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相称中国加强军力成为相当程度威胁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5:12:48

说不清大卫-希曼和巴乔是谁先设计出马尾巴发式的,但也许是受意大利人风格的影响,巴乔头上的马尾看上去比希曼得体的多。

西塞断腿后,一定没少折腾利物浦的理发师们,等他复出以后,他居然一场换一个样式亮相,这实在堪称一个纪录。

说到发型少不了小贝。长发、莫西甘、光头他都尝试过,但2003年5月出炉的这款“玉米头”也许却是最让人反胃的。

体育讯人们还在担忧国际米兰在转会市场进展过于缓慢,但关于新人加盟的消息随即就传来了,而且一签就是两个,当地时间今晚,菲戈和萨穆埃尔可能同时加盟国际米兰,《米兰体育报》介绍称,皇马的代表已经抵达了米兰,菲戈将和国际米兰签约2年,萨穆埃尔将签约4年。

由于弗洛伦蒂诺、布特拉格诺都在随球队进行远东之行,因此此次前来米兰的是皇马德商业总监阿尔伯诺兹,以及菲戈的经纪人路易斯-维森特,两人于昨天达到米兰,随即进入了国际米兰总部,在一番长谈之后,据称双方已经已经没有什么分歧了,在今天晚上,还有一次决定性的谈判,同时很可能完成菲戈的签约。国际米兰给菲戈准备了一份为期2年的合同,年薪预计在350万欧元。

萨穆埃尔的谈判早已在蒂里和布隆佐蒂的斡旋下出现转机,埃尔格拉确诊伤势并无大碍,也是国际米兰决定卖出萨穆埃尔的关键,这是阿尔伯诺兹此次前来的又一个目的,《米兰体育报》透露,国际米兰给萨穆埃尔开出了一份为期4年的合同,在转会费上,国际米兰采取先租借,同时拥有明年夏天以1700万欧元的价格买下萨穆埃尔的优先收购权,同时,皇马将先从国际米兰得到200万欧元,如果国际米兰决定购买,那么另外1500万欧元将在未来3年内以每年500万欧元付清。

《米兰体育报》透露称,国际米兰此前确实曾经向罗马提出收购齐伍的要求,但国际米兰表示最高出价到1800万欧元,而罗马方面开价达到了2500万欧元,双方正在谈判过程中,国际体育法庭宣布罗马对于国际足联禁止购买之后,国际米兰失去了购买齐伍的可能。

除此之外,《米兰体育报》介绍道,国际米兰接下来几名“囤积”的队员也有可能卖出,戴维斯的去向有可能是英超的托特纳姆热刺队,他们的主教练,荷兰人约尔正是荷兰人,另外,埃弗顿一直对范德梅德非常感兴趣。

说实话,采访裴恩才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所说的不容易并不是老裴对记者们如何提防、毫无配合、面对问题左顾右盼而言他,相反的是,裴恩才是一位性格非常随和的教练,已经年过五旬的他身上时时刻刻体现着天津人特有的厚道,记的真正坐在一起专访他的时候,记者就三番五次约定采访时间而打扰他表示歉意的那刻,老裴的一句话让人有些感动:“都是为了各自的工作,说白了都是为了这碗饭,干嘛要闹得这么僵呢!只要我有时间一定会配合的,没事,有嘛问题你尽管问。”

老裴的随和更衬托出这次专访的“艰难”,我们所说的“采访老裴不容易”是指尽管国家女足在天津逗留的时间长达七天,但是真正属于裴恩才的时间并不多,那些天是新一届国家女足的第一次亮相,如何打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比赛,国家女足严阵以待,而中国足协两位巨头的来津无形中也增加了国家女足身上的压力,连续三次在电话中同裴恩才约定采访时间时,裴恩才的答复如出一辙:“我们正在开会,一会儿你再打过来。”最终和裴恩才敲定采访时间是在中国女足同澳大利亚女足第一回合交锋前场边的教练席上,见到记者,老裴先是道歉,“这两天会太多了,要采访我的人也太多了,实在是……要不你明天(17日)一早过来,我们10点多会看这场比赛录像,10点之前我倒没嘛事。”

