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麦蒂空中接力回赠姚明 巨人护友领技术犯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1:18:58

聂老大所在的大队,自林场附近的李国献家到聂老大家,数十家人都是依山而居,这数十家的庄稼地年年受到野猪不同程度的毁坏。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头野猪跑到聂老大邻居家的猪舍,与家猪“幽会”,生下了一窝小野猪崽。

并且,据聂老大说,村民们家养的母猪到了发情期,有时很难找到配偶,便“私奔”到林内,与雄性野猪“自由恋爱,私定终身”,还经常生下一窝小野猪崽的。

在巴南区接龙镇,一个两山相夹的峡谷,是野猪下山必经的道路,在这条峡谷里的地,就成了野猪最近的“口粮”,住在峡谷下面的人家就遭了殃,一个当地居民对记者说:“种什么,野猪吃什么,玉米、谷子、红苕,甚至连萝卜也吃。”

南川市金佛山,本来是风景区,但也成了野猪活动的天堂,据家住南川金佛山山区的苏国胜说:“国家对野生动物的保护,让这些畜生得了势,三天两头往地里跑,赶都赶不走,惹急了它呲着牙对着人冲过来,把人赶得落荒而逃。”

在福建省泉州市,也曾出现野猪为害的情况,据福建《东南早报》报道,去年夏天,野猪猖獗之时,由于村民猎捕能力有限,除了不时有人用土制的鸟铳、高压线或者大铁夹捕杀野猪外。几年来,遭受野猪侵害的村民只好通宵达旦地上山呼喊,或敲锣打鼓来保护他们的口粮,称之为“喊山猪”。在惠安黄塘村一个村,在过去一年里有300多个夜晚,全村几乎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要轮流上山“喊山猪”。

在浙江省,一篇题为《当野猪以主流的姿态统治山林》甚至提出“3万野猪纵横浙江”的说法,台州市黄岩区富山乡后岙村有60亩山地因野猪为害而抛荒,邻近的西岩村,村民种植的番薯,大多被野猪啃得精光。2004年1月,乐清市石帆镇大界村一民工在追捕野猪时,反被发威的野猪咬伤,因流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亡。2004年12月,杭州野生动物园不堪野猪骚扰招募猎手猎捕野猪。

记者在巴南区采访时,一位林业干部对记者说:“农户人家,地是命根子,地里的庄稼更是一家人一年的指望,对于贫困山区的人们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收入来源,毁了庄稼,就等于断了一年的生路。”

自重庆市第一起野猪为害报道起,就不断有当地村民和一些基层干部向媒体呼吁:对为害野猪——可不可以由政府或者民间团体出面,组织一场受到严格控制的捕杀?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先走访了野猪为害比较严重的一个区——巴南区林业局,林业局林政科的杨科长告诉记者,已经有很多镇向林业局报告野猪为害情况,并请求猎杀,但是林业局从没有办理过此类事情,因为从来没有先例,只有上报重庆市林业局或者是备案,至今还没有组织过捕猎。作为林业管理部门,他们也很希望为民除害,如果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捕猎活动,林业局可以支持并进行指导。

记者查阅了其他省市在解决野猪为害问题的办法时发现,猎杀野猪是有先例的,2005年5月,福建泉州出台了《调控野猪种群数量,保护农林业生产安全的实施意见》,该文件规定泉州大山区、偏僻林区,野猪肆虐地方的农民因护农需要猎捕野猪,可以依照公安部有关规定,申请配置猎枪弹具,并且政府将统一组织捕杀野猪,由财政补贴钱购买弹药。

在浙江,根据《浙江省陆生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和《浙江省一般保护动物名录》,野猪在浙江省属于一般保护动物,根据这两个文件规定:“野猪在受到保护的同时,当它成为一种灾害并破坏生态平衡的时候,经县级以上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批准,即可进行猎捕。”近年来,浙江省林业、公安等有关部门已经着手联合采取适当捕猎措施,在每年10月以后发放猎枪,次年4月上交,并在每个乡成立狩猎队统一捕猎。

另外在湖北宜昌、陕西丹凤等地,也曾有过对为害野猪进行统一捕猎的活动。

而在重庆,对有害动物进行捕猎,一样有法可依,在[渝(林)护20029号]文件中记者看到如下规定:“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在野生动物聚集区,确系种群数量较大,已对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危害的,可以依法捕捉、猎捕。”

但是,捕猎野猪要有五个要素,即文件中规定的“五定”,即定时间、定地点、定种类、定数量、定方式,确定了五个要素后,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对野猪进行捕杀。

两年前,也是因为野生动物扰民,对一些严重的市、县,重庆市曾经统一上报国家公安部,由公安部批准该市、县为可以狩猎区,一些野生动物扰民特别严重的乡镇,可以购买猎枪做“护林护丘”用,由乡镇统一组织捕猎队。

