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女孩左臂被鲨鱼咬掉冲浪得冠军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7:05:04

“我们不仅有跟这位工程师往来的信件,事实上,在事发之后,他曾打电话给我们,否认了自己的说法,他们(英特尔)现在又说没有这个人,我们要看他们还要变几种说法。”

事发之后,网络、平媒的记者纷纷致电当事人,新蓝电脑内部人员开始并未回避评测产品中存在两种问题CPU的情况。有多人曾向媒体表示,“当初我们提供给评测人员的机器有两种CPU,一片是工程样机,一片是经过改造的。

“当时我们接到IT168的测评的邀请,工程部的人就随意组装了一台机器送过去,完全没有遵照操作流程,机器里面擅自使用了深圳赛格一家想成为我们经销商的商家提供的CPU,这个违规的技术人员已经被我们开除了。”

而对于上文中提到的第二种CPU,新蓝则声称,“在CPU方面,其他人没有这个改造能力,只有英特尔可以做,是他们主动给我们的改造产品。我们是从英特尔香港的一家指定代理商处获得这批芯片的。”“主要是四、五月份我们需要的英特尔迅驰二代移动芯片缺货,英特尔就向我们提供了这种‘改版’芯片,这在行业内根本就是公开的秘密。这批芯片本来就是英特尔为韩国三星定制的。”

该公司某员工还向记者透露,“公司一贯都是向香港雷射公司购买芯片。”记者随后向包括雷射、宏通、宝通等在内的英特尔在香港的全部亚洲代理商发去了询问的电子邮件,但是几位厂商均否认了在4、5月间曾向该公司出售过这样一批芯片。而后记者透过网站向该公司全国总代理发出要求测评电脑的申请,但遭到了拒绝,与此同时,其所有的下属代理商都表示,该品牌电脑已经全部下架或召回,市场上已经看不到这个品牌的机器了。

但事发三天以后的上周五,当事人新蓝电脑突然改口,将此前媒体的报道全部推翻,转口称此前从未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并在等知名门户网站上公开“道歉”,发表了“公司主动送测的笔记本电脑为测试工程样机,所采用的CPU是测试样品”,“经查明,这是由于相关技术人员在工作中的疏忽,将不合格的测试CPU装在了送测机器上”,“公司承认在内部管理方面存在严重漏洞,目前已经就相应的流程进行了整改,并对相关负责人及相关人员进行了处罚”,等六点“官方声明”,将所有的错误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记者致电该公司,公司媒介、技术人员非常耐心的向记者解释这一切完全是个“小误会”,“我们是被冤枉的”,“我们跟英特尔原本是战略合作伙伴,现在闹成这样,我们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但其仍然坚持只向英特尔授权代理商及其下属子公司购买芯片,而这两片改装芯片的真正来源“现在已经查不清”,应该是来自“想成为公司供应商的某经销商”,“它们本来就是用于评测的工程样本”,“不是成品采用的芯片”,其种种说法比之上周,已是截然两样。(本报记者林憬文)

10月28日,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仪式上,梁锦松低调亮相,出任工行股份公司独立董事,很多人说他终于“出山”了。

从去年4月起,就不断有梁锦松寻觅新去向的消息传出,传言中他的东家除一家美资银行外,中资银行先后有交通银行、中银香港、工商银行和广东发展银行,其中去年10月时传出的交通银行和前不久传出的广发行几近成真。

然而在先前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出任工行独立董事,梁锦松的复出多少还是显得有些意外。

“梁锦松先生曾经长期在美国银行服务过,他加入董事会可以对工行下一步建立健全法人治理机构,对董事会行使经营决策权起到积极的作用。”中国工商银行新任行长杨凯生如是说。

杨凯生此言不虚。其实很多业内人士也一直认为,这么多家中资银行想请他加盟,正是看中了他美资银行的经历。

梁锦松在1970年以香港高考文科状元的身份考上香港大学,主修经济及统计学。毕业后,在花旗银行香港区分行开始了他的银行生涯,一干就是23年。在这其间,他历任该行亚太区投资银行、商业银行及私人银行业务主管,并在香港、纽约、新加坡及马尼拉等地工作,掌管的业务包括企业、地产及贸易融资、外汇及股票买卖、私人银行业务、项目贷款及基金管理等。

因为表现出色,1982年,他被“公派”到美国,完成了哈佛大学管理人员发展课程。10年后,梁锦松升任花旗银行香港区行长。

1996年,花旗银行邀请他前往纽约出任花旗银行总行副主席,但条件是要他移民美国。没想到,梁锦松做出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拒绝。他不愿意离开香港。

这样,梁锦松不得不辞别让他成长并成功的花旗银行,进入美国大通银行工作。2000年,该银行与摩根合并,改称摩根大通,梁锦松为该公司的亚太区主席,直到2001年5月,他当上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

可以说,28年的工作经验早已使梁锦松对银行的各项业务都有所了解,是金融界不多见的全才和高手。再加上他财政司长的特殊经历,对于正在积极筹备上市,而且上市地极有可能是香港的工行而言,梁锦松无疑是理想人选。