两个小时之后,国家女足1:2输了,这倒让我们很尴尬,这场失利肯定不会让老裴早早入睡,联想到转天早晨的采访,我们真有些“残酷”。

时钟刚刚转过17日上午8点,记者出现在君悦酒店的大堂,拨通老裴的房间电话,他的回答很爽快,“上来吧!刚吃完早点,我正等着你呢!”

身穿白色阿迪T恤的裴恩才显得很精神,不过套间卧室里的凌乱以及微微肿起的眼袋显然说明老裴刚刚起床不久。“昨儿睡得挺晚吧?”“嗯,回来后就10点多了,几个教练再开会总结,睡觉时都4点了。不过我这人有个习惯,不管晚上多晚睡,起床倒是很有规律的,可能是一直在部队生活养成的。”

裴恩才有两大爱好,一是下围棋,二就是喝功夫茶,在我们见面寒暄时,裴恩才在茶几前摆弄着一套茶具,当水烧开后,他拿出茶叶,“尝尝,正宗的铁观音。”“您在早晨还有喝乌龙的习惯?”“我这个人不抽烟,就是爱喝茶,这茶叶还是我在黄鹤楼队的时候,武汉市市长送给我的,味道挺香。”

裴恩才喝功夫茶很专业,烫壶、烫杯、洗茶……喝乌龙的程序一道不落,见记者问到怎么没有闻香杯时,裴恩才说看来你也懂茶道,在“翻江倒海”、“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等繁琐且必须的程序之后,老裴津津有味地品着香茗,和记者聊起茶文化,慢慢地我们的话题进入到足球,在一杯杯褐色的茶汤中,老裴讲述着自己的昨天、今天、明天……

裴恩才是地地道道的天津人,但是从来没有代表天津队踢过球,很小的时候,他的球技在大直沽一带就小有名气,在裴家自己一辈的孩子中裴恩才大排行第八,从小小伙伴们就喊他“老八”,这也成了裴恩才的绰号。那时候天津足球在全国都是响当当的,而河东区又是足球之乡,那时候有句话说“中国足球在天津,天津足球在河东”,大直沽又是河东区的“足球根据地”。裴恩才的足球生涯就是从这里开始,在五十四中读完初中后,1971年3月9日裴恩才入选了北京体院青训队,与他一同入选的还有赵继和、李德安等人,两年之后,裴恩才进入了八一队,踢前卫的他逐渐成为了八一队场上核心,继而担任队长。

别看我现在的家在北京,但我从来都没忘记自己是天津人。17岁我就离开天津了,现在51岁了,但是天津口音一直没有改,到哪儿只要一张嘴人家就知道我是天津人。

我母亲就住在中山门龙潭路附近,弟弟裴恩全在河东区教育局工作,在天津我有很多朋友,也有自己的家,母亲今年87岁高龄了,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守着老人家,在她膝下尽尽孝道,尽尽当儿子的责任。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奔波,带八一、武汉,现在又是国家女足主教练,干足球的其实是最想家的,每到逢年过节,想和家人吃上一顿团圆饭简直是奢望。说实话,我挺感谢弟弟一家人的,这些年我在外面带队,一直是他们在照顾老人,把母亲伺候得特别好,我长年累月不是训练就是带队比赛,家里的事情根本指不上我,全靠他们来照料着这个家。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听见母亲健健康康的,我心里特别高兴。说他们是我的后盾也好,是我的动力也行,我觉得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天津人其实是很恋家的,谁都不愿抛开家庭独自奔波,哪怕是吃点亏也愿意守着家里人,当教练的时候,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来天津打比赛,这样我就能抽空回趟家,看看家里人。

