用来复枪。

而萨拉则声称哥哥站在法庭上指证她是为了把她的遗产占为己有。萨拉在等待审判的日子里,曾向狱友康多莱斯说妈妈是个泼妇,镇里的人都知道。她还说妈妈更加喜欢哥哥,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哥哥,她曾经和妈妈有过激烈打斗。康多莱斯说:“但是她很爱爸爸,她是爸爸的乖乖女。她说爸爸修改了人寿保险的受益人,她将得到所有的东西,因为哥哥并不是爸爸的亲生孩子。”至今为止,唯有康多莱斯听见萨拉漏口说自己杀了人,但萨拉很快就改口。

另一名狱友奥特姆·菲舍尔说,事情发生后,萨拉很鄙视哥哥,因为哥哥拿着父母留下的保险赔偿金买房子、结婚,但她却在监狱里,哥哥完全不理会她。

从证人的证词看来,萨拉的杀人动机除了是为了情外,不排除为了钱。被捕后,萨拉多次向狱友谈及父母拥有的钱和她准备如何把这些钱花在男友身上。桑托斯后来在作证时也提到萨拉说要给他买一间房子。布莱恩县的首席检察官说:“很明显,我认为其中的动机之一就是钱,贪婪。萨拉对狱友说干完这件事,她会比上帝更有钱。”

法官巴里·沃德说,萨拉在枪杀母亲后,本有机会放弃她谋杀父亲的计划。但她没有,还是继续下去。一名邻居表示在两次枪声之间,她听到了争吵。沃德对萨拉说:“你大概与你的父亲发生了争吵,不可否认的是,你看着你父亲的眼睛杀了他。”

见过无数凶杀案的沃德说:“我找来找去都找不出你谋杀亲生父母的任何理性原因。”就在几天前,沃德才判决了几名罪犯,但他们不是脑袋有病,就是遭到身体或性虐待,或者是物质上瘾,总之没有一个人像萨拉这样无缘无故杀人。

6月30日,案件宣判当天,马特对法庭表示:“我希望法庭能判处她最高入狱期限,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事情或者是这个案件。”

萨拉的其他家人也表示,一旦萨拉被放出来,他们害怕会遭到报复。她的阿姨琳达·瓦沃尔德在审判结束后说:“这个判决结果不仅对我们有好处,对整个社会都有好处。任何与萨拉有关系的人都有危险,现在,我们的社区安全了。”约翰逊一家的好友玛格丽特·索尔比也出庭做了证,她说:“为了我家人的安全以及马特的安全,我相信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布莱恩县的检察官吉姆·托马斯表示对案件的判决结果很满意。托马斯认为这起案件因为毫无缘由、完全不可预知而令萨拉被视为是对社会的威胁,“如果萨拉·约翰逊缺乏谋杀亲生父母的精神失常理由,我们就会问,那她还会不会有杀害其他人的倾向。这种完全失去良知的暴力行为让我们看清楚萨拉·约翰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依据爱达荷州的法律,萨拉犯案的时候只有16岁,达不到判死刑的最低年龄限制。因此法庭最后判处她死刑以外最严重的刑罚: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在案件接近尾声时,法官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分析法庭上这个富有心计的冷血少女的本性。

但直到最后,萨拉仍拒绝认罪。萨拉在法庭上说:“我爱我的父母,我爱我的家庭。失去了父母,同时又失去了家庭和朋友,我真的感到很伤心。在上帝的指引下,在那些依然爱我、信任我的人的支持下,我希望能够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证明给大家看我也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法庭外,萨拉的律师也表达了对当事人的支持。鲍勃·潘波恩说:“现场有另外一个枪手存在的痕迹,但法官却一直忽略。”据潘波恩所说,在案发现场,凶器上还有未经确认的指纹。

无论如何,种种证据都显示萨拉就是凶手,18岁的她也许只能在监狱里了结余生。

本报讯碎玻璃撒满一地,被削了顶的车里还留有一顶城管帽……昨日,在浏阳市通往行政中心的世纪大道上,一辆失控的中巴撞上了一辆载重45吨的大货车,正在中巴上执法的1名城管副队长身亡,另有2名城管队员受重伤。

