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联想制定亚太发展计划 IBM PC将独立运营业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0:05:06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韩国总统卢武铉日前就竹岛(韩国名:独岛)和历史教科书问题发表谈话对日本进行强烈谴责,对此日本外务省高官3月23日称:“(韩国)究竟是出于怎样的意图、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表此番言论,究竟要求日本方面怎样做,不经过详细的调查无法发表评论”,表现出日本政府的困惑。日本官房副长官杉浦正健在23日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双方都需要冷静应对。”他希望韩国舆论能够冷静下来,称:“日本方面保持着冷静。韩国国民的感情问题虽然并非完全无法理解,但还是希望韩国方面能够冷静对待。”

日本外务省发言人高岛肇久则在记者会上指出:“听说谈话的内容好像是卢武铉总统亲笔所写。”

韩国总统卢武铉23日发表了“有关韩日关系告全国国民书”的公开信中,指出对于最近日本一连串的挑衅行为,已达到了无法坐视不理的地步。卢武铉强调,尤其是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岛根县议会宣布“竹岛之日”、扭曲历史的教科书等问题,凸显日本全面推翻了过去所作的反省和道歉的行为。卢武铉指出,由于前述一系列行为,系在日本执政势力及中央政府的帮助下达成的,不得不让韩国将之视为日本政府的行为。(信莲)

中新网3月24日电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英国石油公司的一名官员称,该公司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炼油厂23日下午1:20(北京时间今天凌晨3:20)发生爆炸,共导致14人死亡,100余人受伤。

爆炸原因目前尚不清楚。爆炸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几个小时以后,爆炸引发的大火被扑灭,救援人员在寻找遇难者尸体和幸存者。

朱帝斯·曼特尔当时正站在离爆炸现场8公里远的地方,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冲天的火焰有70多英尺(21米)高”。

英国石油公司发言人安妮·史密斯称,恐怖主义行为“不是我们目前调查的重点”。

爆炸的这家炼油厂位于休斯顿东南大约56公里的得克萨斯城,面积约486公顷(1200英亩),原油日处理量为43.3万桶,约占全美日消耗量的3%,目前共雇有1800名员工。(春风)发表评论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说日本有望在扩大后的安理会中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美国国务卿赖斯明确表明了美国的支持态度,日本也早在去年11月就自称获得45个国家的明确支持。对日本来说,似乎一只脚已经踏入常任理事国的门槛。然而,在日本公关热热闹闹的背后,是邻国越来越强烈的反对声音。

3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联合国改革问题应该在全体成员国中充分发扬民主,在充分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广泛共识。中国支持联合国改革,同时中国认为联合国安理会的改革应该着眼于提高工作效率,要更加注重发展问题,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日本共同社对此报道时标题使用了中国“态度消极”的字眼。

3月22日,韩国统一部长官郑东泳明确表示,如果日本希望成为领导国际社会的国家,就必须得到邻国的信任。他表示,韩国怀疑日本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和平国家,日本应当首先自我反省。韩国媒体认为,这表明韩国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朝鲜也表达了反对态度。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朴吉渊早在3月8日就曾致函安南,信中说,日本过去犯下了滔天的反人类罪行,侵略了众多亚洲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和人员伤亡。

韩国的《东亚日报》也于3月21日发表社论指出,由于不能正确认识历史问题,日本没有资格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民间情绪的宣泄则真真切切反映了日本在邻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早在2004年12月8日,在日本的中国、日本、韩国多个民间团体在日本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要求日本对战争受害者进行谢罪和个人赔偿的共同声明。声明指出,他们强烈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因为联合国是基于对两次世界大战的反省而建立的组织,但是日本对自己制造的战争罪行仍未履行责任。日本在要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前,必须进行谢罪和赔偿。