裴恩才说,每当他带队来津打客场的时候,总要掰着手指头数日子,计算着行程,能抽出时间回家看看,但是抛开那份渴望已久的亲情不说,裴恩才特怕来天津踢客场,好像民园那块场地永远不能给自己带来好运,每当踏进这里的时候,伴随着他的总是输球,带八一队时,他两次在这里落败,一个多月前尽管他从武汉黄鹤楼主帅的位置上卸任,但俱乐部依然要求他坐在教练席上“观看”比赛,0:3,他在民园逃脱不了输球的厄运,就在几天前,他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宿命,两球完胜澳大利亚,裴恩才告诉记者,这是民园第一次给自己带来好运。

那些年带八一队,后来带武汉队,踢联赛的时候既想回天津又怕回来,也邪门了,到了天津就输球,仿佛事情永远不能两全其美,能看看家人总要以输球为代价,一而再,再而三,这种情况怎么也改变不了。

要说在我教练生涯中,家乡没有给我带来一次好运那是瞎话,1999年我带解放军超能队参加乙级联赛的时候,最后的决赛就是在天津踢,我们以乙级联赛冠军的身份闯进甲B,这支队伍就是现在长春亚泰队的前身,不过这话得两说,那年的乙级联赛尽管是在天津踢的,但是是在二宫体育场进行的,并不是在民园,所以说我一进民园就输球的怪圈还是没有走出来。

说起在民园的几次输球,对我的打击一次比一次大,第一次是在2002年,那时我得到大队领导的任命,担任八一队主教练,不过我的任命还没有对外界宣布,这场比赛我是在看台上指挥球队的,结果是输了;第二次是2003年,尽管那时候八一队要撤编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不过人心还没有散,这场球是当年联赛第三阶段开始后的首场比赛,3:1,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天津队新签来的外援马拉,他一个人几乎搅乱了八一队整条防线,队员们全顾着盯他了,结果忽视了最危险的人物———于根伟,结果让他连进俩;第三次就是两个月前,那时武汉黄鹤楼可是七连胜,赛前武汉当地媒体都说天津队会卖给我老裴个面子,至少我们不会输球,两家打平皆大欢喜,结果我们又是大败,尽管比赛前我已经不是武汉队主教练了,但是俱乐部老总陈旭东要求我坐在教练席上协助方平指挥比赛,都说事不过三,我真是连续三次栽在民园,比赛后我也很纳闷,怎么一来这儿就输球呢?

那场后有的媒体说我在赛后很激动,在休息室里落泪了,其实我真的舍不得武汉这些队员,这些孩子真的很不错,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半的时间,感情很深,赛后我和每个队员都握手拥抱,我知道是武汉队成就了我,没有这些队员踢出来的中超七连胜,外界也不会说我如何神奇、如何会调教球队,我真的很感谢这些孩子。

在今年的中超联赛前半程,武汉黄鹤楼队的确成为最大的黑马,每当武汉队比赛时,看台上总有一条横幅———“裴哥是那事,湖北认你”,这条横幅也成了中超一景,在武汉黄鹤楼客场与天津队的比赛时,横幅最后一次打出,尽管最终的比分是3:0,黄鹤楼队大败,但是湖北球迷依旧举着横幅不愿离开,赛后裴恩才也是走到湖北球迷的看台下,向球迷们鞠躬致谢。记者曾就这句话的含义询问武汉某球迷协会的负责人,得到的回答是:“一个叫裴恩才的天津人,到了湖北武汉,成就了一番事业,湖北球迷永远感谢他。”这位负责人还说在湖北这么多的教练中,能够享受“哥”待遇的教练就裴恩才一位,湖北球迷认他!

