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必看对决:湖人王朝3巨头聚首 姚鲨战比真功夫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31:40

听说了张甲波一家人的遭遇,张甲波的同事们——鞍钢第一发电厂的职工们震惊了,为了帮助平时老实善良的张甲波,他们竭尽所能:在最短时间内,张甲波所在工厂的同事和鞍钢相关单位的好心人自发进行了捐款。

他们把7万多元钱送到张甲波的手里,同时告诉张甲波:“小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会帮助你的……”同时,夫妻俩多年没有见面的同学也先后来到他们家里,鼓励夫妻俩战胜病魔。

大年三十那天,夫妻俩到医院陪女儿婷婷过年。由于病情限制,婷婷只能吃一些流食。不过,当窗外的焰火燃起时,婷婷高兴得手舞足蹈,她说窗外的焰火好美,她想每年都和父母一起看焰火。张甲波鼓励女儿说,我们俩都要好好治病,明年,我们全家人一起看焰火。

过完年后,由于病情有所加重,张甲波和妻子再次赶往北京。临走之前,婷婷拉着妈妈的手说:“给爸爸好好治病,爸爸妈妈再见。”根据北京专家的建议,张甲波目前回到鞍山做放疗,然后寻找机会手术。

昨天,在病房内,记者看到了婷婷,婷婷的精神状态比较好。虽然从住院起,她就再也没有出过这个房间,但生性乐观的婷婷仍然在病房内蹦蹦跳跳的。听说记者要照相,她特意戴上了爷爷给买的花帽子。面对镜头,她的笑容在有些肿胀的脸上显得格外灿烂。

何静告诉记者,天气变暖后,她会领着婷婷去天津看病,医生说治好婷婷的病必须更换骨髓,但是6位数的手术费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与记者告别时,张甲波又一次说:“只要有希望,我们全家人就会坚持,我们家一个都不能少。”

本报讯(记者邹桂)身兼十余家企业幕后老板的刘付臣,与证券银行工作人员勾结骗挪13亿多巨款。这一金融大案随着几名证券银行高管获刑而浮出水面,被控挪用资金罪、合同诈骗罪的刘付臣昨天在二中院受审,他面临的指控金额创下新高。

据检方指控,刘付臣自1997年至1998年的短短1年多的时间,勾结银行证券工作人员,挪用资金12亿余元,合同诈骗1.65亿余元。

检方的证据显示,今年49岁的刘付臣原是中国气象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下属风云卫星气象科技总公司技术开发二部副经理,是北京福尼特工贸集团等16家单位的实际负责人。早年曾化名“刘平”做房屋中介生意。检方昨天当庭出示12份证词,以证明刘付臣虽非这些单位的法人代表,却是幕后老板。刘付臣却逐一辩解,自称只是“北京福尼特工贸集团总经理助理”,实际负责人是关某。

刘付臣称,他在关某的要求下多次帮关某借资金。而被刘付臣指认为负责人的关某昨天也被传唤到庭。看到关某到庭,刘付臣先是一惊,但随即又镇定下来。据关某指控,刘付臣才是公司的实际负责人,他为刘付臣卖命,却没有领到一分钱,而“他(刘付臣)说要给我买一栋700万的房子。”关某称,自1992年认识刘付臣,只知道他叫刘平,刘付臣一直欺骗他并利用他做幌子。说到这里,关某情绪几乎失控。

据了解,北京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小西天证券交易营业部原正、副总经理史新纪、晏宇庆因犯挪用公款罪及合同诈骗罪,已于2003年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20年。

1997年4月,因不能按时归还北京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小西天营业部代销的国债销售款,刘付臣与营业部总经理史某、副总经理晏某共谋弥补资金缺口。

据公诉机关指控,1997年3月至1998年9月间,史、晏利用职务便利,将营业所内吸收的资金或客户托管的国债私自转出,除1.98亿用来堵资金缺口外,3.36亿元资金被划入刘付臣指定的账户,共造成3.64亿余元的损失。1998年5月至7月间,史、晏为刘付臣出具虚假的国债代保管凭证等担保文件,骗取光大银行北京中轴路支行承兑汇票及贷款共计1.65亿余元。