“这是一件好事情,他对现代银行业运作机制和管理技术很熟悉,又很谨慎敬业,是一位真正的银行家。”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张卓元对梁锦松加盟工行显然很看好:“梁锦松出任工行独董,冲破了传统国内高层人才聘用制度,其示范作用可以让更多优秀的国际人才进入国内银行业,在关键时刻能为内地银行改革做点工作,加速国内金融业国际化。”

“工行需要他的国际经验及管理新思维,而他需要一个新的舞台。”对于工行与梁锦松之间的这段“姻缘”,建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这是一件各取所需的事。”

事实上,2004年以来,梁锦松积极与多家内地银行接触,希望重出江湖,善用他28年的国际银行经验。

仅今年前10个月中,他的名字因各种原因出现在媒体约为10次,除了其中6次因陪夫人伏明霞外,其他差不多都是因为与各银行领导“接触”。比如近期的一次露脸是10月5日在港岛香格里拉酒店。当日与他共餐的,正是星展银行副主席黄钢城。

2003年7月16日,梁锦松因涉嫌买车避税问题辞去香港财政司司长职务,按问责制,他需要度过一年的“雪藏期”。现在,这一年早已过去,他可以“出来”接受社会职务了。

另一方面,梁锦松可能也是个闲不住的人。还是在当财政司长时,他就设想过自己卸职后的日子:教书,加入一些董事会,甚至与朋友组织一家收费但不牟利的顾问公司,协助一些发展中的亚洲企业开拓国际市场。他说:“不赚钱,就可以海阔天空。”

不过,一直传言梁锦松助星展购广发行,他个人也与星展黄钢城私交甚笃。较早前便传出星展可能在争取成功入股广东发展银行后,直接委派梁锦松进入广发行董事会。

难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我估计梁锦松可能会先出任工行独董半年至一年时间,待明年下半年工行成功在境外上市时,再根据当时的情况,决定留在工行、出任工行上市公司高管,还是到广发行去。”

是为了老有所为也好,或者是为了最终入主广发行也罢,有一点可以肯定,梁锦松这次出山绝对不是为了钱。

在许多香港人的心目中,梁锦松是充满使命感的“中国士大夫”,只要有需要,他会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如同他的弃商从政。

董建华当选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后,一直有意让梁锦松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而他们的相识,要上溯几十年前。

凭借出众的才华,在大学期间,梁锦松被选中参加由已故香港船王董浩云(董建华的父亲)创办的“海上学府”,足足一个学期都在邮轮上,随船到世界各地考察,大开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他的锋芒由此给当时刚刚认识他的董建华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为日后他们之间良好的关系奠定了基础。

最终,“士为知己者死”的信念使得梁锦松放弃了一年2000多万元的薪酬,成为执掌香港财政大权的财政司司长,并立志为香港做一些实事。

他从非政府公务员一跃成为香港特区政府的财政司司长后,其年薪只有约245万元。对此梁锦松有一套妙论:“一个人花的钱是有限的,我相信一句话‘赚的钱不是你的,花的钱才是你的’。一个人花的钱不会很多,所以钱从来不是我考虑的因素。”

事实上,梁锦松在夏威夷、新加坡、香港、东莞、北京及上海的房产加上其任职银行界高层年薪约2300万港元,估计身家已逾亿港元。加上其夫人伏明霞嫁给他时,银行的存款也在7位数,这些钱,足够一家四口花上几辈子。

“梁锦松能够到工行任职,这当然是好事,相信他不会被利益所左右,能够按照原则做事情。但也不要对此寄予过高的期望。”

就在人们为梁锦松加盟工行一片叫好的同时,另一种声音也出现了。尽管他有几十年的国际银行经验,在香港特区政府任职期间也曾大显身手,但内地的环境和文化与香港是迥然不同的,到内地银行任职一定会产生很大的效果是不现实的。”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易宪容无疑是给那些叫好者迎面一盆凉水。

在易宪容看来,“他那些工作经验是否能够转化为内地银行工作的行为规则及管理方式,还很难说。”

“莫说是对长期在计划体制下成长起来的国有银行,就是对于香港的银行来说都是不确定的。”

易宪容的担忧不无依据。内地银行改革和开放虽然进行得很顺利,步伐也很大,但这种改革和开放毕竟还处于初级阶段,与国际性的大银行还有一段距离,而且由于中资银行特珠的历史背景,使很多问题更加复杂。一些很有经验的人,到内地,可能就不一定能做出比先前更好的成绩来。

前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史美伦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素有“铁娘子”之称的她,在中国证监会工作了三年零七个月后,不得不黯然离去,虽然这期间,她也曾努力,也曾掀起“大风大浪”,但除了引起很多的人哭天抢地和怨声载道外,不知道还有什么。

而据接近工行的人士透露,梁锦松在去年9月已与工行接触,而迟迟没有做出决定是因为工行内部对于聘用梁锦松的利弊也有不同意见,最后同意请他也是反复商讨逾一年才有的结果。

