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硬件市场盘点:液晶刻录机刷新历史低价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3:47

实际上,中兴碰到这样的问题也在于目前海外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在亚非拉等发展中国际。

“这些国家的市场并不大,签一单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能再有订单。”这些国家的员工经常如此忧心忡忡,“而且订单执行难度非常大。”

由于这些国家市场小、不成熟,对手众多,互相压价,恶性竞争现象普遍。同时,由于机构设置上的问题,各国办事处只负责销售,深圳总部对海外遥控力相对较弱。造成销售人员在销售目标的压力下,为了在这些地区仍然能够呈现繁荣的盛况,不得不去选择执行难度比较大的合同。

另外,中兴通讯采取参资入股方式作为海外拓展主要模式,而中兴通讯选择参资入股的海外合作伙伴,大部分是规模较小的新兴运营商。现在这些运营商基本上都难以为继,中兴也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据中兴物流科有关人士向媒体透露,如罗马尼亚的合资公司只剩下十几人,中兴曾对外宣传过的1.75亿美元的罗马尼亚Postelecom项目,至今没有发一批货。去年签订的缅甸1.5亿美元的项目几乎没有执行,哈萨克的一个2亿多美元合同也拖了快一年了。

“我们的绝大部分精力要放在主流运营商身上,否则我们一定会边缘化。”殷一民在内部坦言,“一定要这样做,但也不要绝对化,在众多小运营商里面,如果我们有能力判断出它的潜质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们可以合作。”

中兴已经意识到战略转移的必要性。今年5月,通过“中兴通讯欧洲巡展”,中兴的身影开始出现在捷克、波兰、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等欧洲重要国家。

但是业内对此并不乐观,一位分析人士说:“欧美市场在资质认证、合作方式上有比较高的要求,企业要有更成熟的应用经验才可以进入该市场。”

从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欧美市场的拓展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太大的突破。“去年,欧美市场的销售对公司的贡献不大。2005年的半年报要8月出来,所以目前并不是很清楚。”中兴通讯称,“一段时间内,公司的海外主要收入来源仍然将是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

“今年有点特别,今年在公司管理上作出的变化是建立片区平台。”殷一民表示不能放弃国际市场。

“中兴通讯海外市场本来是8个片区,现在拓展到14个片区,这种区域平台的建设最重要的就是决策前移。”中兴通讯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中兴正在努力加强对海外终端的控制力。“现在各个片区分得更细了,比如说亚太片区从一个分成两个,分为东南亚和亚太。”

海外市场的人员支出成本居高不下,人员闲置问题突出,已经造成浪费。据透露,以下情况在不少片区屡见不鲜:一个销售人员签了一个单子后,可能在整整两年时间内无所事事。

6月24日,业界传言中兴将进行裁员,所裁人员大部分来自海外市场。中兴澄清说,约200名不适合海外业务的员工将回国重新进行培训、换岗,并不是裁员。很显然这场令中兴通讯头疼不已的风波并非空穴来风。

“片区平台中,市场销售方面的主要还是原来片区的人,其他工程处、技术处等方面支持的就是总部的各个事业部的人员。这些人员可以综合、灵活地调配。”殷一民强调,片区平台的目的一是贴近用户,二是有利于区域内部资源的调动。

中兴通讯表示,目前公司正努力使人员配置更高效:“公司的考核是10%的员工会得到C,得过两次C就要开除的。在国际营销事业部,对中国派出来的员工,我希望这个比例更大一点,这个大一点并不是说把他开除,而是我认为起码有30%的员工是不适合在海外工作的,恐怕国内还有其他的工作可以安排。”殷一民对于海外人员结构的调整作出这样的指示。

昨日,据新华社消息,由于央行26日发表了“人民币汇率初始调整水平升值2%”的声明,美元对非美货币出现了汇价全线上扬的走势。业内专家指出,这只是央行声明作用于市场的表面现象,其实质是要击碎热钱豪赌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幻想。

7月21日晚7时,央行突然宣布取消了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实行2%小幅升值。此后,众多专家和国外投资银行纷纷预测,人民币将继续升值,甚至有人预测升值幅度将达到11%。业内人士认为,其中不排除“热钱”豪赌人民币继续升值的炒作行为。

