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商资讯 > 电商头条

90后疆三代卖和田玉,每年寻玉10万公里,一年成

来源: 未知 时间:2020-10-16 15:44

王霏的汽车行驶进入戈壁滩后,几乎看不到任何其他人。她一边计算着储备水和油的存量,一边计算着来回路途的距离。



文/杨洁编辑/屠雁飞
王霏的汽车行驶进入戈壁滩后,几乎看不到任何其他人。她一边计算着储备水和油的存量,一边计算着来回路途的距离。


上山的路都是被药石炸出来的。炸一段走一段,荡平崎岖后继续炸,这条小路仅供车的四个轮子和挖掘机通过。


车子开在悬崖边上。从驾驶室望出去,10公分之外,就是肉眼看不到的万丈深渊。王霏紧紧抓住把手,根本不敢往边上多看一眼,一个细微的失衡,车子便会掉进悬崖。


在行驶了3个半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矿口。每次找玉料的过程,对王霏来说,都是惊心动魄的历险记。


在和田玉生意场上,王霏是强悍的代名词。


她正在做的事,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穿越风沙去往若羌的戈壁滩找最好的戈壁料,翻过6000米的昆仑矿山;走遍和田的玉龙喀什河和周边的每一个村村落落,在玉石巴扎中寻找子料。


自从新疆戈壁上的戈壁料价格飞涨,经常有维吾尔朋友带着成摞的馕饼子过来,一待一两个月,精品戈壁料的价值也随之上涨。


如今,珍稀的料子,越来越难得到。



新疆是和田玉的故乡,而王霏家族从祖辈开始就深深扎在新疆,父辈从事和田玉生意。


如今,这位90后疆三代,放弃年薪十万的工作回到新疆继承家里的玉雕厂,把一门古老的生意做出了新生机。



两代人的回忆


王霏与和田玉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上一辈。


从出生开始,她就开始接触和田玉,父母每次收到料子,都会给她留一块玉,有时是雕个瓶子,有时是块观音佛。在她的心中,玉料蕴藏了许多美好的寓意:“沉稳、内敛、有质感。”


王霏父母原本是做园林生意,一开始对玉料只是爱好,而一次特殊的经历,促使他们走上了创业历程。


2000年夏天,新疆的高速公路上,王霏的父亲和几位好朋友一边把玩着淘来的和田玉料,一边讨论着车后备箱里刚采收回来重达一吨的大山料如何雕刻成形。


突然间,车辆毫无征兆的失控,迅速脱离车道并朝着戈壁滩高速翻滚了整整两圈,等到大家回过神,车已经倒扣在地上。


几人从车窗爬出来时发现,汽车左后轮胎突然脱离,飞离车子将近一百余米,庆幸的是,所有人除了擦伤和碰撞伤之外,都平安无事。


若不是车后近一吨重的和田玉料的重量压力,车子可能不只是翻滚两圈那么简单。那次的经历,也让几人觉得,冥冥中是和田玉在保佑大家平安。2006年,王霏的父母开了玉雕厂,取名为五德玉器。


从她记事起,父母总会带着王霏去巴扎(集市)看和田玉。“那个时候我不太懂,经常在巴扎里面睡着觉等着父母去采购玉石。”王霏回忆。


每天晚上,王霏的父母都会聊自己喜欢的玉,讲玉的知识和文化,浸润在有玉的氛围里。一块和田玉,也封存着两代人的记忆。




爬上6000米矿山去寻宝


和田玉行业,子承父业几乎是惯例。


2012年夏天大学毕业后,王霏在北京《芭莎珠宝》实习半年后回到新疆,开始接手五德玉器。“一方面因为我比较恋家;另一方面觉得疆三代更应该建设新疆,回家乡来做点什么。”


此前父母传输的玉料知识都是经验之谈,真正系统的理论知识和实践,才是和客人沟通的基础,王霏进入工厂实习,学习和考证。


在工厂期间,王霏的工作变成了不断地切料。切坏的石料都砌在自家院子里的墙壁上。



而在实践的过程中,寻找最好的玉石原料,也成了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在王霏心中,昆仑山作为和田玉的本源,也是所有从业者中最神圣的地方。


“从接手五德玉器后,我知道每块玉都到了哪位顾客手中,但作为从业者,更想亲眼去看玉料来自何处,知道它真切的生长和开采环境。”在拿到矿山许可证之后,王霏打算征服昆仑山。