为了帮助受灾群众,解除他们对野猪的恐惧,还他们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在经过长期酝酿之后,本报决定与相关部门合作,在重庆发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捕猎野猪的活动,适度捕猎为害野猪,并向市内企业家进行慈善募捐活动,以补偿受灾农民的损失。本报组织人员对有关受灾地区进行了多次实地调查,根据调查的情况策划了一个周密的方案。这次活动得到了巴南区林业局、圣灯山森林公园等部门的大力支持。

经过实地考察之后,首次捕猎的地点初步定在巴南区野猪为害最为严重的圣灯山和接龙镇。此次活动将从读者中招募狩猎爱好者,由资深猎手培训并带队,展开一场对不可一世的野猪的围剿行动。

蓝芯是怎样一个人:二十七八岁?性格有些叛逆?起码喜欢抽烟吧。然而,当她本人坐在我面前以后,这些假设统统被推翻了。

蓝芯是1983年出生的,桃红色无袖T恤、靛蓝色牛仔裤无不彰显着她的青春。虽然已经参加工作,但她说话的用词和神情却像高中生一般。我惊讶,她在写真中呈现的成熟颓废的风韵从何而来?问题脱口而出,“蓝芯,你抽烟吗?”她即刻摇头摆手:“我不抽烟的,那照片上的烟是别人点燃了给我的,为了烘托一种气氛。”

“怎么想到拍人体写真的?”我单刀直入问下去。蓝芯是个单纯的女孩,回答问题语速很快,基本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本人比较喜欢摄影,自己喜欢拍,也喜欢被拍。不过跟人像、风景之类的题材相比,我更喜欢去作一些突破性的尝试,我曾经在别的论坛看到一个叫‘纯粹’的网友发布的一些人体写真照片,看后非常有感觉,后来就萌生了自己拍的想法。”

蓝芯说她和摄影师“十年”认识时间并不长,才三四个月而已,平时他们交往不深,只是看到摄影师以前拍的一些风景照和人像照,非常喜欢他的风格,所以就请他为自己拍照。虽然在网上早有约定,不过两人平时工作繁忙,一直不能确定拍摄时间。

直到一天临下班前,蓝芯在网上“逮”到了十年,她问他下班后有没有空拍她,“十年”说有,两人就约了在蓝芯公司楼上的宾馆见面。

“毕竟是第一次尝试人体写真,很多细节都没考虑清楚,这是比较遗憾的地方。比如说那时天色已晚,采光不好,我们只能就着落地灯、台灯和浴室有限的条件拍摄,没有再打其他灯光,条件算比较艰苦吧。而且,心里多少有些紧张,刚开始动作显得很僵硬,尤其是“十年”让我随便舞动,我一点方向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做。”说到这里,蓝芯显得羞涩。

照片完成后期制作后,蓝芯把它们贴在天涯、蜂鸟等几个论坛的摄影专版上。为什么要选择在网络上公布?难道不怕被人说成流氓燕第二或者竹影青瞳第二吗?记者的问题变得犀利。蓝芯回应一脸迷茫:“她们是谁?”什么?你不知道她们在网上很出名吗?“我只知道木子美和芙蓉姐姐,不过我从来没关注过她们,我觉得在网上炒作自己的人多半没什么噱头。”

蓝芯说她的行为看起来大胆前卫,但实际上她的为人比较低调,尤其在网上见到别人发表的评论,她从不参与更不想告诉别人她就是那个模特。“我肯定不会变成网络女红人!”蓝芯坚定地表示,“我希望网络跟现实分得越开越好,因为现实生活中,思想保守的平凡人占大多数,比如说我的老板,他们肯定会觉得拍这种照片是不可理喻的。在他们面前,我也是个普通的下属,只做好本职工作。”

蓝芯有时也觉得矛盾:这个社会的开放程度,已经允许大众接受越来越多新鲜事物,但她却不能对父母公开她的所作所为。“不能怪他们不开明,其实我的父母已经算是比较开明的家长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我的这种尝试和行为,所以我暂时没有告诉他们的打算。或许等我再大一些,社会再开放一些,一些问题就不会有这样的两面性。”

父母还被蒙在鼓里,网上却掀起不小风波,首先是浏览率直线上升,而后就是一半献花一半板砖的回帖,有些无聊者借机发泄了一通又一通。对此,蓝芯并不在意,“网络本来就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尤其像天涯这样著名的口水社区。发片前,十年曾经征求过我意见,我说公布照片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放平自己的心情就可以了。

陈水扁日前声称,如果两岸经贸不能有效管理,宁愿不开放。对此,刚刚当选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暗批陈水扁没有基本贸易常识。马英九认为,陈水扁不能讲气话,两岸经贸走回头路是不可行的。