针对这些市场传言,央行26日发表公告声明,人民币汇率初始调整水平升值2%,是指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初始时刻就做一调整,调整水平为2%。并不是指人民币汇率第一步调整2%,事后还会有进一步的调整。专家分析认为,这对豪赌人民币继续升值的热钱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答复”。

一直关注外汇市场的外汇通网站内容总监刘东亮认为,人民币升值对美元走势而言是利空消息,所以央行发表声明后,美元对非美货币出现了上涨势头。但是,央行此次声明主要还是为了打消市场对人民币继续升值的预期,把赌人民币升值的“热钱”清出去。但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热钱”已经开始撤退,央行的声明只是给了市场一个明确的信号,但对于“热钱”能起到多大抑制作用还很难说。“热钱”和央行的博弈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中国银行王元龙博士认为,央行这次给“热钱”的回应,不仅是要他们打消赌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念头,更是为了让他们理性看待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改革。他指出,中国汇率改革最核心的内容是“完善汇率形成机制”,而不是单纯的调整汇率水平,更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是人民币升值。

在国资委的持续缄默中,被称为“中国电信业第三次改革”的重组方案又传出大胆设想。前日坊间传出最新的“重组方案”是:中国联通拆分G网和C网,中国铁通南北分拆,中国联通G网+中国电信+北方铁通=中国电信;中国联通C网+中国网通+南方铁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卫通=中国移动。

传言甚至言之凿凿地称,该方案已经通过国务院审批,将在8月1日正式公布。然而昨日,中国联通、中国网通的新闻发言人相继进行了辟谣,声称“8月1日公布实施百分百不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联通、网通的否认主要集中在公布时间方面,对于新方案的可能性却没有过多提及。

据了解,该消息最早是从运营商内部传出。7月25日,该消息就以QQ、MSN等方式在中国移动内部流传。从方案安排来看,这只是前段时间盛传的电信业重组“六合三”方案的升级,原方案是,中国网通+中国铁通+中国联通C网=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联通G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卫通=中国移动,联通将进行两网拆分。而新方案中铁通也被“腰斩”,南北分拆以弥补电信、网通各自在北、南市场的固网本地接入不足。

业内专家分析,“六合三”方案不断推陈出新,主要是以3G发牌数量进行倒推的结果。鉴于国内3G建网的巨大投资额,业界一般认为中国应该只发放3张3G牌照,WCDMA、TD-SCDMA和CDMA2000各一张。以此为假想基础,国内电信格局最好就是重组为3家全网运营商,这样既可以保证有效竞争,又能避免重复投资,有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而综合考虑目前国内6家电信运营商的资源和实力分布,目前呼声最高的方案就是拆分联通的G网和C网资源,将其和控制固网的中国网通和中国电信分别合并,获得联通G网的建设TD-SCMDA这一国有3G标准,获得联通C网的平滑升级至CDMA2000,而中国移动则采用WCDMA。

最新传出的重组方案显然也是基于以上的资源分配逻辑,由此可见目前“六合三”的重组方案在业内的呼声颇高。有关专家预测,无论是不是8月1日公布实施,“六合三”都有最大可能成为最终结果。

对于此次新传言中“已经通过国务院审批,8月1日将公布实施”的论断,业界人士则表示可能性不大。

据一位参与电信业重组方案讨论的国家发改委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初,国家的确有在7月前为电信业重组定案的打算,但是后来考虑到重组的复杂性和如何最大平衡各方面利益的问题,决定将定案的时间推迟。据透露,今年7月前是重组方案的汇总期,国资委会定期召开公开会议,联合发改委、信产部的相关负责人和一些电信行业的专家,对汇总的重组方案进行商讨。进入7月后,国资委已经停止新方案的收纳,转而进行方案评价和可行性研究,从中选取最为可行的方案提交国务院审议,从这份时间表的进度安排来看,8月1日公布实施几乎“不可能”。

而中国网通的新闻发言人在进行“辟谣”的同时也透露,国资委相关部门还在对重组方案进行研讨,并未形成可报国务院的重组方案,8月1日公布实施的消息“百分百不可能”。据记者从其他渠道获得的消息,国资委的可行性研究估计要到今年10月才能形成定案,届时递交国务院审批还需要一定时间,因此电信业重组方案的公布实施最快也要进入第四季度才能见分晓。(本报记者程鹏)