首先是美国,赖斯的表态是最新一针强心剂。3月19日晚,赖斯在东京一所大学发表演说时,“最明确”表态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她说:“日本通过它的努力和它的特性,已经在民族国家之林中赢得了值得尊敬的地位,这是美国毫不含糊地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原因。”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在整个2004年对日本“常任”的态度模糊,且不断变化。在中国人大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后赖斯在日本的此番表示,明显是利用日本作为马前卒,搅和台海局势,“常任”算是一件给日本的礼物。

而其他国家的支持,则是日本通过金钱买来。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计划把ODA(政府开发援助)送给53个非洲国家。在过去的3个月,日本给非洲国家的援助总额达到了133亿日元。同时,日本对加勒比国家也频频使出手段。日本外务省计划让所有驻加勒比国家的大使在5月份回东京进行筹划,在6月份的加勒比国家峰会上展开公关。

美国的支持,有望争取获得“常任”的德国、印度、巴西、日本等国的相互支持,用金钱收买一些国家,这就是日本“常任”梦的主要支持力量。当然,不能小看了这股力量,如果没有目前的常任理事国明确反对,日本的“常任”梦很有可能成真。然而,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变日本在邻国中的形象,无法改变它在亚洲又不融入亚洲、不受邻国喜爱的尴尬地位。

还是《东亚日报》的社论说得好,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绝对不能以本国为中心处理国际事务,而是应时刻为世界和邻国着想。日本宪法也明文规定:“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只顾本国利益,而无视他国利益。”然而,日本的所作所为不仅违背国际准则,也违反本国的法律。如果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它不仅不能为世界稳定与和平作出贡献,反而有可能加剧国际矛盾。这恐怕也是邻国纷纷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主要原因。作者:王冲

新华网快讯:来自吉尔吉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消息称,大批示威者24日冲击比什凯克主要政府建筑,并向防暴警察和士兵投掷石块。

“布什在此刻化身为生命权的卫道者,不过这种价值观却未从一而终:他相信社会、法律和法官应该站在维护生命的立场上。这太可贵了———尤其是从这样一名推崇死刑、热衷战争的政治家嘴里说出。”

美国第11巡回上诉法庭23日驳回了女植物人特丽·夏沃父母的紧急上诉请求,拒绝下令恢复夏沃的进食管。

生与死?这是个问题。只是,女植物人特丽·夏沃一家人的问题已经摆到了美国法院、国会甚至总统布什面前。对此,欧洲媒体及民众纷纷撇嘴道:个人悲剧俨然成为政坛闹剧。不过,罗马天主教廷对布什插手此案出言支持。

一根进食管插了拔、拔了又插,女植物人夏沃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事关其“生死”的争端不断升级,直至惊动了布什总统和联邦法院。布什21日签署了国会通过的议案,要求联邦法院再作决断。而联邦法官22日裁定,拒绝女植物人父母为爱女恢复进食管的要求。夏沃双亲已立即上诉以求翻案。

英国《泰晤士报》表示:“特丽·夏沃一案突出了美国和欧洲在生存权利、或者此案中的‘死亡权利’问题上分道扬镳。”

文章认为,“安乐死、堕胎、干细胞研究,尤其是死刑等问题着重显示出大西洋两岸的差异,甚至比双方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差异更为明了。”

英国《独立报》写道,“问题一部分因为纯粹的信仰差异,但至少在相同程度上,也是由于政治因素作祟。”

《独立报》另一篇文章更切中问题要害。作者写道,夏沃父母希望拯救女儿的举动并没有错,“但鼓励他们继续自欺欺人和错觉,长远来说对任何人都无用且无益。”问题在于“‘假定人还活着’与布什过于简单的正义一样不适用于现代社会”,“尽可能保留任何生命形态的观念不切实际、令人抗拒”。

《独立报》的观点颇具代表性。不少欧洲国家媒体进而把矛头对准布什,认为他“意识形态上的激进主义”,以宗教权利为由大捞政治筹码,更有违司法公正。

德国《南德意志报》认为,“(美国)保守派主流正试图影响公民们最为私人的决断……把个人自由塞进道德、宗教的束缚中……”