“从国际情况来看,一般的大银行,董事会的构成都有来自社会各界的人士,也有从政府部门退下来的官员,工行的这种做法符合国际一般惯例。”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曾在中国证监会和和著名投行摩根任职,对金融业有着相当的研究。

“但我们不能用是否对工行有好处来进行简单评价。从工行的角度来讲,它赋予了梁锦松一定的权力和责任,反过来讲,梁锦松答应做这件事情,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这是一种权利和义务相对等的关系。”

“在这个方面,双方应该将独立董事的权利和义务分得更清楚一些”,赵锡军同时提醒,“工行让梁锦松过来以后,要他发挥什么作用,同时赋予他什么权力,承担什么义务,只有这些弄清楚了,他的定位才能够更清晰,才能够更好地发挥他的作用。不要再像过去很多企业一样,把独立董事当作花瓶一样摆在那里。如果工行只是想借他的名气,帮自己提提名,那就用不着了。”

要说梁锦松对内地一点也不了解,也可能是言过其实。在他主政香港财政司后,广与内地各界联系,人脉关系和经验在香港金融界数一数二。再加上夫人伏明霞的关系,也使他经常往返于香港与内地之间。但“买车事件”却让他的弱点尽现。

很多人都记得,2003年3月5日,梁锦松公布财政预算案,其中一项内容是宣布大幅提高汽车首次登记税。3月9日,有报纸揭发梁锦松于2003年1月在新预算案宣布对购买新车大幅度加税之前,为了爱女和娇妻买了一部日本凌志车,有逃税之嫌。

梁锦松事后向社会致歉并解释说,他一月份买车时未决定加税,2月才决定加车税。而由于爱女心切,没想到这些事情。为表诚意,梁锦松宣布把税制调整前后车价差额的两倍,即38万港元捐给慈善机构。

这件事虽然最后以其辞去财政司司长之职和香港律政司宣布不提出起诉而告终,但梁锦松的政治敏感度不足却成为很多人的话柄。

香港议员谭耀宗当时就指出,梁锦松放弃高薪投身政府,不可能会为区区数万元作隐瞒,相信他确是无心之失。但他同时提出质疑,认为梁锦松是否无意识到申报这件事。

原本就没有多少内地工作经验,再加上政治敏感度不够,会不会同样的水土不服,梁锦松面临的挑战显然比史美伦更多。

现在,梁锦松加入工行不过半个多月时间,他做了什么,效果怎样都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就此论断是否能真正发挥作用显然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梁锦松要挑战的,除了他自己,还有很多东西。

已经53岁的梁锦松,外表温文儒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而和他接触过的人,则评价他是一个“有品位,有情趣的男人”。

时装设计师邓达智曾经表示,平日里留意梁锦松的衣着打扮,发现他常戴碎花领带,证明情趣非同一般。由于西装一向给人严肃刻板的感觉,这种领带款式显示出他的幽默感,似乎是希望在沉闷中找寻乐趣。

“我没有见过梁锦松,对他也不了解,要谈他可能无从谈起,不过,对三年前盛传的‘松霞恋’倒是比较熟悉。”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投资银行部王海军博士的话很有代表性。

说起来,很多人对他熟悉与关注,都是因为他的夫人——连获四届奥运会跳水双料冠军的伏明霞。如果梁锦松没有娶伏明霞,尽管他还是那个他,但知道和关注他的人肯定会少得多。

三年前,他们一个50岁,一个23岁,整整27岁的差距使得“松霞恋”初曝光时,市井坊间嘘声一片,“霞爱财松爱色”似乎成了定论。

不过现在,每每伏明霞出现在媒体面前,作为夫君的梁锦松总是笑容可掬地陪伴左右,表现得相当恩爱。甚至因为伏明霞爱“追星”,喜欢看明星的演唱会,他便与其一块出现在刘德华、黎明等的演唱会上。

梁锦松可能不英俊,也不年轻,但他可能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当年,为了追伏明霞,他花了不少心思,最后是连写12封情书打动了伏美人的芳心。

“梁锦松有钱有地位而又不缺少浪漫气息,还非常有君子风度,怎能让伏明霞不心动?而且,一个上了年纪而又没有发胖的男人,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再说伏明霞配得上梁锦松,当然梁锦松也配得上伏明霞。”在一个论坛上,自称是伏明霞支持者的女孩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易宪容前不久与梁锦松在一起,被选为银监会“考官”,而在此之前,他们亦有多次接触。

“最近一次遇到他,我们谈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我说梁司长,我觉得你现在最开怀的事情,是不是你的两个孩子在你面前跳来跳去?他连说是是是,然后拿出手机,把两个小孩子的照片给我看,不停地给我讲他的一双儿女,大的怎么样,小的怎么样,怎么样淘气,怎么样好玩,怎么样爬在他的肩膀上,讲得特别兴奋。”从易宪容的描述中,我们不难看出梁锦松的幸福与满足。

新华网北京11月15日电(记者王卫平)中国银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15日对媒体介绍,今年以来,中国银行开展案件专项治理过程中,有各级行31名正副行长被免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