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陕西资讯 > 西安文章

咸阳新生男婴出生后黄疸偏高 入住母婴会所两天

来源: 未知 时间:2020-08-06 03:02

[摘要]6月11日,咸阳市民周女士在出院时孩子黄疸偏高,医生嘱咐需按时用药,不料周女士入住桃乐斯国际母婴会所两天,孩子黄疸值达到18.2mg dL,再次被送入医院。

6月11日,咸阳市民周女士在出院时孩子黄疸偏高,医生嘱咐需按时用药,不料周女士入住桃乐斯国际母婴会所两天,孩子黄疸值达到18.2mg/dL,再次被送入医院。对此,家属称曾向该会所护士发嘱咐按时用药,会所予以否认。

华商报二三里记者调查发现,该会所内有咸阳多家医院在职医生“上班”,服务合同中,会所明确称自己无医院资质,但又称配备有专业医师资格的专家。对此,秦都区卫健局回复,会所该行为属非法诊疗,已介入调查。

新生儿黄疸偏高“需按时用药”

入住会所两天再被送医

6月11日晚,咸阳市民周女士在医院顺利诞下男婴,后医生发现黄疸偏高,出院时叮嘱需按时用药并监测黄疸值。13日中午,周女士在医院购买降黄疸的茵栀黄口服液后,入住此前预定的桃乐斯国际母婴会所。不料15日一早,宝宝黄疸值升至18.2mg/dL,该会所这才通知家属尽快安排孩子就医。

据家属称,此前,他们发现宝宝黄疸值升高后,曾多次要求该会所为孩子安排用药。但该会所责任护士答复,他们有专业的新生儿科医生,要根据孩子的检查结果来决定是否用药,并表示黄疸值在可控范围。家属质疑,正是该会所医生的不专业,才导致宝宝二次被送入医院。

据家属介绍,该会所聘用有多名咸阳各医院的在职、退休医生,但会所并无相关部门开具的开展诊疗活动资质。记者在家属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听到,该部门一负责人曾称:“我们会所的新生儿医生都是有相关资质的,每周会在会所对新生儿进行检查,因为人家在会所是兼职医生,现在在医院是在职医生。”

此前,该会所王姓负责人在接受华商报二三里记者采访时,对家属曾要求给孩子用药的说法予以否认,并称他们聘用的都是医院专业医生。记者要求查看这些医生资质,但遭到拒绝。

多名在职医生在会所“上班”

卫健部门:涉非法诊疗

调查中记者发现,该会所工作人员在和家属接触时,多自称医生,且一名叫做王某某的女性工作人员,系咸阳市某医院妇产科在职副主任医师。另一名叫罗某某的女子,系二纺医院在职医生。

记者将此事反映给咸阳市卫健局,一名负责人明确表示:“母婴会所不属于医疗机构,不能有任何行医行为,更不能聘用有行医资质人员在会所从事行医活动。”只要没有在卫健部门申请设置医疗机构,经营性质会所里发生的所有医疗行为包括给婴儿做体检,都属于非法诊疗。

而对于涉及到罗某某、王某某等在职医生在该会所“上班”,该负责人表示“这都是不可以的”。

目前,咸阳市秦都区市场监管局、卫健局、药检所等3家相关部门已对该母婴会所进行检查。6月24日,记者再次联系秦都区卫健局,一名负责人表示,他们正在上报领导,会及时发布调查结果。

交费近1.9万

住了8天会所只愿退1691元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月子中心、母婴会所作为新兴市场,持续火爆。不少母婴会所宣传自己有专业的护理医师,实际上大多是和医院医生合作,由在职或退休医生兼职。会所内的护理人员是否经过严格培训,是否有母婴护理资质,多无相关部门监管。

事发后,桃乐斯母婴会所曾与家属协商,以赠送一个月游泳、产妇几项康复项目作为赔偿,遭到家属拒绝,并要求退还费用。该会所只愿意退还1691元,这让家属无法接受。周女士称,自己签约会所时支付了18864元,服务期为29日,“我入住了8天,按道理应该退剩余未消费的13650元,为什么只给退1691元?”

在家属提供的一份该会所退费协议中显示:若单方解除协议需要提前7个工作日以书面形式告知,并且扣除未发生费用的50%,除去床品、产妇和宝宝衣物费用共计1200多元后,将扣除未发生服务费6825元,若次日搬离出会所,扣除未提前告知6日费用3900元。协议据此得出结论,退还周女士费用为1691元。

律师:服务协议对消费者不合理 属霸王条款

据了解,周女士在入住会所前,曾签订过一份《母婴服务协议》,在甲方申明一项中,桃乐斯母婴会所称自己并不具备医院资质。但在基本项目一项,该会所又称,他们会为产妇和婴儿配备专业医师资格的专家和资深专业护理服务。

“既然说自己不是医院,又怎么能配备专业医师?这不是前后矛盾么?协议中,他们说能够提供资深专业护理服务,但孩子住了两天会所就又被送到医院,他们的专业护理服务体现在哪里?我们要求退费是认为他们并未达到服务承诺,并非无理取闹。”周女士称。

在该服务协议双方约定一项中,记者看到不少条款都是约束消费者退款要求的项目,但在会所服务内容方面,却大多表述模糊。“乙方入住期间,如提前终止合同,需提前7天通知甲方,甲方可扣除未发生费用的50%作为房间空置的违约费后退还余款。”该会所也是基于这一条款,扣除未发生费用6825元。

对此,陕西连邦律师事务所陈辉律师认为,母婴会所高收费的前提,是他们应为产妇和婴儿提供相对等的服务,这些服务必须在协议中标示清楚。对于该协议中关于退款方面的约定,陈辉表示,虽然协议中双方有约定,但其效力应受《合同法》第四十条,“格式条款提供方免除自身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无效”,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规定,“经营者在经营活动中使用格式条款的,不得以格式条款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格式条款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可以认为其内容无效。”的约束。

陈辉律师说,该服务合同在违约责任的约定方面违反了合同法的公平原则,属于霸王条款。如协商不成,周女士可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或通过诉讼程序解决。 华商报记者 冼扬 实习记者 狄祎婷 摄


上一篇:西安三桥有人入户抢孩子?警方:是否涉嫌拐卖 下一篇:因疫情影响错过缴费别急 陕西6月23日18时前可全

热门文章

西安文章

延安文章

宝鸡文章

咸阳文章