德国《新闻报》则讽刺道,布什在此刻化身为生命权的卫道者,不过这种价值观却未从一而终:“他相信社会、法律和法官应该站在维护生命的立场上。这太可贵了———尤其是从这样一名推崇死刑、热衷战争的政治家嘴里说出。”

“法庭的裁决一不符合他的世界观,他就颁出新法案来改变,”《新闻报》认为,布什所作所为已干扰了司法独立性和三权分立。

英国《卫报》刊文驳斥道,“布什及其阵营如此轻率地推翻多层法院的裁决,使得宗教教条凌驾于医学观点之上。”

代表罗马教廷声音的梵蒂冈《罗马观察家报》算是少数力挺布什的欧洲媒体之一。此报就夏沃案质疑道:“我们哪能像讨论一部破损或无用的家电一样来决定是否拔掉进食管?”

对于美国联邦法官22日新出的裁决,《罗马观察家报》认为这决定“恐怖而荒唐”,简直把夏沃当成面临死刑的囚犯。

笃信天主教的多名意大利内阁要员也与梵蒂冈罗马教廷站到一起声援布什。身为教皇好友的欧洲事务部长罗科·布蒂廖内就表示,“美国上下一致对生命的捍卫是如此让人难忘,这表示着全世界最先进、最现代、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对安乐死喊停,值得我们思考。”孙浩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中新网3月24日电据俄罗斯《独立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领袖23日宣布,不排除其控制的南部地区脱离吉尔吉斯建立独立国家的可能性。

反对派同时表示,如果该国现任总统阿卡耶夫主动辞职,则反对派可以向其提供豁免权,保障总统及其家人的安全。

3月23日,已经控制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州和贾拉勒阿巴德州的反对派“人民统一协调委员会”领导层宣布,示威群众开始向首都进军,准备控制比什凯克,在市内各处举行无限期集会,组织抗议活动,建立“比什凯克人民委员会”。

吉尔吉斯斯坦“人民运动”领袖、前总理巴吉耶夫宣布,不排除南部各州近期将会从吉尔吉斯斯坦脱离成立独立国家的可能。

目前,吉尔吉斯斯坦南北地区对抗已经超出了地区性质,极有可能演变为一场内战,其性质比乌克兰“橙色革命”期间东西地区对抗危险许多。

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采取暴力夺取当地一些州政权的方式发动革命,事实上已点燃了内战战火。

巴吉耶夫承认,局势已经开始失控。许多分析家担心,失控的反对派民众可能会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利用,导致国家间冲突,邻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已经关闭了边境,采取措施,防止吉尔吉斯斯坦激进人员入境挑起种族混乱。

吉尔吉斯斯坦“阿塔朱尔特运动”领袖奥通巴耶娃(女)宣布:“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赶走总统和政府。”她同时要求总统和政府主动辞职,称如果总统及其身边的人主动辞职的话,反对派准备对他们提供个人安全保障。(固山)

国际先驱导报驻新德里记者张保平报道“不光是印度,很多国家包括欧洲的企业都在和伊朗做生意。别人可以做,为什么印度不可以?如果经济上切实可行,伊朗至印度天然气工程会继续进行下去。”3月21日,印度石油天然气部的一位官员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对美国“关切”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工程的言行嗤之以鼻。

这位印度官员的愤怒源自几个月来美国对印度寄以厚望的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工程的“敲打”。美国新任国务卿赖斯3月中旬亚洲6国之旅首站是印度。3月16日,印度外长辛格和赖斯会谈的主要议题就是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工程问题。会谈中,辛格希望美方对印度的能源安全有所考虑。但在会谈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赖斯表示,“我们的态度人所皆知”,美国已经向印度转达了对这一工程的“关切”。

