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铺资讯

中国以房养老再被搁浅 70年产权特殊国情引忧

来源: 未知 时间:2020-08-02 13:52

以房养老再被搁浅?

目前我国有60岁以上老年人1.78亿,养老的经济模式主要是子女赡养、退休金、社保金。

近年逐渐兴起年轻贷款买房,老年将房屋抵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由上述机构支付养老费用,晚年衣食无忧的以房养老。

9月29日,全国政协举办大力发展我国养老事业提案办理会,然而,以房养老的提案因无相应法律保障,可能再次陷入难解困局

新闻背景

中国目前有60岁以上老人1.78亿,占总人口的13.3%。其中不能自理的失能老人约1036万人,半失能老人约2135万人,大中城市空巢家庭达到70%。

9月29日,全国政协举办大力发展我国养老事业提案办理会。以房养老提案的办理部门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到场,他表示,不少国家都采取了以房养老措施,应对人口老龄化。

我们离以房养老有多远?

银监会就此展开了专项调研,但由于我国现有的制度房屋产权70年,以房养老难以推行。

房屋随它的主人一起就墓,这是对我国房屋大限形象而生动的描述。当然,它还不完全准确,因为据统计,我国居民平均寿命为71岁(8月30日《北京晨报》),如果再扣除建房时间,事实上房屋的实际产权年限肯定不到70年。如果以房养老的话,等于人还没走,正需要托付最后时光之时,房屋却早已就墓,主人变得两手空空了。

在公共财政无力兜底所有养老问题的时候,许多与会专家都认为,以房养老不啻为解决养老难题的一种积极补充。

以房养老在中国可行吗?

银监会调研的意思是,我国现有的制度房屋产权70年,以房养老难以推行根据《房地产管理法》,土地使用权的续期必须重新批准,重新缴纳土地出让金,否则土地使用权及其附着的建筑物,都将被政府无偿收回。

但实际上,以房养老的顺利推进,还离不开三个要素:一是观念障碍,中国人将就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一辈子好不容易还完按揭、老了还要跟银行倒按揭,叫人情何以堪?二是法制进程,以房养老的关键是要有一整套客观、公正、守法的评估与兑现体制。三是更大的问题,房地产市场在一个非理性的房市背景下,以房养老注定是充满风险的:如果涨速过快,则养老者要吃大亏;如果价格形势急转直下,则银行机构要当冤大头。在充满变数的房地产市场里,看涨或者看跌的结果都无法使双方在价格问题上达成一致,确立一个公平的交易价格。

早在2007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郑斯林就曾提出以房养老观点。今年全国两会,贺强等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以房养老方面的提案。

年轻时贷款买房,到60岁临近退休时把房贷还清,然后把房屋抵押给银行或保险公司等机构,这些机构根据房屋的估价每月支付给老人一定费用,使其晚年衣食无忧,直至终老。这就是以房养老所描绘的美好图景。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日益临近,作为一种补充性的养老模式,以房养老的模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房屋在承担居住功能的同时还肩负起养老的功能,人们投资房产相当于在为未来的养老做储备。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拥有了房产,是否真的能保证老有所养?

2007年,上海市公积金管理中心曾尝试推行过以房养老模式,但在试点中,职能部门发现真正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很少,而成功实现以房养老的更是寥寥无几。上海市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这个试点已经停止了,一些商业机构向老人们抛出的这种被称为倒按揭式的绣球,遭遇的是没有接球人的尴尬。

看上去很美的以房养老其实遭遇了六重障碍,在一些根本性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这种办法似乎难以保证老年人老有所养。一些业内人士说。

案例

以房养老纠纷不断

年近9旬的林老太经人介绍,获知位于上海闵行区的一家老年公寓设施不错,便萌生了入住养老之意。2010年12月30日,她在朋友的帮助下,办妥了入住的一系列手续。今年2月1日,老年公寓还与林老太签订了一份《老年公寓实施以房养老试行办法协议书》,协议约定林老太自愿履行老年公寓以房养老试行办法的义务,将其现有房屋转让。房屋作价形成的价值金额,由老年公寓为林老太养老送终,不足部分由老年公寓承担,多余部分则用于养老机构的发展,任何个人不得挪用。同时约定,林老太将自己所有的一套55.7平方米房屋产权变更为老年公寓,价值为55万元。