1997年6月至8月,刘付臣利用冯某(另案处理)先后担任光大银行北京中轴路支行行长助理、翠微路支行负责人的职务便利,与其合谋将6.7亿余元的存款挪入刘付臣账户。

新华网北京3月1日电针对美国国务院2月28日发表的《2004年国别人权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无理指责,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将于3月3日发表《2004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据了解,《2004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将以大量翔实的资料和客观的事实,揭露美国对外侵略、虐待囚犯以及在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政治权利和自由,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种族歧视,妇女、儿童状况等方面侵犯人权的不良纪录。

纽约时间2月23日晚上,来自上海的24岁留美博士生王洁,在美国东湾柏克莱发生严重车祸,一辆被加州公路巡警追捕的汽车闯红灯,高速撞向王洁所驾驶的汽车,导致王洁严重受伤,现已被证实大脑死亡。

记者昨天联络到柏克莱加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长戴勃,由于高昂的医疗费和身后事耗费以及整个事故存在的诸多疑点,目前,联谊会正在寻求捐助,并希望目击当晚事故的人士与该会联络。

王洁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化学系,现为柏克莱加大化学系博士二年级学生。2月23日晚上8点50分,王洁驾驶他的福特汽车,在途经柏克莱AshbySanPablo街的交叉路口右转时,和一辆以时速45英里高速冲越红灯的汽车轰然相撞。王洁的小汽车右侧被严重撞毁,他被夹在车内,救护人员用了20多分钟才把他救出。王洁立即被送往屋仑高地医院,但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车祸发生后,王洁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很难进行治疗。24日晚间,他的血压到达最高点,院方决定马上进行急救手术。手术进行了三个半小时,最终医治无效,医生证实王洁大脑死亡。目前王洁只是利用机器协助维持呼吸,希望等待他父母从中国赶来见最后一面。

昨天上午,王洁的父母在美国驻沪总领事馆办妥签证事宜后,立即搭乘飞机赶赴美国,预计今天上午到达当地。

王洁在美国的同学刘健介绍说,据当地华文报纸报道,撞击王洁汽车的是40岁非裔疑犯CharlesDi-vine,在事发时涉嫌在阿尔班尼海边进行毒品交易,被警方追捕。

巧合的是,王洁发生意外的交叉路口,在四年前也发生类似的追捕事故,导致一名无辜路人死亡。

上海留美博士被撞脑死亡的消息传出后,今天早晨,记者把电话打到中国外交部领事司。

领事司表示至今还未得到任何关于此次事件的美国官方消息,相关部门将积极与美国进行联系,了解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按照外交准则,如确定美国官方或警方对此次意外事件负有责任,则中国外交部将要求美国承担相应的责任并给予一定的补偿。

王洁毕业的复旦大学还未得到有关的消息,记者电话告知后,他们表示相关部门将尽快了解有关情况。

同时,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也表示,将积极了解事件细节以及事后处理情况,截至发稿时,记者还未得到有关的答复。

“按美国法律,类似案例的赔偿会较高,数额一般在20万—40万美元不等。”今天上午,华东政法学院国际法副教授司平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美国各个州之间的法律有所不同,最后结果还要看之前的先例。目前为止,具体费用很难预测。

他说,中、美法律体系不同。由于案件发生地是美国加州,上海留美博士王洁如果提起诉讼,整个审理过程将适用于美国法律。与中国法律相比,后者在赔偿费用上较高,一般在20万—40万美元。但具体多少,还得视赔偿人有没有经济能力,以及加州当地法律中是否有先例而定。

事件的另一个焦点是:王洁脑死亡,是由于加州警方正在追捕肇事车辆,后者闯红灯所致。那么责任究竟由谁来承担?