2000年基金黑幕时期,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沉默不言。吴敬琏对南方周末记者一句“中国股市黑不得”而语惊四座,成为经济学家良心的象征并以此当选中央电视台年度经济人物。那个时候,很多人认为,吴敬琏代表的是中小散户的利益。

2001年“挤泡沫”时期,吴敬琏遭到五位学者的联手质疑,虽然以权贵资本主义作为回击武器为吴敬琏赢得了中国股市何去何从大讨论的胜利,但是挤泡沫的现实让人们认识到,吴敬琏代表不了中小散户的利益,吴敬琏只能对着媒体感慨,人们啊,我是爱你们的。

在水皮的认识中,吴敬琏先生的形象是非常复合的。实事求是地说,水皮曾经认为吴先生价值无限,也认为吴先生乏善可陈。总的来说,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吴敬琏的人格魅力要大于他的学术贡献,尤其对于中国资本市场而言,吴敬琏先生的破坏价值要远远地大于建设价值。比如,“赌场说”事实上至今影响着他所能影响的一批官员弟子的思维和认识,而“挤泡沫”更是直接催生了延续至今的这场大熊市。

既然,中国资本市场连赌场都不如,那么,顺理成章的结论就是,政府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点位,都不应该托市;既然,中国资本市场连赌场都不如,那么,同样顺理成章的就是,投资者无非是惟利是图的赌徒而已,股权分置改革补偿流通股股东就是不公正的。

因此,由“赌场论”而出发,吴敬琏先生对中国股市的评论是不足为奇的。奇怪的是,吴敬琏这一回代表的居然是非流通股股东的利益,更叫人哭笑不得的是,吴敬琏居然把非流通股股东和全体人民画上了等号。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市场有将近300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是私人资本家吗?

记者问,现在来自方方面面的声音都要求非流通股股东给予更大的补偿,您觉得正常吗?

吴敬琏答,证监会已经把股权分置改革的决定权交给了流通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处于优势地位,那么当然他们可要求更多的补偿。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是不是公正呢?老实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补偿。因为从2001年到现在这个股权已经变化了这么多,谁受损失了,你补偿给谁?按照什么标准补偿啊?现在这个权利不对等的。现在方案通不通过权力完全在流通股东手里,这是证监会交给他们的权力。

记者又问,您觉得证监会将股权分置方案通过的权力交给流通股股东,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吴敬琏答,权利要平等,对等,为什么流通股股东的权力要大于非流通股股东呢?最早上市的国有企业的非流通股溢价很高,对于当时买了流通股的人确实有很大的损害,那为什么在股权分置改革的方案谈判中间,权力却在一方呢?我认为现在股权分置改革真的没办法去算得清什么方式进行补偿是完全合理的。

记者再问,既然您认为没办法,那么您2002年提出股权分置改革时的思路是否能放在现在呢?

吴敬琏答,在2002年的时候,我说大家都让一点,只要大家向前看,共同来解决股权分置改革,但现在不是大家让一点的情况,现在是“一面倒”的情况,在“一面倒”的情况下,恐怕解决起来就麻烦得多,因为现在从非流通股这边基本没有人讲话,情况就很复杂。

记者最后问,但非流通股股东还是可以一定程度上表达自己观点的,比如在推出股改方案时要求100%非流通股股东同意这个方案,才推出方案,最终非流通股股东也要参与股改方案的投票。

吴敬琏答,但非流通股股东最终是谁,是全体人民,可是代表非流通股股东提出意见的、投票的,还是经理人,那可不是这位老板或经理的钱呀,可是对全体老百姓来讲,这可是我们自己的钱呀。

从吴敬琏的答记者问中,我们可以发现,吴的回答出乎记者意料,采访的过程成为一种变相质证的过程,最后的结果就是记者无话可说,因为吴敬琏把股改“玄学”化了,已经“不可知”了。

实际上不但记者无话可说,水皮想绝大多数的投资者面对吴先生如梦呓般的语言恐怕也是哑口无言,更多的投资者会问,吴先生是地球人吗?