事故车是一辆浏阳至铜鼓、牌照为湘AY3575的中巴,现场位于浏阳市国税局旁边世纪大道的一个十字路口,距离浏阳市区将军广场约300米。昨日上午11时,该十字路口已经恢复交通,但路面上仍有大量的碎玻璃,路口中间往浏阳市行政中心方向有非常明显的弧形车痕,表明中巴在撞击后曾向左猛拐。中巴碾过草丛后冲下路旁一个近两米深的坑,此地距离十字路口约50米。

多名目击者称,当时中巴是从300米之外的将军广场猛冲过来的,到达十字路口时绿灯一亮,前面一辆满载水泥的八轮重货车刚起步,猛冲过来的中巴就直接撞上了货车尾部,途中没有任何刹车痕迹。

“那司机叫喊着:我就要撞死你们!”在事故中受伤的城管队员张道胜说,司机喊完这句话后就撞车了,他当场晕倒在车中。

事发当时车上共有6人:司机张武华、售票员李瑞华、浏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集里中队副队长罗力冰、队员罗文、张道胜、黎建强。事故发生后,罗力冰被送往浏阳市中医院抢救,但最终经抢救无效身亡,而罗文、张道胜均受了重伤。张武华、李瑞华则一人重伤一人轻伤。

事发后,浏阳市委、市政府专门成立工作组负责处理此事。工作组相关负责人说,自今年7月以来,浏阳市委、市政府对城区交通秩序进行了专项整治,其中中巴违章上下客现象最为严重的车站路、将军广场、世纪大道是整治的重点地段。昨日上午9时,集里中队队员发现当事中巴在将军广场岗亭往世纪大道方向约50米处违章上客,遂上前要求司机出示有关营运手续,但司机拒绝承认违章行为,也不出示有关证件。于是,执法队员对乘客进行问询调查。让车上乘客全部下车后,罗力冰等4名队员上了中巴,要求司机到集里中队接受进一步调查。队员们刚上车,中巴司机突然脚踩油门猛地开车往前冲,在世纪大道十字路口向货车撞去。撞车后,中巴在十字路口向左急转弯,朝路边一个坑猛冲了下去。

本报延吉讯(记者杨威通讯员孙凯)8月8日,和龙警方成功抓获3年前在西安诈骗400万巨款的和龙人金某。今年38岁的金某,3年前冒充某国大使身份,从一名西安女研究生那里骗走了400万元人民币,成为当地悬案。在接受审讯时,金某交代了3年前那次精心设计的骗局。

2000年夏天,金某离开常住地吉林省和龙市文化街,来到北京“打天下”。两年多的务工生涯,没有给他留下什么,他开始寻找新的发财路。2002年回家途中,他偶然与一位从事文字工作而且家庭条件优越的研究生小晴结识,顿生歹念。面对读书多年、涉世不深的小晴,在初次交谈中金某就自称是某国大使馆的大使,专门办理劳务输出事宜,并凭借文雅忠实的长相和几年大城市生活学习特意装出的品位,风度翩翩地为小晴安排旅游和食宿,博得了小晴的感激与信任。

在交往期间,金某故意向小晴透露该大使馆在办理业务时,可吸收入股资金,每一笔业务完结即给股东分发红利,利润相当可观。愉快的旅游结束后,金某儒雅的伪装打动了小晴,她主动打通金某的电话,并在金某的鼓动下,往金某指定的银行账号上汇款20多万元。不多日小晴便得到了金某连本带利返还的30万元。见到如此迅速的挣钱方法,很快,小晴又汇去50万元,金某则以更快的速度给小晴汇去了70万元。这让小晴对金某的身份和赚钱方法更加深信不疑。

见小晴被套牢后,金某以庆祝合作愉快为由,殷勤地不远千里开车将小晴接到北京的暂住地,热情款待并进一步鼓动小晴进行更大的投资。小晴回到西安后,多方筹措,先后将700万元巨款汇到了金某的账号上。然而,小晴在接到金某返还的300万元后,剩余的400万元却如泥牛入海,音信全无,更别谈巨额利润了。再后来,金某在小晴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万般无奈的小晴最后才认清了骗子的面目,她向西安警方报了案。通过多方查找,今年8月初,西安警方与金某户口所在地吉林省和龙市文化街派出所取得联系,请求帮助查找金某,然而,金某外出多年,人早已不见踪迹。为破获巨额诈骗案件,和龙市公安局文化街派出所开始了多方查找,并安排副所长贺照满与管区民警全国哲负责对金某的追踪工作。