司平平说,关键还是看加州地方法律的价值倾向,是倾向于公共安全,还是普通老百姓。如是后者,当地警方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上海天宏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妙春说,中国法律规定,责任应该由肇事车辆承担,警车是在执行公务。对肇事车辆来说,闯红灯和撞伤无辜是两项完全不同的责任。

本报讯“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这是金庸武侠小说《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而今该章节出现在了《高中语文读本》里,刚刚开学没几天的高二学生在《读本》中看到此文连称新奇。昨日,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编者表示,这是他们开3次讨论会后才决定的。

“但听得蹄声如雷,十余乘马疾风般卷上山来。马上乘客一色都是玄色薄毡大氅,里面玄色布衣,但见人似虎,马如龙,人既矫捷,马亦雄骏……”这样的武侠小说词句就出现在了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读本(必修)里。人民教育出版社首次选入了金庸的《天龙八部》片段,将其排在第六课,同时还选入了王度庐的《卧虎藏龙》片段,排在第五课,两者合成一个单元———“神奇武侠”。此《读本》于去年11月第一次出版,并向全国发行。

昨日,在北京市第15中学,高二学生张强突然看到《读本》中的《天龙八部》章节时,第一反应就是新奇,对于此章所涉及的萧峰到少林寺救阿紫,在山上力斗丁春秋、慕容复、游坦之三大高手等内容,曾看过武侠小说的他并不陌生。

然而,武侠小说正式走入人教版教辅材料的道路也并不平坦。早在2001年,有媒体报道,教育部决定对初中语文教材进行改革,金庸的作品将入选,引起各方激烈争论。反对者称,武侠小说作为一种娱乐性为主的通俗文学,其思想境界不高,如被选入教材,难以对学生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很多家长和教师也担心,武侠小说里面的打杀场面和言情描写会对学生产生不良影响。此后教育部出面表示:金庸的文章不会成为学生的必学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当时也表示,不会收入金庸的武侠小说。

昨日,作为此书的编者———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室的老师表示,这并不意味着武侠小说真正进入了教材,只是首次选入了教辅读物里面,旨在扩大中学生的阅读视野,并且,选武侠小说进读本,也历经了3次会议的讨论。

另外,记者注意到,在该章节的后面还留给学生们这样一道作业题:“有人说,金庸的小说成就足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的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

即便如此,此事经媒体披露后,还是引发了强烈争鸣,截至昨晚22时,网上对此条新闻的评论已达635条,其中以赞同者居多。作为多年研究语文教育教学的专家,刘希明坦言,作为武侠小说的优秀代表,金庸小说入选《高中语文读本》无需大惊小怪。作为该《读本》的直接接触者,一些老师和同学也都基本表示了接受和肯定。

而有大学教授则表明了自己的担忧,《天龙八部》的内容都是虚化不真实的,只能作为消遣娱乐性文章来读。武侠小说进入高中课本,其内容对青少年的心理和行为会存在一定的误导,他对此表示反对。

“武侠小说的入选是非常慎重的”,昨日下午,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中学语文室王老师告诉记者,他们为此曾开过3次讨论会,参加人员包括大学教师、一线特级中学教师和编辑人员等。

王老师介绍说,实际上能进入教材的作品选择非常严格,“推荐100篇能进1篇就不错了”,此次推荐到读本里的作品约有十几篇,最终入选了《天龙八部》和《卧虎藏龙》两篇,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并不是真正的教材,只是作为教辅读物的《高中语文读本》,是学生自愿阅读的。她说,教材都要送教育部审查,而这种教材辅助读物则不必送审。

谈及收入武侠小说的初衷,王老师说,其实就是想扩大中学生的阅读视野,并没有任何强制意味,《读本》中收录作品的范围非常宽泛,高中生已经有了自己的鉴别能力,其实争议也是正常的,语文最讲究包容,学生课外阅读应力求广泛,古今中外小说作品当然也应该阅读,哪怕学生不喜欢也可以争论。他们甚至可以提出异议进行讨论,实际上在课后题目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这次选入两篇武侠小说进入《读本》也是初次试选,除了武侠小说外,《读本》中还选了外国小说、外国诗歌等。至于将来是否能将优秀武侠小说作品片断真正选入教材,王老师尚不能肯定,只是说,“还需要像其他入选篇目的产生一样,开会讨论,报教育部审批”。