接受日本媒体访问时陈水扁称,台湾对大陆的政策不是大胆西进也不是全面开放,如果两岸经贸不能有效管理,宁愿不要开放。对于这番谈话,马英九同时暗批陈水扁没有常识,讲这些话根本没意义,台湾跟大陆的经济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不可能走回头路,就像台湾“正名制宪”一样不可行。

日前,无锡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向本报反映,江阴一家名叫海澜商务楼的三星级酒店涉嫌提供色情服务。该读者反映其在江阴新桥镇出差,入住当地的海澜大酒店商务楼时发现该商务楼客房中心为客人提供安全套,而且该商务楼内存在色情服务。

为证实该读者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日前赴江阴市新桥镇实地采访。经过多天的明查暗访,记者获得了不少线索,揭开了海澜商务楼涉嫌提供性交易的一些情况。

记者到新桥镇打车前往海澜商务楼的途中和出租车司机闲聊,问其新桥镇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时,司机表示:新桥镇最好玩的地方就是海澜大酒店的商务楼,那是三星级商务楼,里面的小姐档次够高、漂亮、身材火爆。在那里“做”的小姐大多是本地厂里的打工妹,这些打工妹一个月挣钱有限,如果长得漂亮、大胆开放,能到海澜做的话,一个月挣个几万元太轻松了。这里的小姐可是“做”出名了,我经常拉些张家港、靖江口音的客人去海澜玩。说白了这些人看中的就是海澜服务好且不会出问题。司机最后还意味深长地对记者表示,到商务楼来玩,图的就是个舒服和安全。

记者也随机地对商务楼周边的一些市民作了简单了解,发现情况如出租车司机所讲,许多当地居民对海澜商务楼色情服务都有所耳闻。一位当地老大爷非常气愤地对记者表示,我家就是再穷也不会让孙女到那种地方去工作。

海澜大酒店商务楼系七层欧式建筑,坐落在海澜工业园内。记者从海澜集团网站上发现:该商务楼属三星级标准共计各类客房239间/套,并配有齐全的健身、美容、商务、休闲中心。

记者在下午到达时,发现这里的生意极好,约10多分钟左右就有一些年轻女子出现在商务楼过道内,这些女子大多浓妆艳抹、穿着暴露。记者在客房内看到床头柜里有二盒男女内衣裤,其中各配有一个安全套,床头柜上则有海澜大酒店桑拿中心的广告牌,详细列着足浴、推拿、贵宾房等服务项目。

海澜商务楼里是否真如报料人所讲的提供色情服务?客房内的安全套是否是为了给小姐提供方便呢?

记者拨打桑拿中心2131内线电话让其派了一位小姐过来。记者发现进房的小姐约20多岁,衣着暴露。记者询问小姐能提供哪些服务时,该小姐声称,包括特殊服务在内,只要出得起钱,什么都可以做。但若是简单的做一次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抱老婆,不如来点刺激的,比如一些特殊技巧的服务。

小姐:普通小姐要500元,但因为我漂亮,服务技巧好,所以价钱稍贵了点,全套800元,包夜1000元。

小姐:当然安全了,我在这里已做了三年,从未出现过意外,我在这一个月能挣几万块。在这里若是正常玩还不如回家抱老婆呢,来点刺激的才过瘾。我有很多特殊技巧,保证让你满意。

小姐:生意很红火,平时像我这样一天做三四个客人很正常的,一般来说从上午10:00左右就开始忙了,想包夜的必须12点以后才可以。

小姐:我可以给你找,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别人请客的,请客的人当然得有个票据好做账。

小姐随即拨打电话询问发票事宜后对记者说,正好发票用完,但可先开收据,以后来补发票。

记者随即借故婉拒了小姐。小姐离开时还再三希望记者下次一定点她,价钱方面还可以再商量。

记者就小姐提供色情服务一事采访无锡某律师事务所李律师,该律师表示:如果酒店的按摩小姐确实进行性服务的“暗示”,那么该小姐个人有卖淫的嫌疑。按照我国有关法律规定,“严厉禁止卖淫、嫖宿暗娼以及介绍或者容留卖淫、嫖宿暗娼,违者处十五日以下拘留、警告、责令具结悔过或者依照规定实行劳动教养,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嫖宿不满十四岁幼女的,以强奸罪论处”;如果酒店是有组织的进行卖淫活动,那么性质就十分严重,执法机关可追究有关人员刑事责任,按照我国刑法有关规定,“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同时刑法还规定,“旅馆业、饮食服务业、文化娱乐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利用本单位的条件,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依照有关规定定罪处罚。前款所列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海澜商务楼小姐提供特殊服务到底是单方面的个体行为还是内中尚有不为人知的真相,对此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这段时间,有许多读者打来电话称,在长春市金山舞厅被查封的一周里,原本生意并不红火的长春市人防俱乐部(以下简称“人防”)却突然人气飙升,连门票都涨价了。记者暗访发现,原本还算“干净”的“人防”竟也被“污染”了。