带武汉队是我教练生涯中最成功的,而且结局很圆满,无论是市领导、俱乐部领导还是武汉的球迷,都给予了我很高评价,尤其是当得知我要去国家女足任主教练的消息后,武汉当地多次挽留。

那句话是对我很高的评价了,按照湖北当地的叫法,管一个人称作“大哥”是对对方很尊重的称呼了,按照武汉方言,“大哥”应该是“拐子”,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教练们私下里都管我叫“裴拐子”,其实就是“裴大哥”的意思,但是写在横幅上就有些不雅,所以球迷们就写成“裴哥”。

记得在最后一堂训练课上,很多球迷都来到基地看我最后一次带武汉队训练,当时几位球迷一直在场边举着这条横幅,当训练结束后,不少球迷都在场边哭了,挽留我,不想让我离开武汉队,有球迷说让我在横幅上签名,我在上面写下了“有你们在,到哪里都是主场”这句话,后来我看央视也播出了这个镜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我真感谢武汉给了我这么宽松的环境,还有这么多热爱这支球队的球迷。

2003年,八一男足撤编,当时无论是教练还是队员都面临再就业的问题,裴恩才在当时变得很抢手,南京有有、湖南湘军、武汉黄鹤楼等多支中甲球队都向他发出邀请,裴恩才最终选择了武汉队,在2004年的中甲联赛中,武汉黄鹤楼一路高歌猛进,在第一循环结束后领先中甲第二名7分,晋级中超似乎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在当时,武汉队买来了原天津泰达队外援晓晓,不过晓晓在武汉队基本没有主力位置,与此同时,天津泰达队在中超联赛经历了八轮不胜,为此天津球迷在很长时间内极为怀念晓晓。

中超联赛初期,裴恩才在武汉走到了下课边缘,一些不正常的比分让外界对这支队伍多了几分猜测,武汉队上层赌球、球员赌球、比分顺应盘口,一时间掀起狂风骤雨,武汉当地媒体猜测裴恩才马上就会摔耙撂挑了。

2003年10月,甲A联赛进入尾声,八一队降级已经成为定局,但是当时大家考虑的不是降级,而是撤编后该怎么办,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后路,那个时候我已经从主教练的位置上下来了,因此不少甲B俱乐部找到我,希望我能去执教,武汉俱乐部总经理陈旭东通过我的一个朋友联系到我,当时我正在北京,陈总说来北京想找我谈谈合作的事情,当时我想人家毕竟是一家俱乐部的总经理,咱不能摆架子,于是我跟陈旭东说你甭来北京了,我去武汉,其实那个时候我就是抱着去看看的心理,因为此前像湖南、南京等队都曾联系过我,我只是想找一支适合自己风格又有足球氛围的球队去执教。

到了武汉以后,我和陈旭东吃的第一顿饭是在一家挺不起眼的饭馆,我们才花了100多块钱,我主要听听他们的介绍,那些天我仔细观察了这支队伍,其实湖北足球的底子不错,也曾培养过很多国脚,当时的黄鹤楼队发展潜力很大,队员们的技术都不错,于是我就和武汉队签约了,在冬训的时候,我们就输了一场比赛,2004年中甲联赛开始前,我决定把球队的目标定在冲超,这和俱乐部的想法不谋而合,中甲联赛上半程结束后,我们一场没输,领先上海中邦队7分,要不是后面的比赛大家有些松懈,或是说在这么大的领先优势下我们起用了年轻队员,武汉队至少能提前七八轮冲超成功。

去年武汉队的战术就是以攻带守,我们能进入中超最大的因素就是立足于攻,晓晓打不上主力并不是他的能力不行,仅有的两名外援上场名额中,威尔、维森特是我们锋线尖刀,武汉队的战术体系决定了像晓晓这样的防守队员只能打替补,因为我们要进攻,就像今年武汉队一样,前面放上维森特、吉奥森,其他队员只要做到向他俩输送足够的炮弹就行了。