美国“人所皆知”的态度是什么呢?不久前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长艾亚尔启程访问巴基斯坦(该管道必须经过巴基斯坦),进行有关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的三方会谈。行前,美国通过官方渠道向印度表明了布什政府的“严重关切”;会后,美国政府又通过驻印度大使戴维·马尔福德向艾亚尔传递了类似信息。另外,在2004年年底,美国相关部门也向巴基斯坦外长卡苏里表示,“美国不赞同这一工程”。

但印度显然不想就此放弃。印度外长辛格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印度将继续这一天然气工程。他说,管道三方已经开始商谈工程的细节问题。印度石油天然气部长艾亚尔已经计划6月访问德黑兰。

关于美国反对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工程的原因,印度媒体认为,伊朗—天然气管道将改变该地区的利益平衡。自上世纪90年代,美国一直努力使中亚地区的石油天然气通过土耳其和地中海向西输送,而不是向南通过伊朗输送。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不仅可促进伊朗的能源发展,也可能使里海地区的石油向东向南出口。这两点都不符合美国利益。

客观地说,美国的立场并不是对这一工程的唯一威胁。按目前的情况,威胁来自游戏者本人。巴基斯坦不反对印度的主张,问题可能出在伊朗。伊朗日前突然改变了正常的“供应-支付”契约,而主张印度遵从“开采-支付”模式。此外,如果达到印度的天然气价格过高,印度也难以接受。

拟议中的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是印度天然气管道“三线计划”的西线,从伊朗的南部油田,通过陆路穿过巴基斯坦,到达印度境内。该工程全长2775公里,计划2009年完工,投资将达41.6亿美元。2005年1月7日,印度和伊朗已经签订了协议。东线是从缅甸经过孟加拉国到印度的天然气管道工程,预计耗资将超过10亿美元。印孟已经达成初步协议。北线是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管线,目前处在酝酿阶段。

印度石油、天然气资源相对贫乏,而今后10年,预计印度经济将保持高速增长。为了自身的经济安全,印度十分重视能源安全战略。同时,印度的三线战略是构筑以印度为核心的亚洲能源网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印度官员对记者说:“印度为了国家利益不会在美国的压力下妥协……在什么问题上我们曾经使我们的国家利益屈从于美国的压力?为什么这件事情能够例外?天然气管道关系到印度的能源安全。”印度1998年进行过核武器试验,曾经受到过美国的长期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

可以看出,为了保证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的实施,印度甚至在外交上极力改善同“夙敌”巴基斯坦的关系。但更应该注意的是,印度也在努力拉中国参与该管道。

艾亚尔3月14日说,伊朗到印度的天然气管道有足够的安全保证来防止供应中断。建议将管道通过缅甸延伸到中国。“如果伊朗-印度天然气管道能够通过北部缅甸进入中国,印度天然气的供应中断意味着中国天然气供应的中断,就会对巴基斯坦起到威慑作用。”

拉中国入伙,印度认为除了能保障管道安全外,还可以从管道中收取巨额运送费。印度可以用这笔运送费支付巴基斯坦的过境费。拉住中国,对印度来说是一举多得:以此可以加强双方的经贸政治联系,提高印度的国际地位。

中印两国在3月23日和24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进行经贸合作论坛,艾亚尔将在论坛上阐明有关中印能源合作的思路。

中新网3月24日电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伊拉克武装分子23日公布一盘录像带,画片显示一名德国男子被武装分子绑架。该男子持德国护照,自称是一名记者,要求德国政府干预此事并对他进行解救。

这盘录像带是被匿名送往美国《时代》周刊驻巴格达办事处的,美联社记者随后也获取了该录像的内容。但录像带的真实性目前尚不能确定。

绑架者自称其属于“捍卫伊斯兰旅”,该组织以前在伊拉克并不知名。两名武装分子的脸部被丝纱遮盖,其中一名武装分子用手枪抵住德国人质的头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