7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长春市团结路的长春市人防俱乐部。虽然团结路正封闭施工,但光顾舞厅的人仍未减少。

“多少钱?”“3元一张!”售票员答道。“以前也是3元吗?”售票员没理会记者的追问,倒是旁边的一位舞客说:“涨价了,以前2元都没人来,现在涨了反而爆满!”记者询问原由,舞客神秘地笑说:“你进去就知道了。”

“人防”是一个地下室,走下二十几阶楼梯,沿着长廊步行200米才能到达舞厅。舞厅门外的休息大厅内烟雾缭绕,一些穿着入时的男女在一起嬉笑搂抱,“咱们上哪去?”看样子不到30岁的女子问道。“我找个好地方,咱们好好玩玩。”中年男子两手搂住女子的腰,身体更加贴近。女子低头一笑:“给不给小费啊?”男子回应说:“这事好说,咱们慢慢谈。”说完,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人防”。

200平方米的“人防俱乐部”里,舞池不到100平方米。舞池的南侧是舞台,北侧是咖啡厅,东侧是台球室和餐厅,西侧是舞厅的“安全门”。

在靠近舞台的光线较好的位置,人群稀疏;而在距离舞台十几米的位置,舞客们聚在一起,摩肩接踵,别说是跳舞,就连落脚都有些困难,男女舞客两两抱在一起,完全没有舞姿,只有拥抱、亲吻、抚摸。

男舞客基本在35岁以上,也有超过五六十岁的;女舞客们大部分30多岁,还有40岁以上的。记者在舞池中看到了三对“高龄”舞客,满头白发的男舞客抱着三四十岁的女舞客,边亲吻边动手动脚。

“人太多了,‘金山’的人全来了。这里面的‘小姐’都是‘金山’的,原来这里哪有这么火啊!”几名男舞客聚在一起说。

记者在舞池旁边站了许久,时常有女子来搭话。一年轻女子来邀记者跳舞,记者借机与其聊了起来。“我以前在‘金山’,那里出事后就到这来了,我到这里来就是赚钱,其他的我不做。”年轻女子说,现在在“人防”的大部分都是“金山”的舞小姐,“我没找工作,因为每天在这里至少能赚百余元。有些人不光陪舞,还做那些事。

一名刚刚与一女子交谈完的男子兴高采烈地对记者说:“‘小姐’特便宜,30元、50元就能搞定!”他说,很多人是来这里找“小姐”的。说着话,他竟然要给记者介绍“小姐”,“兄弟,看你不常来,要不要找一个?我给你找,24岁,便宜,50元就行,在餐厅里很安全,没人管。”记者很惊讶:“在餐厅里就有人干这种事吗?”“有的‘小姐’不愿意出去都在餐厅!”记者回绝了该男子,来到餐厅时,只看到男男女女在里面吃饭。

记者要离开时在小卖部看到了这样一幕:一男子塞给女子20元钱后,女子笑说:“谢谢!明天再来吧!”然后转进了舞厅……原来,男舞客们通常在小卖部给舞小姐们小费。小卖部的人对记者说,一位舞小姐说她从1月份到现在光凭陪舞就挣了5万多……

今报讯“按行规,卸掉一只胳膊或一条腿,收费5000元,也可以弄车祸,保证万无一失。”7月25日,记者拨通郑州街头一“杀手”广告中的手机号码后,一个声音低沉的男子说道。

前日上午9时30分,在郑州市东风路与信息学院路交叉口北约1000米路东的白色围墙上,记者看到用黑笔写下的“杀手”二字,旁边还留有一个手机号码:136########。记者按此号码拨过去,手机接通后又被挂断。记者第二次拨打该号码,一个声音低沉的男子终于接听了电话。记者压低声音问:“有啥规矩?”对方称:“原则上不要人命。可帮助卸掉仇家一条腿或一只胳膊,行内价5000元。也可制造车祸。”记者故作迟疑,对方急忙说道:“我们都是退伍武警出身,绝对万无一失。”记者表示,想先吓唬吓唬仇家,对方称也可以……可能嫌记者问得太多,他让记者仔细考虑后再与他联系,随即挂断了电话。

当日下午,记者又拨通了“杀手”的手机号码,问若只想吓唬吓唬仇家怎么收费,对方称他要带六七名伙计、开几辆轿车“做活”,最起码也得2000元。记者佯称收费太高,表示只能出1000元。最后经过10多分钟的讨价还价,定为1200元。记者问如何交钱,对方说,“你往银行账号上汇钱”,这样双方谁也不见谁,安全系数大。说完,他提供了一个农业银行的个人账号(955****************),以及一个叫“乔宝玉”的人名,并让记者尽快“先付600元,事成之后,再付600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