今年中超初期,武汉队前两轮不胜,就有人说我和陈旭东之间发生了怎样的冲突和矛盾,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传闻中的那样,天津人到哪儿都有替朋友卖一把的豪气,当年陈总把我请到武汉,冲超成功了,我不能对不起人家。当时武汉队内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些球员赌球,已经不是自己买球那么简单,而是勾结庄家,联手做球,庄家让踢出什么比分,他就尽一切可能在场上去完成,这简直太可怕了,尤其是客场0:2输青岛的比赛,我和陈总已经明显感觉到队里有人在赌球,那几天我和陈总天天开会,话题不是我要辞职,而是如何刹住队里这种风气,我们及时找一些球员谈话,做工作,拿问题球员开刀,当时的情形的确很艰苦,毕竟我们没有直接证据,还好我们及时解决了问题,这才有了后面的七连胜。

在来到武汉队之前,裴恩才一直生活在八一体工大队,自从1988年退役之后,老裴开始了自己的教练生涯,不过他的身影一直出现在梯队中,1988年———1996年,裴恩才在北京部队队执教,1997年———2002年带领八一青年队,直到2002年9月才进入一队,在这期间,裴恩才先后带领北京部队队、解放军超能成功登陆甲B联赛,也为自己赢得冲甲教练的称号,再加上去年带领武汉晋级中超以及今年的七连胜,裴恩才身上的光环很多,而且许多足球圈里人在评价裴恩才时,都说“老八带队有一套”,不过就是这样一位“有一套”的教练,在八一队总是不得志,那些年八一男足的风波不断,成绩起伏不定,主教练也是如走马灯般换了又换,刘国江、刘敏新、贾秀全、庄连胜,

主管领导在主教练人选中从来没有考虑过裴恩才,而且很长时间内对裴恩才实行“打压政策”,这让老裴很苦恼,自己取得了这么多的成绩,还担任过国家青年队助理教练,怎么就不能带带八一队?转机出现在2002年年底,裴恩才终于成为八一男足的主教练,率队出战甲A联赛。

2002年9月份,大队领导通知我由我担任八一队主教练,在转年的甲A联赛中,我们前半程的成绩还是很不错,不过后来传来了撤编的消息,大家谁都没有心思去踢球了,谁都在想着自己的后路,你说这比赛还怎么打,2003年年中,我从主教练的位置上下来,不过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愿,而是当时混乱的情况决定的,说实话对于这件事我有些耿耿于怀,我觉得这就像亵渎了我的人格。

2003年年中,有消息说有人要买八一队,当时我是球队的主教练,但是有些人觉得我没有资格在这个位置上,他们眼里并没有此前八一队在甲A联赛中不错的成绩,而是针对我个人,再加上队里一些教练、队员开始反我,大队忽然派来调查组来查我,理由是我不会管理球队,这个理由让我又生气又好笑,这算是理由嘛!我知道这只是借口,我当了几十年的教练了,不会管理球队?当晚我就揣着辞职信找大队领导了,听了我的意见,领导宣布撤回调查组,而且在那次谈话中,我知道了整个事件是有人从中作梗,就是在针对我裴恩才的,等这件事情平息以后,甲A联赛重新开始,我忽然觉得整支队伍都变了,我才觉得自己真的不会带队了,几名绝对主力包括教练都不再关心比分,好像希望球队胜利的只有我,既然是这样,我干嘛还在这个位置上呆呢!既然有人喜欢我这个位置,我就给他算了,自己落得清闲,就这样,我离开了主教练的岗位。

尽管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也不想举太多的实例,我只想说当时的八一队的确很乱,乱到外界无法想像,队员、教练之间曝出各种问题,当时也有新闻披露出来,现在再说起来真的挺没意思的。

在八一队这些年,我的道路真的坎坎坷坷,很艰辛,但我知道厚厚道道做人、踏踏实实干事自然就会有回报。八一队也培养出不少优秀的教练员了,但是现在还在执教的有几个?都是自己毁了声誉,中超俱乐部不说,就连中甲俱乐部,人家随便去圈子里打听一下你的口碑,肯定打退堂鼓,八一队那些教练一个个都是有些名气的,现在不都是赋闲在家,没人敢用。