本报讯(记者陈荞)闷热天气的影响甚至延伸到地下。前天早晨,两名女乘客在公主坟至军博之间的同一节地铁车厢里,竟先后晕倒,另一名女乘客也出现不适症状。地铁五棵松至木樨地五站区区长称,进入暑期以后,该区段地铁乘客晕倒的情况屡屡发生。

乘客胡先生说,前天早上7点多钟,正值上班高峰,车厢里人挤人,“风扇吹的都是热风,空气浑浊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当地铁开过公主坟站后,“车厢里一名女乘客脸色发白,手捂着头,慢慢倒了下去”。见有人晕倒,有乘客赶紧让座,众人搀扶女乘客到座位上休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名女乘客晕倒。随后,第三名女乘客手捂头蹲在地上,“有人问她怎么样,她说头晕,但是坚持得住。”胡先生说,车开到军博站时,一名晕倒的乘客自己醒来,下车离开。

地铁五棵松至木樨地五站区区长李方告诉记者,进入暑期以来,由于人多拥挤,天气炎热,乘客晕倒的情况屡屡发生。“这两天的桑拿天更让很多人不适。”李方说,车站已经将1号线地铁增加到3分钟一趟,最大限度地缓解运营压力。同时,各站还准备了水和红糖等,专门给晕倒的乘客服用。

地铁公司宣传部一名负责人说,地铁1号线建于30年前,列车全靠风扇调节车厢气温,空气流通较差,再加上天气炎热,乘客难免出现不适。目前地铁公司准备将列车更换为空调列车,但由于资金等问题,“这仍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煤炭总医院急诊科主任王用金介绍说,从10日起,到该院看急诊的病人翻倍增长,达到近百人。其中,呼吸道疾并心脑血管疾病占到一半以上。因为这几天气压低,天气闷热,容易诱发心脑血管疾玻王大夫建议,中老年人在这几天应该减少活动,尽量呆在通风的地方;居民应该多喝水,防止中暑;同时空调温度也不要开得太低,以免室内外温差过大诱发感冒。(记者郭莹)

雪藏40多年的达赖的“精英培养计划”首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一计划无疑已经失败

1959年,达赖组织叛乱失败后出逃印度。出逃过程中,逃亡藏民团体中出现了数百名孤儿或与父母离散的藏族幼童。1960年的某一天,瑞士商人查尔斯·伊奇曼(CharlesAeschimann)在出差印度途中偶然地收养了一个藏族幼童,并萌生了收养更多藏童的想法。但是,这种想法被别有用心的达赖等所利用。此后不久,达赖的弟弟诺尔布作为达赖代表与伊奇曼进行谈判,双方就瑞士家庭收养藏族幼童一事达成初步协议。1961年,首批16名藏童抵达瑞士;到1964年,共计158名藏族幼童落户瑞士。根据协议,这些当时只有3到7岁的藏童将被培养成医生、工程师、建筑师、老师等,等到西藏“自由独立”后,他们将构成“国家中坚力量”。

到1964年,为了解决被收养藏童是否接受洗礼的问题,伊奇曼再次飞赴印度与达赖协商。为了让计划更加完美无缺,达赖与伊奇曼达成五点协议:一、这些藏童必须尽可能得到最好的教育;二、在学业未竟之前,这些藏童不能被召回印度或其他地方;三、这些藏童在瑞士期间必须尽可能地与其他藏民接触,以避免他们忘记自己的宗教和文化,收养家庭的父母保证经常告知他们西藏的情况,督促他们将来为西藏服务;四、收养家庭的父母保证鼓励这些藏童长大后返回印度或西藏,如果他们不想返回,也不能采取强迫措施;五、收养家庭应全额或部分资助这些藏童将来返回印度或西藏的旅费。此外,作为收养家庭的代表,伊奇曼先生承诺定期向达赖递交一份有关藏童状况的报告。

早在1968年,一项调查就显示,几年前被收养的158名藏童中已有70%忘记了藏文和藏语,只有10%的人勉强还能听懂和讲藏语。这一点令达赖感到沮丧。40多年过去了,这些被瑞士家庭收养的藏童如今都已过不惑之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融入当地社会。有些藏童长大后与瑞士人通婚,各方面已经彻底瑞士化,甚至连他们的配偶也感觉不出他们的藏族特性。