通过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今年3月21日,老年公寓取得了林老太房屋的产权。但老年公寓未向林老太支付房屋房款,林老太也未按约交付房屋。之后,林老太的儿子获知上述事情之后,坚持让林老太搬离了老年公寓。

林老太认为,自己已经88岁,又不识字,她说在老年公寓签署的文件原以为是养老手续,并没有人告知她是以房养老,她也未收到过任何房款。显然,签下的以房养老协议和房屋买卖合同属于重大误解,且认为合同内容显失公正。据此,林老太请求法院撤销以房养老协议和房屋买卖合同,并判令老年公寓协助将房产恢复登记至自己的名下。但是,老年公寓不同意,希望法院予以驳回。

官司打到上海闵行区法院,日前法院作出判决,确认该房屋交易存在重大误解和显失公平,遂作出双方签订的《以房养老协议书》及《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予以撤销,老年公寓协助将房产恢复登记至林老太名下的一审判决。

无独有偶,家住上海徐汇区的訾老先生也因以房养老卷入了另一起官司。訾老先生今年80多岁,决定将自己居住的房子出售,再租房生活,房租用所得的购房款来支付,以此改善生活,颐养天年。经过协商,老人将房子卖给了一位姓杭的先生。双方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前,曾达成口头协议,即老人在房屋出售之后仍居住在这套房子里,只不过每月支付租金给杭先生,允许出售方卖房而不迁出、购买方买房而不入住。在合同签订的当天,双方办理了产权转移登记手续,权利人变更为杭先生。可是不久后,杭先生将訾老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其搬离并交付住房。

上海徐汇区法院审理认为,该买卖合同既针对常规的买卖事项作出约定,又通过买卖中违约条款的约定解决了被告的居住问题,其实质是买卖双方已经充分考虑到作为出售方的訾老先生业已老迈又急需在有生之年改善自己的生活的现实状况。据此,法院判决,杭先生要求訾老先生交付涉案房屋并交纳违约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现状

以房养老无奈搁浅

上海闵行区法院的法官说,目前上海乃至全国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或将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社会性管理课题,而类似以房养老的养老保障模式无疑可以丰富社会保障体系。

闵行区法院在处理类似的案件时发现,目前对于以房养老运行模式,还处于探索尝试阶段,尚无相关制度予以规范,因此,及时将其纳入良性有序的发展轨道显得尤为重要。对此,法官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律规定与监管制度,以使这一有益老年人颐养天年的新办法得到推广,并在推广的过程中有法可依,有据可循,以实现公力指导、协调与监管下的养老服务。

其实,不仅仅是法律法规与制度的缺位,以房养老模式在实际运作中,虽然已经倡导、研讨、试点了多年,至今在其它城市,无论北京还是上海,都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形之下。比如,2007年,上海市公积金管理中心曾试推过以房养老模式:一种是以房自助养老的模式,即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将自有产权房屋出售给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并选择在有生之年仍居住在原房屋内,出售房屋所得款项在扣除房屋租金、保证金及相关交易费用后全部由老人自由支配使用;另一种即是前面提到的倒按揭模式,即指投保人将房屋产权作抵押,按月从金融机构领取现金直到亡故,相当于金融机构通过按月付款的方式,购买投保人的房屋产权。但在试点中职能部门发现,真正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很少,上海市就不得不在两年前停办了这项业务。

有关专家表示,要使以房养老得以实现,需要满足3个条件。首先,拥有对房子的产权,才有出租或者抵押房屋的权利。其次,老年人与子女分开居住,使得房屋的出租或者抵押不至于影响正常生活。再者,老年人的经济状况适中,经济条件很好,就没有以房养老的必要;经济条件过低,就不具备以房养老的条件。

而另有业内人士称,解决以房养老的难题何止3个,他认为有6个障碍需要得到解决。

[1][2][下一页]

上一篇:“银十变铁十”后十一房贷交易量继续下滑 下一篇:中国保障房开工率已达98% 广西超额完成全年目标

热门文章

西安文章

延安文章

宝鸡文章

咸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