和老裴聊了很多曾经的过往,但是话题归根结底还是要说到现在的国家女足,说到在津门的第一次亮相,不过老裴和他的球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就输球了,这让他无形中背负了很大压力甚至质疑,因为在刚刚结束的第一届全国女足工作会议上,就有元老提出来裴恩才的能力达不到国家队标准,但谁都知道裴恩才成为国家女足主教练是体育总局和中国足协领导“钦点”的,看中的就是他带领武汉队创造的神奇般的成绩,对于第一次亮相就输球、对于外界的质疑声,裴恩才看得很开,用他的话讲,自己是死过多少回的人了,这些年大风大浪就没停过,不都挺过来了。现在的任务就是迅速提高中国女足的水平,着眼于2007年女足世界杯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

都说这次在天津是国家女足的第一次亮相,我们极为重视,其实我对这看得很开,这就是一场球而已,要说没有压力那是瞎话,但是压力在哪里都有,不是说我在国家队执教就有压力在地方队就没有了,我是死过多少回的人了,所以在我看来都一样,只要好好踢,把平常训练的东西踢出来就可以了。

第一场比赛输球了,也不是一件坏事,假如这场比赛我们赢了也不一定说明以后就好,坏事变好事嘛!这场输球让我们的任务更明确了,把比赛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好好总结归纳,在今后的训练中强化,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假如这场球我们大胜,外界一片赞美声,我们反倒找不出问题了。对于外界的质疑声,我没有必要去考虑那么多,既然总局领导任命我担任主教练,说明他们信任我,用以后的成绩说话吧!

中国女足目前刚刚重建一个月,我们肩上都背负着压力,尤其是成绩不好时来自外界、媒体的质疑,这一点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今年是中国女足的起步年,我们先保持住成绩不出现滑坡,再稳中有升。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外界给我们教练组一个宽松的环境,毕竟我们的任务是2007年世界杯和2008年奥运会,假如从今天开始中国女足每场比赛不论对手是谁都能赢对方俩球,这真不是件好事也是不现实的事情,现在中国女足已经不是世界一流强队了,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带领这些姑娘回到世界一流的行列,现在离世界杯还有两年时间,我们慢慢来,女足水平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我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份耐心。

现在这支球队让我最头疼的不是我常对外界说的队员们球性太差,球性的提高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当然这也是一个方面。最严重的是队员们身上的伤病,接手国家女足之后,我发现每名主力队员的膝关节都做过手术,这太让我吃惊了,真的没有想到,在我的印象里男足队员出现这种伤病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想到这也是女足队员的通病。你知道膝关节不好导致的直接后果是什么吗?训练时不能上大量,不能实现高强度的对抗,这才是最要命的。

未来如何改造国家女足,我的原则还是从力量上出发,这次和澳大利亚的比赛你也看到了,韩端在国家队中算是比较强壮的队员了,面对澳大利亚两名中后卫的夹击,一点辙都没有,再有就是我们和对方在身体对抗中,太吃亏了,这还是澳大利亚女足,要是碰上德国、美国那类力量强、技术好的球队,我们该怎么办?碰上尼日利亚、巴西等强调技术、速度的球队我们又该怎么办?所以把力量提高上去,尤其是把腿部力量提高上去,再去研究技术,研究技战术配合,才是中国女足发展的根本,才是我们能和欧美强队抗衡的资本,这一点,我们教练组已经达成了共识。

和老裴聊了将近两个小时时间,直到队务来反复催促该开总结会了,我们的谈话才结束,当记者问想不想对家乡球迷们说点什么时,老裴沉思片刻,在纸上写下“谢谢家乡广大球迷一直支持我这个漂泊在外的天津人”,老裴说天津是自己的福地,带女足的第一次亮相能在家门口踢球,挺高兴的,尤其是看到看台上有这么多给自己捧场的球迷,心里更是热乎乎的。