因为路程遥远,王霏一行基本早上七点钟出发,晚上一两点休息是常态。最开始晚上有住宿的地方会住下来,随着慢慢进入山里,人烟稀少,基本就要睡在车里。


崎岖的上山路上,车轮就压在悬崖边上,几公分之外,就是肉眼看不到的万丈深渊,行驶的人根本不敢往边上多看一眼。


历经艰险后,终于来到海拔近6000米的矿山之上,山外正值夏日,但山里温度骤降,所有的衣物都穿上,都挡不住寒冷,准备好的干粮也都冻在一起,之前带的烤全羊已经成了冻肉。


这种凶险的山上,却出产了中国品质最好的山料,料子的外表棱角颇多,白度上泛青,却在细腻度和油润度上比较突出。



在海拔6000米的山顶上,面对着悬崖峭壁,王霏一行摆了几个石头举行了拜山仪式,虔诚的感谢大自然赐予的财富。
除了去崎岖惊险的山间寻玉之外,她日常也会去其他各省的原料考察和市场。“大致统计下,每年单就寻玉的路程加起来就有近十万公里。”王霏说。



和田玉的数字化改造


在新疆,电商土壤贫瘠。


王霏刚接班那会,新疆和田玉行业几乎还是等待客人上门的情况。“自家公司甚至是整个玉行业都是线下经营的传统模式,另一方面,玉石的不标准以及晦涩的知识让这个行业没能走向大众。”


“那时候我就希望,即使足不出门,大家也可以通过网络来看到我们的和田玉。”这个90后的姑娘,开始用互联网的方式改造这门传统的生意。



最早是在微博上,王霏给客人介绍一整天后,卖了一块3000元的玉石,同事们都觉得很神奇。


从那时候起,王霏萌生开淘宝店的念头。她对2012年天猫“双11”的全民网购热潮把快递仓都挤爆仓的新闻印象深刻,全社会弥漫着如火如荼的电商创业氛围,当时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是“ 现在不做电子商务,未来无商可务。”


王霏顺势开出了自家的淘宝店。但难点在于,新疆很难找到懂电商的人才,玉又是一门非标行业,每一块玉的质地都很独特,长期以来行业惯例是一块玉只雕成一个产品,售完一个下架一个。


在淘宝做玉,推动她进行内部改革:


从2017年底开始,团队探索出一些可标准化的产品,比如白玉山料质地,设计成玉环,便可批量生产做成热销款,提高商品运营的效率,同时给店铺积攒人气、增加流量。


随着直播工具的出现与成熟,2018年下半年起店铺做日常自播,还会参加每个月全行业的直播排位赛,连着播满24小时。



玉寻有缘人


在2013年王霏刚回到新疆时,五德玉器的营收100%来自线下门店。开淘宝店2年,线上的营收占比为20%。而现在,来自淘宝店的营收占比已经提升至80%,一年成交近千万。


对于很多玉商来说,卖玉,不仅仅是一门生意,更是一种寻找同道中人的快乐,很多玉商更愿意把玉卖给懂玉的人。


在王霏心里,和田玉是有灵气,玉寻有缘人。


“一个很深的感受,他们选玉的时候,状态都是幸福的。”买玉的时候,大多数客人都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比如保佑孩子平安、想让妻子幸福。


王霏的店铺中有一款标准化玉产品――平安如意锁。这是王霏在女儿刚刚出生时推出的产品,能从出生佩戴到18岁,寄托着妈妈对孩子平安健康的期待。



曾经有一位特殊的新手妈妈,孩子刚出生,就被送进保温箱,对于妈妈来说,每一天都是深深的煎熬。


这位妈妈从王霏的淘宝店里购买平安如意锁,希望保佑孩子平安。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孩子顺利出院,她给店铺写了一封感谢信,同时寄来了一封时光信件,希望王霏能把信寄给长到18岁的孩子。


这个事情让她看到玉对于一个人,乃至一个家庭的价值。


许多客户给王霏的留言不是文言文就是古诗词:“请帮我雕一个‘鹣鲽情深’。”“请帮我雕刻一个莲花,不要‘卷舒开合任天真’的,而是要‘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这些年,她一刻不敢懈怠,始终在学习、研究诗词歌赋、文学典故。


“玉有灵性,如果能等来那个理想的买家,这样的守候就是值得的。”王霏感慨。
上一篇:写文案没灵感!脑壳疼?这几个应对方法你应该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西安文章

延安文章

宝鸡文章

咸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