如果吴先生是地球人,那他怎么会得出流通股股东是强势人群,而非流通股股东是弱势人群的结论?如果吴先生是地球人,那他怎么会不知道流通股股东表决的是非流通股股东和保荐人“共谋”的非流通股流通方案,流通股股东只有说“不”的权力,而没有说“是”的权力,难道吴先生连这点权力都认为不该给流通股股东吗?如果吴敬琏是地球人,那么他又从哪里得出股改呈现一面倒的印象呢?“一面倒”不是不存在,但是,一面倒的不是吴敬琏说的流通股股东一面倒,而是非流通股股东一面倒的把持股改方案,从流通股股东“一只羊身上扒两张皮”。

关于股权分置改革,吴敬琏曾经提出过无偿划拨社保基金国有股的方案,水皮认为是值得肯定的;关于国有股减持的价格,吴敬琏曾经附和赞成不能以市价减持,水皮认为也是值得肯定的;关于挤泡沫的是非,吴敬琏曾经承认不应该主动刺破,水皮认为更是值得赞赏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吴敬琏就是一个学者,一个对经济有研究的学者,既不炒股投机,也不买股投资,对于资本市场的感觉有偏差不是什么大过,只要大事大非上站得住,大家没有必要苛求。比如就在同一次采访中,吴敬琏还指出,中国股市的根本问题还在于定位,制度安排,一定要把制度改过来。定位明确了,股市是干什么的,如果制度问题不解决,定位不明确,就是想股市1000点了,人为往上抬,是不行的!

但是吴敬琏关于股改的评论令人倒抽一口冷气,水皮的确是想不到,这么巨大的反差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学者的身上。非流通股,也就是大股东没有人代言,为大股东代言,也就是为全体人民代言,吴敬琏老先生的话是这个意思吗?

华生是燕京华侨大学的校长,华生有一次为学者做注释。什么叫学者呢,就是领导做决策叫你去说,但决不会按照你说的做决策的人,这样的人就叫学者。幸亏吴敬琏也就是个学者,否则这个股权分置改革还不知道会弄出个什么妖蛾子来。

科技讯偶然在日本欧姆龙制造厂看到了一台最古老的ATM机,于1971年正式推出,距今已有34年历史。

正是这台ATM机,开启了银行业自动取款的先例,也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到2003年的时候,欧姆龙与日立合并,双方成立了日立欧姆龙公司,如今已经是日本最大的研发、制造、销售ATM机的企业。

美国一些议员欲以“反补贴法”对中国等施压的企图可能“搁浅”。美国众议院周二否决了一项试图将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适用范围扩大到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议案。“反补贴”和“反倾销”、“保障措施”被并称为“两反一保”,是WTO规则下的三大贸易救济措施,WTO成员也通常采取此三种形式进行贸易制裁。

美国众议院当天对这份名为《美国贸易权行使法案》的议案进行了约一个小时的辩论。最终表决结果为240票赞成,186票反对,由于未在众议院获得2/3以上的赞成票,该议案最终“搁浅”。

众议院中威信最高的民主党人之一、纽约州联邦议员兰戈尔指出,该议案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其真正目的是以此获得对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支持票。“通过否决这项议案,我们希望议员们明白,不要把众议院的议事程序用于政治目的。”

面对民主党的反对,该议案主要发起人、共和党议员英格里希竭力辩白,称该议案“是要铲除我们对外贸易,尤其是美中贸易关系中许多不平等现象的一项全面措施。”

此前,英格里希在本月14日提出的议案中建议,将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适用范围扩大到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但同时规定美国政府不能在对相关进口商品征收反倾销税的基础上再征收反补贴税。

尽管英格里希本月14日提出的议案在众议院的投票中遭到否决,但在美国的现行程序下,他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根据美国商务部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决定,美国的反补贴法不适用于非市场经济国家。这一决定得到了联邦法院的确认,要变更这一法规,就必须通过国会就此专门立法。由于目前美国尚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因此其反补贴法并不适用于中国。

反补贴是WTO规则下“两反一保”中的重要内容。事实上,早在2004年,反补贴就已经被我国业界所留意和认识。当时,加拿大连续对我国发起了3起反补贴调查,涉及到我国生产的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等产品,使得我国企业首次面临反补贴的冲击。

而今年3月10日,美国国会议员就曾提出一项新议案,要求修订美国现行的反补贴法,以便对非市场经济国家也可以采取反补贴措施。

业内人士指出,在2004年以前,反倾销措施一直是外国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的最主要形式,保障措施使用得很少,反补贴措施则从未使用过。而加拿大的行动和美国的举动,则对我国企业发出危险的信号———今后,美国等可能更多地利用反补贴措施对我国企业进行贸易制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