在告别时,老裴很神秘地说:“看着吧!下场咱们肯定能赢澳大利亚,我已经找到她们的‘死穴’了。我就不信我裴恩才会在民园这么背,就不能赢场球。”

一天以后,国家女足在同澳大利亚女足次回合较量中2:0战胜对手,裴恩才也打破了自己在民园不赢球的宿命,回到酒店后,裴恩才换身衣服马上离开了酒店,他要回家看看母亲,老裴说来天津七天了还没有回趟家,“今天晚上总算有点时间。”说话时急匆匆的老裴已经走出酒店大门,看着他的背影,我们明白了什么叫“归心似箭”。

其实在2:0战胜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国家女足依然暴露出不少问题,一位曾经带过女足的教练就告诉记者,这支国家队最大的毛病就在两条边路,“裴指导的361阵型中,最能发挥威力的就是王健和陈艳红两个边路的球员,但是这两名队员的能力都有缺陷,王健球踢得有些小,在场上视野不开阔;陈艳红边路传中能力不强,在右路更多地是张鸥影在组织,其实张鸥影是后腰,所以尽快提高边路进攻的威力,对这支国家女足太重要了。其实裴指导也不容易,就这么些队员可用又要‘做桌好菜’,太难为他了。”

离开天津以后,国家女足来到了葫芦岛集训,这些天,裴恩才开始了自己对国家女足的新一轮改造,他很清楚下月的东亚四国赛对国家女足的意义,尽管没有具体目标,老裴知道冠军才是对自己能力的最好证明。

体育讯北京时间7月26日晚,广大球迷关注的2005曼联中国行第二站的比赛在北京工人体育场进行,北京现代主场迎战英超豪门曼联队。上半场斯科尔斯两度破门为曼联队领先比分,下半场开场不久朴智星便将比分扩大为3-0!

而随着小小罗的带球,曼联前中后也是三点包抄,但小小罗的传球落在了无人看访的后点,插上的朴智星轻松一点,将球顶入杨智把守的大门。

南京牛首山是公认的郑和墓穴。然而里面埋葬的是郑和的衣冠,还是郑和的尸体,一直以来没有定论。这位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航海家究竟魂归何处,成了史学界郑和研究的一个最大谜团。

最近,南京的几位专家经过多年细致详尽地研究,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牛首山郑和墓内埋葬的确是郑和真体!

同时鲜为人知的是,距离郑和墓不足千米之外,有一个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小村落,世代在此繁衍的十多户人家,是当年郑和守坟人的后裔。数百年来他们始终遵循着祖训——为郑和看坟。

牛首山位于南京西郊江宁区,郑和墓在牛首山半山腰。“这座山是有灵气的。”当地一位老农对记者说。

1985年政府花钱重新翻修了郑和墓,这之前它是一个鲜为外界所知的土坟。今年,为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南京江宁区投入500万元对郑和墓进行了整修。“这么一大笔钱花在文化设施上,在江宁并不多见。”刘文庆是牛首山南唐二陵管理所的副所长,同时也兼管着郑和墓公园。

在他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墓道已用金山石材整修一新,除了新建的牌坊,还建起了一处500平方米的“郑和史料陈列馆”,7月5日,这里曾举行了隆重的祭墓仪式。

郑和墓地居于一个小山坡上,占地面积约二十亩,南北长300米,东西宽60米,高约8米。墓按伊斯兰风格修建,整个墓形是“回”字形,保持了回族及穆斯林葬礼的习俗、规格和风貌。

墓园的建筑充满了象征意义。据刘文庆介绍,郑和墓的墓道有1405米,象征着郑和1405年首航;墓道有4个平台,每层平台有7级台阶,象征郑和七下西洋,共有28年的航海史;郑和的石棺上刻着波涛纹与云彩,象征着郑和的远航功绩。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