该语文室的另一位编辑也提到,“通俗文学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缺少了通俗文学,我们觉得这个《读本》所涉及到的范围就不够全面了。”

针对金庸小说入选高中教材,中国人民大学教育科研所语文教学方面的副研究员刘希明认为,武侠小说是社会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华文化的组成因素,写进教材读本里未尝不可,不必大惊小怪。实际上,即使不收录进去,它们也会在影视、网络和书店等里面出现,看了原著会更好一些,理解也会更全面一些。

“实际上我也看过一些武侠小说”,刘希明说,原来就曾看过金庸的《书剑恩仇录》等,感觉写的还不错,里面并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全是些打打杀杀,也有挺身而出、除暴安良和扶危济困的侠义精神,这些精神有时也是现代社会所缺乏的,也是应该弘扬的。

“当然,武侠小说包括金庸的作品一直都是有争议的”,刘希明说,一些人甚至认为这些通俗小说难登大雅之堂,但是金庸作为当代武侠小说家的代表几乎是大家公认的。虽然武侠小说作品中也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但也不必求全责备,更不能因噎废食,相信高中生有这个甄别能力。

昨日下午,北京第15中学语文室王老师表示,刚开学一周,他也是刚注意到读本里面的金庸小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和想法,“语文本身就讲究包容”,实际上即使不收录这些篇目,很多学生也都读过了,不过正式收录在《高中语文读本》中,在老师的指导下阅读,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北京大学附属中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语文教师告诉记者,《高中语文读本》收录金庸和王度庐的武侠小说,也可以看作是对教材编写的一种改革,这样的语文读本能拓宽中学生的阅读视野。

但同时他又认为,该《读本》选入金庸的作品其实意义并不大,因为对于金庸的武侠小说,现在许多高中生都早已阅读过了。而且,仅仅两篇节选作品也并不能全面反映其作者作品的真实面貌。

“我感觉很新奇”,昨日下午,北京第15中学高二(1)班班长张强翻着《高中语文读本》说,他刚注意到里面还有金庸武侠小说的章节。

原来,在初中时,他就看过一些武侠小说,感觉还不错,当时家长也没有过多干涉,但他并不敢大胆地带到学校尽情看。他觉得,现在能把其中的优秀作品收录到读本里面,让学生感到了读本内容的丰富和新颖,肯定是一种进步,也许有些家长会担忧孩子学坏,但还是应该相信他们,况且还有老师的引导呢。

许多网友欢呼金庸小说的入选。一位网友说,衡量文学作品的高低,标准不是作品的形式和题材,而是文学作品的内容、境界、思想、格调、艺术成就等方面。金庸的小说,气魄宏大,境界宽广,作品采取了通俗文化的形式,但思想内容一点也不俗。

有网友提出,金庸的武侠小说超越了“侠”与“义”,上升到“仁”的高度。

更有网友旗帜鲜明地说:“金庸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瑰宝之一,怎么评价都不会过高,列入教材是早晚的事情。对于一部分学生而言,这类作品必定能够引起他们的阅读兴趣,从而提高阅读能力。”

“四大俗又来了!”在网站上,有网友把这六个字重复了30余遍(有人把“琼瑶电视、成龙电影、四大天王、金庸小说”称为“四大俗”),以表达他对金庸小说入选高中教材的反对态度。

有相当数量的网友提出了反对意见。其主要观点包括,语文教材应当是“雅”的,通俗文学不应当入选;武侠小说思想性较差,其中难免有“怪力乱神”的内容,对青少年的成长可能有负面作用;《天龙八部》并非金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即使选也应当选《射雕英雄传》,等等。

入选教材:语文读本第四册———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必修),由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11月第一次出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