伊奇曼先生的儿子雅克回忆说,他父亲收养的一位藏族兄弟和一位藏族妹妹小时候就对藏语课程不感兴趣,学了没多久就彻底放弃了。瑞士红十字会当年负责协调收养藏童事宜的琼斯(SigridJoss)女士证实,许多被收养的藏童压根就不想追溯他们的根源,他们想得到的就是成为真正的瑞士人。一位在瑞士建筑师家庭长大的藏民则表示:“虽然我也参加这里的藏族节庆活动,但我在语言上已无法与他们沟通,思想上也是如此”。

1963年3月,在一些亲藏团体的游说下,瑞士联邦政府决定接受流亡印度的1000名藏族难民,并将他们主要安置在瑞士东部的德语区。目前,在瑞藏民已超过3000人,成为欧洲最大的藏民团体。达赖则将瑞士视为他的一大活动基地,每隔几年就会到瑞士进行所谓的访问。

达赖虽然口口声声称他8月2日的瑞士之行是宗教和文化活动,但他的日程安排却明显浸透着政治色彩。就在达赖刚刚抵达苏黎世不久,达赖就会见了为他的访问出大气力的瑞士联邦议会西藏小组的15名成员。8月4日,达赖得偿所愿地见到了瑞士联邦委员兼内政、文化部长库什潘,并与他进行了40多分钟的会谈。会谈内容除了宗教与文化外,还涉及所谓的宗教自由问题和西藏地位问题。

瑞士媒体报道说,达赖会见库什潘显然是他瑞士之行的重头戏,双方会晤是瑞士联邦议会绿党议员霍伦斯坦女士一手促成,她对于两人会晤的提议得到了瑞士联邦议会西藏小组的全力支持该小组还对瑞士联邦政府进行了必要的游说和施压,最终促成这一非正式场合的正式会晤。

达赖在瑞士期间不但到处会见瑞士各级政治领导人,而且还出席了在苏黎世举办的为他个人歌功颂德的两场展览。可以说,不管如何遮掩,宣扬佛法、进行宗教活动都是达赖从事分裂活动的幌子。达赖就算有一万个秘密计划,其最终的结局自是不言而喻。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几百元房租加上吃喝、汽车保险,我自己也能搞掂,可我需要钱来充实自己。男人是不可靠的,尤其在国外,不愿对感情负责的人太多,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会回去,那也是等我有了钱之后……”

四年前,女儿大学毕业后,我和老伴尊重她个人的意愿把她送到国外继续深造。今年四月老伴退休了,思念心切促使我们想去她那边探望。在电话中,我听出女儿有些不情愿,说早就和同学约好了去度假只有临时改变计划了。我在心里埋怨孩子自私不懂事,可一想到很快能见到她就忽略了瞬间的不快。

办签证、定飞机票,一切都很顺利。在机场,我们一出现,女儿张着双手,向我们扑来,那一刻我和老伴都很激动。多年未见的女儿变化很大,染了头发,衣着也很时尚,有点美国人的味道了。路上,女儿的话很少,但看得出来,很疲惫。到了她租住的那间公寓,打开房门我发现这是几个人合租的单元。女儿住在最里面的朝阳的一处。

屋子扫得很干净,把我和她爸爸的行李安顿好,我们三口人就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女儿的表情很淡漠,这让我很不适,要知道在信里她可不是这样,每次都会详细地问这儿问那儿,见面反倒没了话说。晚上,躺在床上我把白天的感觉说给老伴听,老伴却说:人在国外压力大,哪还会在乎这些生活中的细节。我一想也是。

女儿陪我们去了几个旅游景点,照顾得也很周到。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摇了摇头,我说:“都快30了,也别太挑剔了。”她没有言语。女儿一直对我们说在休假,可我总觉得她有点心不在焉。看到与她同租公寓的女孩一个个昼伏夜出的,我有种莫名其妙的担心。

那天晚上,我把老伴支了出去,与女儿进行了一次详谈。从她的工作到朋友,我都问得很详细。女儿对我说,曾经处了个男朋友,后来又分手了,现在自己暂时在一家公司做投资顾问。她说话时,目光有意地回避着我,我看出了问题。我问她:你是真的在工作吗?她低下了头。

我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女儿哭了。我这才知道了一切。在国外的这几年,女儿过得很辛苦,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白天她除了上课,晚上还要到一家“夜店”工作。这时她已经有了个男朋友,他来自哈尔滨,一开始他们就同居了,后来由于性格不合,俩人经常吵架,最后一次分手后,女儿搬出了他们共同租住的房间来到了这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